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6801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680103

博文

哀鸿

已有 2285 次阅读 2013-4-9 23:16 |个人分类:感想|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在网上看到上海交大为了防止H7N9进入校园,让环卫工人捣毁鸟巢的新闻,不禁想起七八年前在交大校园里写过的一篇文章。那时候听到了交大图书馆后面水杉林里鸟儿的叫声,引起了我对其他地方鸟类受到扑杀之灾的同情。没想到,几年过去了,噩运又在这里降临。

    把几年前写的文章贴出来给大家看一看吧。

 

哀鸿遍野

                                   

从深秋进入初冬,江南的天气也渐渐地凉了。

天也黑得早了些,当我从食堂吃完晚饭往回走的时候,才不到六点钟,图书馆后面的那片林子已是漆黑漆黑的了。

猛地听到林子里“呀”地一声鸟叫,我的心嗖地一下子紧缩起来。

这片水杉林本来是经常听见这种鸟怪叫的,因为并没有认真地去观察过,就象我这样一个学过生物学的人也不知那是什么样的一种鸟儿,只听过好几个人干脆就叫它们怪鸟。不过在春夏季节,鸟声成阵,再杂以虫唧与蛙鸣,这鸟的怪叫并不会对人心造成什么震荡,何以今日在寒风中听见了这“呀”地一声哀鸣,竟使我心惊肉跳呢?

 

想是触动了近日来我耿耿不能释怀的对于禽类遭遇的同情吧!

近几日,打开电脑或翻开报纸看新闻,放在头条的总是在某地发现了禽流感,于是政府果断而坚决地扑杀了几万只、几十万只、或几百万只家禽的报道。被扑杀的都不必告诉你是鸡、鸭子、还是鹅,只说是家禽,只要发现了一只或几只病禽,于是周围几公里、几十公里的家禽都要死于非命了。有一个地方官自豪地对记者说:能在方圆几十公里内全部扑杀家禽,除了中国,没有哪个国家能做到。因此,中国的可贵经验要向全世界推广。

扑杀!这么一个非常形象、非常生动的一个动词,如果鸟类能听得懂人话的话,在它们的耳中,这将会是一个多么残酷、多么恐怖的一个词汇!

 

不就是因为这种禽流感具有潜在地向人类身上传染的危险吗?只要人类的生命有危险,只要自己的生命有危险,任何决绝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在这种氛围下,我简直连为鸟类辩解的勇气都找不到。什么能比人类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呢?

于是上演了许多在恐慌心理作用下的悲喜剧,政府官员和医药公司联合逼着那一家有生产“达菲”专利权的公司交出专利与秘方;有一些人用了“达菲”后出现精神失常和失控,甚而死亡的情况;相关医药公司的股票在大盘不停下跌的情况下突然“牛”了起来;有的农民为了拿到杀鸡的补助款,故意让自己几千只的健康小鸡雏活活饿死。。。。。。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可见到人类的本性是什么。

 

可怜的只是那些鸟儿,活在这个为人类所主宰的地球上是它们的悲哀。在人类医学和防疫体制特别发达的今天,它们失去了生病的权利。本来它们和人类一样,都会生病的,也会有不断的死亡,整个群体通过弱者的死亡来与病原体抗争。终于会有成活下来的,而成活下来的都获得了能够对抗下一次病原体袭击的抗体。这就是进化,生命通过不断地自然选择而进化,而延续。可是在现在这样一个地球上,随着生病权利被剥夺,鸟类也失去了与病原体一起进化的能力了。

人类早就在医学的纵容下失去了进化的能力了,医学代替了我们人类的身体而与疾病进行战斗。我们把自己所有的武器都交给了医学这个自认为可靠的雇佣军,不知道在哪一天,当这支部队全面溃败于某一种疾病的时候,我们用什么来保护自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8558-678710.html

上一篇:我们不是“考研基地”
下一篇:淮安的鸡头菱角

1 蔣勁松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14:1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