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xuej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xuejun

博文

[转载]2017年查尔顿图书馆大会的十大趋势 & 2018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的十大要点

已有 674 次阅读 2019-6-17 13:3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文章来源:转载

1、2017年查尔顿图书馆大会的十大趋势(2018-03-07)

    亚特兰大大学中心伍德拉夫图书馆的CEO及馆长Loretta Parham2017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开幕式上面无表情地说,近期《今日美国》一篇文章称,图书馆员是2030年绝迹的八大职业之一
    Parham在领奖台上抬起头,得意地笑了笑,观众席里像她一样早就听过这个消息的人发出一阵笑声。
    事实上,使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如此特别的原因在于会议可聚集这种能力,嘲笑那些唱反调的人,提醒全世界,全球各地的图书馆员、出版商和学术专业人士仍然非常活跃。
    那么对于今年拥挤不堪的议程,是什么占据了主导地位?

    2017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的10大动态

    (1). 正确把握图书馆文化

    因为千禧一代后的Z世代是下一波用户,一部分图书馆马上将变化提上日程。1995-2012年出生的人群,他们的生活中处处都在使用科技,他们认为改变和创新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保持前行,图书馆继续探索这批快速发展用户基础的需求,更关注招聘及留住合适的人才。MLS是多余的已经成为越来越流行的口头禅,因为该领域的领导者意识到传统图书馆之外的技能需求。

    (2)没有规则,就没有游戏!”++

    这句话来自AtyponCEO Georgios Papadopoulos,反映了对学术出版落后的技术极为失望,且在今年会议的许多会谈中,都对其发出呼声。Papadopoulos惊叹,“20年了,技术标准从未发生改变,然而生态系统必须接受这些改变
    从Papadopoulos至图书馆员,以及类似的供应商,技术管理人员都明白,许多与技术相关的问题越来越受到关注:存档(这个问题十分重要)使搜索者得到最新版本(不再打断邮件提醒),盗版内容、搜索引擎局限性及当前身份验证与访问格式的担忧,只因其为名义上的数字化
    好消息?技术人员有很多解决办法,他们将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进行彻底的改革。对于归档、学术超文本标记语言(HTML)和个性化工具的新动态格式只是我们期待的技术改进的一部分。

    (3)过去关乎职工,现在关乎人类

    与教师共同在学生面前交流图书馆的价值仍是关键任务。在学期前阶段与教师接触,将自己融入课堂,帮助完成手工作业,展示学生参与图书馆课程与取得成功之间的相互关系,图书馆员一方面获得梦寐以求的与学生们面对面的接触,同时获得了他们同事的信任。
    (4)
我们同需要我们的人一起改变。

    在日益复杂的信息环境中,图书馆员要求在整个搜索过程中坚持自己的专业知识。从帮助大学生完成他们第一次文献检索,到培训年轻科研人员如何发表学术论文的流程,图书馆员必须对他们在研究范围内教育用户的能力有信心。
    例如,图书馆员们将有新机会在科学包装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或培训研究人员在学术交流过程中作为一个整体。鉴于已经发表的研究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可复制结果,对此学术道德,坚持准则、数据管理、引用标准及指标仅仅是会上发言人提到需要图书馆员的专业知识的一部分。

    (5). 图书馆员直面假新闻问题

    置身于怀疑和错误信息的氛围中,图书馆员强调他们的角色,即为研究人员提供最可靠的学术资源,并帮助用户作出相关解释。会议发言人督促她的同事们把自己塑造成假新闻和真相核查的专家,请求他们与图书馆用户分享他们信息经济学的知识。信息生态系统对于确保学生能够在技术之河生存下去至关重要,对此应为权力结构提供一个人性化的窗口,从而继续创造出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
    (
6). 图书馆员拥有保存我们所服务的社会和机构的记录的机会

    在今年的会议上,通过特色馆藏和数字化努力来保存学术记录是一个主要的主题。从全国各地的图书馆到全世界历史悠久的学术团体,特色馆藏及稀有的主要文物受到排他性的威胁,包括访问障碍,以及无法进行数字化的努力。
    会议上,图书馆员质疑,策展即是死亡,有意从外部构建图书馆馆藏,而忽略了特色馆藏中已经存在的东西。在另一次会谈中,纽约科学院(NYAS)的一位首席科学家反思了对自己国家的历史漠不关心,社会档案多年来一直封存在盒子里,而没有人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图书馆员和学术团体与出版商合作,同时作为外部合作伙伴帮助扩大数字化努力规模化,并将这些稀缺的历史资源整合到日常搜索中。作为Wiley Digital Archives的合作伙伴,纽约科学院(NYAS)将其档案的数字化描述为200年历史的一次收复,一个专业的历史学家阐释了自己的期待,即将原始文献放回历史背景中

    (7)图书馆员是学生负担能力计划的领导者

    从培养开放的教育资源,到在图书馆阅览电子课本,今年的会议展示了图书馆员处于在学生负担能力问题的前沿地位。针对证明对学生成功有影响,图书馆员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鼓励同事接受对谈判、出版商、许可的认知,并将这些认知运用到资源中,例如电子课本。通过与老师合作,探索新的资金来源及开始打破制度障碍,图书馆员正在挑战他们作为学生负担能力危机的旁观者的地位,并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
8). 合作与伙伴关系

    因图书馆员、出版商和供应商从几年前爆发的短期贷款危机中恢复过来,今年的会议对其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因更多的学术生态系统成员表达了他们对合作和伙伴关系的支持,此次态度似乎更加温和。要围绕一个共同的目标支持学术和研究,整个会议广泛认同必须进行基本知识交流以推进集体议程。

    (9). 数据继续驱动决策

    基于证据的模型和需求驱动的方法继续主导电子书领域,图书馆员与出版商和供应商合作,以满足他们的电子资源建设需求。尽管使用数据的分析仍然是藏书建设的主要驱动因素,但越来越多的人似乎更关注于平衡定量数据和定性研究,以真正了解用户趋势。因属于电子资源建设需求,调查和社交媒体被认为是衡量用户行为和情绪的另一种方式。尽管图书馆员们似乎对他们所参与的电子书项目很满意,管理不同的收藏并确保他们满足用户的各种需求仍然是一项挑战。
   (10)
图书馆员张开双臂欢迎未来

    如果能从2017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中学到一件事,那就是图书馆员们并没有从他们在大学校园里或学术团体的立场上让步。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图书馆员将会更加大胆地面对艰难的经济环境和快速发展的数字环境带来的挑战。以不知疲倦的热情为用户服务,对信息生态系统的深入了解,集体呐喊,拥抱变革的浪潮。正如一位图书馆员所说的,他们准备一次一次又一次,把变化卖给领导,把成功分享给利益相关者,反复推动市场,直到我们的民众说啊哈!’”

    来源: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822310&do=blog&id=1102693
    博客英文原文:https://hub.wiley.com/community/exchanges/discover/blog/2017/11/15/top-10-trends-at-the-2017-charleston-library-conference?referrer=exchanges

2、2018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的十大要点(2019-03-21)

    内容来自2018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开幕式主题演讲——研究信息的未来:开放、互联、流畅,演讲人为科睿唯安科学与学术研究首席执行官,Annette Thomas。
    “关于我们如何能够更好地进行研究工作,我们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科睿唯安的科学与学术研究首席执行官Annette Thomas定下了2018年查尔斯顿图书馆会议的基调——给予灵感、鼓舞人心,发人深思

    我们需要全面地看待挑战——也就是说,她“不是在谈论有限的图书馆预算”——从存在主义(大学是为谁设立的以及大学是做什么的?)延伸到非常精确的挑战(为什么这么多的研究无法重现?)
    会议传达的信息是什么?那就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会议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Thomas在开幕致辞中概述的核心指导原则——连通性、开放性和无缝性

    2018的查尔斯顿会议的十大要点阐明了Thomas所说的我们最需要的东西:“人才、思维多元化和创造性方法。”

“除了被引次数之外,我们需要对更广泛的指标持开放态度......”

    在过去的几年里,基于证据的决策在全国范围内主导了图书馆对话。随着信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获取,我们积累了大量的知识来帮助我们了解用户的行为和偏好,找出差距,从而帮助我们做出关键的馆藏决策。
    不过,数据的使用方式正变得越来越微妙和复杂。图书馆员对电子数据表的熟悉程度不断提高,并尝试了更具创造性的分析方法。这使得图书馆员能够超越传统意义上的“成功”,在确定图书馆投资价值时综合考虑各种因素。

    在《数据挖掘:挖掘数据的有效决策》(Data Expeditions: Mining Data for Effective Decision Making)一书中,加利福尼亚数字图书馆(CDL)的Ivy Anderson介绍了CDL最新开发的期刊价值分析算法,该算法在期刊和套装层面通知取消和保留决策。更全面的评估方法可以帮助投资人更客观地看待其投资回报。同样地,俄亥俄图书馆与信息网络的Gwen Evans描述了该联盟目前如何扩展其数据模型以“帮助成员做出对他们有用的决定。”

    Price将研究用途确定为加州电子图书馆联盟成员投资回报率的最重要的指标,并分析了计数器数据,目的是将期刊的使用区分为教学用途和研究用途。通过这种类型的分析,Price明确了研究型期刊占总量的17.5%,同时这类期刊是投资者投入最多的,这证明了投资者的投资获得了积极的回报。

    与会议期间召开的其他会议一样,本次会议阐述了估值和建模的重要性,虽然不是百分百完美,但是它代表了图书馆在馆藏价值方面的巨大进步。

我这次的工作又是什么?

    图书馆员的角色正在继续发展,其发展速度几乎与成为一名图书馆员所必需的广泛技能一样快。由于出现了如此多的新需求和支持领域,我们将继续设立新的职位,同时重新定义现有的职位。
    对于学术交流等新兴领域,这类图书馆员应该具备哪些具体技能还没有明确的标准。无论是出版和数据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还是法律和版权方面的专业知识,都没有集中培训或继续教育资源来规划某门课程。
    更多传统的馆藏开发角色正在偏离MLS课程中曾经出现的角色。事实上,罗彻斯特大学馆藏策略负责人Lindsay Cronk指出,“即使我们在图书馆学校学到了这些,也还远远不够。”她引用了基金代码和数学知识的缺乏,以及成为律师、会计师和统计学家的需求,描述了自己如今身在馆藏领域的感受:“你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你不可能了解所有事情。”
    然而,弗吉尼亚理工大学高校图书馆馆长Tyler Walters敦促图书馆员领导们“帮助员工认识到,如今的做法并非一成不变。”他将图书馆描述为一个村庄,这个村庄现在已经扩展到MLS以外,包括网页开发者、软件工程师、数字图书馆架构师、用户体验专家等。Walter鼓励说,“相信你和你的图书馆可以做出改变,并始终专注于此。”

完善馆藏

    馆藏的世界从未如此复杂。采购选择的增加、与学术部门的合作以及跨学科内容仅仅是推动战略性组织变革的几个因素。
    就馆藏部门的结构而言,似乎越来越多的图书馆正逐步脱离联络模式,转而采用更实用的方式。这一转变反映了学术联络的职责范围正在不断扩大——包括以学科为重点的信息素养、课程嵌入式研究支持、个人研究咨询等。这一转变需要更大的灵活性和一个更可持续的方式。更实用的模式支持敏捷性和更广阔的馆藏开发视野,从而实现更大的预算整合。
    然而,目前的馆藏模式远非完美。韦仕敦大学的Samuel Cassady描述了向全功能模式转型所面临的挑战,因为当您与用户的互动较少时,为用户获取资料就变得更加困难。此外,由于馆藏图书馆员从学科专业知识转移到更专业的功能知识领域,这种模式还需要新的技能发展。
    此外,其他传统也受到了质疑,包括根据格式和学科分配预算的一般方法。日益增长的跨学科性使这种方法变得更加复杂,导致资金的分配更加复杂,收购和金融服务人员的工作也更加复杂。
    在《我心中的预算》(Budgets on My Mind)一书中,华盛顿大学副院长Denise Pan表示,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更好的馆藏模式,她所在的机构根据20年来从未改变的历史百分比从70个学科基金中分配资金。Pan在对91家图书馆进行了调查后表示,她并不是个例:大约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使用历史分配模式。而且,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正在或即将做出改变,以转向更敏捷的模式。显而易见的是,图书馆员仍在寻求更好的答案。

“图书馆员越来越多的以一种流畅的方式在各机构之间开展工作——支持学者之间的交流,评估研究发现的研究和交流......”

    在今年的议程中,最显著的变化之一是围绕学术交流的会议数量明显增加。从作者身份管理和出版培训支持到知识产权和引用管理,图书馆员更加深入地融入了整个研究生命周期
    这些服务的增加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研究人员正出版方面面临的越来越大的压力,以及成为一名出版作家所需的教育和培训方面的差距。
    副院长Beth Bernhardt在《帮助研究人员成功出版》(Preparing Researchers for Publishing Success)一书中表示,“研究人员不知道如何完成成功出版的所有步骤”。因此,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的图书馆正在积极地获取研究工具和服务,而教职员工们正积极主动地要求并支持这些解决方案。此外,通过对这些多学科解决方案的投资,图书馆能够获得“最大的效益”,因为它们的价值跨越了校区和学科。
    北卡罗来纳大学格林斯伯勒分校和其他高校图书馆也正在开发本土项目来满足这些需求。明尼苏达大学是一家大型研究机构,它提供一整套作者支持工具,包括研究服务、指导和成果服务。内容服务总监Kate McCready描述了可用于帮助研究人员成功出版的一系列项目,包括协同协作系统评论、个人咨询、资助研讨会以及数据管理培训等。
    图书馆也正在寻求商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帮助他们把“货真价实的”出版专业人员介绍给他们的研究人员。在《市场营销不是粗话》(Marketing is Not a Four-Letter Word),学术交流图书馆员Krystie Wilfong描述了他与一位出版商合作,邀请了一位编辑在一个作者研讨会上发言,该研讨会探讨了如何出版的基本原理。
    “这不是学校教授他们的东西,”Wilfong解释说,并补充说,“而教职员工需要发表文章才能留在学校。”

隐私问题

    长期以来,图书馆员一直致力于保护用户数据,因为日益数字化的信息环境和网络的开放性继续使网络面临各种重大的网络威胁。
    几场会议探讨了传统的基于IP的访问,表达了对盗版和非法收获、网络安全、远程访问和负面用户体验等相关问题的关注。《简单和安全:订阅访问的成熟——RA21发布的里程碑式报告》(Straightforward and Secure: Subscription Access Matures – a Milestone Report-Out from RA21)强调了这些推动变革的因素,并解释了STM和NISO联合发起的项目,该项目旨在保护用户隐私的同时改善流线型访问。除了他们的使命之外,RA-21的替代方案还允许出版商只看到用户的属性,而不是用户的身份,允许他们向图书馆提供更细化的使用统计资料和信息。
    如何在为用户提供最佳的服务和恰当的馆藏的同时保护用户的隐私?这正是一个有待权衡的问题。丹佛大学图书馆馆长Michael Levine Clark在《在用户隐私和利用知识对图书馆造成更大影响之间游走》(Walking the Critical Line Between User Privacy and Leveraging Knowledge for Greater Library Impact)一书中探讨了这些问题,阐述了“乌托邦观点”和“反乌托邦观点”。一方面,“通过确切地知道哪些学生使用了哪些资源,我们可以进行干预以确保成功,利用这种成功来改善提供给其他学生的其他服务,为这些学生量身定制建议并提供更好的服务。”另一方面,收集或分享学生数据可能会产生危险的后果,如果这些数据落入坏人之手。
    很明显,达成妥协的机会仍然存在,但这条道路仍然充满了危险。

发现、传递和快乐

    由于发现和获取信息的选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技术在满足研究人员的需求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为了适应越来越多的访问点,图书馆正在将图书馆网站的搜索功能嵌入到其他应用程序中,例如校园应用程序、电子资源访问工具和内容管理系统。
    120多名图书馆员、出版商、服务提供者、数据出版商和资源库以及研究人员和资助者共同合作,推出了一项合作计划——元数据2020。该计划孜孜不倦地致力于解决学术交流中元数据面临的多种挑战,包括对最佳实践和原则的需求、模式之间的映射、评价评估工具、创建通用定义列表等。
    在《殊途同归:揭秘发现的新路径》(All Roads Lead to Rome: Uncovering New Paths to Discovery)一书中,链接数据被引用为一种方式,驱使用户在进行了谷歌搜索和谷歌学术搜索之后进入图书馆。该计划针对的是那些开始校外搜索的用户,这一趋势反映了研究人员开始他们发现之旅的场所越来越多。为了弥补这一差距,思想领袖们提出了一系列改善用户体验的方法,从与谷歌共享订阅者资源、参与CASA、到探索浏览器扩展以及与机构的LMS集成。
    以用户为中心现在是、将来也将继续是技术图书馆员的一个主要关注点,因为他们正致力于了解与访问和发现相关的用户选择和偏好。在《在客户所在的地方与他们见面》(Meeting Customers Where They Are)一书中,Lisa Janice Hinchcliffe断言“发现即交付”,这反映了消费者对无缝性和即时性的期待,这种期待推动了图书馆服务的不断发展。

图书馆引领教科书负担能力计划

    去年会议的一个持续趋势是图书馆在开发和提供昂贵课程资料的替代解决方案方面发挥的领导作用。
    开放教育资源(OERs)继续得到图书馆联盟的支持,因为图书馆员正坚定不移地努力增加这些资料的采用。在许多情况下,图书馆员正在实施有针对性的营销工作以尽可能多地吸引学生和教师,例如定制网页。虽然图书馆员已经取得了这些进展,但是他们仍在对抗教师的反对和大规模运营OER模式的挑战。
    与此同时,包容性访问计划越来越受欢迎,据报道,目前有400多家机构正在与出版商直接合作,以获得大幅折扣的数字教科书版本。这种最近的趋势不仅巩固了图书馆在大型出版商谈判中的优势地位,而且还展现了图书馆对学生成功等核心制度目标的贡献。
    “研究建立在开放性的基础上。是关于个人之间和组织之间的透明度,包括服务提供者。”
    开放获取(OA)就像炮弹中的五彩纸屑一样,散落在查尔斯顿议程中,将其变得色彩斑斓。从机遇和挑战,到转型商业模式的兴起和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开放获取进入美国的任何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因此,图书馆员和供应商可以就此达成一致:开放获取将不可避免地对我们的社区产生影响。
    加利福尼亚大学尔湾分校的Julia Gelfand探讨了开放获取将如何充当那些目前无法负担昂贵馆藏的图书馆的访问平衡器。她预测,图书馆间借阅的减少,发现和支持系统协作的增加,以及在机构资料库和出版本身作用的增强,也可能是该运动的副产品。
    会议还重点关注了出版商商业模式的转变,更多的开放获取内容降低了传统订阅的成本。但是,从知识创新和作者认可,到终身教职和学术自由,ProQuest的Kevin Sayar提醒与会者,“这个生态系统中存在很多利害关系”,“如果我们要取得同样的成果,就必须保留正确的活动。”这意味着考虑到开放获取对出版——掠夺性期刊——质量的影响,较低的退稿率和较大的文章量可能会损害研究人员发现适合他们研究工作的资料的能力。
    此外,开放获取出版是不可持续的。相反地,它由政府奖助、机构、图书馆以及最常见的作者本人提供资金,他们代表了论文处理费的最高资金来源。因此,图书馆和出版商都在寻找促进可持续平衡的方法。一些图书馆正在调整其成本结构从而帮助作者,而出版商正在考虑如何通过利用图书馆的投资再投资于开放获取,从而帮助他们的图书馆合作伙伴。
    由于开放获取成本模式仍处于起步阶段,因此仍有许多问题需要回答。对于图书馆而言,开放获取真的意味着支付更少的费用,还是仅仅是资金的重新分配?对于出版商而言,如果订阅费用不再抵消同行评审出版物所需的成本,那么这将如何影响输出的质量?除了所有这些问题之外,我们仍然在屏息静候教职员工和研究人员的观点。如果没有在高影响力期刊上发表论文所带来的可信度、认可度和声望,他们的职业生涯会是什么样子?

这就引出了下一个问题——开放获取和重大事件

    随着欧洲推动了从订阅到过渡性开放获取模式的巨大范式转变,会议期间围绕开放获取的主要话题之一就是它如何影响“重大事件”。

    例如,如果开放获取正变得越来越主流,图书馆为什么不停止对昂贵的期刊套装的投资并将这些成本重新分配给开放获取?在《开放获取、开放研究和重大事件的未来》(In the panel Open Access, Open Research and the Future of the Big Deal)一书中,一个由出版商和图书馆代表组成的多元化小组阐述了这一问题的内在挑战。
    首先,对开放获取的投资不会使每个研究人员和每个学科都受益。剑桥大学出版社的Chris Bennett举例说数学期刊就是一个“低使用率的利基期刊”,这类期刊在这个新世界里没有明确的经济模式,但对这些社区的发展至关重要。人文学科是另一个面临巨大挑战的领域:由于发表在这些期刊上的文章数量逐年递减,其输出并不适合收取论文处理费。
    “在我们的订阅计划中,我们仍然看到了作者对我们的出版的需求——不仅仅是开放获取。我们需要找到与不适合收取论文处理费的作者接洽的方法,”Wiley编辑部选题开发副总裁Liz Ferguson说。
    订阅消亡之所以站不住脚,另一个原因是它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不一致后果。Liz Ferguson举例说中国就是“睁大眼睛看开放获取”的地区之一,这是因为,他们作为出版业的龙头老大通过订阅模式看到了更高的价值。世界各地的研究密集型机构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因为开放获取的转型取决于“资助者解决该问题的意愿”。
    那么未来会怎样呢?“未来会出现大量持续的尝试和改变,”Ferguson说,但是,“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目标——挑战在于我们如何共同努力,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所有人以及我们日复一日为之服务的研究人员。”

谈判和沟通的艺术

    或许,我们更加关注谈判和沟通等更务实的问题,是好事情即将到来的好兆头。
    在《拉开帷幕:关于谈判的坦诚对话》(Throwing Back the Curtain: a Candid Conversation about Negotiating)一书中,供应商和图书馆小组成员探讨了相互信任和同理心的重要性,以便更有效地开展合作。那么,我们该如何实现这一点呢?
    首先,这里涉及到透明度。图书馆员希望供应商“开展他们的研究”并花时间了解他们的投资组合。供应商希望图书馆员了解与使内容可用相关的成本以及在谈判过程中双方所承担的风险。
    最重要的是,成功的伙伴关系不是一方获胜或获得最优惠的价格;这是一种妥协,一种相互的公平,一种双方都在朝着一个共同目标努力的明确认识。
    在这个图书馆预算不太可能飙升、订阅率不太可能大幅下降的时代,公开列出共同的目标和成果对谈判双方都有好处,这是非常必要的。

2018年查尔斯顿会议总结

    最重要的是,会议确认了图书馆员、供应商和出版商的首要承诺,即尝试新的方式,以更好地满足当今研究人员日益多样化的需求。此外,随着透明度的提高和对未来的共同愿景的达成,他们或许能够取得更大的成就——同心协力。

(来源:https://new.qq.com/omn/20190321/20190321A08EPU0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8901-1185449.html

上一篇:[转载]大学(学科)知识生产、教学学术表征
下一篇:[转载]融合型书架+ 图书馆的博物馆化+大学图书馆文化融合功能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9 05: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