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园厚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othere 计算语言学博士 希望在这里留下学术的足迹

博文

MIT第50届东北美语言学大会(NELS50)观感

已有 1019 次阅读 2019-10-27 09:30 |个人分类:Linguistics|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QQ截图20191026212616.png

20191025-27日,第50届东北美语言学大会(The 50th Annual Meeting of the North East Linguistic Society,简称NELS50)在语言学老巢——MIT的歪扭七八楼(后现代主义建筑师Frank Gehry设计)召开。会议共有5个特邀报告,94个分组报告和poster。来自世界各地的300多人参会,200多人注册。特邀报告在大会场60分钟,口头报告采用2个分会场的形式,每个报告30分钟,另有两场poster。由于会议长达2天半,所以每个报告或海报都可以得到比较充分的交流。大家期待的大牛乔姆斯基并没有出现(希望只是笔者没看到)。

特邀报告:哈佛大学语言学系Kathryn Davidson,“Is experimental a gradable predicate?”介绍了基于手语的研究。

南加州大学语言学系的Stefan Keine的“Feature gluttony in the syntax of hierarchy effects

以及Stephanie Shih的报告“The contribution of sound symbolic evidence to lexically-conditioned phonology”。明天最后一场特邀报告则是挪威特罗姆瑟大学的Gillian RamchandConcepts and Compositionality (Or, 'Escape from Alcatraz')”。看着题目就很期待。

QQ截图20191026212249.png

 

海报论文也很正式,很多报告人不只是滔滔不绝地介绍,还背上自己打印的论文或小海报,让听众边看边讲,非常认真而清晰。

QQ截图20191026212234.png

刚才埋了个伏笔,既然是第50届大会,怎会没有点特色呢?会议邀请了斯坦福大学的Paul Kiparsky做了主题演讲“Linguistics then and now: The view from NELS”。老先生出生于芬兰,1965年从MIT博士毕业,发文无数。他系统地回顾了50年来会议的历史。1970年,第一届NELSMIT召开,2天,24个报告,100多人。KiparskyNELS说成是一个floating的会议,没有官方资助,没有固定的组织,主要由学生(研究生)组织运行会议,并且影响了许多其他会议的形式。前四次会议都没有论文集。第五次开始结集,但没有出版。1980年开始出版论文集。随着会议规模扩大2014年的会议论文集居然达到了三卷本。当然,只说这些,看不出大佬风范。


QQ截图20191026212314.png

Kiparsky厉害之处在于,简要地点名了50年来会议上有影响的若干篇论文,而后还做了统计。看出四个topic的论文分布,指出两点不足。(1)历史语言学的文章太少。估计可能是索绪尔的共时和历时区分,理论研究不足,但正需要用理论做历史语言学。(2)音系和形态学论文少而且还在减少。他认为可能的原因是音系学成为新想法的试验田,并不是主战场导致。而且音系学和形态学过于琐碎,或被封装到其他理论里。例如音系学分裂为OT(优选论)和基于规则的各种说法,OT又继续分裂。形态学被整合到其他理论里面,例如有分布形态学,最简方案形态学等等。

最后,他希望在未来五十年可以有更多的发现,解决更多的问题。也许在座的听众可以参加NELS100。我写的比较干瘪,其实老人家非常风趣,平均一分钟全场爆笑一次。。。最后鼓掌长达五分钟,越鼓掌越起劲,全体起立还在鼓。。。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14-1203575.html

上一篇:活字印刷难以普及之谜(语言探秘)

1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15: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