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起源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吴新智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所 院士

博文

吴新智院士:不要认错“人”了 精选

已有 7085 次阅读 2008-3-7 16:59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探索人类起源,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还是先把最基本的概念都搞清楚,对人类进化史和自己的老祖宗增加点认识,免得闹笑话。研究人类的起源与进化要多方面搜集证据和信息,这样才可能逐渐向真实靠拢。”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新智说。
 
不要认错“人”了
 
作者:陆琦 来源:科学时报 
 
在巫山龙骨坡的相关报道中,有的称“中国是人类的起源地”,有的说“中国人的祖先在中国”,古猿、猿人、现代人、人类……一些概念含糊不清,给读者造成了许多困惑,也可能对科学家的本意造成曲解。吴新智院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巫山龙骨坡究竟是不是人类的起源地或现代人的起源地,我们等待新证据的发现以及更多专家的意见。但还是先要把最基本的概念都搞清楚。
 
人类起源
 
地球上所有生物都是同一起源的,人类这个群体也是其中一部分,属于动物界—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哺乳纲—灵长目(类人猿亚目)—人科。
 
吴新智说,人科不同于猿科的一个重要特征,在于它是灵长类中唯一以两足直立行走作为经常性行动方式的动物。至于猿人,最近几十年来已经不再是一个科学名称,已变成一个通俗名称,指的是从古猿到现代人的过渡阶段中的一段或两段中间环节。猿人具有人和猿的两重构造特征,猿人的头颅、面貌或多或少像猿,而四肢却很像现代人,已会直立行走。
 
早在19世纪中叶,英国学者达尔文认为非洲的大猿与人类最为接近,从而推测人类起源于非洲。而此后的一个半世纪里,通过各地的考古发掘及研究,古人类学家就人类进化描绘出了大致一幅图景:第一阶段包括南方古猿和其前驱,大约出现在600万~700万年前;第二阶段是能人阶段,大约生活在160万~250万年前;第三阶段是直立人阶段,大约从180万年或160万年前持续到20多万年前;最后一个阶段是智人阶段。
 
“晚期智人的解剖学结构已经与现生的人类基本一致,所以又称解剖学上的现代人,在古人类学中有时简称为现代人,他们不是仅指时间上是现代的人。”吴新智说。
 
通常认为,人类起源有两个关键节点——人科的起源和现代人的起源。“我们的观点是,人科起源,指的是古猿在何时何地变成双腿经常性地直立行走的人。现代人起源,就是长得像我们这样的人的由来。所以,两者的时间、标志和意义都不一样。”吴新智说。由于目前第一和第二阶段的化石仅发现于非洲,因此人类古生物学界的基本共识是,最初的人类出现于600万~700万年前的非洲;而非洲是否是全球现代人的共同起源地,这一点争议较多,科学界对此有多种理论假说。
 
中国现代人主要发源于本地
 
关于现代人的起源主要有两派学说:多地区进化学说和近期走出非洲学说(又称取代说或夏娃说)。
 
两种假说都认同有一部分直立人大约在200万年前或稍晚的时候走出非洲,迁移到欧亚大陆。但近期走出非洲学说主张现代人起源于15万~20万年前的非洲,在大约10万年前走出非洲,并完全取代了其他地区的古人类。该学说自1987年首次提出后,得到许多分子生物学证据的支持。多地区进化学说主张东亚、欧洲、非洲和澳洲的现代人的直接祖先主要是该地区或附近的早期人类,在其形成和进化过程中接受相邻地区的基因贡献。两派学说的关键差别之一是人类在亚洲和欧洲的进化有否中断。
 
“中国现代人的祖先虽然接受过境外的基因,但是主要发源于本地,而不是来自非洲。”
 
吴新智认为,中国人进化是“连续进化附带杂交”,这样的假说可以在古文化上得到支持,而且与古环境资料没有矛盾。
 
欧洲和非洲的旧石器制造技术的发展有一个鲜明的序列。迄今所知最早的石器发现于埃塞俄比亚250万年前的地层中,制作粗糙,只是简单地用一块石头多次打击另一块石头,使之产生锋利的尖或刃,没有更高的要求和规范。这种技术被称为第一模式。到了大约170万年前,在非洲出现了第二模式的技术,有了一定的打制方法,其典型工具是两面打制,两侧大体对称的“手斧”。20万年前,出现更加进步的第三模式;3万~4万年前,出现第四模式,后来又出现第五模式。吴新智介绍,中国的情况与此不同,第一模式贯彻始终,只有很少的地点表现出其他模式技术的产品。并且,即使在全球大冰期时,中国大片地区的气候也是温暖或温和的,是可以适合人类生存的。也有确实的证据表明,在这个时间段中的确是有人的。
 
只有足够的研究才能达成共识
 
但是,为什么分子生物学关于现代人起源的研究成果,与人类化石、旧石器和古环境资料存在矛盾呢?
 
吴新智说,用活人的DNA研究古代的历史不可避免地要建立几个基本的假设。
 
首先,假设从现生的人类分析得到的基因变异可以代表共同祖先全部后代中积累的全部基因变异。实际上,在人类进化的漫长过程中许多个体和群体没有机会生育子女,他们和上辈积累的基因变异自然就会丢失,没有机会传留到现在。因此,“现在能检测到的,进行分析研究的基因变异只能是共同祖先的后代积累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
 
其次,假设基因变异的产生有恒定的速率。但是,实际上不同遗传位点的变异速率是不同的。人类的遗传基因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很可能发生了许多我们现在并不知道的转移或其他变化,根据现生的人类的基因来研究古代人类的变化时,有许多未知的不确定的因素很难估计在内。此外,迄今所得的现代人起源的结论主要只导源于为数相对很少的一些基因,因此不能指望它们能够反映人类基因组整体的历史。
 
“每一个遗传位点只能捕捉人类历史的一个很小的片断,所以,根据各个位点研究人类历史可能结果不同,甚至冲突,只有通过足够的研究,才能对人类的历史达成一些共识。”吴新智说。
 
研究人类的起源与进化,看不见,摸不着,谁都无法经历和直接检验,那我们如何进行研究呢?吴新智说:“从多方面搜集证据和信息:化石,只要没有经过地层的挤压,基本就能反映当时当地的人的形态;石器,代表当时的生产水平;基因,现生人类的都是从古代慢慢积累和变化而来的,能看到古代的片断,但是其间的丢失、转移、交流等因素也要考虑。只有做了更多的工作,才能到达更高的共识。许多原始资料包括实验室结果往往可以作多种不同的解读,如何进行解读也是非常重要的。要尽可能地探索到能够与尽量多方面的原始信息协调,至少是不矛盾的假说,才可能逐渐向真实靠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62-17356.html

上一篇:吴新智:人类起源的多地区进化论
下一篇:山顶洞人生活年代太混乱

0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11: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