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那点儿事——贾鹤鹏のblo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ahepeng 横贯古今中西,纵论创新玄机

博文

裸博与中国的人才饥渴 精选

已有 9969 次阅读 2012-2-14 13:09 |个人分类:科技政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人才,中国,裸博| 人才, 中国, 裸博

博士毕业没有工作经历的人,在这两年被冠以“裸博”的称谓,而这一称谓越来越被指代国外大学培养的博士。

让博士成“裸博”的原因,就是这博士资历光光,难以成为其光鲜的外衣。

而海外自然科学领域的“裸博”们近两年发现回国找工作越来越难,这让不少人颇感叹息。我太太的不少同学就是这种情况,67年前,学习物理的他们几乎清一色出国读博,让转行搞计算机的太太至今还有点惭愧。但前几天与其中一个即将拿到知名大学博士学位的太太同学聊天,对方却抱怨现在国内教职和科研岗位如何困难。

这并非个别现象。太太的十几名海外“裸博”同学们,除了一名转行作糕点师,两名成绩极为突出者进入美国的国家实验室,两名应用学科的进入企业科研界之外,其他人都以作博后为主,都在孜孜以求地寻找国内合适的职位,可至今无一人成功。

其实,博士难找工作在全世界都是一个普遍现象,随着全球博士供应过剩而出现的,是教授和研究职位的相对减少,特别是经济危机导致国外很多机构削减岗位。但“裸博”在中国难找工作却格外值得关注,一个是因为我们海外引进人才计划不断推陈出新,看来对人才有无尽的饥渴;另外一点则是看起来海外“裸博”们经常不如国内毕业的“土博”们好找工作,而多年前,通常自信能力更突出的人才会投身海外。

这个问题看起来有点让人困惑,但回到我们科研界数目字管理的交差逻辑背景下思考,却并不困难。只是,在人才问题上,我多次提到的交差逻辑要更多地让位给政绩逻辑。

要阐释这个逻辑,就要回到近年来中国人才吸引的历史上来看。中国一流高校(后来称之为985高校)大力招收海外“裸博”们,大约在20年到15年前。那时985尚未启动,大学大跃进也没有进入议事日程。如果人们记性不那么差,可以说,那个时候大部分大学教师和中科院研究员,都可以用“怎一个穷字了得”来形容。

而那个时候,不要说在海外谋到助理教授与国内的日子天差地别,就是做博后,甚至是拿博士奖学金,其数额都足以让国内一流高校的大多数正教授羡慕和脸红。

在那个情况下,博士们只要回来就是报效祖国,而对于不少高校的人才官员们(那个时候各高校还没有人才办,只有人事处)来讲,只要招收了洋博士们回来,就是奇功一件,自然会成为一个政绩。而当时回来的人们,不少已经是学术大腕,其实验室经费绝对可以睥睨彼时自己在国外的老板们了。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想,学科、学术能是招人的最重要的指标么?恐怕至多是参考罢了。我无意贬低当时的做法,只是希望强调,海外系统训练人才们与国内高校的第一次大规模遭遇,已经被纳入了为人事官员们刻画政绩的轨迹中。这里使用“海外系统训练人才”这个词,是因为在这之前的1980年代的“海归”,访问学者和进修者更多,受过系统博士训练的人一般不会回国。

而从这第一次邂逅之后,国内的人才引进力度就不断加码,各种“学者计划”、“杰出计划”、直到“千人计划”及其各种地方版本相继推出。

引进人才的层次自然是越来越高,而为人事官员、把持学术资源的各种大腕儿、以及主管领导们塑造政绩的机会也越来越多。不要忽视人事处之外或之上设立一个人才办的制度意义。这一字之差,意味着资源投入的不同,当然也意味着其塑造“政绩”能力的差异。

而就在这一过程中,单纯的海外“裸博”们开始变得越来越普通的,一直到其普通到引进一个海外“裸博”不能成为任何人的政绩的时候,海外“裸博”们忽然惊奇地发现,国内的教职和研究岗位怎么这么难找?

实际上,海外“裸博”们不仅仅难以给人事官员或人才官员增添政绩,也难以解决国内把持学术资源的大腕们的问题。听话吧不如自己的学生,名气吧不能给自己课题组增加多少,也难以带来新的经费,也许会有一些不错的科研想法和训练,但那又怎样?能变现吗?

当然,海外“裸博”们可以转战二流甚至是三流大学,在那里,他们还是受到欢迎的,至少因为他们还能给管理层面的人带来一点小小的政绩。但在这些没有科研能力、或者只有与企业合作进行应用开发能力的高校,很多基础研究领域的海外“裸博”们确实难有用武之地,很多人都会觉得,如果是那样,还不如多在国外干几年博后。

这个故事绕了半天弯子讲下来,其实结论很简单,那就是在人才引进时,国内很多地方不是以学术本身作为判断一个人价值的首要指标而是优先考虑包括政绩和人脉等其他方面的因素。其结果,当然就是在“千人”或将来的“万人”能带来政绩的时候,自然没有什么人关注几个小小的海外“裸博”了。

当然,在过去20多年来,我们的人才引进计划还是产生了不少积极的成果。相比较而言,中科院的“百人计划”最为实在。这并非因为我有过效力中科院的经验而自卖自夸。我们想想看,不是因为“百人计划”引进的人就比高校或其他科研机构牛到哪儿(事实上,从资历上来讲,一点也不更牛),而只是因为这个以引进博后为主的计划相对而言离塑造政绩远了一些,离解决学术问题稍微近了一些(这也得益于中科院的各个研究所相对专业的学科分工)。(作者为科学媒介中心主执行主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Knight科学新闻研究员)



聊聊“海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115-537321.html

上一篇:多元化与传播编制大学成功秘诀
下一篇:“学术宽容” 是如何炼成的

48 武夷山 韩世清 李毅伟 黄晓磊 张博庭 于锋 徐耀 胡健波 唐常杰 李学宽 孙怀卫 张永华 吕喆 曹聪 徐新鹏 陈安 朱志敏 黄继红 曹原 张亮生 李汝资 董廖斌 张杨 彭友松 褚海亮 邹谋炎 方琳浩 宗伟凯 徐迎晓 刘旭霞 汪浩 林中鹿 谢鑫 吴信 郭维 张玉秀 任胜利 蒲生彦 罗帆 刘智 刘全慧 zhangcz07 zhouguanghui crossludo htli dudujump biaomiankeyan ddser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9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