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如何正确对待拒稿 精选

已有 4957 次阅读 2013-7-14 20:57 |个人分类:研究生培养|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最近《科学》上对如何正确对待论文被拒稿的问题进行了讨论,论文被拒是痛苦的,也是无法完全避免的,如何正确认识论文被拒稿,并获得好处是从事科研很重要的态度。从某种意义上讲,学者的进步一般都是从论文被拒稿开始

一般人可能会认为,智力和直觉是学者发表学术论文的重要因素。但澳大利亚物理学转行到社会学教授 Brian Martin并不这么认为。马丁认为,论文发表真正重要的是坚持。拒稿是学术领域不可告人的秘密,许多科学家发表他们论文过程中都会遭遇此事,不同领域和期刊的拒稿率不同,但具体到个人,发生几率一般都很高。

马丁建议,对待拒稿的态度最重要的是要把论文和个人区分开,论文只是作者的产品,而不是作者自己。如果论文被拒,不应该认为是作者的错误。相反,拒稿也有不少好处,例如有利于提高论文质量有好处,有利于提高个人学术鉴别能力,也有利于选择更合适发表的杂志。实际上,伴随拒稿的一些评论和解释也许正是更高水平研究的起点。

“失败是成功之母”用在论文发表上非常贴切,许多学者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遭遇这样的尴尬。

不过,坚持绝对不是死心眼,必须利用这些机会培养自己科学鉴赏能力,提出将来优化工作的计划并投入行动。从失败中学习不仅是生活的哲理,在科学研究中同样适用。

马丁说“在我的学术生涯中,很多人知道我发表了很多论文,出版了许多专著,但是可能很少人知道我被拒稿的次数也是非常地多。”

论文发表确实值得祝贺,至少可以增加我们的论文发表数量,如果在投稿,申请基金和申请位置的时候遭遇失败,当然是比较尴尬的事情。但在学术领域这样的失败正是家常便饭。但是,许多年轻的学者往往会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正因为这个原因,唐纳德.豪在他的著作TheAcademic Self,提出,应该鼓励学者们讲述他们失败的故事,以激励其他学者不要轻易放弃科学事业。

马丁的经验是,被拒绝发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放弃。虽然少数情况下,论文可以直接接受,但更多情况下需要尝试多个杂志才可以接受。

例如马丁在80年代一篇关于抄袭的论文,先后经过10个杂志,最后一个杂志的修回意见非常多,简直就是重新写一篇,但最后总算发表了。他的第一本专著先后被30个出版社拒绝,其中有几个出版社曾经考虑出版,但最终仍没有接受。他说他的一个同事曾经有更多次被拒绝出版的经历。

现在马丁已经是资深学者,但仍时常遇到这种被拒绝的事情,最近有一篇论文先后15次更换杂志才最终发表。

拒稿到底有没有固定模式?也许有许多人会说有一些原因,例如稿件质量问题,提出的观点太超前或太大胆。但实际上,杂志拒稿的随机性,或者随意性非常大。可能真实的原因是因为稿件太多,总要拒掉一部分,是为拒稿而拒稿,没有原因。马丁对比了那些立刻接受和多次被拒稿的论文,没有发现任何规律,因此他认为拒稿大部分都是很随机发生的事情。马丁自认为是很认真负责的学者,因此他的论文质量应该比较稳定的,每次投稿前,不仅自己认真撰写,而且总要请同事给于建议,但仍不能避免被拒,但受到意见后,马丁会认真分析,以提高论文被接受的机会。

马丁认为,在学术上,坚持和智力同样重要,这和其他行业如体育比赛类似,体育选手也经常遇到失败的打击,但最优秀的选手正是少部分可在失败中坚持下来的。

年轻学者最容易犯的错误是恐惧被拒稿,往往把拒稿等价于个人的失败。其实论文好坏和自己并无关系,论文只是自己的作品或产品,不代表作者是否成功。虽然少数情况下,一篇论文可以奠定作者的学术地位,但大多数情况下,论文只是学者的一个产品而已。

马丁将投稿比喻为下棋,投稿是作者走步,审稿是主编和审稿人走步,如果对方不接受,作者可以重新组织下一步行动,仅此而已。科研是游戏,投稿也是游戏。

Brian Martin is professor ofsocial sciences at the University of Wollongong, in Australia. He is the authorof 13 books and hundreds of articles on nonviolence, dissent, scientificcontroversies and other topics.


Read more: http://www.insidehighered.com/advice/2013/07/08/essay-importance-rejection-academic-careers#ixzz2Z1vXnSzd
Inside Higher Ed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708129.html

上一篇:[转载]氢分子应用论坛简讯
下一篇:肿瘤也是神经病?

9 张云扬 张南希 谢华生 庄世宇 喻海良 赵丽莹 杨正瓴 杨滢晖 zhangli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03: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