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都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ivaxin

博文

与艾思仁教授同游普林斯顿大学 精选

已有 10460 次阅读 2013-9-9 09:35 |个人分类:波士顿一年|系统分类:海外观察|关键词:普林斯顿,大学,东西图书馆| 大学, 普林斯顿, 东西图书馆

20127月至2013826日,我在波士顿大学访学,主要工作是在H.E.Stanley教授的经济物理实验室参加国际合作研究。一年有余回到学校。时间荏苒,就犹如家乡碧浪湖粼粼波光,一闪就逝去了那些忙碌的时光。回国后还没见过分别一年多的父母亲,很是想念他们。然调时差、看望外公外婆、开学、上课、开会、清理学校租给的旧屋、整理从美国淘回的旧书,一大堆的杂事緾身无法分术。想起好久未向各位老师、同仁、网友问好敬茶,心存歉疚,总想回来有个见面礼。想来想去,就先写我最近的在参观美术馆的事。(有时间想写一本《六曲集-----波士顿一年记》,六曲是一味中药,想到我在国外饮食不习,而六曲是健脾胃、消食通气,取其之意。还有全书想分六个部分来写。)。

 

2013726日,踏着周六清新的晨光,我从纽约的中央车站搭NJ Transit(连接曼哈顿和新泽西的通勤铁路)去往普林斯顿大学。在美一年,我在旅途之中走访了不少著名的大学,但却一直无缘一览普林斯顿大学的芳容。直到离美一个月之前,十分机缘巧合地与普林斯顿大学东亚图书馆的艾思仁教授联系上,艾教授是一位出生在瑞典的汉学家,师从汉学泰斗马悦然先生,他在e-mail中非常热情地邀请我游览普林斯顿大学,才促成了我的这次普林斯顿之行。

火车平稳悠然地划出车站,不一会就把曼哈顿的摩天大楼甩在身后,沿途的房屋道路还笼罩在薄雾之中,整个城市还尚未苏醒,直到开了一个小时有余,进入普林斯顿的地界,窗外有点阴沉的风景被葱笼的绿意忽然取代,火车在连绵不断的森林中穿行,明媚的阳光也透过车窗玻璃洒满整个车厢,人的心情瞬间被点亮。

火车到普林斯顿站,不少车厢中的学生都收拾行囊下车,因为之前已与思仁教授电话联系过,在站台等了没几分钟,就看到站台下一位高大微胖的白发老人,身着一件微皱的蓝布衬衫,正热情地向我挥手,立时就认出正是艾思仁教授。他请我上车,说因为我来得较早,普林斯顿大学的美术馆还未开门,所以他先带我在小镇上转转,再请我到家里喝茶谈天,待美术馆开门再带我游览campus和美术馆。思仁教授边开车,边兴致昂然地回忆起7年之前,他到湖州与我父亲初识的情景,他对那次的湖州之行有着鲜活的记忆,感叹没想到7年后竟能与我在美国重逢。当我与他聊起我在美国寻访英文旧书和旧书店的见闻时,他微笑着说还是中国的古书好啊,有着西方古籍不能比拟的魅力,他的研究领域就是东亚出版史,所以对中国的古籍善本自然情有独钟。

不一会,思仁教授把车利落地停在一幢两层红白相间的砖石小楼门前,他说他和太太也是这几年刚搬到这处宽敞的新寓所,照理说退休之后大多数美国人会搬到小一点的房子住,但他们反而换了个大屋子,主要是为了收纳他的万卷藏书。我们刚进门,他就爽朗地唤起“晓薇”,早就听说思仁教授有一位中国夫人,还是上海女子。果然夫人晓薇应声到玄关来迎接我们,她五十岁左右,身形高挑匀称,一张圆润的鹅蛋脸上荡着亲切的笑容,秀发随意地挽在脑后,朴实而不失典雅。太太晓薇是北大西语系的高材生,与思仁教授在北京相识,1982年时两人在北京结婚,如今她在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史系工作,今年他们的儿子也被普林斯顿大学建筑系录取。

我们在思仁教授宽敞明亮的客厅中喝茶谈天,客厅正中央的壁炉上方挂着张大千的墨宝,正是当年大千居士为思仁教授的书斋“观海楼”所题。十多年前,思仁教授定居加州时,书斋背山面海,故书斋名曰“观海楼”,如今搬至普林斯顿虽无浩淼苍海可观,却仍坐拥茫茫书海。说起与大千居士的往来,他又兴致勃勃地带着我穿过厨房和起居室,来到一处透亮的阳光房,房中布满了各种观叶植物和兰花,都是夫人亲手培植,房间四壁挂着多幅书画,思仁教授指着其中一幅告诉我那是张大千在美国试制版画的作品,一只憨态可掬的猢狲潇洒地攀爬在林中,笔触细腻色彩丰富,让人难以相信是一幅版面作品。他说这一系列的版画,张大千共制有六张,之前都为他收藏,但现在只留这一幅,其余都送于朋友。这时,我还注意到靠墙的矮几上还放着一帧黑白相片,那一把洋洋洒洒如老树根须般的胡子,立刻让人认出相片中人为大千居士无疑。思仁教授拿起照片说这是大千居士的公子所赠,他一直把相片放在房中,算是对故友的一种纪念。思仁教授说对中国书画非常痴迷,再加上太太晓薇在普林斯顿大学的东亚艺术史系工作,夫妇二人俨然把他们的家,打造成了一个极富品味的微型美术馆,光在一层的房间中参观就随处可见令人惊喜的艺术品,而思仁教授还会饶有兴味地告诉我每件艺术品背后艺术家的故事。我发现不少版画艺术品,问他是否对版画特别偏好,他说水印版画是一种非常古老而精妙的艺术,不同的雕板材质,不同的纸张,不同的水印技术会产生截然不同的感觉,而版画技术也是他研究的出版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份。思仁教授的大宅中,除了满壁的书画和艺术品,还有一橱橱的藏书,浏览了一下多是有关东西古籍善本的参考文献,还有很多书画艺术的图录。









时至中午,大家谈兴正浓,思仁夫人提议先到附近的中餐饭吃午饭,午餐后再去普林斯顿校园游览。于是我们将叙谈的地点由客厅转到了普林斯顿镇上的一家颇受欢迎的中餐馆,思仁夫妇特地点了小笼包、酱鸭、薰鱼,让在异国他乡美美地享受了一顿上海本帮菜。席间聊起思仁教授目前在北京和上海的工作,原来他退而不休,与上海图书馆和国家图书馆合作,希望能建立一个中文古籍的数据库,目前他已经倾数十年心力完成了北美所有公共机构中文古籍的数据库,未来将加入世界其他大洲,最终形成一个全球范围的古籍库。

午餐毕,我们赶紧驱车前往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与绝大多数美国大学的校园一样,普林斯顿大学的校园也是没有围墙的,看到周围古朴的建筑越来越多,就来到了校园的中心。知道我对艺术品有兴趣,思仁夫妇第一站就陪我参观了普林斯顿大学的艺术馆。普林斯顿艺术馆馆藏数量自然无法比拟美国大型的美术馆,但也囊括了欧洲、东亚、美洲具有代表性的艺术品以及现当代具有特色的艺术家的画作。东亚的藏品位于美术馆地下一层,思仁夫妇俩陪我细细看过来,看到钟情的艺术品时,思仁教授会摘下眼镜,凑进观赏,特别是馆藏的米芾和黄庭坚的长卷书法,我们三人都有叹为观止之感。



走出美术馆,我们便开始倘佯在普林斯顿古朴优美的校园中,普林斯顿大学的建筑颇为沉实和典雅。大学中最古老的建筑是建于1756的Nassau Hall,正是刚成立不久的普林斯顿大学迁址至普林斯顿镇的同一年,现在Nassau Hall主要作为教学楼和行政办公之用。Nassau Hall除了历史悠久之外,还见证了美国独立运动的风起云涌。普林斯顿战役是美国独立战争的关键战役之一,Nassau Hall曾作为战役的指挥中心。在1783年夏,大陆会议在Nassau hall举行了会议,会议决定普林斯顿为国家首都,普林斯顿的首都位置持续了四个月,在独立战争中,华盛顿将军为从英国侵略者手中将其夺回,向Nassau Hall发射了猛烈的炮火,而饱受蹂躏的Nassau Hall奇迹般地存活下来。因为是周末,无法进入大楼内部,只能绕着到楼前,Nassauhall门前是一片宽阔的草坪,青石小路连接着充满古典韵味的铁制校门。草坪上有不少游客和学生,一位正在画画的女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上前攀谈才得知她是一位来自德国的艺术家,专门来到普林斯顿创作一系列以校园景点为题材的水彩作品,她身前的画架上正放着一张水彩画,描绘的正是Nassau hall。







穿过Nassau hall是普林斯顿的研究生院,是一个回字型中庭式的哥特式建筑群,褚石色的墙砖,精致的石雕,幽深的拱门,非常具有历史感,站在中庭仰望楼宇高处那一个个尖顶,想象着三百多年前,一群英国传教士背景离乡、远涉重洋,秉持着希望为人类培养深具人文素养的科学家的理想,在这个新大陆的小镇建起了这座大学。如今他们的名字可能已经磨灭,但一代代的教育者们实践着他们当初的理想,满墙随风摇曳的爬山虎和中庭广场上一群群年轻的学子,给这座古老的楼宇注入了别样的生命感。研空生院的正门前立有一座绿色的石像,是普林斯顿的校长John Witherspoon的塑像,他是一位苏格兰的牧师,为建造研究生院募集了主要的资金。




离开普林斯顿最古老的两幢建筑,我们又去了学校的教堂和主图书馆。主图书馆正在修繕和扩建,思仁教授非常欣慰地说,他最愿意看到的事就是学校扩建和新建图书馆。普林斯顿大学的建筑系在全美十分有影响力,校园中的建筑也不乏建筑大师的作品,这些现代感的建筑与古老的哥特式建筑交相辉映。我们走访了威尔逊公共国际事务学院和建筑学院,由美国日裔建筑师雅马萨奇(山崎实)设计,学院外的广场上正在展出艾未未创作的十二兽首铜塑作品。主基调为白色的如风琴琴箱造型的建筑与玄铜的兽首搭配在一起,另观者产生奇妙的化学反映。

一个下午的游览匆匆而过,斜阳的余晖洒满远山,远处传来教堂的钟声,宁静而悠远,顿时令人有一种置身桃花源的恬静感,难怪爱因斯坦,纳什,冯诺伊曼这些科学大家都曾躲进普林斯顿的象牙塔中。思仁教授最后带我去了爱因斯坦在普林斯顿大学的实验室和住宅,一幢是平实的砖石小楼,另一幢是洁白的木质小洋楼,若不是墙上挂着爱因斯坦的头像,很难引起匆匆而过的行人的注意。

普林斯顿大学之行的最后一站是思仁教授工作了几十年的东亚图书馆,也是全美中国古籍善本馆藏量第三大的图书馆。但遗憾的是,因为正值暑假,图书馆周末闭馆,无法进入馆内一览馆藏。所以我们只能在馆外逗留了一下,思仁教授带我走到图书馆后墙,指着二楼靠右手边的一扇窗说道,那便是他曾经的办公室,透过玻璃窗隐约可以看到窗台上高高垒起的书堆,想来思仁教授的继任者定也是位躲进小楼数十年如一日醉心研究的学者。当我们离开东亚图书馆之时,一位瘦瘦地老人,抱着一大堆书走过,思仁教授跟他打招呼,才得知老人正是东亚图书馆的馆长马泰来先生。马泰来先生师承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后又投入史学泰斗美国芝加哥大学何炳棣教授和钱存训教授门下。马先生先生任教于美国著名大学的东亚学部,自2001年开始担任普林斯顿大学东亚图书馆的馆长。对马先生来说校园就是他的家,无论假期或周末,常能在校园看到他的身影,思仁教授说起马先生的治学精神也是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落日的余晖已洒满青翠的山谷森林,思仁教授夫妇又送我回到小火车站,我买了回程的车票,回纽约的列车还有15分钟到达。思仁教授70多岁了,陪我走了大半天再加上天气微热,可以感觉到他有点疲劳,但他坚持和夫人站台陪我等车。临别时夫人还送我一本普林斯顿大学艺术馆馆藏中国书法的图录,考虑到我接下去不会马上返回波士顿,非常贴心地提议帮我把书邮到我在波士顿的住处。夫妇俩对待远方来客的真挚情谊令我为之动容,一直到看到我登上列车,他俩才离开。小火车再次启动,将我带离普林斯顿的宁静,重回曼哈顿的喧闹热力,小火车周而复始承载着无数年轻学子的理想,他们搭小火车来到普林斯顿度过了美好的求学时光,学成后又再次搭小火车离开小镇,奔赴纽约、芝加哥、波士顿大展身手开创他们的事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1290-723406.html

上一篇:伤痛之春----炸弹事件后的波士顿
下一篇:Gene的杭州之行----略记第九届复杂网络国际会议

28 武夷山 张庆费 曹聪 赵明 张海霞 李汝资 王德华 陆俊茜 张乾兵 陈冬生 林中祥 李学宽 张忆文 罗帆 马德义 王云才 王守业 杨顺楷 杨海涛 王汉森 陈智文 haoye zfqi2009 biofans yunmu peach2011 imechanica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15:1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