黄安年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黄安年 我的博客宗旨:学术为公、资源共享、实事求是、与时俱进。

博文

张胜利《魂系红楼—女性研红的先行者王佩璋》提要

已有 299 次阅读 2017-9-14 16:35 |个人分类:书目提要评论(07-11)|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张胜利《魂系红楼—女性研红的先行者王佩璋》提要

张胜利《魂系红楼女性研红的先行者王佩璋》提要

黄安年文  黄安年的博客/2017914发布

      名:魂系红楼女性研红的先行者王佩璋

作者:       张胜利

出版发行:  万卷出版公司(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  朱婷婷

封面设计:  刘萍萍

排版设计:  王娜

责任校对: 李国宽

印刷者:    沈阳市第二市政建设工程公司印刷厂

经销者:    全国新华书店

幅面尺度:  145mmX 210mm

字数:      350千字

印张:      10.75

出版时间:  20177月第一版

印刷时间:  20177月第一次印刷

定价:      35

页码:      333

ISBN     978-7-5470-4591-5

内容简介:

本书是研究特殊年代特殊红学人物的专著,是新中国早期有突出成就的红学人物之学术评传。内容主要有:作者对王佩璋红学成就的述评与研究;当代红学家与王佩璋的交往、评价与文字渊源;作者对王佩璋亲属、同事的访谈以及王佩璋的红学著述。

王佩璋(19301966),1953年北大中文系毕业,即分配入文学研究所为俞平伯研究《红楼梦》做专职助理。曾参与校订红学史上首部集本汇校本《红楼梦八十回校本》;曾对建国后首部《红楼梦》排印普及本提出批评建议;曾与俞平伯同时参与1954年的红学大讨论;数年内发表红学论文十多篇。在《红楼梦》不同版本的校勘、曹雪芹的生卒年、后四十回续作者、脂批与批者的考证等方面均进行了开创性的研究,影响波及海内外。其执笔代写以俞平伯名义发表的《红楼梦》评介文章数篇,对建国伊始《红楼梦》原著的评介与对外宣传方面作出历史性贡献。

   王佩璋1957年被定为“右倾言论”,1961年离开了研红岗位,1966年“文革”开始即以非常方式结束了年仅36岁的生命。其红学研究成果在红学史上具有首创性与启迪后人的重要价值,至今仍为研红者频繁引用,是当代女性研红的先行者与佼佼者,但其红学论著与生平事迹却多年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与宣传。

作者简介

张胜利 女,1950年生,山西武乡人,笔名:月禾。汉语本科,副编审,民建会员。中国红楼梦学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新乡市作协会员。现为新乡红楼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会刊《中原红学》执行主编。退休前主要从事摄影与文编;退休后痴迷读红。曾先后于《红楼梦学刊》《曹雪芹研究》《红楼梦研究辑刊》《辽东学院学报》《红学研究》《掬红一叶》《红楼文苑》等刊物发表红学论文二十余篇,其中对王佩璋红学研究的专题论文九篇。此专题已持续研究撰写七年余。

 

哪堪风雨助凄凉——纪念王佩璋先生逝世50周年(代序)


成就述评编


红史新篇应有名

——王佩璋与《红楼梦》研究

王佩璋对曹雪芹卒年的考证及影响

《红楼梦八十回校本》简论

再论《红楼梦八十回校本》

——以王佩璋与《校字记》为中心

论王佩璋对《红楼梦》甲辰本的研究

后四十回作者“非高非曹”说的当代意义

——以王佩璋程甲、程乙本校勘为中心

“脂批不可尽信”,“批者不可臆度”

——王佩璋对脂批与批者的研究


红学因缘编


王佩璋与俞平伯

——旷世师徒缘

“何其芳时代”的文学所

——王佩璋的学术养成

深切的追怀

——刘世德笔下的王佩璋

王佩璋与新红学

——以核心观点的研究与发展为中心

王佩璋与张爱玲

——以《红楼梦》版本考证为中心

海内外对王佩璋研红评价述要


生平史料编


王佩璋红学背景与生平简编

采访•回忆

一、王佩璋的亲属

二、王佩璋的领导与同事

有关王佩璋的几件事

一、是谁引发了1954年的“红楼梦大讨论”?

二、王佩璋  “破坏革命生产”?

三、王佩璋不愿去中华书局?

四、王佩璋自杀身亡的时间

五、投水自尽?终身未嫁?

没有结果的结束


红学遗著编(王佩璋)


【研红论文】

新版《红楼梦》校评

《红楼梦》简说(A版)

《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

曹雪芹的生卒年及其他(组文共三篇)

  一、曹雪芹的生卒年

  二、关于“脂砚斋”和“畸笏叟”

  三、《红楼梦甲辰本》琐谈

谈俞平伯先生在“红楼梦研究”工作中的错误态度

【代写文章】

《红楼梦》简说(B版)

我们怎样读《红楼梦》?

《红楼梦》的思想性与艺术性

《红楼梦》评介

我代俞平伯先生写了哪几篇文章        

                                                 

:“何处招魂续红论?”(代后记)

哪堪风雨助凄凉

——纪念王佩璋先生逝世50周年(代序)

张庆善

张胜利女士研究王佩璋的专著即将出版,嘱我写序,我是不能推辞的。因为这是红学史上对王佩璋学术成就及其生平做出全面介绍和评价的第一部专著,也是红学史上第一部当代女性红学家的学术评传,而撰写者又是一位女性研究者。今年是“文化大革命”50周年,也是红学才女王佩璋逝世50周年,张胜利女士专著的出版无疑是对王佩璋先生最好的纪念。

谈王佩璋,是一个沉重的话题。王佩璋可以说是新中国培养出的第一代青年红学家,她才华横溢,当年她不仅作为俞平伯先生的助手为世人瞩目,更以开拓性的研究成果,为红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王佩璋却是一个悲剧的符号,今天谈王佩璋,人们的沉重不仅仅在于她的英年早逝,更在于这样一个有才华有成就的红学家几乎被历史遗忘。

今天红学界的许多老人虽然知道王佩璋这个名字,但人们对王佩璋所知却甚少。多年来在学术研究中也很少提及她,至于她离开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以后的情况,就更不了解了,许多人根本不知道王佩璋哪去了。直到最近这些年,随着对王佩璋研究的关注,人们才知道她已在19668月间自杀身亡,年仅36岁。

王佩璋19539月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随即分配到文学研究所担任俞平伯先生的助手,她的《红楼梦》研究生涯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她的第一项研究工作是协助俞平伯先生做《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校勘,这是红学史上首部《红楼梦》脂本汇校本。在俞先生的指导下,王佩璋在汇校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写出了一百多万字的校勘资料。从19539月到1957年,年轻的王佩璋在短短四年多的时间里,除了协助俞平伯先生汇校《红楼梦》以外,还先后写了十篇研究《红楼梦》的文章,其中有四篇是代俞平伯先生写的。说是四篇,其实主要是一篇,即《<红楼梦>的思想性与艺术性》一文,是王佩璋依据自己的一篇演讲稿改定的。她执笔代写以俞平伯名义发表的《红楼梦》评介文章,对新中国伊始《红楼梦》的评介与对外宣传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王佩璋署名发表的文章只有六篇,在短暂的红学生涯中,在屈指可数的几篇文章中,王佩璋表现出深厚的学术功底,严谨的治学态度,开拓性的探索精神,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学术成就。虽然她是俞平伯先生的学术助手,还为俞平伯先生代笔写了文章,但1954年的批判胡适、俞平伯红学观点的运动,其实对王佩璋并没有造成冲击,反而激发了她研究《红楼梦》的激情,1957年王佩璋发表了两篇重要文章,即《<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问题》(载《光明日报》195723)《曹雪芹的生卒年及其他》(载《文学研究集刊》第五集,19575月)。在这两篇文章中,王佩璋的研究涉及到《红楼梦》不同版本的校勘、曹雪芹的生卒年、后四十回续作者、后四十回评价、脂批与批者的考证等方面,取得了开拓性的成果。

王佩璋虽然不是第一个把程甲本和程乙本作校勘的人,但她却是第一个提出程甲本比程乙本好的观点的人。她在《<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一文中指出:“‘程乙本’远不及‘程甲本’好。”“我用‘程甲’、‘程乙’逐字校对,就发现‘程乙本’的改动不但不是‘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的结果(因为就现存各原本来看,‘乙本’所改只有一处与原本大略相同,就是明显的错字也不比‘甲本’少),并且是越改越坏。其越改越坏的重要的例子约有一百十二处,……”在这里王佩璋不仅提出程乙本远不及程甲本好的观点,还发现程乙本根本不是“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的结果,这里就涉及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即程甲本与程乙本的关系。多少年来,有一个问题一直迷惑着人们而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即程甲本与程乙本出版时间相隔仅七十多天,为什么程甲本出版后这么短的时间又要出一个程乙本?这么短的时间能“聚集各原本,详加校阅”整理出一个程乙本么?王佩璋还发现程甲、程乙两本“叶终取齐”的版本现象,她在《<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一文第二部分“高鹗不懂后四十回”有一个注,说:程甲本、程乙本“每页之行款、字数、版口等全同。且甲乙本每页之文字尽管不同(据我统计,甲本全书一千五百七十一页,到‘乙本’里文字上未改动的仅五十六页——‘乙本’因增字,故多四页),而到页终又总是取齐成一个字,故甲乙本每页起讫之字绝大多数相同(据我统计,一千五百七十一页中甲乙本起讫之字不相同者不过六十九页),因之甲乙本分辨极难,甚至一百十九、一百二十回‘程乙本’之活字就是‘程甲本’之活字,第一百十九回第五页甲乙本之文字、活字、版口全同,简直就是一个版。”60年前王佩璋的这个发现太重要了,对深入研究程甲与程乙本的关系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很可惜王佩璋开拓性的研究,长期以来似乎并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以至于程甲本与程乙本的关系至今仍是一个未解之谜。直至近年来杜春耕、吕启祥等专家学者在关于程甲本程乙本关系研究的文章中,一再提到王佩璋的研究成果,王佩璋60年前的重要发现才引起人们的重视。

王佩璋另一项开拓性的研究成果就是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作者问题。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关于《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主要是两种观点,一说是高鹗,这是胡适提出的,占据统治地位;一说是曹雪芹,认为一百二十回是一个整体,作者就是曹雪芹一个人。王佩璋则是第一个提出后四十回作者既不是高鹗,也不是曹雪芹,而是不知名的人续写的观点。早在1954年王佩璋在《我代俞平伯先生写了哪几篇文章》一文中,就提出这样的观点:“我近来有这么一个很不成熟的新看法:我认为后四十回绝大部分不是高鹗续的,而是程伟元买来的别人的续作。”1957年她在《<红楼梦>后四十回的作者问题》一文中,从“‘程甲本’好,‘程乙本’坏”、“高鹗不懂后四十回”、“‘程甲本’第九十二回文不对题”等三个方面,进一步论证了后四十回不是高鹗续写的观点,王佩璋的论证是很有说服力的,六十年前她提出这样的观点,的确是开拓性的学术成果,今天这个观点得到了大多数红学家的认可。

王佩璋还是第一个将《懋斋诗钞》的原本与影印本比对校勘的学者,并发现《懋斋诗钞》并不是严格编年,从而否定了《小诗代简寄曹雪芹》一诗作于“癸未”的说法。王佩璋的观点对曹雪芹卒年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王佩璋发表的文章虽然不多,但多数文章都很有学术价值,多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她是一个具有开拓精神的学者,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河南新乡红学会的张胜利女士,2010年起即关注王佩璋的红学研究。自2012年于《红楼梦学刊》发表《红史新篇应有名——王佩璋与<红楼梦>研究》后,一发而不可收,先后在《红楼梦学刊》《曹雪芹研究》《红楼梦研究辑刊》等刊物上发表多篇研究王佩璋的文章,比较全面地回顾与评价了王佩璋的研红成就。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部研究王佩璋的专著,收录了作者述评王佩璋的主要文章;剖析了王佩璋与同时代的红学家的文字因缘和当时的学术背景;搜集了不少鲜为人知的有关王佩璋的生平资料;同时将王佩璋生前公开发表的著述与执笔代写的文章辑录附于文后。

本书以期尽量能使读者对王佩璋这一特殊时期的特殊红学人物有一个较全面的、立体的了解。毫无疑问,这是到目前为止关于王佩璋研究的最新收获,它必将进一步引起人们对新中国初期红学史、对王佩璋与《红楼梦》的关注和深入研究。

                                  20161122于北京惠新北里

何处招魂续红论?

(代后记)

在王佩璋女史离世50周年之际,能以这本小书来纪念她的红学成绩与英年早逝,并非我个人之力的结果。

早在2010年年底,胡文彬先生就建议我集中精力做一个当代女性红学研究的系列专题,并给我开列了一个长长的名单,其中第一个就是俞平伯的助手王佩璋。胡先生曾于十年之前即主动积极呼吁为王佩璋的红学遗著出专集,由于种种原因终于未果。这件事始终萦绕在胡先生脑海里挥之不去,渐成一种“王佩璋红学”情结。2011年笔者开始着手对王佩璋的红学成就进行梳理、总结、述评时,胡先生倾力支持、热情扶助,当即提供了王佩璋的全部红学遗著,同时对此项研究从红学史的高度提出了总体思路与具体设想,并时时督促教诲。没有胡先生的鼎力相助与持续支持,如我此等经常心猿意马的散漫之人,正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拿出书稿来。直至2015年底,胡先生仍在北大的演讲中呼吁重视对王佩璋的研究。与此同时,中国艺术研究院资深女红学家吕启祥老师正在与我交流对女性研红的种种看法与思考,她将王佩璋的红学成就与人生悲剧作为一个典型例子,给予我重要的点拨与启示,帮我理清了思路,坚定了信心。在此后的写作过程中,吕先生不断予我耐心的帮助与细心的指点,始终温暖着我难耐寂寞的心。

数年来,王佩璋当年的领导王平凡老先生和同事刘世德、卢兴基、马靖云、谢蔚英、朱虹等先生热情提供了诸多历史资料与重要意见。特别是仍然健在的王佩璋的亲属:天津大学的退休教师杨乃霆老先生和四川外语学院的萧建民老师,始终倾力相助。杨老先生已84岁高龄,常年住院,但经常电话询问书稿的进度,不断提供新的资料。萧建民老师是我得以与杨家联系上的牵线人,也提供了不少重要资料与纪念文章。

这本小小的纪念册子还惊动了当今红学界的两位“大人物”:李希凡和张庆善先生。惊动李先生是一个意外。我与李先生素无来往,只因十余年来网上和一些报刊专著中出现了一种误传:“当年李希凡和蓝翎二人写文章批评俞平伯是受到了王佩璋一篇文章的启发。”幸好当事人之一李希凡先生还健在,而且仍然活跃在学术界。我就此事直接向李先生写了信,得到明确详细的答复,同时领教了资深红学家的理念与坚守。惊动张庆善先生却是我个人的选择。书稿即将完成时,请谁来写序成了我的心病:毕竟这不是我个人的学术专著啊,序言面对的是一位特殊时期的特殊的红学人物,如何定位,如何评价?数日的昼思夜想后,决定求助于中国红学会的会长张庆善先生。没想到张会长不仅慨然应允,还因此通读了王佩璋的所有遗著,写出了一篇高屋建瓴、观点鲜明的王佩璋研红综述大作,已经发表在《曹雪芹研究》2016年第四期。本书序言即由此大作改写而成。张庆善会长并告知:正在修订的新版《红楼梦大辞典》“红学人物”篇中将增加王佩璋的词条。

对本书的编撰和出版自始至终热情相助的还有沈阳军区白山出版社的原总编董志新先生。董先生多年来专注于红学毛泽东派和曹雪芹家世生平的资料收集与研究评论,已发表专题论文多篇。有幸的是董先生这次亲自组织书稿,协调出版。其间台湾红学家刘广定先生特地从台寄来了他的新书《王佩璋与红楼梦——一代才女研红遗珍》,书中辑录了王佩璋的全部遗著。还要感谢《红楼梦学刊》《曹雪芹研究》《红楼梦研究辑刊》的诸位编辑老师,他(她)们对有关王佩璋的稿子精心负责,付出了辛勤的劳动。特别是曹刊的主编张书才先生,为能及时发出纪念王佩璋的文章,临时调换了其他稿子和刊物版面,予以鼎力的支持。笔者首发于学刊的文章责编孙伟科先生认真负责,一丝不苟,提升了拙稿的质量。红楼梦学刊微信公众号对有关王佩璋的文章数次予以推介,使王的红学成就被更多人关注,收到了大量的读者留言。如:“建议内地出版社可出版一部《王佩璋红学研究文集》,既可作为学界对佩璋先生红学研究之纪念,而且文章集于一书,又可方便读者阅读”等。在书稿的编审、校对中,顾斌、宋庆中、张德维、史鑫、赵立群等红友给予了无私的援助,在此要特别感谢!

王佩璋离开我们整整半个世纪了,香魂虽逝,文章犹存。她为当代红学做出的奠基石式的贡献将永载史册。

笔者2012年发表的首篇综述王佩璋研红之文:《红史新篇应有名——王佩璋与<红楼梦>研究》,原是以试改敦诚《挽曹雪芹》的诗句来结尾的,惜正式发表时未能刊出,现录于此,再次向王佩璋女史致以深深的敬意!

开箧犹存冰雪文,师友零落散如云。

          后人欲有生刍吊,何处招魂续红论?

 

                              作者  20161212于古牧野湖畔

                                      2017318改定

封底提要语

余年齿衰暮,无缘温寻前书,同校者久归黄土,不能再勘切磋,殊可惜也。”

——资深红学家俞平伯

王佩璋可以说是新中国培养出的第一代青年红学家,她才华横溢,当年她不仅作为俞平伯先生的助手为世人瞩目,更以开拓性的研究成果,为红学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

“早在1954王佩璋就曾用甲乙两本逐字对校,撰成文章。……乙本改错改坏的例子,足证王佩璋的论断也是有根据的。

                                         ——资深红学家吕启祥

“她对《红楼梦》极为熟悉,深有研究,颇有心得。在校订《红楼梦》出版工作中,倾注了自己的智慧和心血,做出了贡献。”

——文学研究所原书记王平凡

 感谢张胜利女史惠寄,并提供内容简介、作者简介、目录、代序、代后记、封底提要语、书影、照片等。相关图片27张拍自书赠该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5-1075932.html

上一篇:北新桥三条的整治扰民和推动便民
下一篇:我的第18301-18400篇博文目录(2017-08-26—2017-09-14)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4 05: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