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zhanch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zhanchi

博文

“无韵诗”,是诗还是文?

已有 1425 次阅读 2019-5-25 09:35 |个人分类:评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白话诗, 无韵诗, 节奏文, 分行文, 散文

 

“无韵诗”,是诗还是文?

 

自古以来,诗歌有韵。所以在《古代汉语词典》、《现代汉语词典》和《写作大辞典》中,均认为诗有韵律。[5,12,13] 但亦有歧义,在《辞海》中,依据是否押韵,将诗又分为有韵诗和无韵诗[2];在《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中,将不拘泥于外在韵律的诗,称为自由体诗,不受任何框式的束缚。[15]]

众所周知,文章的体式 ,就其语言特点而言,可分为无韵文与韵文二大类。无韵文以散文为代表,韵文以诗歌为代表。其主要区别在于,前者不押韵,后者押韵。[8,11]

在上古时代,记事的文字就开始押韵。后来产生的辞赋、诗、词、曲,均属于韵文体式。与散文不同的是,韵文讲究格律,即押韵、平仄、对仗。其中,押韵自古即有,是为古体诗,即诗经、楚辞、汉魏乐府古辞和南北朝乐府民歌;自唐代始,考究平仄与对仗,形成了近体诗,即唐诗、宋词;之后又衍生出了曲,即元曲。还有其他各类体式,如:戏曲、曲艺、歌曲等,至今依然讲究押韵。[6,8,9,10,16]

任何事物都是在不断发展的,韵文亦不例外。从西周时期的《诗经》、战国时期的《楚辞》、汉魏六朝时期的《赋》,到唐代的《格律诗》、宋代的《词》,再到元代的《曲》、清代的《楹联》,亦即:《诗三百篇》变为诗,诗变为词,词变为曲,前后一脉相承,犹如江河,川流不息。随着文体的变化,名称亦随之更新,但有一共同特点始终未变,即押韵。[8,9,10,16]

自1917年胡适发起写白话诗以后,诗歌从文言诗的格律中得到了解放。 其后百年间,白话诗大量涌现,不用典故,不讲平仄、对仗,是其共同特点。[3] 但多数依然讲究韵律,只有少数不讲韵律。正如鲁迅先生所言:“新诗先要有节调,押大致相近的韵”。[18]

这里仅举一例:胡适写的《鸽子》和《江上》二诗[3],前者韵脚押韵,后者则不押韵。 [9]

 

鸽子

云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气!

                           有一群鸽子,在空中游戏。

                           看他们,三三两两,

                           迴环来往,

                           夷忧如意,——

                忽地里,翻身映日,白羽衬青天,鲜明无比!

 

江上

 两脚渡江来,

 山头冲雾出。

 雨过雾亦收,

  江楼看落日。

 

    1949年以后,白话诗不断发展,先后出现了朦胧诗、寻根诗、口语诗等,其中“无韵诗”大量出现,不胜枚举。下面随手选出几首短小者,举例如下:

 

白天[4]

(顾城)

                                白天

                                所有旗帜

                                都获得了色彩

                                所有衣裙

                                都开始飘舞

 

                                我心中和夜

                                也想飞走了

 

 

   海伦[7]

  (海子)

                              盲诗人荷马

                              梦着  得到女儿

                              看得见她  捧着杯子

                              用我们的双眼站在他面前

 

 

美的花朵[14]

                                (宗白华)

                              生命的树上

                              雕了一枝花

                              谢落在我的怀里

 

                              我轻轻地压在心上

                              她接触了心中的音乐

                              化成小诗一朵。

 

 

                                        帮助[14]

                                   (阿牛)

                              贫苦的人

                              没有工作

                              没有文化

                              没有地位

                              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

                              应该努力帮助他们

 

 

                                   一个地区[17]

                                   (沈苇)

                              中亚的太阳。玫瑰。火

                              眺望北冰洋,那片白色的蓝

                              那人傍依着梦:一个深不可测的地区

                              鸟,一只,两只,三只,飞过午后的睡眠

 

 

                                    [14]

                              (伊沙)

                              就/在上个月

                              我也/像唐朝

                              抑或古代的诗人/那样

                              过/故人村庄

                              在田家/饮酒

 

    这些诗,有的有标点有的无标点,其共同点是均无韵,用分行或特殊符号(/)进行停顿,显示节奏。由此可见,诗歌发展到今天,白话诗已突破了传统的诗的概念。

在诗界,关于白话诗的称谓,其说不一,名称颇多。

有的按所处时代命名,称为白话新诗、新诗、新体诗、新汉诗、现代诗、现代汉诗、后现代诗、当代诗、新当代诗等。[1] 这是与古体诗、近体诗相比较所起的名称。但是,再过百年、千年,这些名称必当重新命名。

有的按语言特征命名,称为白话诗、自由诗、口语诗、废话诗、自便诗等,各抒己见,不一而足。[1] 这是与格律诗相比较而起的名称。但是,此类诗中,有的押韵,有的无韵。如果无韵者也可称诗,本不押韵的散文,如分行书写,岂不亦可称诗?因为散文也有意境,也有意蕴,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且“无韵诗”如不分行书写,似与抒情散文难以区分。

    黄其荣先生认为:“中国的格律诗有节奏与韵律,而新诗没有韵律,所以,“韵律”不是形成诗的必要的条件”。[14] 这里,先认定“新诗”是诗,所以诗不必有韵,似乎颠倒了因果关系。作为一门科学,任何术语皆需有恰当的定义,明确其概念,确定其内涵,界定其范围。因为,有名为万物之母,名正则言顺,有其名才有其实。诗,作为一个术语,作为一种文体,原本已有明确内涵,即“诗有韵律”,这是最基本的特点。因此,如果无韵也可称诗,这不仅需要修改诗的定义,而且也不能再将诗列入韵文;否则,名不正则言不顺。本来,“诗歌有韵”的概念已为大众所公认,如果对其进行修改,似会造成混乱,明显不妥。

有鉴于此,将“无韵诗”从白话诗中分离出来,独成一体,似乎很有必要。

已如上述,诗本属韵文,应当押韵;无韵之文,自然是文,而不是诗;但因其节奏明显,分行书写,所以又不同于散文。因此,有必要给“无韵诗”赋予一个新的名称。那么,起何名为好呢?如依据其语言特点,即具有明显的自然语言节奏[14],称其为“节奏文”比较恰当;如依据其形态特点,即均分行书写,称其为“分行文”比较合适。

节奏文(分行文)是在白话诗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一种新文体。它与白话诗的共同点是分行,每行字数不限,有节奏,有意境;不同之处是前者无韵脚,后者有韵。它与散文的共同点是均无韵脚;不同点是前者必须分行书写,后者不分行。

综上所述,节奏文既不同于诗,也有别于散文,故应从自由诗中分离出来,独自成为一种文体,与诗词、散文并列。所谓“节奏”,即有秩序的律动,一是反映在语言上,形成快慢节奏和强弱节奏;二是反映在形式上,予以分行,或用标点符号,或用特殊符号(如:/),作为停顿标志,或读到诗行末尾时予以停顿,使语流有秩序的分节,形成节奏。[14]

上述拙见,乃即兴而作,希望阅者提出异议,更望诗界批评指正。

 

 

参考文献

 

[1]百年白话-中国当代诗歌访谈录(杨黎、李九如),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2017.

[2]辞海(辞海编辑委员会),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

[3]分类白话诗选(许德邻),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

[4]顾城诗全编(顾工编),上海三联书店,1995.

[5]古代汉语词典(古代汉语词典编写组),1998.

[6]古典诗歌常识(李玄深),百花文艺出版社,1962.

[7]海子的诗(海子),人民文学出版社,1995.

[8]汉语诗律学(王力),中华书局,2015.

[9]诗词写作教程(张海鸥),中山大学出版社,2011.

[10]诗赋词曲概论(丘琼荪著,萧晓阳整理),文化艺术出版社,2018.

[11]诗词曲赋常识十五讲(于海州、于雪棠),中国纺织出版社,2016.

[12]现代汉语词典(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商务印书馆,1978.

[13]写作大辞典(庄涛、胡敦骅、梁冠群主编),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2.

[14]新诗教程(黄其荣),厦门大学出版社,2014.

[15]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中国文学编辑委员会),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

[16]中国古代诗歌词典(喻朝刚、张连第、栾昌大主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9.

[17]中华诗歌精粹(诗歌选刊编辑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18]转引自:诗韵新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64-1181037.html

上一篇:《淡淡人生亦有痕》 观光游览篇(51)
下一篇:《淡淡人生亦有痕》 观光游览篇(52)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08: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