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良心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anzhichao 1 主张与人为善,主张英雄崇拜;2 反对文化专制,主张思想自由和个性解放;3 提倡学术研究,主张思想的深刻性,反对浅尝辄止。

博文

我与学术圈 精选

已有 22681 次阅读 2014-7-5 09:59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大约两年前,北大l教授对我说:其实学者不是像很多人想的那样很神,它就是一个职业。

    我当时就被shock到了,因为这个观点与我从小以来建立的观点完全矛盾。但思考一段时间之后,发现l的说法是对的。

   于是我就想回忆我为什么曾经认为学者是一个很神秘,很神圣的职业吧。

 

    首先,我父亲是毫无责任的。我父亲从来没有希望我搞科研。我父亲的希望是:我学金融数学,然后去搞金融挣大钱。我科研失败之后,我父亲就说:谁叫你当年非要挑战难的,学个概率?

    当然,我父亲是坚决认为博士比硕士好的。他说:博士就业面肯定比硕士广,因为博士能干的硕士未必能干,而硕士能干的博士一定能干。数院的lyl老师对他说:从北大数院历年数据看,硕士的就业情况是最好的。我父亲不能接受这一事实。

 

   既然我父亲没有期望我成为学者。那我为什么会建立并保持这样一个职业理想直到25岁呢?我想主要原因有三:

  1. 我姥爷坚决认为科研好。我姥爷认为科研又对社会有贡献,又能证明自己聪明,又被别人尊重,羡慕和崇拜。他的这种观念极其强烈,以至于对少年的我影响极大。

  2. 教材,少儿读物上宣扬科学家伟大。通过这些文章,我非常简要的了解了历史上那些最优秀的大学者的生平,成就等,因此非常崇拜他们,渴望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3. 老师的支持。我初中的两位数学老师,高中的王老师对我评价过高。所以我就超自信,认为自己有能力成为数学家。

 

   总结一下,18岁之前,我对学术的理解是:学术对社会发展极其重要,学者极其伟大,学者能证明自己聪明,知识非常有意思。

 

   我带着数学家的梦想进了北大,这才是靠近学术圈的第一步。但很快我就失望了。因为我发现多数老师讲课就是在黑板上抄定理和证明,教学水平远不及中学老师。既然我上大学是为了搞科研,那我就希望通过课程的学习了解数学家们是怎么思考的。例如:问题是怎么来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怎么想到的?结论是否可能推广,或者在其他场合应用?可事实上绝大多数大学老师从来不引导学生思考这些问题。他们当中有的是要集中精力搞科研,不会把精力投入到教学上,所以导致教学差;而另外一部分可能是自身水平也欠佳,所以教学差。总之,此时我对大学的教学是失望了。而另一方面,大学数学相对中学数学难度提升很大,我发现学习数学不像以前那么轻松愉快了。所以失望感肯定是有吧。但由于从小就重视分数,所以基于惯性我还是学了,并且能取得较高的分数。但说“学术”是什么?此时的我依然是一窍不通。

  到了大三学应用随机过程之后,我才又燃起了对数学的兴趣,于是决心读概率的博士。

 

   事实上,既然决心读博士,就意味着想进学术圈,那么此时就应该调整思维方式,琢磨怎么在学术圈混得好。想在学术圈混得好,一是要有真本事,确实做出好东西;二是善于经营人脉,提高自己在同行中的影响力。第二条我当时是完全没有意识,第一条意识到了,但发现很无奈。因为我发现科研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个发现,主要是通过我的师兄们的言行发现的。博士们几乎都在愁论文。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2007-2009这两年,我在北大概率组老师,同学们心中的声誉是相当好的。同学们崇拜我,老师们对我寄予厚望。

 

   我知道在北大我是做不出论文了。于是我找了一个非常失败的解决办法,就是公派留学。我为什么选择公派留学?因为我天真的认为,某牛人会帮我。若干年后我反思:我当时怎么会认为人家会帮我呢?人家和我非亲非故,怎么可能花时间花精力做费力不讨好的事?

   我之所以天真,因为我不通人情世故。我误认为,学术圈里人是没有利益冲突的,为了人类的进步共同奋斗。

   可事实显然不是这样。

   

   当然,学术这件事如果真能傍大腿, 那可能是进入科研的快车道。但没有大腿,就不能自力更生吗?我的师弟X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他在博士期间所有论文均系独立作者。

   正如政治书上讲“自力更生”和“对外开放”,学术也是要“独立”+“合作”。只独立而不合作,那学术影响力小,而且让人感觉这个学者性格不太好;只“合作”而不“独立”,那大腿走了怎么办?

 

   所以啊,搞学术这个职业,很多时候人际关系还是有点微妙的。比如选择科研方向,你和别人的领域太近,有可能引发激烈竞争导致不愉快的现象发生;走得太远,那别人不关心你的研究成果了,你还干这行有啥劲?具体到人与人的关系上,远近也应有度。你独来独往,那学而无友;你天天和人如胶似漆知无不言,那遇到利益冲突的时候呢?

 

   胡言乱语一大堆,最后总结一下吧:

  1. 学者也是一个职业。正如国家领导人是职业,公司老总是职业,普通职员是职业,清洁工是职业,农民是职业一样,都是职业。

  2. 既然是职业,就有该职业的工作目的,行为规范。

  3. 既然是一堆人干这个职业,那注定有竞争,有合作,有复杂的人际关系。

  4. 作为一个难度系数较大的职业,想把它很好,需要做更多的准备,付出更多的脑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1820-809175.html

上一篇:“学二代”现象分析
下一篇:我的奶奶

53 许天来 张晓锋 赵建民 黄永义 尤明庆 武夷山 朱晓刚 柳林涛 魏金本 李飞 张健 崔祚 王启云 孙卿 张荀 高召顺 马剑 刘军胜 李鑫 余震 刘克 郭向云 李伟钢 张忆文 王春艳 李天成 李帮建 陈敬朴 周春雷 徐立宁 胡努春 王伟 王悦 苗元华 霍艾伦 李宇斌 辛晓十 陈南晖 郁志勇 wangqinling Veteran11 lingling101 shenlu zhx602973519 haoye yqp226 htli yzqts wenbo360 zhangling louiexp Vetaren11 ljweng2008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2-23 19: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