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zhizhu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uzhizhuo

博文

知,识,读书,读专业书(另附碎碎念五则)

已有 4115 次阅读 2017-1-2 05:3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1. 知,识,读书,读专业书

   昨天看见蔡宁老师的博文,我是欢、喜、赞、叹。当然,我不是针对其文中提到的某博主,我赞成的是蔡老师的主旨--读书的目的是对格调,气质,和思想的升华。

   就像柏杨(或者是唐德刚?记不清了)经常说的,道家和道教的区别就好比是“狗”和“热狗”的区别,我觉得,“读书”和“读专业书”,也基本是不搭调的两码事儿。都说“知识,知识”,知和识也未必紧密相关。

   读专业书增加的是“知”,是“黄金屋”“车马渡”“颜如玉”和“千钟粟”;而读书增长的是胸襟,见识,和气度。(这三个词儿好像是周伯通说的--他以前不明白他师哥王重阳的意思--武功是拳脚棍棒上的功夫,和胸襟,见识,气度有什么关系?)

   当然,读专业书的人,一般都从事脑力劳动,阅读能力强,闲暇时间多,所以读书的概率也比较大。但是,不读书而只读专业书的,有知无识的“识字分子”也所在多有。

2. 以讹传讹的典型。  

   前天发现《万里长城永不倒》的两句歌词应该是反了,电视剧的原唱就反了,后来也没人纠正。

   原唱是:睁开眼吧,小心看吧,哪个愿臣虏自认,因为萎缩与忍让,人家骄气日盛;开口叫吧,高声叫吧,这里是全国皆兵,历来强盗要侵入,最终必送命。      

   可是我觉得,睁开眼看到的应该是“全国皆兵”和“人家骄气日盛”,高声叫的应该是不愿“臣虏自认”和“强盗必送命”。

   马连良也是,空城计里的两句词,品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东西征南北讨保定乾坤...,有次老马唱串了,别人指出后,他不服气,以后每次都按错的唱,结果现在流行的词就变成了,品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东西征南北讨博古通今也不说这词儿通不通。

3. 喜悦康乐的秘诀

   经过了二十多年痛苦的摸索,阅尽了失败的故事与成功的传说,我终于发现了生活充实,喜悦,幸福,恬淡,和富足的秘密。其实只要做到四个字即可,而这四个字,说简单也简单到了极处,说难也难到了顶点。

   新年新打算,所有的计划,所有的决心,所有的咬牙切齿,都化繁为简归于这四个字,如果2017的365天,我有300天可以做到,那就是成功的一年。

   这四个字就是:早睡早起!

   这四个字包含着绝大毅力,早起还不太困难,而早睡则意味着戒绝诸多不良习惯。释迦牟尼讲:“戒定慧”,都包含在这四个字里了。

4. 电子游戏,革命,李白。

   这两天复习李白的诗,雄奇瑰丽。但是李白的诗虽然好,却不能多读,神经质的太厉害。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人说这是豪放,那我感觉就是毒瘾犯了,不顾一切,倾家荡产,砸锅卖铁的要去买可卡因。我就是这感觉啊。

   忽然想起,那个鉴湖女侠秋瑾也说“貂裘换酒也堪豪”。这秋瑾和她那个同事,叫徐什么的(徐锡麟?),也是好人有限。和阿庆嫂差不多,人家对他们那么好,反过来要革人家的命(阿庆嫂要杀处处关心她的胡司令,徐什么的要杀赏识他的总督,好像叫恩什么的)。秋瑾还六亲不认,把婆家害得好惨。可见,要貂裘换酒的都是败家子儿,和《活着》里面的葛优差不多。

   所以,以我之见,电子游戏是除了奥巴马之外,所有合法的东西里最混蛋的。一定要禁绝电子游戏。前两年给儿子规定,每星期只能玩两次,一次二十分钟。后来发现,还是不行,玩一次,就要挂念两三天。脑子里全是些玄幻的东西,和现实世界脱节。去年就给儿子彻底禁绝了。现在,儿子睡觉倍儿香,身体倍儿棒。

   幼不打游戏,少不学秋瑾,壮不读李白。此话诚不尔欺也。

5. 什么是极左左疯了,让精神还比较正常的中国人见识一下。

   下面是我前几天看的新闻。

   11月底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名19岁的索马里穆斯林难民发动孤狼式恐袭,先是开车撞人,把一名教授撞飞,然后下车拿大砍刀砍伤了九人。幸好当时一位警察在场,开枪击毙歹徒,制止了更多的伤亡。

   正常人都会认为这警察是英雄。但是极左的逻辑就是与众不同。一小撮极左(非穆斯林)居然在校园上举行悼念被打死的歹徒的活动,谴责警察开枪杀人谴责?谴责??谴责???)。

   悼词中居然还有这么一句----无论是针对什么样的犯罪行为,正义都不可能来自警察的子弹。我勒个去的!

   同样可悲的是,这种倒行逆施,在极左横行的大学校园可能没有人敢公开指责。

   看到这种新闻,还是要感谢上帝让川普赢了,虽然这人有很多地方令我不满。

6. 环境污染。

   我感觉,雾霾的问题相对还是好解决的,只要政府肯治理,老百姓都理性一些,从政府到民间都不要只顾发展不顾环境,从技术上来说,我猜雾霾不是个问题。但是,中国的环境问题,远远远远不只是个雾霾。更严重的我感觉是水源和土壤污染,而这个问题我觉得,从技术上无解。

   以前看过一个关于南方的一个什么城市,贵屿,还是屿贵的,分拣洋电子垃圾带来的污染,触目惊心!

   几十年前美国英国可以治理,恢复水土。现如今的中国不行了。为什么呢?不仅仅是政府不管,而是过去这几十年,科技发展的太迅猛了,给环境造成的破坏不是几十年前的技术可以比拟的。以前的破坏可以逆转,因为还没有达到一个阈值。现在的破坏已经超过阈值了。船大无法掉头。比如重金属和大量塑料制品,渗入海洋河流和土壤,都是几百上千年治不了的。以前哪有这么多重金属?所以很多人都声称可以走英美“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时变世变事亦变矣。

   要解决这问题只能靠技术的进步,和全社会从上到下的重视,工程师和人文学者共同努力。我既不是工程师,也不是人文学者,就只有为陈疯子摇旗呐喊了。

   在,且仅在,环境问题上,我支持小鸭圣洁奥和民主党,反对川普的能源和环境政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4978-1024811.html

上一篇:夸克和美洲豹(盗用一下盖尔曼的书名)
下一篇:程蝶衣,西门吹雪,老科学家(再聊科研精神)

31 武夷山 宁利中 姬扬 张忆文 李竞 戴德昌 白图格吉扎布 朱志敏 彭真明 蔡小宁 赵序茅 左宋林 岳雷 吉宗祥 黄仁勇 曹俊兴 杨正瓴 杨金波 蔡宁 李颖业 邵鹏 张海权 王毅翔 梅卫平 王春艳 黄彬彬 陈楷翰 blackrain007 biofans puhj qianwannia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01: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