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engxuej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xuejun

博文

[转载]牛津大学馆藏历史文献证明钓鱼岛是中国的

已有 271 次阅读 2017-3-21 08:3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文章来源:转载

中国日报伦敦2017316电(记者王铭洁):在316于牛津大学举行的《顺风相送·指南正法》新书发布会上,由中国出版集团旗下的中华书局出版的最早记载钓鱼岛的史籍《顺风相送》影印本首次面世,为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是不争的事实提供了有力佐证。


   图为《顺风相送》与《指南正法》两本书的封面。林卫光摄/光明图片

博德利图书馆中国收藏馆馆长何大伟(David Helliwell)在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两本手稿很重要,因为它们是这类书中现存的唯一两本手稿。据我们所知,这是第一次在现存的任何中文文本中提到钓鱼岛

何大伟说:这份手稿是一部航海指南,这些手稿在当时非常普遍,因为中国商人在明末时期航行前往世界各地非常频繁。这两本书都有描述钓鱼屿(即钓鱼岛)的记录,出现在书中有关地名以及航海路线描述部分。

福建往琉球太武放洋,用甲寅针七更船取乌坵。用甲寅並甲卯针正南东墙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頭,又用乙辰取木山。北风东湧开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卯及单卯取钓鱼屿。南风东湧放洋,用乙辰针取小琉球頭,至彭家花瓶屿在内。正南风梅花开洋,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单乙取钓鱼屿南边,用卯针取赤坎屿,用艮针取枯美山。南风用单辰四更,看好风单甲十一更取古巴山,即马齿山,是麻山赤屿,用甲卯针取琉球国为妙。

这段出自《顺风相送》的文字是目前证明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和利用这些岛屿的文献资料,是最有信服力的历史证据。《指南正法》约成书于明末清初,也记录了钓鱼岛的有关情况。

《顺风相送》和《指南正法》二书珍藏于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均为手抄孤本。《顺风相送》是由大主教威廉·劳德在1639年赠予博德利图书馆的,他从1620年到1641年期间任牛津大学执行校长。像他那个时代的许多学者一样,他的图书馆也收藏了一些中文图书。这些书由荷兰东印度公司的商人从东南亚华侨那儿购得,在阿姆斯特丹被拍卖出售之后流转整个欧洲。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的单笔藏书既有图书馆创始人博德利通过他在阿姆斯特丹的经纪人那购得,也包括一些被别人收购后转到博德利图书馆的图书。大主教威廉·劳德收藏的手抄本很多都有欧洲大陆背景,这与《顺风相送》据说此前被一个欧洲耶稣会所拥有相吻合。

沈福宗1687年来到博德利图书馆见到时任图书馆员的托马斯·海德,然后见到了这部抄本。在逗留期间,沈福宗研究了当时所有的中文藏书,在每本书的封面上用罗马字母拼写书名,同时他用拉丁语为托马斯 · 海德解释了这些书的内容。因此,在《顺风相送》的封面上我们发现沈福宗手写的Xin fum siam sum(注:因为他来自南方),和海德手写的Liber docens navigationem partium maris prope Chinam一部关于在中国附近海域的航海书)。

《指南正法》是埃德蒙·特里劳妮·巴克豪斯爵士的藏品之一。在清末那几年爵士本人正在北京,1913年至1922年他将这批藏书分批交给了博德利图书馆。巴克豪斯爵士与中国联系密切,并且有很多有影响力的中国朋友,他是从这些朋友和城市的商人手里得到藏书的。

   1935—1936年,中国历史学家向达北平图书馆派往英国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做交换馆员,发现并抄录了《顺风相送》和《指南正法》这两种我国古代的海道针经

2016年伦敦书展期间,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代表团访问博德利图书馆时,何大伟展示了《顺风相送》和《指南正法》的原本,并建议由中华书局出版二书的仿真影印本。谭跃总裁欣然应允,表示将在今年的伦敦书展隆重推出。作为中国传统文化出版重镇,中华书局对此书高度重视,除保持原书原貌、印制精美外,还匠心独具地将两书中有关钓鱼岛的文字摘录出来,印在函盒上,使本书价值一目了然。

中国出版集团公司副总裁姜军在新书发布仪式上说,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出版《顺风相送·指南正法》是中国出版集团作为出版国家队服务国家大局义不容辞的神圣责任,是自觉履行国家使命的必然担当,是在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以及走出去战略的一个新举措。同时,在古籍的保护、梳理、整理等多方面,具有重大意义,也是加强对外文化交流合作的一个范例。

出席新书发布会的还有欧洲汉学家白乐桑、林西莉,牛津大学中文及中国研究专业师生和中国出版集团代表等50余人。(原文:http://cn.chinadaily.com.cn/2017-03/17/content_28596737.htm


   一日不去便觉遗憾:牛津大学的知识方舟 博德利图书馆
   (来源:http://blog.hit.edu.cn/xuejun/post/613.html

据《极简图书史》:
   (1)86页:波斯人苏菲是宫廷天文学家。现存最早的苏菲的天文学著作手抄本写成于公元1009年,现存在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中。
   苏菲的《恒星之书》,这部牛津大学图书馆的手抄本(现存最老版本)由他的儿子制作于1009至1010年间。
   (2)130页:《门多撒手抄本》,17世纪40年代制作于墨西哥城,为对开本。1654年这部无价的手抄本入藏牛津大学博德利图书馆,被视为该馆最重要的藏书之一。它概述了阿兹特克君王和他们的征伐历史,旨在使(西班牙)卡洛斯五世对其殖民地的印第安文化有所了解。

【注】阿兹特克族是古代墨西哥文化舞台上最后一个角色,他们创造了辉煌的阿兹特克文明,开创了阿兹特克族最兴盛的时期。
   阿兹特克族是北方贫瘠而居无定所的狩猎民族,后来侵入墨西哥谷地,征服了原有的居民托尔特克人。在十六世纪西班牙入侵之前,特诺奇蒂特兰作为阿兹特克帝国的中心,拥有人口20-30万,是当时世界上最繁荣的城市之一。它的文化不仅具有自己民族的特色还具备其他部落的特色,它的宗教信仰就是其中比较明显的一个方面。在宗教的庇护下阿兹特克的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经济的发展进而推动了阿兹特克人的教育、科学研究、天文学、历法、文字、艺术各方面的发展。阿兹特克人的辉煌文明最后毁于西班牙殖民者之手,它的历史从此被拦腰截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8901-1040693.html

上一篇:[转载]中国式“互文性”;历史由图书组成;社会化阅读
下一篇:[转载]狮子、医生与建筑师【外一篇】忧愁河上的金桥

2 康建 蒋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1 0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