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gpingy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ongpingya

博文

“依靠七千五,还是依靠七亿五”(历史钩沉)

已有 4269 次阅读 2008-12-19 11:30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依靠七千五,还是依靠七亿五”(历史钩沉)
 
“文化大革命”迫使农业科研单位“停止科研搞运动”,全国农业科研机构面临大规模地精简下放。
 
1970年5月14日,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在接见农业科研系统各单位负责人时说:“农业科研工作是依靠七千五,还是依靠七亿五(意思是科学研究是依靠农业科研单位7 500人,还是依靠7.5亿农民)?是依靠研究所的研究,还是依靠农民的创造?农业科学研究要彻底走群众路线,不是靠48个研究所(当时包括部属农、林、水产研究单位),要依靠广大群众来搞(科研)。”纪登奎还说:“思想要解放一些,全部(科研单位)下放行不行?”
 
中央农林部军代表在传达纪登奎副总理讲话时说:“农业科学院本来就没有必要成立,要解散;蔬菜也要设一个研究机构?边疆战士不也种菜吗!养蜂所搞什么?有什么意思!养猪、养牛、养马主要靠人的责任心,只要群众发动起来就可以解决了。”当时有参加会议的人发问:这样一来农业科学院不就没有了吗?这位军代表立即严肃指出:“农业科学院不是没有,也不是不要,而是扩大规模了,从七千五扩大到七亿五!”
 
面一声号令,下面迅速行动。1970年8月23日正式宣布撤销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林业科学院、水产科学院建制,合并为中国农林科学院,将下属62个科研单位共计13 963名职工下放到省市,科研人员重新安排工作。命令如山,限定在当年101日前办完搬迁手续,12月底以前下放到达各省接收地点。
 
农业科研机构大规模地下放,要拆、装、运各种仪器,要建吃、住、行各类设施;下放人员要“带户口、带工资、带家属”,挈妇携雏,重新安家。中国农业科学院革命领导小组、工军宣队指挥部、革命委员会紧急召开全院科研人员大会,传达中央重要决定,举办学习班、讲用会、座谈会,整顿思想,斗私批修,开展“革命大批判”。每一位科研人员都要写决心书,表态“拥护英明决策”,树立“长期在农村安家落户”的思想。农业科研人员面临这场可怕的厄运,愁眉苦脸,忧心忡忡,一家老小,锅碗瓢盆,怎么办啊!但身处“抓阶级斗争,搞思想批判”的大环境下,没有人敢有异议,没有人敢提困难,有苦水往肚里咽吧!
 
当年12月,中国农业科学院28个研究所5 899名职工,或携儿带女,或离妻别子,还要“兴高采烈”地敲锣打鼓,高呼“听党的话跟党走”,怀着忐忑心情分别下放到十几个省市的农村安家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臆想着他们的归宿和命运。例如畜牧研究所125名科研人员下放到青海省,74人被分配到省、州、县、公社的23个单位,有的党员任公社书记,有的研究人员作炊事员、卖饭票、干出纳,也有人当兽医、饲养员,老头、妇女看门扫地;有51人因为不适应高原气候或家庭有特殊困难,自找门路调往他乡。养蜂研究所100多名科研人员下放到江西省新建县,被分配到林场、公社、生产队,有的做教员,有的当会计,有的任售货员,各尽所能,寻求生存之路。农业经济研究所机构解散,110名研究人员各奔东西自谋出路。到1970年底,中国农林科学院职工由7 000人骤减至500多人,精简下放的职工占85.3%。
 
这场解散农业科研机构、下放科研人员的行动波及全国,高等农业院校遭遇同样的厄运。致使一些农业科研人员弃业转行,流落他乡[
 
时针在分秒滴答声中按部就班地走过8年。农业科研人员的青春年华在动荡不安、凄风苦雨中无情地白白流逝。
 
1978年12月10日,时任中央农林部部长杨立功再次传达纪登奎的话:“1970年我的(科研单位下放)讲话是错误的,没有‘禁区’,你们可以批评,搞错了就改正。”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科研人员在震惊之余,还没有来得及“埋怨”,就为这位中央领导同志勇于承担责任、改正错误的优点所感动。如果领导人都有一种自律、自责、自改的精神和作风,农业科研机构也不会几次大起大落了。
 
又是一声号令,全国农业科研机构和农业院校再一次行动起来,浩浩荡荡恢复建制。到1980年,中国农业科学院基本上恢复“文化大革命”前的原有建制。从此,中国农业科研机构再次进入全面扩展的高峰期。
 


史海钩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3-51823.html

上一篇:官员为什么不喜欢民众上访?
下一篇:“农民把良补的钱都喝酒了”

3 杨玲 杨秀海 唐小卿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0 17: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