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fal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falu “风来了,雨来了,树就那么站着;霜来了,冰来了,树仍没有挪地方”

博文

抢课 精选

已有 6390 次阅读 2010-5-25 10:08 |个人分类:管窥蠡测 一孔之见|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教学活动| 教学活动

        我这里说的抢课,不是指抢教学任务。我的一位同学认为,现在的高校都承包了,领导说把课给谁上就谁上,不存在公平合理的分派教学任务一说,不会真正让您去竞争上课。当然,领导们做起这样的事来,就像每年的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审一样,让您看起来公平得不能再公平了,让您无话可说。因此,高校不会有抢课上的事,我认为也不应该这样,谁合适就谁上不就得了。诚然,为了人为地让高校的所谓水平上一个台阶,现在许多高校从外单位、外域抢了不少在高Impact Factor的期刊上发表了论文甚至不少论文的研究人员。按领导们的规定,这样一些人也需要有课上(其实我认为没必要,既然是请他们来人为拔高高校的研究水平的,既然是请他们来为高校在高Impact Factor的期刊上多发表论文的,就让他们专心做研究和带研究生不就得了)。不过,这样一些研究人员(有的可能是有较长教龄的教师,但实际上大多就是主要在做研究和带研究生的研究人员)是根本用不着抢课上的,因为领导们会给他们课上或通过改革机制和制定新规来为他们创造出不用他们操心就可有课上的条件,尽管这些人中可能有的走上讲台刚开始上课时在黑板上写字的手都会发抖(谁第一次上课都可能会这样。我相信,很快这些人就会被认为是教学效果好的好老师。顺便说,我们系近年引进了不少研究人员,我听过他们中一些人的精彩学术报告和发言,我认为他们应该是或将会是真正的好老师)。

        前段岔开话题了,现言归正传。我这里说的抢课,是指抢点儿上课时间的事,是五一节后发生的我为当事人之一的一件小事。

       事情是这样的。我这学期的课被安排在星期一和星期三的第1至2节。今年的五月三日是星期一,按学校的习惯,我的那次课就要被五一节假占用而上不成了。不过,今年五一节前,按照学校和系教务老师的通知,我的那次课被调到五月六日(星期四)上。这令我很开心,因为我的课时原本就很紧,可这学期的国定假日却大多占用了我的课,学期前做教学计划时我还为之而在心里抱怨咧。我一般课前15分钟左右进教室。五月六日星期四当我走进教室时,看到黑板前的屏幕上正显示着一张电路图,一位年纪与我相仿(看上去可能比我稍长)的老师已站在电脑桌前。当我以为我走错了教室时,我仿佛听到有学生在小声说“看我们老师来跟他说”,于是我意识到我并未走错教室。我走上讲台,与那位老师打招呼后就明确地告诉他我在这里有课要上。那位老师问我今天星期几,我说星期四,系里通知我上星期一的课。那位老师反问我“那星期四的课呢?”。我说我们系教务老师发的通知上说星期四的课放掉。那位老师马上反驳说,学校通知里没这样说,只是说星期四的课改上星期一的课,并说要给教务处打电话问星期四的课。我请他尽快打,不要耽误了我的课,并请他将优盘取出以便我做上课准备。当我看到他拿着他的电话簿翻来翻去好一会还没找到电话号码时,我就想到查学校的网络通知(我一般在与人打交道上是很笨拙的,不过这次我稍显得不太笨)。当一个学生帮我在网上查到学校的通知后,我发觉该通知确实只是说星期四的课改上星期一的课,我认为这也就意味着星期四的课放掉。当我请那位老师到显示器前看那通知后,那位老师坚持问“那星期四的课呢?”,并继续说要给教务处打电话问星期四的课和继续翻看着他的电话簿。这时我只好微笑和抱以无奈的表情,同时也真希望有教务处检查的老师到场(我反感教务处的这一做法,因为这反映出对老师的不信任,但此时却真需要他们的到场)。眼看就要到上课的时间了,于是我微笑着和气地说,“您还没找到电话号码啊?耽误了我的课我要告您的。”那位老师也笑着说你告好了,学校通知上没说星期四的课的安排。随后,那位老师比我聪明,抬起头面向同学们问“这里有没有上我的课的学生?”。当他发觉没有应声后,就边说着“那星期四的课呢?”边取他的东西准备走了。于是,我说谢谢他帮我做了部分上课前的准备就与他道别了。就这样,那次计划外的课算是我真的上上了。

       课后在走往办公室的路上想到了学校的通知的事,这才意识到系通知上“星期四的课放掉一次”是我系教务老师自己加上去的。看来,加得必要,这也说明了我系教务老师工作的认真仔细。

        晚上回家后晚餐时给家人介绍了此事。内人说“这位老师很敬业!这年代还真有抢课的老师!”。我说这不是抢课,内人说早年读中学时就把这种类似的事情叫做抢课,我的孩子也和着说这就是抢课。这也使我想起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中学教书时老师们确有抢占学生的自习课、课外活动课、体育课和午休时间的事。在现在呼吁给中学生减负的气氛下,我不知道也没有问孩子现在中学里是否还有这类事。不过,我遇到的上述事情说明那位老师就是想不要让他在星期四的课给占用了。在现在的大学里,仅从现行管理规定和领导们的管理思路来分析,老师们不会有类似上述之事。一门课不出事故,学生网评分数不太低(靠学生的打分和个别学生的发言来评价老师的工作,这是何等简单、粗糙、不信任和不负责任的管理,是可笑的管理),与该门所联系的工作量就有了。所以,我赞成我内人的看法,那位老师很敬业,是一位好老师。他考虑的不是领导们所要求的什么工作量,而是要完成他的教学计划,珍惜他为学生传授专业知识和增强思考能力的时间!

        这虽然看起来就是一件十分平淡简单的小事,但却在叙说着许多和令人想很多。例如,这件事使我想起了2008年交大物理系招聘系主任答辩会上一位应聘答辩者的答辩。在答辩中,一位答辩委员问道:“你讲了这么多,基本上没有提如何管理老师。请问你如何管理?”那位应聘者答道:“找好的老师!”他随后解释道一个好的老师是不需要去督促他干活的。事实上,我们的上辈和上上辈,并没有什么来督促他们,他们照样出色地行使和完成着历史赋予他们的在我国科技事业中承上启下的使命。我不知道,围绕建立自己的政绩而违背学校发展规律硬要把高校人为拔高到一流的高校校长书记们、围绕建立自己的业绩而热衷于考核的人事处长们、院长们和系主任们,如果知道了珍惜自己课时的那位老师的那件事,并与他们自己所实施的管理相比较,是否脸红和心生惭愧。不过,尊敬的各级各位高校领导大人,您或者是我的长辈、或者是我的朋辈、或者比我年轻十岁甚至十五岁,我要说,您用不着到国外考察,用不着申请国家的资助到国外去接受所谓的如何办一流大学的培养,也不要像武侠小说中所描写的武林大会上各路英雄华山论剑那样在多种场合高谈阔论高校管理和高校发展,也不要像中央领导到地方走秀前呼后拥地访贫问苦和召开下级领导会议及座谈会进行工作调研那样到各院各系各所调研,就学学古人康熙皇帝微服私访,翻翻学生的作业本,了解一下那些为贵校争光添彩夺来了各类耀眼奖杯诱人名誉的莘莘学子的课程学习情况,与不认识您的学生、教师、科研人员随便聊聊,听听他们的真实看法,看看校园里可与上海市南京东路上五彩缤纷的霓虹灯广告相比美的的各种各样活动的广告宣传,就闭目静静地想一想高校(不管是所谓研究型大学还是一般性大学或职业大学)的根本使命究竟是什么和高校究竟应该办成咋样。我相信,如果您是真正的学者、真正的教育家和有良知的领导,您得到的结论很可能是,现在高校的当务之急,不是众说不一莫衷一是的所谓一流,不是人人皆知随处可见的创新(创新归根到底不过是人的思维活动的诸多特征之一),而是敬业,而是踏实。有了踏实,有了敬业和敬学,足矣!中华民族的伟大创新终会重铸辉煌!至于一流运动,容易让人联想起大跃进、大炼钢铁和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那些运动,不知道到底能咋样,不搞也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44-327296.html

上一篇:现今研究型大学
下一篇:西方大学是恒温热源吗?

10 武夷山 刘全慧 罗帆 赵凤光 梁建华 逄焕东 吕喆 陈永金 唐常杰 zhouminghua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17: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