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H64J98Y99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YH64J98Y99H

博文

[转载]批评还是抹黑?广州医生吐槽鸿茅药酒引来跨省抓捕

已有 1068 次阅读 2018-4-16 12:08 |个人分类:博视坊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文章来源:转载

 

原标题:广州医生吐槽鸿茅药酒引来跨省抓捕,检方未决定是否起诉

曾获执业医师资格、身为广州一家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的谭秦东,可能怎么也没想到,一篇文章会让自己遭到警方跨省抓捕。

2018年1月初,内蒙古凉城县公安根据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有关该公司产品“鸿茅药酒”遭恶意抹黑的报警,千里赴广州,抓捕了曾在美篇APP上发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谭秦东。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发轩然大波。

作为一款曾被行政部门处罚的产品,普通市民的批评会遭致逮捕乃至起诉,这实在是让人无法理解。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相关部门需要在专业评论和损害名誉之间找到界线,如不是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尽量不要动用刑法。

“我现在就盼着,他早点能背回陪伴他的背包。”面对如今被限制人身自由的丈夫,谭秦东的妻子刘璇希望相关部门能维护丈夫的权益。

4月14日,记者就此事接触到谭秦东的代理律师、谭秦东的家人及第三方专业法律人士,复盘这场千里赴广州抓人的事件。

“你的老公被人抓住了……”

2018年1月10日,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旭景佳苑小区,市民刘璇正在家中准备晚饭,因为丈夫谭秦东很快就要下班回家了。

“邻居来敲我门,我感到莫名其妙。”刘璇说,有邻居说“你的老公被人抓住了!”听到这一消息,刘璇赶紧来到邻居指称的小区二楼平台处。此时,她看到谭秦东被多人按倒在地上。

“你们要对他干什么?”刘璇喊道。此时,其中一位抓捕谭秦东的男子出示了警官证,告知他们需要对谭秦东采取强制措施。

由于刘璇当时带着4岁的女儿,男子请刘璇带未成年人回避,并告知“之后会告诉你什么事”。

第二天,刘璇从谭秦东母亲处获悉,内蒙古警方通知称谭秦东已被带到内蒙古凉城。

祸起一篇文章

通过事后委托律师及前往内蒙古探望,刘璇获悉丈夫被捕的前因:谭秦东于2017年12月10日,在美篇APP上发表《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

谭秦东在文章中指出,人在步入老年后,心肌、心脏传导系统、心瓣膜、血管、动脉粥样等发生变化,而有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年人尤其注意不能饮酒。“鸿毛药酒”的消费者基本是老年人,该酒的宣传具有夸大疗效的作用。

在文章的开头,谭秦东认为“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

“虽然他写的对象是‘鸿毛药酒’,但是却引来了鸿茅药酒的不满。”谭秦东的委托律师、广东舜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定锋告诉记者,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木林向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报案,称有多个公众号对公司产品“鸿茅药酒”进行恶意抹黑,宣称该酒是“毒酒”,造成产品销量急剧下滑。

通过调查,谭秦东的文章被点击2075次,被网友分享120次。

文章发出后,有两家企业取消了鸿茅药酒订单,损失额为1377156元。鸿茅药酒方认为谭秦东的文章使产品销量下滑,因而报警。

销量下降,仅怪网友发文章?

为了查清鸿茅药酒方声称的损失,凉城警方聘请了内蒙古乌兰察布市价格认证中心,对鸿茅药酒声称的两单订单解除事件进行查证。

根据该中心1月12日作出的“价格认定结论书”,作为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持股企业,内蒙古世纪鸿业医药有限公司曾与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和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分别签订鸿茅药酒的订货合同。

2017年12月27日,海山医药要求取消订购鸿茅药酒14400瓶,保康医药要求取消订购43200瓶鸿茅药酒订单。价格认定中心根据调查,认定两订单如履行,则鸿茅药酒方利润为1377155.79元。凉城县公安局提请凉城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的文书,亦引用了该数据。

到了3月13日,凉城县公安局作出的“起诉意见书”中,则表示谭的文章“造成多个省份的商家和消费者大面积退货,给内蒙古鸿茅股份有限公司直接造成损失1425375.04元。”

在批捕文书中,凉城公安认为谭秦东“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商品声誉罪,具有社会危害性,有逮捕必要。”

这份价格查证中写道,经过调查,鸿茅药酒提供给海山医药的药酒生产销售成本,每瓶30.27元;提供给保康医药的,则是每瓶33.43元;在叠加运费后,鸿茅药酒提供给上述两药企的价格,为每瓶分别57.84元和69.06元。

根据“手机淘宝”上的网购价,各网点销售给消费者的鸿茅药酒零售价,需要近300元。

多地食药监均对该酒宣传实施强制措施

“不能仅从谭秦东发文章后有退货行为,就说退货都是谭秦东造成的,而且构成犯罪。”胡定锋说,谭秦东写文章的目的仅仅是想通过自己专业知识告诉老年朋友尤其是高血压、糖尿病患者不要轻信某些药酒虚假广告的宣传,尽量少饮酒、不饮酒。

通过后期取证,胡定锋发现云南、湖南、海南等地的食品药品监管部门,均对鸿茅药酒实施违法广告行政强制措施。

湖南省衡阳市2010年6月对17种违法药品广告品种实施行政强制措施名单中,便包括了鸿茅药酒,并指出该酒广告存在“任意夸大药品适应症”行为,这也对应了谭的文章“该酒的宣传具有夸大疗效的作用”内容。

对于标题“来自天堂的毒药”,胡定锋认为鸿茅药酒是非处方药,民间不仅有“是药三分毒”一说,而且只要是药便有适应症和不适应症的不同对应人群,对药物的错用、滥用,给患者带来严重后果,“良药”变成“毒药”绝非危言耸听。

且在网络平台上,质疑鸿茅药酒的文章也不少,不能说因为谭秦东发了文章,就认定所有损失均是谭秦东造成的。

检方要求警方补充侦查,至今仍未起诉

通过可查询到的文件,记者发现内蒙古检方对谭秦东涉嫌犯罪一事,仍持谨慎态度。3月23日,凉城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补充侦查决定书”,要求凉城县公安局对谭秦东涉嫌犯罪一事补充证据。

据悉,凉城公安已提交新的补充证据,但目前凉城县人民检察院仍未决定是否起诉。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谭秦东一案可能在今年5月开庭。对此胡定锋表示这仅是从目前检察机关最终决定起诉的前提下,作出的日期推断。

“需要在专业评论和损害名誉之间,有明确区分界线。”广东匡鼎律师事务所合伙律师赵绍华认为,谭秦东作为具有医疗知识的人,他有权对医药类产品进行专业的评论。消费者也有权对一个产品的好坏进行评论。这些评论,不应泛泛归纳为“损害名誉”。

如今检方未作出起诉的决定,说明事件的走向有可能最终不作出刑事处分,则谭秦东可以在相对较快的时间段获得自由。


“如果企业觉得文章确实对自己的产品造成影响,可以走民事的途径而不是刑事的途径。”赵绍华认为,谭秦东的文章因带有“毒酒”标题,未必获企业认可。但从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能用民事的方法解决,就不宜用刑事的方法解决。

家人心声

我只想他快点回家背起这个背包

“他当天是连着这个背包一起被带走的。”4月14日,刘璇在整理谭秦东的衣物时,拿起一个黑色的背包说到。

这个背包,是谭秦东每天上下班都会背着的背包。谭秦东被带走当天,也背着这个背包,并一路背到了内蒙古。刘璇前往内蒙古进行探视时,当地相关部门归还了这只背包。

“我希望,他快点回来,重新背回这个背包。”刘璇说。

“如果真的要起诉,我会作无罪辩护。”胡定锋说,通过对谭秦东的探视询问以及调查,他不认为谭秦东构成犯罪。

截至发稿时止,新浪微博“@鸿茅国药”、“@凉城县公安局”、“@凉城县检察院”账号的微博评论,均被声援谭秦东的网友“刷版”。


《健康时报》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十年时间,一边是各地食药监管部门不断的违法通报和暂停销售的惩治手段,一边却是内蒙古食药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的广告审批“绿灯”,共1034个广告批文,让鸿茅药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这矛盾的存在充满诡异,也让人费解,也照见相关监管的醉态。鸿茅药酒如何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背后有着怎样的“保护伞”,值得追问。

鸿茅药酒作为内蒙古的一家大型企业,为当地的GDP做出巨大贡献,在发展方面得到优待和保护,无可厚非,但是保护也应该遵守法规,注重消费者的利益,可是在各地对鸿茅药酒实行“封杀”的前提下,依旧在监管和广告审核上“一路绿灯”的行为,就让人难以理解和认可了,这种无原则无休止的保护看似是对企业的爱护,实际上却是短视之举,到头来只能得不偿失,甚至适得其反。而且这种保护也是对广大消费者用药安全的无视,是在为违规行为推波助澜,甚至为虎作伥,实在不是监管部门应有的作为。

而为了一篇文章,就兴师动众地跨省抓捕,更是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地方保护心理暴露无遗,在地方保护主义心理的驱动下,权力和法制已经成了企业的附庸,甚至沦为企业的“打手”,这是一种错位的甚至畸形的发展理念,也是十分危险的信号。

鸿茅药酒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而是一款甲类非处方药品,既然是药品,就应该按照药品的标准进行监管,在广告宣传时,实事求是,严守法律规定,可是鸿茅药酒却在药和酒之间营造“神”的形象,说是药又“所有人都能喝”,说是酒又似乎“没有它治不了的病”,这种行为不仅混淆视听,也是对广大消费者的一种误导,甚至欺骗,存在着极大的社会和健康危害。说到底,都是利益驱使导致的结果。

对于这种行为,监管部门应该亮明态度,旗帜鲜明地进行惩处,怎能熟视无睹,甚至沆瀣一气?

因此,鸿茅药酒里隐藏着监管部门的醉态,这种醉态需要用问责和惩处来清醒,唯有监管清醒了,才能发挥权力监管作用,起到监管和规范的效果,唯有地方保护心理被遏制了,鸿茅药酒十年违规的行为才可能被终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946-1109268.html

上一篇:[转载]在《新闻联播》头条,他哽咽了
下一篇:[转载]景区太险峻!河南沁阳市委书记神农山坠亡,以身殉职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2 13: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