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给研究人员多一些尊严 精选

已有 18378 次阅读 2013-8-4 13:2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看到今天科学网转发新民晚报的文章大学以科研为名充账套现成潜规则​》,其中有描写:科研经费的违规使用,在业内几乎已是潜规则,包括扩大开支范围、擅自调整预算、突击购买设备等。2010年,仅国家审计署查出的资金就达数亿元。据中国科协的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的仅占40%左右,大量的钱流失在项目之外。

确实中国科研经费在使用方面存在许多乱想,也有一些学者因此被抓被开。而且最近许多媒体也相继对这个问题进行各种报道,似乎让人感觉中国的科研人员称为贪污腐败的重灾区。我不愿意也不想给那些贪污经费的人员找借口,而且对这些糟蹋科研经费的学者也很愤怒。但我们是否也应该对这个问题的深层原因进行一些分析,以寻找到更可行的解决办法,因为没有人愿意因为这些问题停止甚至减缓中国大力进行科技研发的投入步伐,也应该没有人希望利用这个来大批清除中国科研人员。

首先,中国科研经费管理上存在问题。有人说国外的科研经费管理怎么怎么好,无非是想证明中国的经费管理不理想。我觉得中国科研经费最大的问题是对科研人员不信任,出台了许多使用规定都是不能这样,不能那样。但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似乎从不过问,那就是经费使用的效果,就是用了经费解决了那些问题,培养了多少人才等真正科研的目的,在经费管理方面被全面忽视。美国的科研经费中有一大部分比例是用于人的工资,真正用于科研材料和过程的费用也不是非常高。如果中国的科研经费有40%的比例真正直接用于科研,这个比例也并不低。一些费用变相称为其他开支,其中一部分可能成为少数人的收入。

其次,中国社会环境存在问题。有人曾经说,中国90%的人都想贪污,都喜欢投机,只是没有机会。我想这肯定没有那么极端,但我们现实社会这种风气确实广泛存在,而且很有市场。比如你拥有大批研究经费,即使你自己不想套取现金肥自己腰包,也会有不少人利用各种借口给你提供方便。设想一下,你有使用钱的权限,有人愿意给你提供各种渠道,而你的研究经费如果不使用完,可能面临被收回甚至被惩罚的尴尬。不是所有人会这么作,但肯定有不少人会经受不住诱惑。许多地方和部门的课题,你要想拿到,没有一些经费去打点,单靠学术实力可能不够,那么这些费用怎么解决?

最后,中国科研人员在整体上是一个比较清廉的人群。一方面可以有机会大批贪污的人在科研人员队伍中并不高,许多人的研究经费连完成课题都不那么充足,你让他贪污他都没有太大兴趣,而且这些科研人员的比例又是相当高的。

总体上,我觉得作为社会中的精英或准精英阶层,科研人员应该有让人羡慕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让这些人活地更高尚更脱俗更富裕一些,也许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不要用牛吃草挤牛奶的寓言来调侃他们,科研人员都是普通人,需要更多尊严,至少应该有尊严地活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714018.html

上一篇:我原来这么不值钱
下一篇:曾经失败的科研思路

126 朱晓刚 张南希 林中祥 武夷山 孙平 何红伟 袁海涛 王启云 王芳 闵应骅 曹建军 冯永忠 范秀山 陈希章 杨洪强 汪晓军 陈安 赵美娣 曹俊兴 刘全慧 孙根年 苏德辰 贾伟 冯龙 褚海亮 张忆文 李伟钢 王水 李韦伟 刘立 朱义峰 高建国 段世伟 金小刚 关法春 戴德昌 曹周阳 梁洪泽 牛丕业 刘艳红 陈安东 孔梅 徐长庆 张士宏 贺乐 陈佐龙 李宇斌 曹须 朱建裕 金拓 李毅伟 王勇 张永红 韦玉程 文克玲 田云川 李文浩 毕鹏翔 马印臣 崔建国 陈学雷 唐小卿 胡孙铃 徐福桥 逄焕东 文子宸 刘俊华 程南飞 宗传永 徐耀 温世正 杨振清 王晓东 张波 赵凤光 秦逸人 王志平 孙静宇 黄实 彭友松 吴锦宇 皇亚楠 吕喆 李建雄 张海霞 钱磊 赵坪锐 庞炜 葛宝明 乐孜纯 石永敬 刘世民 魏华 魏玉保 郭俊杰 李世玉 闫志强 叶水送 李由 者仁王 zhangling cly85 zhouguanghui lingling101 godfrey086 silentyf qiyin546 qqlisten bridgeneer mei1990 abang baichuanduhai wangdaoyongzai songshu123 chaogerhui zyongli uneyecat congda rosejump trll1 dzyjs blackrain007 qiudy gaopeng0537 techne ZhangPeng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1 1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