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68010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i680103

博文

好玩的双螺旋 精选

已有 2346 次阅读 2019-3-3 21:17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好玩的双螺旋

----------从双螺旋故事的传播看科学故事的娱乐功能

 

蒋功成

 

摘要:

    在科学传播的历史上,DNA双螺旋的故事特别成功,不仅有沃森那本特别畅销的书,还出了不少成功的电视和电影作品。这一成功的案例告诉我们,如果注意开发科学故事的戏剧要素,科学发现亦可以体现出它特殊的娱乐功能。

关键词:  双螺旋      科学发现     科学传播   娱乐功能

 

任何一个现代上过中学的人都应该知道是沃森和克里克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克里克在檀香山曾碰到一位夜总会的女歌手,她告诉克里克,她在中学时就诅咒过沃森和克里克。因为是他们让她在中学不得不记一些在她看来是非常复杂的东西。

不过在许多人看来,不仅DNA的双螺旋结构体现了生物学上一种特别的美,就是有关双螺旋结构发现的故事本身也很有趣味性,为此,就有了关于这个故事的许多书、电视和电影。

1.  DNA双螺旋发现的故事

这个故事在当代任何一本科学史的书中都可以找到,甚至于在给大学生和研究生用的一些分子生物学教科书中也有关于它的简略记载。尽管版本不同,内容也会有些差异,但故事的主要线索还是一致的。

二十世纪50年代初,克里克和沃森先后来到了英国剑桥的卡文迪什实验室,一个是熟悉X光衍射法的理论生物物理学家、一个是对现代遗传学特别熟悉和敏感的生物学家,两个人试图揭示遗传物质DNA的结构秘密。

其时还有两个实验室也在搞这个东西,一个是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鲍林实验室,一个是伦敦国王学院的威尔金斯和富兰克林。特别是后一个小组,掌握了有关DNA的重要X光衍射数据,可是由于威尔金斯和富兰克林的不能合作,以及研究思路的错误,终于功亏一蒉。

而沃森和克里克,却两次通过获得富兰克林的有关数据建构了DNA的模型。第一次他们失败了,主要原因是沃森记错了富兰克林的数据;第二次他们抢先在鲍林之前获得了成功,尽管还有其它重要的信息来源,但再一次从富兰克林那儿看到BDNA的衍射照片却是关键。

这个科学发现的故事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成为科学史研究上的经典话题。它告诉人们,在科学研究中,正确的研究方法、合作的研究团队、开放的信息渠道是多么地重要。它还启发人们对科学研究中的优先权和伦理问题进行讨论,富兰克林和克里克小组到底谁在这个重要发现上的功劳最大?科学家应当如何对待从别人那儿获得的数据?当然,它也会启发那些正在进行科学研究的科学家们认识到,慎重地保管好自己的研究数据、慎谈自己的研究进展是非常要紧的。也许它曾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一些科学家在科学交流上的保守立场,在各种学术会议上,少张嘴巴,多长耳朵是诀窍。

也许是这个原因,沃森在1968年出版的那本备受争议的《双螺旋----发现DNA的个人经历》一书卖点特别的好。从第一版到现在,不知再版了多少次,也不知被翻译成了多少国的文字。沃森是赚了大钱,沃森版的双螺旋故事也深入人心。

接着,还有了关于它的电视和电影。

2.  好玩的双螺旋------书、电视和电影

二十世纪70年代早期,制片人弗莱克里找到克里克,他想拍一部有关这一发现的纪录片,沃森与威尔金斯已同意参加。影片在剑桥共拍了三天,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在那个克里克宣布“我们发现了生命的秘密”的伊格尔酒家拍的。拍摄结束后,克里克和他的妻子奥迪尔在他们那个门前立有一个单螺旋标志的房子里为摄制组成员举办了一个生动活泼的晚会,大家玩得非常开心。拍电影是如此紧张而愉快,直到一切都完成之后克里克才意识到,由于过度兴奋他竟然完全忘记了奥迪尔的生日,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

这部记录片后来被制作成两种不同的版本,一部技术性较强,面向大中学生,另一部给外行看,以后又制作了第三种版本,在英国和美国上映,反映还不错。

这个故事还被克里克的好朋友布伦纳“恶搞”过,他曾写出一个分镜头剧本,将其编成了一部西部片。剧中沃森是一个孤独的牛仔,佩鲁兹是一个电报员,而克里克是一个船上的赌徒。其细节进行了生动的加工,使观众们非常开心。

不久,好莱坞的制片商表现出对这个故事的兴趣,克里克和沃森很快有了自己的好莱坞代理人和律师。与许多制片商接触后,他们决定同一位有成就的制片人巴克曼合作,巴克曼显然是一位有经验的制片人,他既能够以一种严肃而认真的方式来表达重要的主题,同时又用许多幽默处理来活跃剧情的气氛。在影片拍摄开始以前双方签了一份很长的合同以处理所有可能发生的意外问题。克里克回忆说这份合同详细地列出了一部可能走红的好莱坞影片会出现的各种后续情况,包括如果真的有了一部音乐喜剧的话将怎样分配利润、连环画方面的版权属于谁,以及如果影片强加给当事人一些犯罪行为或性反常行为的话,他们有权提起诉讼等各方面可能涉及到的东西。

巴克曼感到这个故事有“戏份”,他发现里面有:

“从中西部来的性情急躁的年轻人;夸夸其谈的英国佬(他必定是个天才,因为天才要么一言不发要么说个没完);包括许多诺贝尔奖得主的老前辈们,最精彩的是一位看来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女权主义者。此外,人物之间还发生了争吵,事实上几乎吵得不可收拾。普通人高兴地看到,尽管科学高深莫测,科学家们毕竟也是人。虽然这里‘人’这个词偏重于描述人的动物属性,而不是诸如数学研究这类人类特有的行为。[②]

不过巴克曼的努力基本上算是失败了,他与不同的合作者努力想写出一个合适的剧本,可是由于它没有足够的性与暴力(尽管最后一版加入了一点料),不太适合好莱坞的风格,最终都被赞助人抛弃了。

 比较成功的是他们与BBC合作拍出的一部106分钟的“纪实剧”(介于纪实片和戏剧之间),片中的主角都由当时的著名演员担任,在英国的片名叫《生命的故事》,1981427在伦敦上映,美国版的片名叫《双螺旋》,同年晚些时候在文艺台播出。播出后,迅速引起了轰动,BBC收到大量的电话,大多数评论对片子都持赞扬态度。  

克里克比较喜欢这个片子,他认为这部片子紧紧抓住了故事的主线,大体上也还比较逼真,那些演员饰演的对象几乎一眼就能认出来。当然,不足之处也在所难免,其一是有些地方不符合事实,如片中暗示富兰克林与她巴黎的同事卢扎提是情人;富兰克林几乎是片中唯一进行科学研究的人;戈德勃拉姆扮演的沃森过于疯狂,表现出对姑娘们太感兴趣了,而且嘴里总是在嚼口香糖。

制片人杰克逊埋怨没有人事先告诉他这一点,克里克说: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不嚼口香糖,年轻气盛的美国科学家也不例外。

《生命的故事》的剧本作者尼科尔森很高兴了解到克里克他们制作的第一个模型完全失败了,因为这符合标准的戏剧结构:“小伙子遇到姑娘;小伙子失去姑娘;小伙子得到姑娘。”行动过程中的失败会使观众同情地站在两个“英雄(克里克和沃森)”一边。

当然如果在科学史中认真去寻找一下,没有这种戏剧结构的科学发现故事还真是不多,有多少重要的事实是被聪明人一眼看穿的呢?

2004年,《自私的基因》作者道金斯也组织拍过一个纪录片《双螺旋:DNA之年》,他自己和著名的珍尼 古道尔在片中都是主演。

3.从双螺旋的故事看科学发现的娱乐功能

以前,有关科学家和科学发现的电影和电视作品还是有一些的,如《居里夫人》、《美丽心灵》、《伽利略传》,以及国产的《李四光》、《蒋筑英》等。

但象双螺旋的故事那样好玩,并试图进军好莱坞的,好象并不多。

过去人们拍摄那些科学家以及他们的发现故事,其目的主要是两个,一个是科学普及,一个是道德教育。因此作品的教育性和科学性被摆在了首位,有时候这些作品还是专门是为了中小学生而量身定做的,人们希望这些科学家的故事能够培养学生的科学献身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

这些作品确实曾影响了不少人,使他们对科学家和科学产生极为崇敬的心理,也不乏有人后来就因之而投身于科学事业的。浙江大学的王绍民教授在一次采访中说:“很早之前看过《居里夫人》,对其中的一些场景记忆犹新。我至今不能忘怀的是由于连续工作疲劳过度,居里夫人出门时与马车相撞的一幕。居里夫人这种可贵的敬业精神是很值得我们学习的。”

叶高翔教授也有同感:“20世纪80年代看了《李四光》,都快20年了,我还是没有忘记这部影片。”叶教授感慨万分,“科学家坚忍不拔、实事求是的科学精神和不讲功利、追求真理的品质,赋予了科学家电影极强的感染力。此外,影片中出现的自然科学的神奇现象也是电影吸引我的重要原因。”

当然,这些科学家电影中存在的问题,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蔡天新教授就指出科学家电影所存在的问题:“科学家常常以高大全的形象在银幕上出现,这在国产电影中表现得较为明显。科学家应该说并非十全十美,也有错误,而电影在这方面描写得较少,因此,就与现实中的科学家有了一定的距离,显得不够客观。[]

所有这些,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些传统的科学家影视作品只注意到了它们的教育功能,而忽略了它们还应具有的一个功能,那就是娱乐功能。双螺旋的故事及其相关的影视作品,却因为具有了这种功能,才能够被好莱坞的制片人看中。

江晓原先生近年来有一个倡议,那就是开发科学的娱乐功能。他指出:“我们向来的习惯,不是将科学神圣化,就是将科学实用化。神圣化,则令科学远在云端,高不可攀,深不可测,公众只能向科学顶礼膜拜。实用化,则将科学混同技术,急用先学,立竿见影。[]

“科学可不可以具有娱乐功能呢?”江先生提出了这个问题。

答案当然是可以。也许在老一辈的科学影视制作者和观众心目中,科学的娱乐功能与其教育功能相比较,是不重要的。可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审美诉求,现在如果让大众再去看那些老片子,或者拍出一些科学家因为科学研究而献出健康和生命的电影或电视,除了组织上提出要求,有谁会主动去看呢?

与西方相比较,中国当代没有多少原创的科普作品和科幻作品。看看图书馆架子上出的那些新书,看看摊面上摆出的那些影碟,有一大部分都是从国外译进来的,特别是被评为特别好读、特别好看的那一类,更是如此。这都说明了西方比我们更早地关注到了科学的娱乐功能,也更早地开发了这种功能[]

4.开发科学故事娱乐功能的要素:

    科学发现的故事如何才能做到好读、好看呢?从沃森的《双螺旋》成功地出版、《生命的故事》成功地播出,我们可以看到以下几点:

    其一,该科学发现要具有足够的重要性

    现在地球上的科学家,少说也有几百万,他们整天忙乎着,总会有不断有新的发现、新的发明搞出来。可是要想他们的工作要受到公众的关注和喜欢,它就必须要有足够的重要性。

克里克和沃森当年发现了DNA的双螺旋结构,虽然立即得到了专业人士的高度评价,可是当时的媒体和公众都反映冷淡。但是到了50年后就不一样了,2003DNA双螺旋结构发现五十周年,全球各地都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活动来庆祝这一发现及其带来的深刻而持久的影响。人类基因组草图的最后完成特地选择由六个国家的16个联合实验室在这一年的四月份同时宣布,美国2003425被定为DNA日,鼓励所有的中学都举行庆祝活动,近1000名科学家充当“DNA大使”,进入中学作学术报告[]。各类杂志、报纸、网站那更是辅天盖地地宣传和报道与DNA有关的各类消息。在这样的情况下,DNA的发现历史怎么能不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呢。

当然这种科学发现的重要性要靠宣传公众才会知道和理解,克里克曾经把双螺旋的发现与胶原蛋白结构的发现历史相比较。人体内的蛋白有三分之一的蛋白质是胶原蛋白,这说明它不可谓不重要,它的发现也涉及了非常复杂的人事关系和各种得失情节,可是它就是没有受到公众的注意。这说明光是重要还是远远不够的,要吸引眼球还得有其他们东西。

其二,要开发科学故事中的戏剧要素

某项发现是否重要,可以决定制片人拍不拍、观众看不看你的故事。可是要使故事好读、好看,你的故事发生得一定要有戏剧性。这种戏剧性包括故事情节的变化、高潮、冲突等等。

双螺旋的故事恰巧就具备了这些戏剧要素。要是沃森他们的第一个模型没有失败,要是不存在三个实验室之间或明或暗的竞争,要是富兰克林与威尔金斯间没有冲突,要是鲍林没有在531月份提出了一个让人担心的DNA模型,要是没有多诺霍在关键的最后一刻提醒沃森他所使用的烯醇式碱基是错误的[]……故事就不会那么动人和有趣。当然,要是有了上述的那些“要是”,发现DNA的就不是沃森和克里克了。

重要的是这些戏剧性因素真的是科学发现中经常发生的,所以故事本身就体现了科学发现中的一种逻辑。这种逻辑在书籍和影视作品中以恰当的形式表达了出来,引导着读者或观众一步一步走下去。好的科学作品经常会被别人评为“象一本侦探小说”,原因就在这里。

   科学事件最容易被拍摄成纪录片,就是纪录片,挖掘事件里的戏剧性要素也是非常重要的。近些年来,随着电视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主流媒体,我国拍出了许多纪录片,其中不乏反映中国一些新的科学成就的。可是与国外的同行相比较,国产的作品总是太过平淡,缺乏国际竞争的实力。新西兰自然历史公司的总经理史达民(M.Stedman)从他与中国纪录片人的合作以及自己的创作经验中发现:中国的同行在前期的调研和策划上花的时间和功夫都比他们少,而他们都是要先做大量的前期调研和策划,基本上架构起一个故事,整个制作团队意见一致,甚至和播出单位沟通,获得他们认可后才开始拍摄。

史达民认为,有两点保证你的片子有人看,一个是故事,一个就是娱乐性和趣味性[]

姜照君等人对国内科教类电视节目的收视率进行调查和分析的结果证实了史达民的观点,他们发现,有80%的观众认为有“新奇有趣的故事情节”是科教节目好看的原因,至于“科学理性”和科学本身(真)都不是他们感兴趣的原因[]

当然,科学发现的故事本身有它的局限性,在其中很难挖掘出好莱坞大片中的要素,比方说暴力和性。所以虽然沃森、克里克和一些制片人瞎忙乎了一阵子,他们进军好莱坞还是失败了。

    其三,要处理好科学知识传播与人物刻画之间的关系,有时候后者更重要

一本科学史书籍或一项科普作品总被希望在其中包含有一定量的科学知识,这样它才不是一本小说,而是一项科学作品。许多科学家在撰写这类作品时感到两难,有人说过,在一本科普书籍中多引入一个公式,它就会多失去50%的读者。两者如何取舍呢?

我看大多数有经验的科学家在写作时是省略了公式,而不是喜欢失去读者。要读者或观众喜欢,人物和情节都比科学知识更重要。

克里克在读沃森《双螺旋》的初稿时这样想:“我发现很难以一种严肃的态度来看待他的这种描述,我弄不懂,谁愿意读这样的东西呢?”

可是当发现沃森的作品如此大受欢迎之后,他才明白:“我对于社会了解得太少了!常年致力于分子生物学那些引人入胜的问题,使我在某些方面如同生活在象牙塔中。由于我当时所遇到的人主要关心的也是这样的问题,我不知不觉以为人人都是这样。现在我了解到,普通成年人所关心的通常只是与他们现有知识相关的东西,而他们的科学知识往往是很不够的。相比这下,几乎每个人都熟悉形形色色人的行为。人们感到那些描述竞争、挫折和怨恨的故事以及作为背景的晚会、异国女郎和河上泛舟要比有关的科学细节容易接受得多。”

当然,将人物刻画得那么细致、暴露了他们那么多的隐私和缺点可要冒很大的风险,特别是这些人还健在的话。当年沃森的书还未出版时,克里克和威尔金斯都提出抗议,甚至于要诉之于法律程序来阻止该书的出版[]。克里克为此准备写一篇针对沃森的“反回忆录”,布伦纳提议叫《比一千个沃森还要聪明》,克里克则准备了《松动的螺旋》这个书名。针对沃森《双螺旋》中开头的那句话“我从来没有见过克里克谦虚过”,克里克这个从来没出版过的新书设计了一个新颖的开头“沃森的手总是很笨,只要看他剥橘子就知道了”[11]。哈佛大学校长曾因为外界的反对而不允许哈佛大学出版社出版沃森的《双螺旋》,但最后沃森还是胜利了,这种出版前的喧闹反而成了宣传该书的最好的工具,书出来后因此而卖得更好。读者想要了解的,不是DNA的结构及其意义,而是想看看,搞出这些名堂的科学家到底是些什么人。

也有人担心这种被查伽夫讥之为“快速攀登奥林匹克山峰”的科学故事会对中学生产生不良的影响[12]。生物学家辛塞莫认为,沃森所描述的私人世界“是一个妒忌和狭隘的世界,是一个令人不屑一顾和讥笑的世界”,而中学生都会知道“科学是一个需要在滑坡上兢兢业业攀登的事业,最忌讳自以为聪明的一知半解,要坚决避免那种不认真学习的投机取巧”[13]。真是见仁见智,笔者以为,科学家也是人,科学事业也不过是一种特殊的职业而已,需要将科学事业美化的年代已经过时了。

在沃森的书出来后,关于双螺旋的发现,出过好多种书,克里克认为奥比尔的《通向双螺旋之路》和贾得森的《创世纪的第八天》都写得不错。克里克自己也在1989年出过一本《狂热的追求----科学发现之我见》,与沃森的相比,克里克的书还是只适合于高层次的人群,我想很难得到一般读者的喜欢。贾得森的书是对当代分子生物学进展历史描述最详实的一件作品,但这本大部头的作品的读者可能也只限于少数的专业学者和科学史家。

沃森确实是娱乐化科学写作的高手,他后来所出的《基因、女郎、伽莫夫》也是这样,除了情节生动外,书中的人物个性都是非常鲜明的。有人对这种人物刻画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和批评,可是哪个人在他人眼中只有一种形象呢?就拿沃森自己来说吧,在书中的他不折不扣是个花花公子,为此《生命的故事》的演员把他演得太过疯狂,整天只知道追女孩子。但在当时他人的眼中,他却是一个腼腆害羞的青年。

把自己写成这样,或许是心理上的补偿,或许是一种高明的技巧。

 

 




[] F.克里克著:狂热的追求-----科学发现之我见.吕向东.唐孝威译.中国科技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89-92.本节其它有关双螺旋的电影的相关内容亦参考于该书。

 

[]翁浩浩.教授们眼中的科学家电影.浙江日报.2002913.

 

[]江晓原.科学有没有娱乐功能?----读埃舍尔的遐想.科学时报.20021227.

[] 蒋劲松让江晓原、高亮华、星河三个人推荐25部“最喜欢的科幻电影”,这三个人推荐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点:没有一部国产电影。

[]秦笃烈.DNA双螺旋发现五十周年全球庆典巡礼.遗传.2003年第6.762-763

[] J.D.沃森.双螺旋.吴家睿评点.科学出版社2006年版.130-131.《双螺旋》在国内有好几个译本,吴家睿评点的这本英文小书既有原汁原味沃森口气的英文,又有一个中国生物学家精致而专业的汉语评点,实在是非常好读的一本书。

[]潘志兴.奚光雯.故事、娱乐和创意:一个都不能少-----新西兰自然历史公司史达民访谈.文汇报.20061118.

[]姜照君.陈青.我国科教电视节目的收视调查及分析.声屏世界.2006年第8.56

[] V.K.麦克尔赫尼.沃森与DNA:推动科学革命.魏荣瑄译.科学出版社2005年版, 124-125页。

[11] H.贾德森.创世纪的第八天.李晓丹译.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2005年版.115-116.

[12] E.Chargaff, A Quick Climb up Mount  Olympus. Science. April. 1968.1448-1449

[13] R.L.Sinsheimer, The Double Helix[J].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eptember 1968.4-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8558-1165437.html

上一篇:雪泥鸿爪暂留踪:鸿雁、豆雁及其在洪泽湖地方文化史上的价值
下一篇:中国近代的妇女解放与优生问题

5 王俊杰 赵克勤 史晓雷 王从彦 吴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2 01: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