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蒿素真相在中国 Artemisinin Truth in China (ATC)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wsliu 既然有真相,就要去追寻!

博文

[转载] 青蒿与黄花蒿 + 腾讯评论(丁阳,秦子晦)

已有 5061 次阅读 2011-11-20 16:1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青蒿,黄花蒿,中药,植物,屠呦呦,青蒿素| 青蒿, 植物, 中药, 屠呦呦, 黄花蒿 |文章来源:转载

提要:本文来自网络,关键点是:“擅改国际同行公定植物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为中文正名青蒿;把公定古今青蒿Artemisia apiacea Hance消灭掉;”】

青蒿与黄花蒿 —— 不容篡改!

作者:竹叶连

发表日期:2011-11-18  16:18

 

    屠呦呦将黄花蒿素命名青蒿素,并在《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一书中歪曲事实,僭越学科,篡改植物学名,擅改国际同行公定植物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为中文正名青蒿;把公定古今青蒿Artemisia apiacea Hance消灭掉;并要挟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学科,在相关文献中通通按她别有用心的要求照此篡改,而且已经部分得逞,造成混乱和恶劣影响。

    这是何等野蛮独裁愚昧无知的胡作非为!连强词夺理都谈不上,完全是利令智昏、强加于人的强盗手法,是典型的政客狸猫换太子无耻伎俩在科学活动中的恶例;是为了附和宝库说,讨好当局,给自己贴金的一己政治投机劣行,完全损失了科学家实事求是客观科学态度的反科学蛮横行径,这是正直的科学家绝对不能容忍的,呼吁正直的、负责人的权利部门官员和相关科技工作者,予以揭露批判。谢谢!

    屠呦呦在报告这样找到青蒿素原植物时,为什么撇开位居第一的公认本草经典《本草纲目》?《本草纲目》收载青蒿治疟方至少三处,其中就有捣汁服之,为什么不说来自纲目,偏偏要说受到是看到早已被人冷落的葛仙翁《肘后备急方》启发才挖到宝的呢?这种选择性失明找得到逻辑支撑吗?

    屠呦呦们是在火急火燎的寻找中药宝库里面的治疟药,而不是悠闲自在的考古,不先看公认权威的经典本草纲目,径直去看被中医瞧不起的、早被淹没鲜为人知的老道葛洪的不起眼的《肘后备急方》,这合乎情理、合乎常识、合乎逻辑吗?原来在《本草纲目》中,和青蒿同时,收录了多种中药蒿草。在青蒿条中,果然记载有不止一个治疟方。屠呦呦们大喜过望,立即展开检测。反复检测结果,却令他们大失所望——青蒿完全没有治疟作用。为难之时,有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主张打破宝库迷信,硬是引申到青蒿以外经典并无治疟记载的所有蒿草,逐个检测。在苦干了几年,把中草药宝库和民间传说都翻箱倒柜检测了个底朝天,一无所获、走入绝境的科研人员,当时也顾不得许多禁忌,为了完成紧急任务,也只好孤注一掷,最后一搏了。何况成千上万个样品都检测过了,那在乎多测几种蒿草?

    奇迹意外出现了。居然有一种蒿草治疟效果明显。屠呦呦吃惊地说:原来这才是青蒿呀?有植物学基础课功底扎实的一位说:这是黄花蒿,不是青蒿。屠呦呦心里像泼了一盆凉水,像吞了一只苍蝇。正在高兴按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到伟大的中医药宝库里挖到了瑰宝,怎么刚好相反,《本草纲目》紧接治疟青蒿条的这个不治疟黄花蒿条,根本没有治疟什么事,怎么偏偏是你黄花蒿?!这不是唱反调拆台吗?!不行,不行,是李时珍搞错了,现在大局为重,顾不得药圣李时珍了,为了保卫英明领袖毛主席,只能委屈李时珍了——反正今天开会李时珍同志也没有来。

    双方争持不下,有人提议找植物分类学家鉴定、裁判。中国-世界公认的植物分类学家首推吴征镒。“5.23项目云南组的同志,不远千里抱着这蒿草去了北京。吴老看过,说:这是黄花蒿,不是青蒿;叫大头黄花蒿。还当场给他们写出拉丁文学名。吴老现在健在,有怀疑的可以登门求证——如果他老有空又愿意接待您的话。

http://tieba.baidu.com/f?kz=1288238129

 

[转载] 青蒿、黄花蒿

(2011-10-04 11:49:42)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e352fc0100hnra.html 作者:小张海

    自古以来,中国各地中医草医使用数种不同的蒿草以青蒿入药。但从1593年出版李时珍《本草纲目》至1975年的近400年的历史中,青蒿(又名香蒿,拉丁学名Artemisia apiacea Hance)一直被尊为正品。

    青蒿:又名香蒿。为菊科植物青蒿( Artemisia apiacea Hance)的全草。主产于安徽、河南、江苏、河北、陕西、山西等地。不含青蒿素。但目前除提取青蒿素在使用黄花蒿外,中药依然沿用青蒿(Artemisia apiacea Hance)入药

    在中医药千年的历史中,现今大名鼎鼎的黄花蒿(又名臭蒿,拉丁学名Artemisia annua L.)连假药资格都没有,因为它的臭味较大,很难当成青蒿(香蒿)来卖钱。老百姓只是用它来薰薰蚊子而已。公元1990年,黄花蒿忽然时来运转,摇身一变取代了青蒿的太子的地位。

    1973年新年,罗泽渊发现黄花蒿中提取的的结晶抗很好的抗疟作用。罗开均将苦蒿的植物标本送请著名分类专家吴征镒教授鉴定,定名为菊科蒿雪大头黄花蒿。因此,他们将该结晶命名为黄花蒿素。黄花蒿又名臭蒿、苦蒿。为菊科植物黄花蒿( Artemisia annua L.)的全草。商品均以色青绿、干燥、质嫩、未开花、气味浓郁者为佳,含青蒿素。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前出版的中文版中药书籍中的药用青蒿只有一种,即青蒿(香蒿):Artemisia apiacea Hance。在发现青蒿素以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出版的中药书籍将入药青蒿改为:包括青蒿( Artemisia apiacea Hance)和黄花蒿( Artemisia annua L.),两种均可入药

    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编撰《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药彩色图集》(1990年版)时将药用青蒿定为:本品为菊科植物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的干燥地上部分,不再提Artemisia apiacea Hance。从此中药的青蒿变成了黄花蒿

    另外,牡蒿为菊科植物牡蒿( Artemisia japonica Thunb.)的全草,在江苏、上海、四川等地药材市场上作青蒿使用;茵陈蒿为菊科植物茵陈蒿(Artemisia capillaris Thunb.)的全草,东北地区常作青蒿入药;小花蒿为菊科植物小花蒿(Artemisia parviflora R.)的全草,《滇南本草》以青蒿收载,云南昆明亦称此为青蒿。

    在以上提到的五种蒿草中,只有黄花蒿(臭蒿)含青蒿素

 

 

秦子晦:对丁阳编辑驳方舟子文的看法

更新时间:2011-12-06

秦子晦:对《丁阳:就青蒿黄花蒿问题回应方舟子》的一些看法

    古代只记载了青蒿,《本草纲目》介绍,蒿为草之高者,常蒿色淡青,此蒿深青,如松桧之色。至深秋,余蒿并黄,此蒿犹青,其气芬芳这里描述的很清楚,其气芬芳

    而现代用来提取青蒿素的黄花蒿又叫臭蒿,因为味道浓烈近乎臭所以叫臭蒿,跟《本草纲目》截然相反。

    那么按照这个描述,可以找到与《本草纲目》描述一致的植物则是香蒿。很明显如果李时珍不是香臭不分,那便如方舟子所说《本草纲目》的青蒿应该指香蒿。

    “青蒿气味为苦、寒,注明是与传统的《神农本草经》所用一致。……

    需明确。这里气味是中药学上的专属名词,又称性味,是指尝起来的味道而非闻起来的味道,即四气五味。五味,就是辛、甘、酸、苦、咸五种不同的滋味。它主要是由味觉器官辨别出来的,或是根据临床治疗中反映出来的效果而确定的。

    这里青蒿气味为苦、寒是指尝起来的味觉,《本草纲目》的芬芳则描述闻起来的气味,并无冲突关系或相关性,更无完备逻辑可言,何来可见此青蒿即是今具抗疟疾药效的的正品青蒿的结论?如果硬说逻辑,就是取《神农本草经》的性状描述,再单取《本草纲目》的案例来附会,《本草纲目》描述符合自己意愿的便引用,不符合意愿的性状描述就视而不见。

    《本草纲目》本来描述的青蒿气味芬芳明明与臭蒿性状不符,凭什么说即含有青蒿素成分的那种有效药物,进而说日本植物学家编订错误

    以上可见,即便屠呦呦的观点与方舟子完全是不同,显然方舟子观点证据清晰,更符合逻辑,更该让屠呦呦对青蒿香臭性状与《本草纲目》记载作解释。

    而后面列出的民间使用和治愈案例,只能说似乎也不好一概否定,但也基本不能做证据,这样的案例文献中医也是编惯了的。

    而丁先生所引用的“70年代的某些实验显示,某些提取工艺不存在提取温度超过60,有效成分就会被破坏的现象更值得怀疑。这些能改变化学反应温度条件的某些实验某些提取工艺含糊其辞其实验严谨性、可靠性并不可知,因为做到这样明显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那个年代的民间就已掌握?我认为丁先生也只是听了介绍引用而没经过考证。

    丁阳先生虽然下了心思查阅资料,恐怕究竟如何判断还是不太明白。

    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最好还是了解专业人士对类似科普文章的严谨性要求。这篇文章后面明显有虽然我不知道材料真假和是否可靠,也没仔细分析考证过,但我觉得说的人靠谱也拿给你们看看的作风,虽然貌似不偏不倚,实则拿不确定说法当观点有误导嫌疑。起码在我这个读者眼里是不严谨的,更何况用这种从头到尾充斥可能也许的证据来指责反对观点可能有所偏颇

编辑回复:

    感谢来信,您说我虽然不知道材料真假和是否可靠,也没仔细分析考证过,但觉得说的人靠谱也拿给你们看看,确实就是这样。不过在我看来,《本草纲目》这种文献本身就驳杂含混,后人有不同的理解是正常的。既然是青蒿素发现人屠呦呦这么说了,跟方舟子说的完全不同,那当然有必要介绍出来,最好让方舟子这打假专家跟屠呦呦直接PK一下,真理才越辩越明。我这篇文章其实主要就这个意思,我本身是没有能力下定论的。

    PS而丁先生所引用的‘70年代的某些实验显示,某些提取工艺不存在提取温度超过60,有效成分就会被破坏的现象更值得怀疑。”——这个实验并非民间实验,而是山东的青蒿素研究组的研究成果。
——
丁阳

http://act3.news.qq.com/4487/work/show-id-20522.html

 

丁阳:就青蒿黄花蒿问题回应方舟子

作者:丁阳   更新时间:2011-09-27

 

    方舟子老师在微博批评了我做的这期今日话题《屠呦呦获奖,中医药的胜利?》中的一个观点,本人没有植物学和草药学的相关背景,但我做这期今日话题时也是阅读了很多资料,尤其是屠呦呦和饶毅的文章后才完成的。经慎重思索,我这什么脑子决定仍然坚持己见,请方舟子老师继续指正。

    或许是微博篇幅短小的缘故,方老师仅说了我是以民间有用青蒿治疗疟疾的方子来反驳他中医搞错青蒿的说法。但仔细看专题就知道,我不仅说了民间有用青蒿治疗疟疾的例子,更重要的是引用了屠呦呦本人以及饶毅教授的说法,这两位专家都没有认同中医搞错青蒿的说法。不知方舟子老师为何错过这部分,我把相关资料再详细地引用下——

    在2009年出版的屠呦呦编著的《青蒿及青蒿素类药物》中,第二章即为《中药青蒿的正品及混乱品种的研究》,第一节即青蒿植物中文名的订正,摘引如下:

    从中药青蒿Artemisia annua L. 中研究开发出抗疟新药青蒿素后,198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已做了修正,去除此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1963年、1977年版等)和Artemisia a piacea hance同为中药青蒿入药之误。但是1985年版至2005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又一直称中药青蒿为菊科植物黄花蒿Artemisia annua L. 。特别是2002年版《新编中药志》,还据此把原1988年版《中药志》中中药青蒿一文所定的原植物青蒿Artemisia annua L. 再改成为植物黄花蒿 Artemisia annua L. ,称为保持与2002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简称《药典》)相一致,又称别名为药用青蒿。为此,笔者认为有必要将中药青蒿的正品研究做一考证,并将中药青蒿订正为植物青蒿Artemisia annua L. ……

    ……“青蒿气味为苦、寒,注明是与传统的《神农本草经》所用一致,特别附方中治疟疾寒热项有《肘后备急方》及李时珍本人通过医疗实践证实具治疟疾寒热的记载。可见此青蒿即是今具抗疟疾药效的的正品青蒿。所以中药青蒿应为植物青蒿Artemisia annua L. ,日本学者造成的谬误应予纠正。建议《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应据此做更正。至于李时珍发现的主治小儿惊热黄花蒿为何物则是另一回事,是根本与正品青蒿不相关的……

    显然,屠呦呦的观点与方老师完全是不同的,作为生物领域的专家,方老师若坚持原来意见,希望能够针对屠老的观点进行辩驳。

    在饶毅的论文《中药的科学研究丰碑》中,光青蒿素部分就引用了二十余种中英文献,他在文中也表示过对青蒿素发现史有过深入研究,我相信饶教授在这一问题上的论述。饶毅称青蒿(Artemisia annua)不仅记载于古代中药书中,而且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中国民间也有使用的记录。,在论文开头,也提到了应该注意在古代和近现代中文文献及医疗实践中,这都说明,饶毅教授认同古代中药书(不仅仅包括《肘后备急方》)以及近代医疗实践中所使用的青蒿就是含有青蒿素的那种。即饶教授并不认同方老师您中医和民间虽然一直用含青蒿的方子治疟疾,但是用的是没有青蒿素的香蒿的观点。实际上,饶毅在整篇论文中并没有提到青蒿与黄花蒿的区别,只是说了“1974年初,北京的青蒿素、山东的黄花蒿素和云南的黄蒿素初步被认为相同的药物。。另外,在1963年版的《中国药典》中,只有青蒿条目,而黄花蒿则被视为青蒿的别名。在这个条目中,虽然没有揭示正确的用法,但也确实说了青蒿可以治疗疟疾。在1963年版吴其濬《植物名实图考》中,作者也称青蒿与黄花蒿无异。

    饶教授说的青蒿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中国民间也有使用的记录,没有明确注明出处,但翻阅资料可知,应该指的就是江苏高邮使用青蒿治疗疟疾的民间实践。双氢青蒿素发明人李英在《参与青蒿素类抗疟药发明的回忆与感想》一文中提到,青蒿素用于治疗疟疾最早见于公元340年东晋葛洪的《肘后备急方》,1600年来一直流传于民间,1958年江苏省高邮农村就用青蒿汆汤治疗疟疾1600年来一直流传也许不一定靠谱,但1958年的医疗实践应足以采信。而在70年代的高邮当地文献中,也许多都提到了60年代末以来群防群治中用青蒿治疗疟疾的活动。在1975年的一期杂志上,高邮研究人员还发表了一篇《青蒿治疗疟疾125例疗效观察》,论证青蒿治疗疟疾的疗效,虽然不一定完全靠谱,但似乎也不好一概否定。至于为什么煎服青蒿(而非乙醚低温提取)也有疗效,专题内曾试作解释——70年代的某些实验显示,某些提取工艺不存在提取温度超过60°C,有效成分就会被破坏的现象,该地区青蒿的疗效或许与此有关。还请方老师点评一下。

    最后,本专题在细节上与方舟子老师的观点有异,但整体上的观点与方老师几乎是一致的。腾讯今日话题栏目一直致力纠正神化中医的看法,很多意见参考了方老师,并不是一个挺中医的栏目,请方老师明察,别看走眼。

http://act3.news.qq.com/5105/work/show-id-8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469-509955.html

上一篇:“屠呦呦青蒿素研究团队”都有谁?
下一篇:北京中药所为什么就青蒿素与武陵山打知识产权官司

0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5-24 15: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