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星物语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ozaikx

博文

为探奇为求知的远游 精选

已有 3816 次阅读 2016-5-20 08:1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徐霞客游记,徐霞客,远游,5月19日| 徐霞客, 5月19日, 徐霞客游记, 远游


四百零三年前的519,也就是明朝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519日,一位面庞略显黝黑的青年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兴奋,他戴着六年前母亲亲手为他制作的远游冠、身着游子的行衣,目光投向远方……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远游了,刚刚从江阴老家辞别母亲,不知是有意还是偶然他选择了一处志书中并不特别的地方——浙江宁海县城——再一次出发了,目的地是浙东名山天台山。

也许因为这天的天气与心情都格外的宜人,他写下了这样几行文字:“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正是这寥寥数语,成为一部伟大游记的开篇,这就是历时三十余年、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后写下的60余万字、被后人称之为世间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的《徐霞客游记》。

这位手执木杖脚踏芒鞋、穷其大半生时间“在路上”的远游者就是徐霞客(1587-1641),本名徐弘祖,字振之,号霞客,江苏江阴人,我国历史上的著名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和探险家。


徐霞客出生于一个书香望族,祖上连续四代皆有文集传世。少年时代,他对科举考试的经书逐渐失去兴趣,而对舆地志、山海图经等书籍情有独钟。在一次科举考试落榜后,他选择了放弃对功名的追逐,但并未停止对“无用”学问的钻研,特别是徐氏先人几代人积藏的万卷图书为他的广泛阅读提供了良好的条件,这种对书籍的嗜好也成为他的终身兴趣。其族兄曾言:“霞客性酷好奇书,客中见未见书,即囊无遗钱,亦解衣市之,自背负而归,今充栋盈箱,几比四库,半得之游地者。”他在广泛阅读中,发现有许多图经志籍语焉不详或陈陈相因,于是便“蓄五岳之志”,决心走出书斋到九州内外一探究竟。徐母对他的选择也一直很支持,成为他的重要精神力量。

徐霞客的旅行大致可分为两个时期,以崇祯九年为界,1607-1635为第一阶段,每次的时间都不长,十天半月,多在春秋出行,主要是因为家中有老母需要侍奉,每次回来他还把讲旅途见闻绘声绘色的讲给母亲听,徐母不仅听得津津有味,还要求“第游名胜归,袖图一一示我”。第二阶段时间不长,从16361640,但却是徐霞客一生最长的远游,被称为西南“万里遐征”,而《徐霞客游记》主要是他生命最后这一阶段的四年间地理探险考察日记的汇编。


       《徐霞客游记》中他对自然地理现象不单单停留在表面化的景物描述,而是对其背后的成因做出了理性的探索和分析,带有明显地理科学研究的特征。比如,他不迷信《禹贡》、《山海经》等经书,在云南实地考察后在《溯江纪源》中提出:“故推江源者,必当以金沙为首”即金沙江才是长江源头,而非千百年来公认的岷江,这是需要胆识和勇气的。再比如黄山天都峰与莲花峰的高低判断、“汉阳为庐山最高顶”的结论,都有他独到的见解。而且《徐霞客游记》中涉及地貌、水文、洞穴诸多地理方面的探索,在已有书籍的基础上,他创造性的使用了上百个专有名词。特别是他的洞穴研究,据专家统计,共记载洞穴357个,不仅数量庞大,内容也更加详实。关键许多都是第一手的考察笔记。涉及洞穴考古、标本采集等,对于岩溶区域和现象的观察和成因解释在世界范围内来看也是领先的,比俄国的罗蒙索诺夫的关于钟乳石的论述早了约130余年。徐霞客可以称得上世界最早的岩溶学家和洞穴家。

       重新翻开《徐霞客游记》,我们如同进入一座自然科考与人文历史的宝库,决不止于古代文人所追求的“卧游胜具”。他不仅记述了许多人文地理见闻、动植物观察,还有沿途途中的风景名胜、风俗掌故等。在漫长的旅途当中,徐霞客以顽强的意志去克服旅途中的种种困难,并坚持记录。如他的知音钱谦益所追忆:“其行也,不治装,不裹粮;能忍饥数日,能遇食即饱,能徒步走数百里,……就破壁枯树,燃松拾穗,走笔为记,如甲乙之簿,如丹青之画,虽才笔之士,无以加也。”不仅如此,《徐霞客游记》的文学性与故事性也很突出,如探险麻叶洞、湘江遇盗、与静闻永诀、游滇日记等名篇或惊心动魄或感人肺腑或意境深远而长久流传。

梁启超的《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对徐霞客这种科学的考察方法和精神推崇备至,他认为《徐霞客游记》是“中国实际调查的地理书”中的第一部,“是以科学精神研治地理,一切皆以实测为基础,如霞客者真独有千古矣。”而胡适不仅建议、关心丁文江整理《徐霞客游记》的工作,在《丁在君与徐霞客》一文中赞扬道:“徐霞客在三百年前,为探奇而远游,为求知而远游,其精神确是中国近世史上最难得、最可佩的。”

 

    掩卷后陷入沉思,又不禁想到,5月17日现在成了“吃货节”,5月18日成了“我要发”,5月20日成了“爱的表白日”……但请别跳过5月19日,它现在已经因为徐霞客日记的开篇而成为了“中国旅游日”,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追随的伟大远游的开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5200-978487.html

上一篇:七律·作《诺奖与中微子》迎新年讲座有感
下一篇:勉强通过的答辩——开创物理化学新篇章

8 田云川 褚昭明 黄永义 庄世宇 李颖业 强涛 zjzhaokeqin xliang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9: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