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hlw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whlw

博文

有关计算计系统的研讨

已有 639 次阅读 2020-10-8 21:26 |个人分类:2020|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当前人工智能及智能科学的研究缺陷与这两点有关:(1)把数学等同于逻辑;(2)把符号与对象的指涉混淆。所以,人机融合深度态势感知的难点和瓶颈在于:(1)(符号)表征的非符号性(可变性);(2)(逻辑)推理的非逻辑性(非真实性)(3)(客观)决策的非客观性(主观性)。

如何实现人的算计(经验)与机的计算(模型)融合后的计算计系统呢?

太极八卦图就是一个典型的计算计(计算+算计)系统,有算有计,有性有量,有显有隐,计算交融,情理相依。其中的“与或非”逻辑既有人经验的也有物(机)数据的,即人价值性的“与或非”+机事实性的“与或非”,人机融合智能及深度态势感知的任务之一就是要打开与、或、非门的狭隘,比如大与、小与,大或、小或,大非、小非……大是(being)、大应(should)、小是(being)、小应(should)。经验性概率与事实性概率不同,它是一种价值性概率,可以穿透非家族相似性的壁垒,用其它领域的成败得失结果影响当前领域的态势感知SA,比如同情、共感、同理心、信任等。


u=344217025,4137458196&fm=15&gp=0.jpg.png



人机环境之间的关系既有有向闭环也有无向开环,或者有向开环也有无向闭环,自主系统大多是一种有向闭环行为。

古人云:“利者,义之和也。”就是说,有了道义才会有利益。今人曰:“智者,义之和也。”就是说,有了道义才会有智能。人类的智能(或者说智慧)是充满矛盾和辩证的,正如毛主席指出的:“我还是那句老话,在战略上藐视他,当作纸老虎,在战术上重视他,当作真老虎。”,一个敌人可以是真老虎,同时也可以是纸老虎,可以是1,也可以是0。这与数学的前提——非二义性要求相差甚远。

一般而言,数学解决的是等价与相容(包涵)问题,然而这个世界的等价与相容(包涵)又是非常复杂,客观事实上的等价与主观价值上的等价常常不是一回事,客观事实上的相容(包涵)与主观价值上的相容(包涵)往往也不是一回事,于是世界应该是由事实与价值共同组成的,也即除了数学部分之外,还有非数之学部分构成,科学技术是建立在数学逻辑(公理逻辑)与实验验证基础上的相对理性部分,人文艺术、哲学宗教则是基于非数之学逻辑与想象揣测之上的相对感性部分,二者的结合使人类在自然界中得以不息的存在着。

某种意义上,数学就是解决哲学上“being”(是、存在)的学问(如1/2,2/4,4/8……等价、包涵问题),但她远远没有、甚至也不可能解决“should”(应、义)的问题。例如,当自然哲学家们企图在变动不居的自然中寻求永恒不变的本原时,巴门尼德却发现、没有哪种自然事物是永恒不变的,真正不变的只能是“存在"。在一个判断中(“S是P”),主词与宾词都是变动不居的,不变的惟有这个“是”(being)。换言之,一切事物都“是”、都"存在”,不过其中的事物总有一天将“不是”、“不存在”,然而“是”或“存在”却不会因为事物的生灭变化而发生变化,它是永恒不变的,这个“是”或“存在”就是使事物“是”或“存在”的根据,因而与探寻时间上在先的本原的宇宙论不同,巴门尼德所追问的主要是逻辑上在先的存在,它虽然还不就是但却相当于我们所说的“本质”。这个“是”的一部分也许就是数学。


人机环境系统融合的计算计系统也许就是解决休谟之问的一个秘密通道,即通过人的算计结合机的计算实现了从“事实”向“价值”的“质的飞跃”。




不完备信息环境下,每个人的猜/试/证过程中的“补偿”之角度、大小不同,于是人人之间的差距就出现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841-1253634.html

上一篇:决策中的智能不是简单的交互,而是......
下一篇:智能的第一原理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22: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