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来茶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ensuiyang

博文

千年修得同船渡

已有 8411 次阅读 2010-4-15 16:03 |个人分类:池蛙集|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一时,佛行至江滨,薜萝满目,芳草连天,万水常含元气老,千峰巍列日光寒。但见一女子,冰肌藏玉骨,天然性格清。柳眉积翠黛,杏眼闪银星。

佛喧佛号道:“阿弥陀佛,女施主,可是要渡河?”女子笑答:“是的”,只见唇启容仪俏,声如莺啭林。正是,半放海棠笼晓日,才开芍药弄春晴。

“我没有施你银钱饭食,怎么是女施主?”

“那就称你女菩萨,可好。”

“我不像你,你是一个佛,是一个智者,是一个精英,我修练未成,少了一个‘英’字,剩下一个‘精’字,所以不是菩萨,只是成精了。”

正说着,船来了。女子说:“佛请”,佛说:“菩萨请”,说着,便一同上得船来。

佛心里念到,既然这女子还未成佛,不妨度她,便念道:“男可成佛,女可成佛,老者少者都可成佛,松杉影里何人不抱佛心来。”女子一听,当即回道:“树可成精,草可成精,兽者虫者都可成精,松杉影里何物不抱精神来。”

这“女可成佛”,定是大乘,对女子不第是极大的诱惑。这女子想,佛靠念经,道靠修行,我有意仙班无心佛缘,感到意犹未尽,于是唱到:“花即是仙,鸟即是仙,山耶云耶亦即是仙,钟磬声中随我自寻仙家去。”佛一听,也即回道:“念即是禅,思即是禅,坐耶卧耶亦即是禅,钟磬声中随我自寻禅意去。”女子道:“这坐卧思念一点也不如花鸟山云好玩。”

河水一浪一浪打了过来。佛想天宫瑶池,蟠桃蚁绿,花鸟山云,自会激起这女子的仙痴,便说:“从古痴颠能证佛,最怕是滔滔滚滚,狂翻欲海作痴颠。”女子想,这佛也够有心机的了,便说道:“凭人智慧去修行,却责乎浩浩渊渊,莫把心机当智慧。”

佛指着涛涛波浪,加重语气地说:“可怜那尘世间孽海风潮狂卷,小精何日才能登岸去。”这女子也不客气,指着岸边青山,回道:“只为这人境内名山烟雨误牵,老佛这时翻悔出家来?”

佛、精二人,你一句,我一句,倒也痛快。只是在不同的镜波湖面上,观照竟是如此不同。

佛见小精能牙利齿,用了这么多古刹名联均被她挡了回来,心知不是一时就能度得,便想究其身世,问道:“女菩萨可是住在南海普陀山紫竹林的莲花池?”

“我不是在观音菩萨跟前听经的金鱼,不像她在通天河祸害百姓九年多,还得观音菩萨的庇护。”想起自己出身,连听经的机会都没有,女子不禁暗暗落泪。

佛忙哄她:“哪可是观音龙女?”

“我不是龙女,我没有宝珠可以献佛。”原来,智积菩萨与文殊菩萨研究女人成佛事,最有智慧的舍利弗不平地说,你这么快能证得佛法,真是难以致信,更何况女人根本没有资格成佛。龙女拿出一颗价值三千大世界的宝珠献给舍利佛,佛陀笑眯眯地接了过来,龙女问,佛陀接珠快不快?回答说:“快极了。”龙女说:“成佛也是这么快。”说完就飞到观音菩萨那里去了。

佛也有点乐了,说:“哪你可是住在广寒宫?”

“我不是嫦娥姐姐那个捣药的玉兔,她本来就是得到月华的神灵,还可以用捣棒槌与孙猴猴打上几十回合。”

“哪你是?”

“我是生于荒山,长于野岭,吸收日光月华天精地气,修练千年的白骨精。”

佛眼睛徙然一亮,哈哈笑道:“难怪你这么高学历、高素质、高亮度,原来也算白领中的骨干精英了。可惜悟空看走了眼要打你了。”

“孙猴猴打的不是我,打的是白虎山白虎洞的白骨夫人,小女子还没有万年修得共枕眠遇上许公子呢。只怕现在猴猴遇到白骨精不是三打而是三搭。”

“何谓三搭?”

“一来搭眼,二来搭腔,三来嘛,就要搭手了。”

“呵呵。也是,你也没有什么本事与悟空吵架打架。”这也难怪,有地位的妖精,都有法宝,她没有金刚琢、玉净瓶、宝葫芦,怎能与悟空争锋。

“当然,哪个女孩子见到唐公子,唐御弟,有品味,有地位,会不生爱慕之心呢。还是那个络腮胡雷公嘴比较讨厌。要是遇上我,我本来就是一个漂亮姑娘,也会去争取一下,但决不会像玉兔那样把一个可怜的公主关到布金禅寺,再去冒名顶替,大女子也该敢作敢当。”

“小精,你爱上唐僧啦,您是想吃唐僧肉吧。”

“吃唐僧肉不坏,那个玉兔要坏他的纯阳真气,生不如死,才叫最坏。你不是要普度众生吗,佛祖都曾舍身伺虎割肉喂鹰,唐僧有什么舍不得臭皮囊的。”

“小精,你说的是无畏施,就是唐僧舍身伺妖,但让一个女娃儿啃来啃去,授受不清,岂不犯戒?”

“菩提本非树,明镜亦无台,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老佛你从来不近女色,又怎么知道男女有别,授受不亲?看来你还是有点虚伪,EQ太高了。”

一段对话下来,老佛心想一切诸法,皆因缘而生,若能断除有我有常,不偏执于有,不偏执于空,也就没有烦恼的习气,不禁念道:“深入缘起,断诸邪见,有无二边,无复余习。”

小精听得缘起,也自言自语:“嘿嘿,千年修得同船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0049-312354.html

上一篇:东赤水,西赤水
下一篇:“去行政化”与一所民办院校的启示

44 李侠 武夷山 杨学祥 张志东 王进 王桂颖 吴小丁 卫军英 郑融 郭向云 马昌凤 梁进 陈儒军 蒋永华 曹广福 罗帆 曾纪晴 钟炳 杨秀海 陈国文 王宝山 吉宗祥 刘钢 金小伟 刘畅 杨芳 苗元华 陈湘明 李学宽 陈静 鲍海飞 葛素红 李泳 唐常杰 柏舟 丛远新 刘波 李俊 iwesun 侯振宇 FloatingRose yinglu pkuzeal zengfeng

发表评论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7 19: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