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谁最在意谁最不在意论文和分数 精选

已有 8532 次阅读 2020-7-19 08:50 |个人分类:谈点正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论文, 分数

一位知名学者讲了个他不久前参加一场博士学位论文答辩会的故事答辩博士生在读期间发表了4篇高影响因子俗称“分数”)论文,被一位已“位列仙班”的“大牛”评委猛批“写得太多了”。“大牛”谆谆教导博士生要做最重要的工作,在读期间发表一篇论文就足够了,甚至不发论文也没关系,如果觉得不发论文得不到认可,他可以出面请行内顶级专家作鉴定。知名学者说,答辩会后,除“大牛”外,与会人员纷纷议论:神仙不知人间苦。

听了故事,老文不由自主想起鲁迅先生所说:“假如我们设立一个‘肚子饿了怎么办’的题目,拖出古人来质问罢,倘说‘肚子饿了应该争食吃’,则即使这人是秦桧,我赞成他。倘说‘应该打嘴巴’,那就是岳飞,也必须反对。”与此同时,老文感觉,论文及其刊物的分区或分数似有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之势。

谁最在意或者反过来说谁最不在意论文和分数?他们为什么在意或不在意?搞清楚这些问题,在当下无疑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事实上,这些问题的答案,学术圈里的人几乎人人心知肚明。不足的是,它们缺乏严格的科学依据。

最近,澳大利亚迪肯大学Julie Rowlands和丹麦奥胡斯大学Susan Wright在《高等教育研究》(Studies in Higher Education)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在老文看来,无意中为我们弥补了这种不足。论文的题目是,“寻找分数:研究评价对研究实践的影响”(Hunting for points: the effects of research assessment on research practice)。作者调查了丹麦一所研究型大学的自然科学和人文学科学者对丹麦政府前几年推出的文献计量研究指标(Bibliometric Research Indicator,BFI)的态度。BFI将某数据库的期刊分为“普通”(BFI 1)和“高级”(BFI 2)两级,并据此给每篇论文赋予相应分数。

这项研究和之前几项相关研究表明:(1)人文学科学者比自然科学研究人员更在意论文分数;(2)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人文学科,早期职业学者(博士生、博士后、青年教师)比资深同事更在意分数;(3)综合前两点,人文学科早期职业学者最在意分数,自然科学资深学者最不在意分数;(4)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完全不在意分数,尽管有人口头上说一点都不在意。

对第(1)点的解释是,自科学者比人文学者获得了更多外部研究资金,人文学科更依赖于政府对大学的拨款,而拨款跟分数是挂钩的;此外,自科学者主要以英语在国际期刊上发表论文,而人文科学不仅以英语发表,而且以本土语言发表,因此两者获得评价的范围和层级迥然不同。

(2)点其实不用解释,反观我们身边就一清二楚。作者指出,早期职业学者把不断变化的学术评价作为地图导航,努力打造自己的学术生涯;博士生们希望他们的导师明确地教给他们关于BFI的知识和导航策略。一位自科博士后说:“我不得不考虑投哪本杂志,我应该把一个故事分成两个,你懂的。是的,我必须这么考虑,因为如果我们想继续在学术领域工作,那么要么是分数要么是分区……这是一张进入系统的入场券。”

有意思的是,就业或晋升的前景似乎并不是学者们在意分数的唯一考量因素。对于一些已经拥有高水平论文资本的早期职业学者(或许还有更安全的长期职业前景),寻找分数似乎代表了一个值得玩的游戏。一位人文学科博士生说:“如果有同事问我要不要写篇论文……是的,(以某种方式)写作你可以获得分数。我觉得这有点刺激。”这想法就像老文听一位朋友时常揶揄夫人一天忙活下来本来不想走路了,但想到走过多少步便可获积分,就又雄赳赳去走了。

令人惊讶的是第(4)点,意味着纵然你比“位列仙班”的人还明白追求论文和高分影响做最重要的工作,并有对分数“坐怀不乱”的坚强意志,在实际工作中你仍不可能摆脱分数的如影随形。

研究发现,许多学者为减少分数的影响,真的以游戏的心态对待分数,尽量不让评价过程带偏他们的研究重点。一位人文学科博士生说:“我觉得这真的很荒谬。我不难玩这个游戏,但我确实看到了它是如何损害普遍研究的。”尽管如此,“寻找分数”的过程不仅对学者们在哪发表论文和发表什么样的论文,而且对他们的合作、实地调查、同行评议,甚至对他们考虑的可能研究类型,都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这项研究引用了一位博士后研究员的例子。这位博士后坚持认为分数不会影响她如何对待自己的研究。但在随后一次采访中,她讲述了她如何向博士生发送收获分数的“BFI清单”期刊,并鼓励他们瞄准高分出版物(high-scoring publications)。当被提醒到她早些时候曾声称分数对她的工作没有影响时,她承认分数的影响比她意识到的要大,“它有点潜移默化地进入了你的大脑”。

作者指出:评价、考核和报道(本质上就是倡导)的行为影响了人们的价值观(conceptions of merit),对研究实践的性质也有很大的潜在影响。作者推测,坚信分数不会影响自己的研究的学者们认为自己居住在“平行宇宙”(parallel universes)中:一个围绕学科,另一个则涉及对大学的职业义务。“(他们)承认他们在这两个空间,但他们认为这两个空间没有联系。而我们发现在一个宇宙中发生的事情确实影响了另一个宇宙。”

综上,实践和研究表明,当一个学者“位列仙班”,或者说彻底摆脱评价和考核后,就可能最不在意论文分数了;在这之前,感觉到未来要历经的评价和考核、特别是指标性的评价和考核越多越严,就越不得不在意论文和分数。由此,殷殷期望“后浪”们致力于做最重要工作的“前浪”们,在谆谆教导“后浪”们不要在意论文和分数的同时,不应忘了更要奔走疾呼改善评价考核的机制和文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242608.html

上一篇:“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有多难
下一篇:科学研究从本科开始

39 武夷山 郑永军 刁承泰 肖隆文 曾杰 刘立 许培扬 李东风 贾玉玺 唐小卿 孙宝玺 季丹 杨正瓴 黄河宁 蔡宁 王安良 胡大伟 徐磊 谭平连 李学友 肖慈珣 李陶 黄永义 周忠浩 张启峰 任文龙 徐耀 鲍海飞 左小超 聂广 徐澜 张永刚 饶鑫 刘世民 王崇臣 段法兵 周浙昆 何金华 蒋鸿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07: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