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fal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falu “风来了,雨来了,树就那么站着;霜来了,冰来了,树仍没有挪地方”

博文

教过自己的老师还记得多少?

已有 1145 次阅读 2017-9-10 22:17 |个人分类:回忆怀念|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天又是教师节了!在政府、社会、媒体、网络、高校都在围着教育界里有着各种人才帽子和奖励荣誉的名家名师转的时候,普普通通的我不禁想问,教过自己的老师咱还记得多少?

       凭记忆,今天我能想起的,在我受教育的各个阶段,教过我的老师有如下各位先生(我家乡地址原名称为湖北省荆州地区江陵县岑河区锣场公社锣场大队)。也许,您看着觉得味同嚼蜡,可我却像高校校长书记院长们如数家珍似地历数各类帽子人才一样,感到很骄傲和自豪。

                 学:语文:张家俭,算术:王常仪;

锣场中学(初中):语文:李成媛、彭济福,数学:周丽、徐明精,历史、地理:程亦禄,

                                       音乐:樊孝英,我至今能识简谱,就是这位老师教的,

                                      工业基础知识:谭典远;

岑河中学高中部:  语文:杨崇德(讲解过“岳阳楼记”)、王老师(老学究形象,讲解过

              “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

                                      数学:范端益,物理:丁玉章,化学:黄官峰,

                                      音乐:江老师(教唱过“洞庭啊湖上哎好风光”,其职责本是在学校打铃),

                                      英语:毛家邦,医学:张炎臣;

原江陵师范学校(乃华中师范学院荆州分院江陵教学点,1978319791月)

                                      高等数学:肖老师、钱瑜,政治:王祖法,物理:陈厚胜,体育:朱老师;

原荆州师专(1978年叫做华中师范学院荆州分院,一年左右后改为湖北省荆州师专):

                                     高等数学:钱瑜,热学:冉勇,光学:吴美钧,原子物理:陈庆华,

                                     数学物理方法:谭乃,辅导刘老师,电磁学:李洪,辅导张桧树,

                                     统计物理简介:白崇礼,量子力学简介:朱江,辅导员老师:庹尚奎;

                                     电子线路:刘保棠

四  川   大  学:高等量子力学:吴邦惠、量子统计物理:宋永燊,群论:邹鹏程,

                                     规范场论:吕晓夫,粒子物理:刘老师,量子场论及其专题:胡诗可;

上海 交通 大学: 英语听力:胡老师(哈哈,我差点没通过该课而被退学),  

                                    量子物理:马红孺(讲授量子Hall效应),量子群:高能所马中骐,

                                     博士论文导师许伯威,合作研究:同济大学章豫梅;

  旦  大  学:  博士后联系导师倪光炯,(博士后经历不是教育经历,但联系导师当然曾施教于我)。

   我还记得武汉大学物理系的一位副教授,1980年暑期他在原荆州师专物理科量子力学教师讲习班讲授量子力学,我“偷着”去旁听了全部讲课,即,他实际上教了我。

上述只是我现时能从脑海深处翻出来的老师名录,换个时候或环境,肯定能记起更多。他们中,少数先生已经或可能已经仙逝,个别老师的名或被我写错。

上述老师及教过我但现时未记起的老师们的课不一定都讲得很好,他们对我的影响不一定都是正面的、积极的。他们中没有如雷贯耳的大师,连小有名气的先生都很少。在过去、现在或将来,因为多种因素,即或没有山水相隔,即使没有通讯障碍,我不曾、没能或不一定会直接给他们送去我真挚的问候和深深的祝福。然而,在我的灵魂里,有所有这些先生曾放入的一块“砖”、一片“瓦”,都有他们辛勤劳动的结晶。没有他们辛勤接力地踏实工作,就没有我现在的灵魂!在我内心深处,永远记着他们、存着师恩、祝福他们!

我想,不管是像我这样的普通人,还是那些有着各种人才帽子和奖励荣誉的名家名师们,每个人都经历了多个受教育阶段,都有不短的教师名单列表,都至多只是有为数不多的有名气的老师。虽有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的著名论断,且普遍都推从这个论断,但是,退休指日可待的我不禁想说,在现今,教育靠的不是少数人,靠的是辛辛苦苦、踏踏实实、默不作声地工作在各级各类教育机构的广大普通教师群体!正是这些在教学第一线辛勤劳动的普通老师们撑起了中华民族的千秋教育大业!

向默默无闻的各级各类教育机构的广大老师们致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44-1075315.html

上一篇:久违了,科学网
下一篇:我参加一九七七年高考

1 黄仁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6-24 18: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