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意田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wwl

博文

暑假采样散记——川

已有 3483 次阅读 2012-11-30 13:31 |个人分类:记录经历|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暑假, 采样行踪

来到天府之国() 2012.6.22

结束两天两夜卧铺生活,意味着成都已在当下展开。如前面的许许多多次的出站,我拉着装满硅胶的行李箱,背着鼓鼓的双肩包,在人流的驱动下,走出了站台,此时是下午两点十分。按照卧龙保护区黄金燕老师的说法,我可以乘动车前往都江堰,可惜看了列车时刻表今天我已和动车无缘,也罢那就坐车吧。要坐车,得去茶店子车站,看到那边如长龙般的队伍等着打的,我也只能打消了打的的念头。坐公交吧,先前查到说54可到,问了两个交警总算找到车了,兴奋地上车,投进两块,突然不放心的问了一下司机是不是去茶店子车站的,司机说:不是,你得坐86路……可怜我的两块钱!86路的终点站即是目的地。进站买票,车次表上有写直接去三江的,心想这可少了不少折腾,最后一班是下午三点半,我买票是三点不到。结果轮到我买票时,售票员说班车已停开,你要先去都江堰……我在途中睡去,醒来都江堰已在眼前。买好前往水磨镇(三江不可直达)的车票,得找住的了。找了两家挺普通的酒店,都让我震惊了!一家标间800,一家400~伤不起啊!最后终于在一家叫圣家商务客栈下安顿下来,单间120,就这样吧。

       此刻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了。不甘心在宾馆里等待天黑,故而乘车去都江堰景区。到售票口一问,169的门票!我默默地走开了,穿过广场,来到一座名叫“南桥”的(类似浙江那边的廊桥)前面,拍照,过桥,进入都江堰古城。在一个刻有“茶马古道”的古城墙前驻足,按下快门……上城,发现只是一个城台。在岔路口左上,古民居尽头已是死胡同,却在一处施工处有一条羊肠小道上山(后来才知是玉垒山),我问站在那里的居民,是否可以上去,有几个居民神秘地笑了,有个阿姨说可以上去,一个男的则说:可别被抓到……(逃票路线!)我热血沸腾了,蹭蹭从陡坡上去了。避过一个环卫叔叔和几个游人,我若无其事地走到了石板路上~其实让我感兴趣的是满山茂密的树林,可逛了一圈回来发现除了常见的园林树,还有很高的楠木,化香树,灯台树,偶尔的喜树,还有园艺化的珙桐等,还有一些常见的杂草和灌木,及满山人工种植的蝴蝶花,已不剩下什么了。故而悻悻地往北边那条宽阔的石子水泥路去了,经过松茂古道,5.12地震遗址,便来到了安澜桥处,进入一间屋子获知“……桥成,两岸人狂澜安渡,故更名'安澜桥'~我安然渡桥,拍下其倩影。不久来到一个开阔台前,才知是“鱼嘴”,之前我一直以为整个金刚堤远眺如半开的鱼嘴得名,事实上是其堤前端扁平入水,形如鱼的嘴巴……在金刚堤上行走,看到成片的柳杉被种植,还有法梧,八角枫,构树,盐肤木,化香树……很顺利的从金刚堤走出来,未被抓!

     此时天色已晚,南桥被装点得金碧辉煌,过广场,看到有老人在打太极,未细看是哪一种。再过南桥,进入古城,发现自己已是又渴又饿,买了杯香芋奶茶,进了一家店铺,点了一份五香木耳,一份苦瓜煎蛋,一小份石磨豆腐花,一份饭。旁边的人看了我好几眼,也许东西多了些。用餐过后,我再次来到南桥,此时在夜色的映衬下更加有气派了!沿着河往南看去,两边是灯火辉煌,尽是排挡之类的餐饮店兼带喝茶的,这派头我觉得不亚于凤凰古城的夜河,而且江水的狂野比那凤凰古城的不温不火要来得更具阳刚之气。南桥往南还有两处古桥,中间那一座在正中挂有“天府源”的牌匾,比起南桥更加得雄伟壮丽。沿着河岸,细细观察都江堰人的吃喝,发现他们的确爱吃辣,爱喝茶,爱娱乐(吃饭了,还来个曲儿,或者直接有卖唱的帅锅美女在一旁助兴),有着四川人休闲会享受生活的共性。今天这随性一游,自己又算长见识了,胡乱记下,以备后续完善。

在三江的一天2012.6.23

昨晚,很疯狂地看电视剧《幸福来敲门》到天明,早晨起来虽然脑子清醒,平衡能力却受到极大影响。坐上8点去水磨的巴士,醒来时发现车已到水磨。没赶上去三江的公交,心里又急着进山,于是坐进一辆小面包,谈下30块的车钱,比较犯难的是没车票。见到了三江保护站的施晓刚站长,不巧的是保护区正在做第四次全区大熊猫普查,植物组的全在野外工作ing中。拿香果树的照片给他们看,爱莫能助。站长本来是要等下午植物组回来后,再给我进一步安排。这样,我上午的时间又空出来,背上包,和站长打过招呼后,一个人往保护站的后山去了。路上碰到好几个当地居民,凑上询问,兼无果。翻过山岗,有通往河沟去的路,很自然进入了。和我以前进过的河沟有巨多的相似,于是乎,憧憬满满……进沟最终虽然未采到香果树或者八角莲,却也收获了几种带花或者带果自己未曾见过的植物。出来之后,我觉得不能等保护区那边的安排,需要自己主动出击另找线索。我在一个叔叔那里问到了这里一个叫杨康云的药农。于是奔着他所住的村子河坝村去了,结果在打听的路上遇到了知道香果树分布地的一个伯伯,并说会带我去在天气不是很遭的情况下,那时突然一下子柳暗花明了,虽然还看到本体。另外,我知道了香果树在这里叫丁木。由于分布地路途远,最快也得等明天!下午空出来了。收到好友一些关于端午节的问候语,不觉得自己也该主动去打声招呼。打点好后,已是下午两点半。决定去爬一下河坝村后面的陡山,其实有一车道宽的盘山公路上去,沿着公路,两边种植着连绵的猕猴桃树,很多都结上了毛茸茸的幼果。从山腰下眺山脚的村庄,突然眼睛一亮,很多人家都在房子某个位置上插有五星红旗,这是怎样一种美丽和爱国!最后期待明天顺利采到样!

遭遇 失望2012.6.24

早晨七点未到就起来了,在向导家吃早饭,便启程前往山里。三江是由三条河汇流而成,当地人叫三条江分别为东河,中河,西河。我们走的是西河去的公路,沿着绵长的公路走了一个多小时,来到进山的溪沟口。望望近乎垂直的山,心里有些许嘀咕。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向导已沿着纤纤小路前行了一段距离,于是快步跟上。待到上完刚才可以看到的山面,我们进了河沟,所幸此时河沟非常干爽,虽然走起来有些磕着脚底,心还是满足的。不多久向导带我到一处站定,说小张,那就是你要找的树,我定眼看去,很是相像,但还是谨慎地回答道:让我走近再细看一下。额,经不起细看啊!此丁木非彼丁木,但远看的树干,树形,树叶都太像了!对于向导的误判既理解又惋惜。既然香果树已无望,那就继续找八角莲吧。爬沟的劲儿已经锐减,我隐隐地觉得这也将落空。果不其然,当来到一处08年大地震留下的巨大滑坡前,已前行无路……打道回府,回到住处,稍收拾,离了三江,离了水磨,离了都江堰,前去雅安,下午三点半的加班车~

新沟,新希望2012.6.25

早晨,在七点半起来,收拾了一下昨晚洗的衣服!嘿嘿,电风扇还挺给力的,把几件衣服全吹干了!整理完毕,把之前买的一盒饼干当早餐吃了。心情挺压抑的,心想要是去新沟再没采到香果树或者八角莲,那就压力倍儿增啊!买了八点半去天全的票,路上跟三江的施站长再短信联系了一下,想让他告诉我他们植物组负责老师的联系方式,无果。厚着脸皮,再发了两个,仍无果,放弃。到了天全已经十点了,进站坐上了一辆去新沟的小面包,司机说要等车坐满才发车。坐等车一个多小时,期间在Q上遇到杜师姐,聊了一会儿,师姐说了很多鼓励我的话,备受鼓舞。车终于开动了,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沿途的风光。车行驶在离河不高的公路上,河两岸的山近乎九十度往下挂,却又修长的翠竹丛生其上,甚是入目!想透过车窗拍照,却因车子颠簸及移动,未能如愿。在新沟下车,已经是一点多。在新沟柯师傅饭店下车,叫了一碗鸡蛋青菜面,狼吞虎咽地吃下。顺便拿出那两张香果树照片让店主看,有一位住在对面的伯伯凑过来也看了看,说这树就在村后面的沟里长着,我将信将疑。吃完一小缸的面,我的肚子有点撑了!店家只收了我八块钱,感觉特好!那位热心的伯伯待我一吃完,就要领着我往那村后的沟里走!比我还急,这样的热心让我都有点惭愧了!走过一座悬空的铁板桥,等来到第二座桥时,香果树就像夹道欢迎我一样,已在桥头两边站定。我顿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在三江两天的受挫,让我变得太容易满足了。过桥后,沿着河边的公路上行,陆续有香果树出现,我这下没急着采叶子拍照,想看到更多更大的树。但看看天公不作美,阴云骤起。很不情愿地进入工作态,拍照,采叶子,装袋……在采集过程中,又遇到和香果树长的极像的,除了叶子着生方式和叶缘有圆齿,叶子基出三脉外,其他看不出差别。惭愧地是竟不知它是哪个科的。采回来已经五点多了,见着两个帅小伙在洗他们的山地车,这一下子让我想起了《转山》,心里一阵热血。当一问,是去拉萨,心里既羡慕又钦佩!他们来自中央美院,分别叫贾义然,邓伟。邓伟曾在湖北省举重预备队待过,一个90后青年,理了个很帅的头,机灵可爱!贾义然,成熟稳重,个儿挺高,在一八零左右,挺像一个演员的,就是想不起名字。两个人和我住一个屋子,似乎挺有共同语言的,看来我离文科不是太远。所住的新沟柯师傅饭店,是一个青年旅店性质的地方。小店的墙上写满了形形**的语句,都是光顾该旅店的旅客留下的。内容异常的丰富,也特别有趣。如此,我的心也按耐不住了,在墙上写下啊,新沟的香果树让我看到了新的希望这特**的话!另外,这里的叔叔说有川八角莲分布,于是留住,明天进山寻找。

折返康定(20120626)

早晨起来,飘着绵绵细雨,眉头不禁一皱。穿好洗漱毕,去找向导。向导为此也犯难,这样的天气进入,路自然不好走,而且也危险。只能放弃,拦下一辆从康定开往雅安的巴士,先回去了。等回到雅安已快十二点,本想去茂县的,却没有直达车,得在都江堰转车,于是转念还是去康定。但只买到下午两点半地车。多出了两个多小时,不甘心闲着,于是坐上了从西站去东站的公交车。当从东站折回来时,从沿江东路的一处下车,认识了一种新的植物~桑科的黄角树。去康定的车得再次经过天全,新沟,之后继续前行,在巴士上我看一下新沟上行公路边还有很多香果树,可惜昨天没有往前走。巴士从四千多米长的二郎山隧道穿过之后,来到了山的另一面,开始下行。因为是雨天,整个山体就好像浸在牛奶中,特有味道。有时在远处,云散开,远处村庄若隐若现,而云朵又像一床洁白的棉被把村落裹得严严实实。到了泸定后,山体不在像前面那样是被绿茸毯子披着,而是像杨梅头一样冒着浅浅的绿,山体的骨感,或是肌肉,是清晰可见!到达康定已是晚上八点,在一家旅店住下。打听好了榆林乡驷马桥的走法。挺不幸的是04年的标本采集地,已变成了榆林新城,因而八角莲是否还有很值得怀疑~

在康定的一天20120627

天气预报出错了!醒来时,康定是晴天!八点半的样子坐了这里的康定一路公交去了新城,一路上见着远处蓝天白云,山高气爽!到新城快九点了,下车遇见一个带着孙子沿街散步的爷爷,就上去打听,并翻出手机照片,问他是否知道这八角莲,他看了看说这边叫八月瓜,在八月成熟了变得通红,拿来吃,在新城对面的山上就有。同爷爷道谢并道别前往。对面的山是向阳坡,我认为是老人家搞错了。于是往河边找,走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影子,在河边的草坪上倒是看到了很多野花在开,如蒲公英,绵菜,白花绣线菊……这些在江浙早开过了,这里海拔高,正盛开着。同时还看到了刺叶高山栎,一种非常小型的三颗针,还有不认识的很多种植物。在误入驷马桥电站边上的看上去废弃大操场时,突然有几只灰黑的彪悍的土狗对着我吠,并围上来,被吓到了,要是被咬了,去哪里打狂犬疫苗啊!有人说当被动物围攻时,首先在气势上不能输,我一边厉声呵斥,一边朝旁边出去的公路移动。最终有惊无险地出来了。这一搜寻无果,继而往对面的山上去,亦无果。下山在路边遇见一拉小货车的师傅,再次上前打听,这次师傅告诉了我较具体的地址:跑马山公路下灌草丛中,由于路远,又加之对这边不熟,我恳请师傅带我去,若是找到,许之一定的报酬。师傅答应了,上车,过了半小时的样子,到了跑马山。在师傅的指引下,果真找到八角莲(后来才知道自己采的是桃儿七),而且不少!拍完照,采好样,已是下午一点。却想着来康定一趟不易,找个景区看一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离康定最近的是木格措。回到车站坐车,一打听只能包车而且得两百,想起了早晨那个师傅说一百五可以载我进去,拿出他给的名片打电话过去,结果人家进山了。无奈只能和两百的司机砍价,最终砍到180,进山。从康定县城到景区门口,司机花了四十多分钟,到那里已经是两点半。进了景区,等观光车发车,其间认识了一个在这里当兵的大哥,其来自云南镇雄,十八岁上了北京的某军校,现已经当兵八年。他经常和战友小跑上木格措,然后再跑下来,身体素质特棒!等车花了半小时,这趟发车只有我一人,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司机告诉我,这段时间天一直不好,今天难得放晴,又一次让我感到自己的幸运。车一路上去,到达木格措的终点站黄金海岸附近停下。木格措,一个置身于山顶的最深达到70来米的中小型湖泊,给人一种别样的感觉。它的水清澈无比,也清凉无比,不断的有从旁边溜溜山和红海草原注入的湖水。在湖边的丛林下有至少五种高山花卉正在盛开,还有一种小灌木杜鹃花也在花枝招展之中,另外一种近似于猴头杜鹃的花则已接近尾声,据说在盛花期因为多样的花色,特别的漂亮!现在我只能空想了。木格措被溜溜山原始森林,红海草原,释迦摩迡山围绕起来。在溜溜山一侧的栈道看对面的释迦摩迡山特别的清晰,配之湛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让你一下子安静了,这样圣洁的地方是可以让你的灵魂好好地小憩一会儿的!在木格措周围一溜达已到下午五点。想着往下的景点还没去,马上小跑着出来,木格措的海拔已经有3800,我一小跑一下子就气喘吁吁了,还伴有耳聋症候。小插曲:景区的工作人员特热心,看我一个人,在木格措边上溜达和下山时在我后面为我保驾护航。在下山时,自然不会错过从木格措出来的清流,它时而缓,时而急;缓处静如平镜,急处白如玉石,煞是美好!在一处栈道和盘山公路相遇点,我恰好遇上了从山顶下来的最后一班观光车,没想到车上坐满了人,一了解才得知这是日本游客,组团而来,他们叽里呱啦地说着日语,我无言以对,有座位也没坐,像坐公交时那样站在后面下车门那里。车在一处温泉泡脚处停下,二十块一人次,未进,看着日本游客在池边一字坐开,整个池子一下子活跃起来了。我离了温泉,一个人再次进入栈道,河边长着的某种杉树挂下一缕缕青丝,很是轻盈,那是松萝!它的存在,证明了此片植被的原始性。河边重复的景色让我选择沿着公路行走。在公路的开阔出,可看到远处高山棕红色的植被,这只能远观不能近赏的滋味让我如鲠在喉,多想知道这是怎样的植物。神奇的是,自己正这样想,公路边一种棕红色叶的高山栎就迫不及待地跳到了我眼前。此高山栎和我在跑马山公路下跑马场见到的高山栎,唯有叶的色泽的差异。同时就在这棕红叶高山栎的附近我看到了一种开黄花的报春花科植物,和在木格措边上了见着的另一种同科植物只有花色的差别,木格措边上的是深紫色花。在无意间,我看到一八角莲(桃儿七)正在我眼前摆着pose:两片几乎全裂的叶子,在两叶柄交错的上方不远处一椭圆型的青果垂挂下来,可爱的很!此八角莲(桃儿七)和跑马场见到的最大区别是叶子具有很明显的紫色斑块。给它拍了照,然后用手扒出了整个植株。这时,那最后班车过来了,我上了车,手中的八角莲(桃儿七)引来了日本旅客的好奇和议论,我啥都听不懂,唯报以微笑。一位阿姨递给我一塑料袋让我将植物装起来,虽然无法日语感谢,但是心底已感激满满!车在七色海处再次停下,我立马下了车往小湖边奔去,以便洗去我那爪子上的黑泥。在七色海边上的灌草丛里斑驳叶八角莲(桃儿七)时而可见。我抓紧时间在此处又采了一个八角莲(桃儿七)群体。这算是我来景区最大的收获!同时还引出了一个问题:究竟是哪个生态因子或者生态因子组合引起了这种差异,它在基因水平上是如何执行的?

再次北上20120628

坐了早晨六点最早的一班车返回雅安,这里的六点天亮起来不久,时区差异挺明显的。由于昨晚在快三点了才睡,一上车就睡过去了。等我醒来,已过泸定,正在二郎山一侧的盘山公路上位移。我坐在靠窗的地方,正好可以下眺大渡河及沿河分布的村庄,但由于今儿的雾太重,几乎整个河谷都被吞没了,可在偶尔的间或,这雾就像被什么东西撕开了一个口子,可窥得下面奔腾的河流和那静谧的村庄,有如高空下望,心间腾起一股遗世独立的错觉。车继续前行,当行至天全过来快到雅安的某处,停了,朝前一看才发现堵车了。各型各色的车一辆接一辆的在前面延伸,看不到尽头……将近过了半个小时,车再次了开动,到达雅安已经块一点。去买票已错过了去都江堰的车,只能走迂回路线,先买票去成都,再坐车去都江堰,车要等三点才能坐上,所以去了川农。师妹已经在川农的校门口等着了,她领我进了校门,我很坦率地跟她说没吃饭,于是她领着我来到了川农校内卖吃的地儿。点了份冒菜,一份排骨粉丝砂锅,虽然师妹嘱咐电老板不放辣的,最终我还是糟蹋了这两份美食,不得已,师妹又到隔壁为我买了一份红糖凉粉,这下吃得安心了,干干净净地一点没剩下!这红糖凉粉很像浙江的洋菜膏青草糊,特合我的口味。师妹很喜欢的美食被我否定了,就像她对浙江那边的美食一样。一方水土一方人啊!哦,对了,我忘了问这凉糕是什么做的了,不然回浙江可以自己做一些来吃。饭毕,师妹带我去逛了川农的老板山,挺有趣的山名。之于由来,我没太听懂师妹的讲解。老板山植被茂密,种有洋槐,柳衫,柑橘……那柑橘林,是川农学生犯罪的场所,柑橘老是不能正常修成正果。老板山山上下来,辞了师妹,已经是两点半了……从雅安去成都的终点是石羊客运中心,坐上100路公交,这公交带着我在成都市里绕了一大圈,让我领略了一下成都的建筑,美女……建筑我看到的跟南方的没多大差别,成都的美女却自有风韵,时尚而优雅,丰腴而苗条,和江浙的骨感形成一种对比。正遇上下班高峰,公交遇堵,等到了茶店子车站已经是七点多了,幸运的是坐上了去都江堰的加班车,不幸的是木有车票。到了都江堰快九点了,找了一家旅店住下,等明天前往茂县。

来到三龙乡20120629

昨晚给这两天采到的材料换成了茶叶包,精简了硅胶,同时洗了一下一件衣服和一双袜子,又弄到两点多钟。本想今天在车上睡觉的,结果一觉醒来已是八点了,我手机的闹铃并未将我在七点半叫醒。去买票已错过了早晨最早去茂县的车,只能买九点半的了。利用等车的间隙胡乱吃了点早饭,待上了车,先是手机编辑完昨天的行程和见闻,然后眯了一小会。待醒来,车已经跑到了汶川,透过车窗看岷江对岸的只有一些杂草点缀的大山依旧保留着汶川大地震造成的滑坡。车经过大禹故里,但没看到叫什么名字,或者即使见到过也忘了。心想这样一个神话人物也有故里,这也太坑爹了!但若是果真有,再联系打造出都江堰的李冰,那岷江对世界的水利贡献也态大了,先是孕育了一个治水能手,平了n年一遇的水患,再是让一个职业军人在自己的身躯上建立一个2000不倒的都江堰。

去茂县的路上,我还看到了兵车,暗绿色的大卡里,齐刷刷地坐着两排士兵,神气而威武!这场景似乎我只在电视里见过。也看到一些路段有士兵配着袖章,手拿一步枪,身着迷彩装在执勤的,同样气势不凡。车到茂县十二点多了,打了一辆的士去了茂县乡村客运处,坐上一辆前往三龙乡的小面包。车上有三个刚今年参加完中考的女生,其中一个女孩特开朗,也特健谈,从他那里我对三龙乡有了更具体的了解,她还答应我要做我的向导来着,只是不巧没留下她的号码,而自己又改变了行程,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到达三龙歇下脚已经四点来钟,开车的大哥让它的外甥带我去勒依村的高山去溜溜。卸下行李,就提了个采样袋,和这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就上山了,路上看到最多的灌木是黄柱(他们的叫法,)于豪猪刺相比,就是在尺寸上小了些。和它伴生的是刺叶高山栎,叶子既有发红,也有正常绿的。草本层,比较惹眼的是一种开紫红色花,羽状叶贴生于地的植物,只可惜我不认得。还有就是狼毒花,头状花序球形,开出来的花五彩斑斓的,却是要命的角儿,那小男孩说它毒死过羊。到了牛场,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一种和一把伞天南星长得极像的木质草本,我认定它是五加科的,还有一种长似灯台莲的,同样无法辨认,但采了它的种子,希望以后能种出它来。再有就是芍药科的某种同样可以做药的植物,花已经谢了,枝顶生出三心皮离生的幼果,花萼宿存。在牛场的灌木从里钻了好久也没看到八角莲,等来到牛场中段,不经意间看到两棵八角莲紧挨着长,其中有一棵已结有幼果,心中甚是欢喜。但这之后,有几乎没了踪影。却在那里看到了重楼,正开着花,下面一围叶子有如一裙子,花萼宿存,花瓣已变异为须状丝,子房深紫色。这重楼可是好东西,下面块根干后两百来块一斤。那小男孩挖了一些,我看了其实有些不忍,因为无论大小,只要见着了,他都挖……还没到牛场,天就下起了雨,最后弄得全身都湿了,不过还好,找到三棵八角莲(桃儿七)。晚上,回到老乡那里,男主人出来打招呼迎接,甚是热情。我称呼他们分别为姐和大哥。那晚,我吃上了久违的农家菜,姐和大哥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

在纳哈沟采样,在勒依村休整20120630

早晨,因为起的早,不好劳烦他们,我就自己起来热了昨晚留下的粉丝,然后就着冷饭下肚。正吃完,那里每天早晨赶县里的小面包就下来了,然后拿着简单的采样行李匆匆地上了车,那时还是五点四十。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去纳哈沟的分叉路口。司机热心地下车给我指了去纳哈沟的路,我想要不是他的帮助,那天我肯定走岔了。纳哈沟里住有三户人家,最后在最上面地那户人家的和我一般大的男孩带我进了沟,其实男孩是进沟放牧他家的三十多头羊,顺道把我带进去。说到羊,不得不说一下他们羌族的图腾崇拜,即是羊。曾今古羌是游牧民族,羊是他们的衣食父母,现在虽然很多人都已经安定下来,但是很多人家都还或多或少养着羊,他们也不曾忘记是羊养育了整个民族,现今几乎每家每户的房子上都印有羊头标志。

进到沟里,要上牛场,得过沟,然后在一处峭壁爬上去。那天由于前天晚上下雨,整个羊肠小道竟是糜烂状的黄泥。那个男孩挺够意思的,穿着一双布鞋一步三滑的带我上去,在一处开阔地,他止步,对我说:这一大片都是牛场,能否找到得看你的了。嗯,也不能再麻烦人家了。谢过,向上攀行,面对这一片灌木林,似乎很没把握。正当在一横道小憩,无意间瞟见路下方牛粪边上的那一丛八角莲(桃儿七),接下来的采样也就顺理成章了。完成采样才九点半多,本想赶着下午的车出去。结果给大哥打电话了解到从三龙沟出去每天就早晨一班车,于是不行回姐家,回来时十一点多,非常满意自己的脚力,不愧是山里的孩子啊!

回到姐的住处,先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把自己脏衣物脏鞋洗了下,这多出来的半天时间就算是给自己的休整时间。

姐已是三十来岁了,大哥四十多岁,刚生了个七个月大的儿子,甚是可爱。小家伙积极向上得很,除了饿了,困了,其他时间一点也不哭闹,有时候姐有事情忙时,他就自个儿玩耍,而且非常的自足。大哥和姐也非等闲之辈,大哥曾在县里的林业局工作,为了志同道合的另一半,唱了十几年的单身情歌,已被家人好友列入怪人行列,最终等到了姐的加入。姐来自浙江不说,还是国防科大的研究生,在此之前,在四川大学读书,但在碰到大哥之后,抛却这些许在常人也许终其一身也无法获得的便利和荣耀,来到这三沟沟里,和大哥过起了相夫教子的生活。大哥也卸甲归田,做起了快乐的农夫!他们经常会有一句没一句的对歌,一个在家陪着儿子,一个就在房前的庄稼地了干着农活。他们演绎了现代版的牛郎织女

狂奔的七月一日20120701

629号一样,在早晨五点就起来了,收拾了一下昨天洗的衣服鞋子,热了点冷饭,就这冷菜吃下。没想到车依然这样的准时,匆匆整理了行李箱,关了灯,关上门,就往小面包车奔去。这一匆忙,就出岔子,有两件事没做好:第一,没和姐、大哥打招呼,即使他们还在睡觉;第二,这两天的吃饭住宿,自己也该表示一下,虽然有可能被鄙视。但在快八点的时候,我通过手机给他们发了一个辞别的短信,以弥补罪过。到茂县县城才八点多,进车站问有没有直接去松潘白羊的车,得知需要在禹里转车,但这里去禹里的车只有小面包,而且时间不定,为了赶时间,狠下心包了一辆小面包(200元)去了。途中,司机让沿路的乘客上来,我也默许了,因为这样我到时就不用花200了。司机把我在治城放下(给了她170),坐上了治城去禹里的小面包(930),用了一刻钟到了禹里,在禹里上了一辆前往白羊前一站片口去的班车,由于有很多时间匀出来,我就拿着香果树的照片和司机攀谈起来,热情的司机说禹里就有香果树(但又不是很确定),不过他不方便带我去,于是打了他的一个开摩的的朋友,说只要我能出60元的车钱,就可以带我去看一下。我抱着赌一把的心态,答应了。不多久,他的朋友便过来了,长得十分的剽悍,却很平易近人。上了摩的,一路飞飙,来到一农户家,女主人(我管她叫阿姨)在家。在她家的屋子边的路下去找,结果开车师傅指着楠木问我是不是我要找的,我当时就绝倒~很不是滋味的上来,我拿出照片给那阿姨看,她很确定下面有,带着我又下到了刚才的沟里。这次果然,有了!完成处理,和阿姨道谢道别,在下山时候,还是同一条沟里,摩的大哥通过他的熟人,又帮我找到紧挨着的三棵香果树,采了其中一棵的叶片,拍了照。。。。。。这样一来就不用进白羊乡了,在一点多钟,坐上了去擂鼓的军事越野客运车(北川的一部分乡村客运由此承担,帅气的很!),在路上河沟边,遇着了一棵香果树,让司机停下。到达擂鼓快两点半了,刚好有一去绵阳的车经过,拦下来,坐上去,继续前行。四点的时候,这车到了绵阳的客运站,本想着在此歇下,明天赶到成都赶车。但转念一想,今天到成都会有更大的余地,于是买了415去成都的车。到成都已经六点来钟,到的是昭觉寺客运站,又坐上100路公交车,花了一小时去了成都火车站北站(因为下一站要是镇雄),我在想省际坐火车会比较好吧。

晚上等在旅店安定下来,然后去买票,因为镇雄还没有火车,我想把火车票买到毕节之类的地方,结果排了半个小时的队,说没有,这里的失误是没有一进来去服务台问一下(以前买票买的过于顺利了~),服务台那边告诉我只能先坐到贵阳,再从贵阳那边转车。于是选择坐大巴车。到网吧查了一下信息,得去成都国际商贸城坐车,一天只有一班,傍晚五点发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8421-637794.html

上一篇:关于自我
下一篇:京畿春至

3 张玉秀 蒋德明 张奎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2 18: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