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不是你牛,只是评价规则向着你 精选

已有 5412 次阅读 2019-6-8 10:36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学术评价

托屈原之福,正宗“海龟”孙鸿渐、访学“海归”方俊杰和正宗“土鳖”张少平从五湖四海又聚到一起了。“只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饮更何成。三杯渐觉纷华远,一斗都浇块磊平。”在他们看来,搞科研的人就像古代写诗的人,如果不能享受酒逢知己千杯少,纵使搞出像《相对论》一样的不朽之作,又有啥意思?

三人每次相聚,话题难离论文。俊杰提议这次不谈论文。他说喝酒时聊论文等于聊“粪土”,影响食欲甚至令人作呕。为什么呢?他解释,人说“钱财如粪土”,对大学老师来说,论文不是钱财但胜似甚至胜过钱财,喝酒时满嘴“粪土”,怎不令人作呕!

少平赞同俊杰。鸿渐笑少平幼稚:“嘴上说钱财如粪土的人,内心未必不爱钱财;明明内心爱钱财却偏偏嘴上说钱财如粪土的人,如果不是想秀钱财就是虚伪,所以你若信了说明你幼稚。”

俊杰端起酒杯跟鸿渐说:“来!干一个!”少平马上也把酒杯凑上去:“来!咱们继续聊论文!”

俊杰又提议:“今天咱们索性更俗一点,探讨一下论文的价钱究竟由什么决定,这对获取更多‘粪土’般的酒钱至关重要。”

鸿渐向俊杰确认:“你是说咱们谈论文的价钱而不是价值?”俊杰说:“对!价值虽雅,但神仙都说不清。”

少平首先开讲:“瓜儿离不开秧,论文离不开刊,刊物离不开影响因子和分区。论文的价钱由影响因子和分区决定。”

鸿渐原则同意少平,但修正一点:“不同学科和领域期刊的影响因子没有可比性,所以英明点的大学一般只用分区来给论文定价,更英明点的大学为了不埋没鹤立鸡群例如影响因子大于10的论文,充其量把这样的‘鹤’论文单独拎出来实行重奖。分区能做到鸡进鸡笼、鸭进鸭笼的分类评价,令鸡鸭都没意见。”

少平坚持己见:“即使完全按分区定价,分区最终还是由影响因子决定的嘛!期刊分区表把同一学科所有SCI期刊按一定比例分为四个区,相当于每个笼子都分成四层,一个期刊进什么区,由该学科所有期刊影响因子的起伏决定。虽然鸡进鸡笼、鸭进鸭笼,但具体进哪一层,不由鸡鸭本身决定。”

少平这么一解释,鸿渐表示赞同,并发展少平的观点:“如此说来,大学老师发了篇论文就等于买了只股票,买了股票就成了股民,而且是终身股民,因为这样的股票是不能抛售的。论文还是那篇论文,期刊还是那份期刊,有朝一日,‘股票’价格一涨落,分区随之而变,论文和人的命运也就跟着变了。”

俊杰进一步延伸鸿渐的“股票”说:“每年期刊分区表更新时,有人想跳楼,有人如获锦鲤。想跳楼是因为眼睁睁看到自己之前发表的一区论文,一夜之间身价暴跌到二区甚至三区,那感觉,犹如手中股票突然跌停一般;如获锦鲤是因为自己的‘股票’涨了,由低分区升至高分区。”

鸿渐又深入一层:论文的价钱其实由规则决定。少平夸赞鸿渐“高”,并说:“从均富、同乐、平衡角度看,不时改变分区规则是促进学校、学科、学术、学者全方位均衡协调持续发展的好路子。但这样的好路子估计很难走下去,因为它是对利益格局的重大调整。既得利益者纵使不便作为个体挺身而出表示反对,也定然以维护某个(些)学科整体利益的名义和对破坏学术生态的声讨形成反对联盟。”

鸿渐难得跟少平站在同一阶层说话:“其实,大伙如果都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人学科立场想一想,也许就会理解,在期刊分区被奉为圭臬的情况下,通过不时改变分区规则,促进冷门和热门之间动态流通,让不同学科轮流坐庄,让不同学者交替获益,从而促进学科均衡发展,未必不是更好的学术生态。”少平接一句:“学术的最可贵之处正是突破既有格局和权威,社会也是在不断突破既有利益格局和阶层固化中发展的。”

俊杰也认可论文的价钱由规则决定,并说影响因子和分区本身就是规则或规则的产物。他有新观察:规则像期刊一样也有分区或层级,最顶层的规则就是规定用不用规则、用什么规则。他讲了个故事。

一位之前从未发过一区论文的老师说,他们学校的论文评价和奖励一直采用A期刊分区表,前不久换校长了,新校长认为A分区表不合理,而且不与国际接轨,决定改用B分区表。那位老师一查B分区表,发现自己终于有一区论文了,而且有很多篇,那心情,恰似“翻身农奴得解放”。

不过,那位老师对自己有清醒认识:不是你牛,只是评价规则终于向着你了!

最切中要害的是,那位老师说,他终于看清了论文界的一个真相:许多所谓的牛人之所以牛,并不是他们的学术真有多牛,完全是因为评价规则向着他们;许多老师论文奖励拿得多,并不是因为他们的论文水平有多高、价值有多大,也完全是因为评价规则对他们有利。

俊杰讲完故事,不觉又到筵席终散之时。鸿渐收尾:“规则的两头都是人。所以,论文的价钱由什么决定?不由影响因子和分区决定,也不由规则决定,最终由人决定。”俊杰续貂:“人的牛叉由什么决定?不由论文和刊物决定,也不由规则决定,最终由人决定。”

少平真像诗人了:“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鸿渐和俊杰一致声讨少平:“大伙如果都以你这种心态,一流大学建设怕是彻底无望了。”

 

三人行……

[1] 没有“帽子”谁还拼命写论文?

[2] 好论文都靠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183752.html

上一篇:大学高度重视教学为何难见提高质量
下一篇:莫谈“影响因子”,一谈恐遭鄙视

42 郑永军 熊建华 曹则贤 季丹 吴斌 武夷山 王安良 王从彦 陈南晖 彭真明 刘立 雷宏江 范振英 杨正瓴 徐耀 马浩 冯兆东 蔡志全 李文靖 黄秀清 姚远 周洲 檀成龙 郭新磊 周忠浩 黄永义 张兴光 张杰 刘钢 姚伟 钟定胜 柏延文 曹建军 李学友 郑强 梁庆华 姬扬 孙颉 苏保霞 刘世民 汪晓军 puh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6 22: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