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五?龙舞!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CaiNiao 行踪常在云霄外,天下英豪我第一

博文

小保方晴子:美女科学家到底有没有造假? 精选

已有 79639 次阅读 2014-2-19 16:35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年1月29日,Nature同期发表了两篇关于干细胞的论文,一篇article [1],一篇letter [2]。这两篇论文的第一作者都是日本学者小保方晴子 (Haruko Obokata),并且小保方还是论文的共同通讯作者,1983年出生,绝对的年轻有为,并且还是个美女。第一篇论文主要报道了STAP (stimulus-triggered acquisition of pluripotency, 刺激触发的多能性获得) 这个现象的发现,即亚致死量的外界刺激,例如弱酸环境,可以将哺乳动物的体细胞重编程为多能细胞 (pluripotent cells),并报道了如何从STAP细胞中分离可扩增的多能细胞株 [1]。第二篇论文着重报告利用STAP获得的多能细胞可以与胚胎干细胞 (embryonic stem, ES) 形成嵌合体,并且对胚胎和胎盘等组织发育有贡献 [2]。

   两篇论文一发表立即引起轰动。在Nature同期配发的评论文章指出,分化的细胞可以通过物理刺激重编程为胚胎类似的状态,并且使用了"...by a simple procedure" 来描述小保方等人提出的方法 [3]。同时,小保方的论文摘要也强调,重编程的过程,既不需要核转移,也不需要遗传操作。而核转移和遗传操作的理念,正好分别是2012年诺奖获得者John Gurdon和Shinya Yamanaka获奖的原因。如果STAP概念是正确的,说其是超越诺贝尔奖的发现,并不为过。

   如果故事到这里,那就没啥再好讲的了:年轻的学者,取得轰动的成果,那好吧,反正诺奖已经发了,多锻炼锻炼身体,好好活着,争取活到下次发奖的时候吧。所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Paul Knoepfler,曾经专门在Nature上发文灌水并吹嘘自己在干细胞方面写博客多年经历 [4],并且从事表观遗传学和干细胞研究的学者,在Nature出刊的当天,也就是1月29日,在自己的博客上评述了小保方的工作,并提出了六个有待解决的问题,其中第一问题就是:这玩意儿能重复的出来吗 [5]?

    开始只是小范围的评论,例如PubPeer在2月1日就有人指出,第一篇论文的Fig. 1i有点儿问题:"Figure 1i lane 3... At higher magnification the background of that lane 3 is darker than the rest of the gel. Also vertical straight change background on each side." 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为啥DNA胶的第三个泳道要比其他部分更黑一点儿 [6]?当然,这不算完,2月13号有人在PubPeer上吐槽第二篇论文,说Fig. 1b和Fig. 2g是从独立不同的实验中获得,为啥看起来很相似 [7]?随后的形式看起来急转而下,Nature于2月17日发表的一篇新闻里,报道了学者对小保方等人实验结果的质疑,并表示这项工作已经开始被调查 [8]。这一消息在国内也迅速被转发和报道,例如果壳网就参考了Nature的报道,以及PubPeer和Paul的质疑等,对此事做了比较客观的报道 [9]。咱科学网自然也必然关注这事儿,比如激光的质疑 [10],刘进平老师的力挺 [11],一时间沸沸扬扬。归纳一下,主要的质疑就两点:

1. 论文有木有造假。Paul在他2月18日的博文里,指出小保方工作里“十大最奇怪问题”[12]。其中问题9里,他发现小保方等人在2011年的论文里有多处明显的数据重用,那么这两篇论文是不是也存在造假的嫌疑?

2. 这玩意儿是不是真的如Nature评论里忽悠的那样easy?这方法看起来就像是给细胞洗个澡就能重编程出多能细胞,真有那么简单?大家能重复的出来吗 [12]?

 

   先说第一点。指责论文可能有问题的地方不多,翻来覆去其实就俩。第一个指责是第一篇论文的Figure 1i lane 3比其他地方黑一些,如下图所示。这个应该是从其他实验里切出来,然后放到一起。估计是做实验的学生急着毕业?这个图肯定是必然有问题了,不过问题也不大,最多重新补个图得了,够不上撤稿。

第二个指责就是说第二篇文章的Fig. 1b和Fig. 2g比较相似,这个咱也上图。自己看,您瞅着这俩很像吗?感觉像是有那么点儿像,但要说这俩是一个东西,估计您还得拿出点儿证据来。

很仔细的搜索了各种吐槽,各种质疑,真正有说服力的也就这俩。而且第二个明显没有第一个的说服力强。就算第一个图有点儿问题,只要结果能重复,那最多最多Nature会让第一篇论文加个Erratum了事。至于第二篇,Nature应该会直接忽略掉。当然第一篇论文是不是加个Erratum,这个估计Nature还得琢磨琢磨,毕竟这玩意儿只是很多图里的一小部分,如果结论正确,估计Nature会装作没看见就得了。

    所以第一个问题,至少从论文上来说,没有明显的造假证据,而且这两篇论文从2013年3月10月投稿,到12月20日才接受,修改过程中作者被批的昏头转向从而搞错点儿数据这个也可以理解。如果没有更多的证据,那第一个问题也就不成问题。

   真正是问题的,是第二个问题。能重复的出来吗?Paul在自己的博客上专门开了个贴,专门转发其他研究组的验证结果 [13]。截止到现在,共有10位学者或研究组给出自己的研究结果,其中重复不出来的8个,正在做的1个,能重复的出来的1个 [13]。并且能重复出来实验的学者Yoshiyuki Seki在2月13日写到:"...In B27 + LIF medium, we can’t detect GFP-positive, while we can detect weak-GFP positive cells in serum + LIF. However, we observe many dead cells in GFP-positive clump." 也就是在B27 + LIF细胞里验证不了结果,但是在serum + LIF里可以检测到微弱的信号,但是还存在很多死细胞,所以这个重复的出来也是有限的重复。所以这一点才是小保方等人工作可能遇到的最大麻烦:如果大家都重复不出来你的结果,STAP是否还正确?或者说,起码这不能够再是一个"a simple procedure"。当然,现有的证据已表明,给细胞洗澡可能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Nature评论中的simple, 有过分夸大(overhyped)的嫌疑。

   在Paul博客上的STAP第二周的调查结果中 (2月17日) [14],大约42%的投票者持positive态度,39%的投票者持negative态度,基本上持平,还有18%的投票者是酱油党,正在观望。而2月3日的投票结果里 [15],positive与negative的比例是56%:33%,只有10%的投票者持观望态度。所以质疑的比例是增加的。

 

   结论:(1) 千万甭指望什么调查组能调查个啥结果来,如果没有其他戏剧性的事情发生,最后的结论必然是木有问题,然后顺利过关;(2) 估计还是能重复的出来的,但也不会那么容易,君不见10个研究组折腾到现在也就一家获得有限重复?所以Nature说"simple",这玩意儿可真信不得,但不这么忽悠谁还看这两篇论文?况且这种类型的忽悠那是有相当的优良传统的,看看咱大学的数学课本,到处都是“显见”,然后证明过程忽略直接给答案。说说看,那个是“显见”?(3) 应用。这个大家还是洗洗睡吧,一堆人先重复出实验来再说。STAP是普适的,还是特例,这个Nature反正是信了,你信不信那就不知道了。    

 

参考资料:

1. Stimulus-triggered fate conversion of somatic cells into pluripotency.

2. Bidirectional developmental potential in reprogrammed cells with acquired pluripotency.

3. Cell biology: Potency unchained.

4. My year as a stem-cell blogger.

5. Review of Obokata stress reprogramming Nature papers.

6. PubPeer: "Stimulus-triggered fate conversion of somatic cells into pluripotency".

7. PubPeer: "Bidirectional developmental potential in reprogrammed cells with acquired pluripotency".

8. Acid-bath stem-cell study under investigation.

9. 小保方晴子干细胞突破性研究正在被审查.

10. 日本“美女科学家” 《自然》研究论文结果被质疑造假.

11. 我不相信美女科学家会造假

12. Top 10 Oddest Things About The Unfolding STAP Stem Cell Story

13. STAP NEW DATA

14. STAP stem cells week 2 poll results: more uncertainty

15. STAP stem cell poll: interesting results & regional differences



小保方事件追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4304-768935.html

上一篇:大数据一出,谁与争锋?& 赞李维老师的博文
下一篇:有些本科生可以带博士硕士研究生
收藏 分享 举报

67 孙学军 戴德昌 喻海良 贺乐 丁广进 陈楷翰 胡传圣 许浚远 王春艳 董侠 印大中 刘俊华 张鹏举 徐大彬 汪晓军 赵广立 马春旺 袁海涛 史仍飞 秦逸人 张铁峰 韩传辉 曹聪 曹建军 梁建华 石磊 汤济鑫 余晓龙 葛肖虹 武夷山 谢蜀生 赵星 高总茂 钱玉忠 翟远征 孟庆勋 苏光松 夏志 程起群 陆巍 任培根 陈钢 马鹏飞 刘全慧 虞功亮 赵明辉 吕喆 郭卫 薛冰 李小文 吴泓润 张溢 郭锡汉 赵正成 张彬 gaoshannankai wuji2017 biofans rosejump scientist yunmu zizelantk crossludo hefery leehaul ddsers scthai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7 1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