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zhizh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zhizhuo

博文

出离愤怒,出离愤怒,出离愤怒(爆笑之余)

已有 9677 次阅读 2017-1-19 10:5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虽然刚开学各种事情忙得一塌糊涂,但是今天也一定得抽空把这件事情写下来,不吐不快。

   某些同志不要激动,我说的不是周院长事件,也不是邓老师事件。这些事,我只有出离愤怒,没有爆笑。同时我也告诉亲友,还是要相信习老大,有人和他捣乱,我支持他拨乱反正。

   昨天看见饶毅教授又以不容分说,不容置疑,居高临下,盛气临人的口气说美国的教育被保守派毁了,教出些投票给川普的人(大意如此,懒得回去查了)。我当时就为之气噎。美国的教育,从小学到大学,以我之见,分明80%都毁到了极左手里。

   上午看到饶教授的不接地气的文章,晚上在朋友聚会上就听说了一件令人暴笑,又无比气愤的事情。

   在我说这件事情之前,容我先抄一段翻译过来的文字,我认为说得极好,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极左在教育上的问题。

   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美国多家全国性电台的脱口秀主持人和专栏作家。近著有《十诫:依旧是最佳的道德准则》(The Ten Commandments: Still the Best MoralCode)。本文译自美国保守主义期刊National Review,文章主要抨击了左派的相对主义。

*************************************************************************  

   左派痛恨一切标准——道德标准、艺术标准、文化标准。西方的成功基于这三个标准,并在上述领域脱颖而出。

   为什么左派痛恨标准?

   之所以痛恨标准,乃是因为有标准即有判断。而左派不喜欢被人判断。

   如此一来,米开朗基罗不比任何当代艺术家更优秀,伦勃朗也不比任何非西方艺术家更伟大。因此,街头涂鸦——本质上是对公共和私人财产外观的损害,进而侵蚀了文明——被认为是“艺术”

   无调性音乐被认为和贝多芬的作品一样好,而西方古典音乐不比任何非西方文明的音乐更优秀。

   危地马拉的诗人和莎士比亚同样值得研究。

   当报道援引诺贝尔奖获得者美国小说家索尔·贝娄(Saul Bellow)的说法,“祖鲁的托尔斯泰是谁?巴布亚的普鲁斯特是谁?”时,整个左翼文坛闹翻了天。贝娄暗示了最伟大的小说家都是西方人。

   为何有这样的敌意?因为如果某些艺术确实比其它艺术更优秀,你的艺术可能会被评价为低人一等。左翼思想的自恋癖不允许任何人比你在艺术上或其它方面更优秀。因此,所有的艺术和艺术家必须平等。"

************************************************************

   左派的相对主义在中学和小学教育上尤其突出。不管学生问什么愚蠢的问题,或者给出什么愚蠢的回答,老师都不能直斥其非,不管学生把事情搞得多烂,老师也得挖空心思找出些赞扬的话来。

   在中国,提倡这些教育方式应该是好事,因为中国严苛的教育方式前些年走的太极端 。

   但是,在美国,极左派们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学生们从小学中学,一路这样走上来,等到了大学,已经全部被惯成了babies,一点点小小的挫折就要叫喊,就要抗议。这个话题说起来,有太多吐槽,先打住。

   回过头来说我昨天听到的事情。

   这是我们学校的一位华人统计学教授的三年前的亲身经历。

   她儿子当时上小学。数学课学加减法。

   教学大纲上要求,学生要掌握使用整数的技巧。比如,12减8,老师要求学生先算出12减10(因为离8最近的整数是10),然后再加2。

   先不说这个“整数技巧”有没有必要。令人震惊的事请在下面。

   老师出了一道题,653 - 29 = ?

   我们这个统计系的老师的儿子,二话没说,就写了 653 - 29 = 624。

   第二天,老师给他画了个叉。然后正确答案公布了, 653 - 29 = 622。

   我们这个统计系教授,(可能当时吐血了),就email问老师,您如何得出这结论的。

   老师回信说,我们要严格按照教学大纲走,而且不允许使用计算器。

   教授说,你不用计算器,也得不出这结论啊?

   老师说,怎么得不出? 653 - 29, 我们要求先减去30(离29最近的整数),这样就得到了623。因为30比29多了1, 所以应该再减去个1,623-1不等于622等于几?


   DUANG!!!!

             

   我们这教授就回了一行字:653-29=624。那意思是,管你怎么说,这653减29,它怎么也得等于624啊。

   没想到,这老师又长篇大段来一段,大意是说,这是教学大纲的要求,我们在课上讲过多次了。学生们应该熟练掌握。最离奇的是最后来了一段: “Not being within the lesson, it may be hard to see whatthe students are asked to know.  I would love to meet with you sometime to show you what the expectation was for this assignment and a little bit about this curriculum.”

               

   我若是那教授,当时得迷糊一阵,如此斩钉截铁,难道真的是我错了,653-29真的等于622?


   我们这位统计学教授,(我估计都要疯了),太高估了老师的智力。没有让这老师数手指头,而是在邮件里用了反讽反证的方式:按您这理论,那11-9应该等于0。你看啊:11先减去10等于1,10 比9多1,那是不是就该再减去1。。。。。。

    这老师愣没看明白教授想说什么。。。。。

   两人在电子邮件上倒腾几回,估计老师最后还是用了计算器,最后认输了。

   教授把这一系列邮件发给了数学系的同仁,问了一个问题: what is wrong with our education?

   我不是批教学大纲啊。我是说,由于极左派放松标准,教出来一批这样的老师--这些老师都是大学毕业的,都不是走后门上岗的。当然,倒不是说这老师真的不会做这道题。但是她在邮件里把她的解题过程一步一步写了出来,而且邮件往来几次,这短路的过程也够长的,而且有家长(而且还是数学系教授)质疑她,她也不想一想。

   几个月前,看了一个流传很广的视频。

   在一个教学研讨会上,一个女老师振振有词的给与会者说:"如果学生能给出自己的理由,那么3x4=11,我们也算对,也要给分。这就是我们的教育理念。

   我当时就要吐血。不管您给什么理由,3乘4也不能等于11啊? 

   这和当年当年白卷英雄张铁生有一拼啊!


   崔健那歌怎么唱得来着?  听说过,没见过,二万五千里啊,算过来,算过去,就是少了一啊。

   当时那个只是视频,我觉得离我还远。没想到653-29=622就发生在我身边(我们城里一共三个小学,没准我儿子就会碰上。)

   而这就是左派的教育理念--抹煞一切标准。结果培养出一群,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眼高手低,只会说,不会做的”人才“。

   其实这是美国极左的特征,唱高调非常在行,慷他人之慨去满足自己的道德优越感。一旦把事情搞砸,又得靠勤勤恳恳老实巴交的保守派去给他们收拾烂摊子

   有网友问,为什么美国小学里居然有这样的老师?这些人不都是大学毕业吗?

   这又是一笔血泪账。今天没时间再说了,只说两点:

   1。美国大学,除了极顶尖的之外,一般的州立大学的学生很多都差得一塌糊涂(原因就是我刚才说的,极左抹煞一切标准,什么样的人的都可以上大学)。好的确实非常好,有些学生(由于美国宽容和自由的教育理念)可以发挥的非常好,极其出众。但是很好的教育理念,被极左派搞到极端,结果就是,排名100名以内的大学的理科生,居然有很多不会解一元一次方程。我遇到过很多次。 2x-8=17,x等于几? 不知道,不会解。

   所以可以想见将来准备出来教小学的人能差到什么地步。 653-29=622!!!

   (就说这老师居然敢和数学教授争论这个“数学”问题,居然还邮件往返几次,还要请家长到学校来,当面证明给她看。这也是无知者无畏啊!

   2。美国万恶的工会制度。工会本来是保护工人利益,平衡资本家剥削的一种力量。本来是正面积极的。结果又被极左给搞到极端。这个说起来话太长。简短点说就是,在这种制度下,要开除一个人是几乎不可能的,不管有多差,除非有什么刑事犯罪。美国的教师工会,已经被人吐槽的太多了。但是积重难返。

   可笑在这种情况下,饶教授还能有那种言论。现在想起来,不知道是653-29=622令人发笑生气,还是饶教授的言论令人发笑生气。

******************

   下面这番话,每篇博文里都得带着,省得被人误解:

   下面这话,我说了十七八遍了,现下还得再说一遍:我反对的是极左,不是左派。我向来认为左派作为社会之衡量力量,为保证社会公正,是绝对需要存在的。但是健康的社会必须左右平衡。左派走向极端就成灾了,而正是这一二十年的美国社会现状。

   我也说过十七八遍,共和党全面掌权后,我就开始呼吁监督极右。虽然我认为现如今的美国社会从上到下,朝野舆论,都是极左横行。

   其实极左环境恰恰给予了极右生长的土壤。大多数人都是不完全理性的。在被极左欺压久了以后,很多极右的思潮就会趁虚而入,就会蛊惑人心。所以中国古人的智慧真是很大啊--物极必反,不就说的这个道理吗?


又及:刚才写的时候把具体的数字写错了(因为昨天转述给我的人说错了)。刚才看到了原始邮件问答,题目不是63-9,而是653-29。稍微复杂了一点,难怪老师不会做(哈哈)。

又又及:刚才15楼的RichardStallman网友说:

很简单的例子,十一进制里3x4=11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当然如果有更多的上下文,可能这一条就不能这么解释。这并不是要否定您的推论,只是说明如果在所了解情况并不充分时,我们永远不要固步自封,遮住了自己的眼界。我部分同意那个女老师的说法。

我回复(2017-1-19 13:14)又看了一遍您的留言,忽然明白了您的意思。您说的那个情况,还确实是有可能的。等我看能不能把那个视频找出来,再看一遍,尤其是上下文。如果有学生能从11进制的角度来说明问题,我就太佩服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4978-1028557.html

上一篇:程蝶衣,西门吹雪,老科学家(再聊科研精神)
下一篇:进化学家古尔德谈科学(1)科学是如何进步的

55 陈楷翰 宁利中 武夷山 许培扬 姬扬 马兴红 文克玲 王安良 刘学武 田云川 李颖业 信忠保 马建敏 杨正瓴 吕喆 应行仁 王春艳 毕重增 徐令予 王立新 谢张迪 王大岗 张骥 王晓明 陈志飞 朱豫才 付福友 李天成 李世春 金拓 李竞 陈理 曾红 陆绮 黄彬彬 徐晓 王永晖 杨金波 张云 klar xlsd qianwannian fanteklv techne Jhcad crossing photonphonon blackrain007 gaoshannankai aliala yangb919 xiyouxiyou mathqa dulizhi95 icgw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1 1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