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zhizh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zhizhuo

博文

进化学家古尔德谈科学(2):科学中的英雄与蠢货

已有 4015 次阅读 2017-2-20 12:3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进化学家古尔德谈科学(2):科学中的英雄与蠢货


首先声明,这个标题不是我起的,我还没有那么大胆儿。这是 古尔德的原文标题。


我好几年前在网上和人辩论中医西医时,专门把古尔德这篇文章一个字一个字敲下来的。


我觉得,中医现代化应该更准确地说是:西医中医化。用中医的思想武装西医。我觉得中医也就是那个样子了,绝对不可能代替现代医学。改造中医,现代化中医,没什么意思。


但是,我觉得,现代西医却可以从中医中吸收并无实质应用的思想,将竹蜻蜓变成火箭。竹蜻蜓是无法直接改造成火箭的。中医中的具体疗法可能已经过时,具体的疗法可能没 有什么借鉴意义。但是中医很多思维方式,看问题的角度等等精华的东西是现代西医所不具备的,也是现代西医应该吸取的。


总而言之,我的想法是,借鉴中医的智慧,将西医发展成“系统医学“。


但是,网上有人说: “最可笑的是,中医据说是“人体科学”,可它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竟无一字与真实的人体有关,竟然不能给人以星点人体内部的最起码的烂常识,遑论生命运动的基本机制。相反,它为你展现的是一个奇妙的虚拟人体内部世界“


中医黑说:“作为一种原始古老的技术,中医的前途,与牛耕地的原始农业技术并无不同:只要坚持使用耕牛耕地,那技术就毫无发展余地,而若使用机器代替耕 牛,那就再也不是原来的技术了。这就是为何没有“中式数理化”,却偏偏有个“中医”的学科。这与中国南方与东南亚国家使用水牛耕地一般,那当然是一种技 术,但也具有浓厚的地方风采,欧洲或非洲都没有。只有妄人才会异想天开,想把牛耕地的原始农业技术引入21世纪的现代农业技术中去,靠这西方未见过的全新 思路,引出一个科研方法的大突破。“


中医里面到底有没有我所说的“西医必须借鉴的思维方式和看问题的角度“,中医对“从竹蜻蜓到火箭“的转化到底有没有帮助,这些不是我今天要说的主题。关于这个话题,我以前说过很多,以后有机会还要说。


之所以在百忙之中还要上这个帖子,打这么多字,是因为这场争论,令我想起了前些日子看过的一篇科学史文章,文章的作者是古尔德,题目就是我此贴的标题 <科学中的英雄和蠢货>。


我这里并没有说,中医一定是我眼中的“英雄“,我要说的是,中医也不一定是很多人眼中的“蠢货“。


我希望有头脑的人,能在这篇文章中看出我想说的意思。希望这点科学史能引起人的一些思考。


为了贴这篇文章,我在网上找了很久,但是网上没有电子版。我手上有书,所以今天一个字一个字把它敲下来。因为是手工打字,我只节选了一部分,另外顺手改了一下原来翻译不通顺的地方。但是,我保证我没有断章取义,或曲解原意。


介绍文章之前,先介绍一下文章作者 斯梯芬 古尔德 (Stephen Gould)是何许人。


古尔德(1941-2002)是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进化生物学家之一,并且是美国公众心目中的科学史学家和科学散文作家(名气也许没 有自私的基因的道金斯那么大,但是论学术贡献,要比道金斯大多了)。他的名望在科学界确立不久之后,他的名字也开始被英语世界的民众所熟悉。他主持的科普 片《进化》有很高的收视率。从1974年开始,古尔德在《自然史》杂志上开辟了一个名为“这种生命观”的专栏。一个月写一篇,从未间断,一直到21世纪 初。自1979年,美国和英国的几个出版社将这些专栏文章结集成书,以《自然史沉思录》为总标题出版。一共是八本,我都买齐了。其中《自达尔文以来》在美 国卖出了上百万册。


下面这篇《科学中的英雄和蠢货》就是《自达尔文以来》中的一篇。我自己的感慨用括号里的红字标出。


《科学中的英雄和蠢货》(节选)


科学并不是无情地探讨客观信息(古尔德这句话振聋发聩!) 科学是一种创造性的人类活动,天才的科学家更像艺术家,而不是信息的拥有者。理论中的变化并不是新发现衍生出的结果,而是受时代社会和政治力量影响的创造 性想象。我们不应该通过我们自己信念,用不合时代的眼镜,去判断过去的学者----用与他们自己无关的标准来判定他们的理论正确与否,从而认定哪个科学家 是英雄。(说得多好啊。)


在这篇文章中,我将谈到一些在教科书中声名狼藉的恶棍,并且试图表明他们的理论在他们那个时代是合理的,而且对我们自己也有启迪。(启迪,启迪,从竹蜻蜓到火箭的启迪)


我们的恶棍是18世纪拥护过时胚胎学的“预成论者”。按照教科书的说法,预成论者相信一个完整而很小的微型人生居在人类的卵子或精子中,胚胎发育只不过是 这个微型人个头的增长。教科书继续道:这种观点的荒谬性,又被它的“套装说”推论加大了。“套装说”是指,假如夏娃的卵细胞中含有一个微型人,这个微型人 的卵细胞中便包裹着一个更小的微型人,这个微型人的卵细胞中便包裹着一个更小的微型人,直至难以想象的地步。(这个荒谬程度似乎比某些人笔下的中医更甚


预成论者一定是盲目的,反经验的教条主义者。他们支持与感觉的清晰证据相违背的先验永恒学说。清晰的证据是指,只要打开鸡蛋就能看到从简单到复杂的胚胎发育。(现代生物学中的很多证据,据中医黑的说法,也把中医打了个粉碎)


我们教科书中的英雄则是“渐成论者”。他们把时间都用在观察鸡蛋上,而不是去奇思幻想。他们通过观察证明,成体形态的复杂性来自胚胎的逐渐发育。到了19 世纪,他们取得了胜利。(如同中医黑们现在似乎取得了胜利一样)


事实上,这个故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在经验性的观察中,预成论者像渐成论者一样仔细和精确。而且,假如我们一定要选出英雄的话,这个荣誉可能要落在预成论者的头上,和渐成论者不同,预成论的科学观与我们现在的科学观相当一致。


在观察上,二者没有异议。然而,渐成论者刻板地看待那些观察结果,而预成论者则坚持去探索“表象背后”。他们宣称发育中看得见的现象是欺骗人的。早期的胚 胎是那么微小,凝结,透明,利用当时简陋的显微镜分辨不出预成的结构。他们说:“在有组织的生物已经可以看见时,不要标上这是生物存在的时间,不要用我们 感觉和仪器的严格局限性去限制自然。” 而且,预成论者相信在卵子中存在的是原基,不过各部分的位置和比例与成体的形态没有多大关系。


但是预成论者如何解释“套装说”呢?很简单,这个概念在18世纪的思潮中并不谬。(中医中的很多错误的观念在过去也并不荒谬)


首先,科学家们相信这个世界只存在了几千年。因此,人类是封包在有限世代中的成员,而不是20世纪地质事件中的经历几百万年的产物。


其次,18世纪没有细胞学说来划定有机物大小的下限。在现在看来,设想出一个比细胞还小的成型微型人是荒谬的。但是18世纪的科学家没有提出生物大小下限的依据。事实上,人们普遍相信列文虎克的微动物(单细胞微生物)具有全套微型器官。


为什么预成论者感到需要了解表象的背后?为什么他们不接受直接证据?考虑一下其他的可能吧。无论最初的卵还是受精的卵都是不成形的。假如卵是不成形的,那 么一些外力一定准确无误地将一种有可能产生的模式之于物质之上。但是这种外力可能是什么呢?而且对每一种动物肯定有不同的力吗?对这种离我们能了解,检 验,感知,接触或理解吗?


假如卵真是无结构,没有预成部分的物质,那么它怎么能在没有神秘指导力的作用下产生出这么起义的复杂性呢?而卵子却做到了这一点,而且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只不过因为建立这种复杂性所需的结构已经存在于卵子中了。


最后,谁能说我们现在关于胚胎的理解标志着渐成论的胜利?多数重大的争论都是按照亚里士多德的中庸之道解决的,这次也不例外。预成论者正确地坚持了复杂性 不可能产生于无形的原料。也就是说,在卵子中一定有什么东西调节卵子的发育。我们所能说的是:预成论者错误地将这种东西等同于预成的,而我们今天则将这种 东西理解为DNA结构中的编码。但是我们又能对18世纪的科学家期待什么呢?他们不知道自动钢琴,没听说过计算机程序,他们的智力内容中没有编码程序的观 点。


再来想一下,宣称一个卵子中含有几千个指令,写在分子上,高速细胞开始和停止产生一定的物质,从而调节了化学过程的速度,还有什么比这更奇妙呢?对我来说,预成论的观点并不牵强。遗传密码只是得差不多只是已经存在的东西。


我希望我是对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4978-1034796.html

上一篇:进化学家古尔德谈科学(1)科学是如何进步的
下一篇:闲聊:长恨歌,滕王阁序,奥巴马

28 刘学武 周健 陈楷翰 岳雷 李红雨 陈冬生 杨正瓴 宁利中 应行仁 徐令予 王大岗 陈小润 张海权 苏德辰 智宇 郑永军 赵序茅 邵鹏 侯成亚 李颖业 杨绪洪 张云 王春艳 王德华 梁星云 xiyouxiyou xlsd yzqt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01: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