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桥陨石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hrujun 让地球物理仪器飞起来

博文

扫地僧精彩评论感悟

已有 8767 次阅读 2014-2-10 20:52 |个人分类:我的思考|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创新, 科研, 扫地僧

    科学网读者中有网名Sweeper(扫地僧)的网友,对铁基超导之争在戴德昌的博文中发出了一套精彩评论。 这个评论比较长(见附录),可见倾注了扫地僧的大量心血。 涉及我和戴德昌的评论我在这里不发表意见。 我仅就引发我深入思考的评论中的第7条和第8条谈谈我的想法。先把评论中的7-8条放在这里。

“(7)真的原创,出乎平常心,归乎平常心。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种妙不可言的原创研究体验,对于学者自身生命的提升,便是做学问的终极大奖。

(8)急急的跟风,为名利所驱,为名利所累。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仗自叹息。靠人海和钱堆,以苦命的拼搏,在恶性竞争中红着眼争抢热门成果,这种变态的研究体验,对于研究者自己的生命伤害之大,那区区一纸大奖,如何足以弥补?这般拼命的孩子,上一回春晚,你何苦提着一对稀屎大锤,追杀得这般不依不饶?”

   第7条对原创性研究进行了言简意赅的归纳。这个归纳深得老子思想真传。老子告诉我们,只有排除一切私心杂念,才能窥探世界的本原。如果我们抱着争名夺利的想法去探索世界的本原,注定不会有什么收获。 所谓探索世界的本原,就可以理解为原创性的科学研究。 科学研究就是对未知世界进行探索, 为人类更好地认识世界添砖加瓦。 要在科学研究中有重大发现,没有好奇心,只有名利心是万万不能。只有微不足道的认识就想拿着去争名夺利,注定在科学的道路上没有重大成就.

 

 

   第8条很有意思。 道出了以飞夺泸定桥般的速度搞跟风式研究的本质,这种研究往往是受名利驱动。 前人开了一条好路,研究结果基本上可以预知了。 这个时候能否以最快速度扩大战果就非常关键。 因为别人把路开好后,很多人都会走这条路了。谁走在最前面谁就可以发表SCI论文、就可以评院士、拿基金、拿项目,从而在狼多肉少的竞争环境中脱颖而出。  因此,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大干快上,要拿出飞夺泸定桥的精神。 有一个晚上可以写一篇文章的牛人,用快刀行走江湖。 有林彪式的超级领军人物,能够组织3班人马轮流上,让机器天天工作不停歇。 有这种不要命的革命精神,奖励一下也是应该的。
   这种疯狂式的投入在工程实践中也经常采用。因为研究结果是可预知的,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就看谁一不怕苦、二不怕累。华为就是这样拼出来的。 我们也这样疯狂过,在短期内为了需要半年都没有休息。 但搞原始创新则不然,当不知道路在何方的时候,疯狂投入往往成了没有目标的瞎折腾。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是虚其心实其腹,将全身心用来聚焦在所关注的问题,思考、思考、再思考,尝试、尝试、再尝试。这个时候根本不需要24小时连续作战的疯狂,最需要的是灵光一闪。
   非常感谢网友扫地僧,您让我对科研有了更深的认识。如果这次掺和铁基超导争论算有所收获的话,您的评论无疑是我最大的收获。

 

附录(扫地僧原始评论全文):

[14]Sweeper  2014-2-9 15:36

(1)科学网很好玩,先是文小刚和陈儒军打起来了,双方都很叫真。这很有趣,就象洪七公居然和柯镇恶打起来了一样。 他俩打得一塌糊涂的核心问题是:姚贝娜该不该上春晚,去唱那首“铁基之歌”?

(2)姚姑娘也很好玩,她一声不吭:有洪七公当粉丝,柯镇恶扔鞋子,她是乐坏了呢,还是气坏了呢?我们不知道。但这丫头爱名利,—— 这我们都知道。所以丫一定躲在后台竖着耳朵听大家关于她的吵架,—— 这我们都能猜到。可怜她的好姐妹戴希,台前台后辛辛苦苦跑来跑去,要不是七公出头,戴希都快要被飛天蝙蝠给气哭了。另一个小伙伴曹老师,出来共鸣了一屁,就被回音震了回去。

(3)然后戴德昌提着齐国远那一对稀屎大锤就出场了,主张直接给不吭声的姚姑娘泼粪。从MIT来的文明小刚被不讲卫生的小戴给气晕了,手一哆嗦,把自己的文章弄翻了,在陈儒军家洒了一地。我放下扫把,捡起来读了几篇,看到“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干干净净的工作,作者心旷神怡,读者如沐春风。

(4)我再听姚姑娘唱的“铁基之歌”,词曲都象老谋子电影里的色调,华丽灿烂,可是有一缕音调,捉之不准,挥之不去,就象老谋子皱巴巴的一张苦大仇深的老脸,“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仗自叹息”。我纳闷,为什么见过大场面的文小刚,居然会被姚姑娘唱得两眼泪汪汪?

(5)后来我明白,MIT的七公,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七公回故乡,你让他听风姐的乡音也象天籁,何况是姚姑娘华丽的“好声音”?

(6)所以,小戴同学,你要是愤怒华谊兄弟公司利用春晚力捧自己的歌手,不必咬住文小刚,你应该去骂钦点姚姑娘上春晚的冯小刚。 但是你回头再想想:在这个年代,春晚也罢,国家奖也罢,评奖的也罢,领奖的也罢,谁不是名利场中的滚刀肉?名利场中的大奖,跟作品的原创或跟风,有几毛钱的关系?

(7)真的原创,出乎平常心,归乎平常心。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这种妙不可言的原创研究体验,对于学者自身生命的提升,便是做学问的终极大奖。

(8)急急的跟风,为名利所驱,为名利所累。唇焦口燥呼不得,归来倚仗自叹息。靠人海和钱堆,以苦命的拼搏,在恶性竞争中红着眼争抢热门成果,这种变态的研究体验,对于研究者自己的生命伤害之大,那区区一纸大奖,如何足以弥补?这般拼命的孩子,上一回春晚,你何苦提着一对稀屎大锤,追杀得这般不依不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626-766354.html

上一篇:朱经武不要薪水当校长
下一篇:儿子慢慢长大了 2014年5月16日

49 刘艳红 李学宽 徐建良 武夷山 蒋永华 王德华 罗德海 梁红斌 徐晓 戴德昌 张能立 李世春 麻庭光 曹聪 梁大成 张雪峰 陆俊茜 秦斌杰 彭思龙 李永丹 尤明庆 汤济鑫 季丹 文小刚 曹建军 刘向军 罗教明 张鹏举 李志俊 王洪吉 赵凤光 田云川 梁进 李土荣 黄秀清 张云扬 赵国求 侯成亚 焦豹 陈瑶 lily201307 zzjtcm ddsers biofans Zjinney wangqinling N2N2 aliala Majorit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6 20: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