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乎?茶馆乎?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fcao 累时休整,烦时发泄, 闲时思考,乐时分享。

博文

他为什么自杀?

已有 5555 次阅读 2019-2-13 11:43 |个人分类:社会|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凌晨1点左右,一阵剧烈的震动将我从梦中惊醒,是保卫处打来的电话:“你们学院的Z老师在实验室上吊自杀了,家属一定要求书记到场,麻烦你通知一下。”我有些纳闷,书记去与我去有何不同?但既然家属这么说,或许是由于某种原因厌恶我,不想见我,我何必在这个时候给人家雪上加霜。于是我拨通了书记的电话,书记当时答应我马上过去。不过,我再也没法睡觉了,一直拿着手机等候进一步的消息。

第二天一早,我着急忙慌赶到办公室询问情况,副书记告诉我,死者是在办公室反绑着双手悬梁自尽的,公安局已到现场勘察,确认是自杀。但家属不认同这一说法,坚持认为是他杀,理由是死者不可能做到反绑着双手上吊。公安人员看了走廊里的监控视频,确定那个时间段内没有第二者进入实验室,同时现场给大家演示如何反绑双手并作出悬梁的动作,家属这才无话可说。

焦点集中在一个问题上:死者为什么自杀?家属认为死者是被学校某部门领导逼的,其时网上沸沸扬扬,举国皆知。如今时过境迁,作为当时的管理者,将此事记录下来或许对于后来者有所启发。

Z先生工作之余开了一家公司,公司具体做什么不是很清楚,平时Z先生与我接触不多,见面点头之交,不过总的印象是为人尚算低调,日常在学院并无与同事之间有什么口角之类的纷争。曾有人反应,他人很聪明,对IC卡颇有研究,曾经给人演示IC银行卡的漏洞,随便拿一张银行卡给他,他当场给你解密。他申请了一项专利技术,建议银行更换他设计的IC芯片,事情的起因正是源于该专利技术的市场化开发使用。

据他本人在网上陈述,他的公司与某公司计划合作开发IC芯片,对方愿意投资约一千万元,他需要提供这项专利。此项专利是以学校名义申请的,使用该专利自然需要得到学校的批准。不知什么原因,Z先生与有关部门的处长之间开始死磕起来,Z声称,由于某处长的阻挠,使得他的专利技术不能投入使用,造成了千万元的经济损失,校园网上不断出现他质问处长与校领导的相关帖子。我虽然对他们之间的内情不甚了了,但好奇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下他的公司,看到了他在网上的一些言论,包括对公司员工提及“准备找习主席谈谈”之类的话,心里大概有了初步判断。我让办公室主任代我邀请他跟我聊聊。他对办公室主任说:“曹院长人很好,他也很忙,我不想打扰他。”拒绝了我的邀请,他既然不愿意见我,我自然不可以强人所难。

时隔不久,Z先生有一项目预算报告需要找我签字,我请他坐下,与他攀谈了起来。其言谈举止显得很正常,而且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他告诉我:“学校很多现象很不正常,一般人都不敢说,我反正无所谓,有机会就踢他几脚。”我说:“注意一下方式方法,如果换一种方式,也许原来办不成的事情可以办成。”这次的交谈是愉快的,也让我很难将眼前的他与网络上的他联系在一起,仿佛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事情的急剧恶化是在一个月以后,Z先生越来越频繁地在网上发帖,而且言辞越来越像要与习主席对话的样子,我便委托有关人员给他的家属打电话,希望通过家属安抚一下。我再三叮嘱,一定要注意讲话的策略,我们不是医生,没有资格给任何人做生理上的诊断,但每个人都可能由于工作或生活的压力出现心理问题,建议去看看心理医生。没成想有关人员单刀直入地建议家属带Z先生去看精神病医生,这下捅下了大篓子,Z先生更加频繁地发帖要求校领导、处长以及学院有关人员与他一起去医院进行精神病鉴定。

一个人一旦执着起来是很可怕的,如果缺少疏通的渠道,钻进牛角尖里很可能出不来。如果在看到那些连篇累牍的帖子后我能多找他聊几次,或许就不会出现后来的悲剧。逝者已矣,任何非议都是毫无意义的,但这件事无疑带给我们两个值得思考的问题:“1、作为学校正式在岗在编的教职工,个人在外面开办企业是否合适?如何保证他能协调好本职工作与其企业之间的关系?2、当我们面临压力甚至刁难时,当如何自处?”

 




关注年轻科研人员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247-1161951.html

上一篇:天下奇谈:不知道产品的不合格数量不应使用超几何分布?
下一篇:一丝嫉妒感油然而生

41 李颖业 王永奉 苏德辰 刘全慧 武夷山 肖博 刘光银 姬扬 吕喆 王启云 蔡宁 李由 张士宏 张铁峰 汪晓军 钟炳 刘山亮 王从彦 刘钢 程智 黄仁勇 宁利中 徐长庆 蒋继平 韦玉程 徐耀 周忠浩 周猛 谢力 魏焱明 刘建彬 王庆浩 信忠保 冯大诚 李毅伟 韩玉芬 余文 张红光 杨正瓴 李哲林 王林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14: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