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际可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武际可 北大退休教授

博文

金针度人从君用——读徐光启《几何原本杂议》有感 精选

已有 12320 次阅读 2014-1-23 08:41 |个人分类:教育|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徐光启,几何原本,基础教育| 徐光启, 基础教育, 几何原本

金针度人从君用——读徐光启《几何原本杂议》有感

 

 

明末礼部尚书徐光启(1562-1633)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也是一位著名的科学家。1607年,他与西来的传教士利玛窦翻译《几何原本》前六章毕。并且为之作序,还写了一篇《几何原本杂议》的文章,发抒他对《几何原本》重要性的认识和建议。

文章以大部分的篇幅介绍了《几何原本》中的知识的重要性以及学习它应当持有的态度。文章说“此书为益,能令学理者祛其浮气,练其精心;学事者资其定法,发其巧思,故举世无一人不当学。”并且预言说:“窃意,百年之后必人人习之,即又以为习之晚也,而谬谓余先识,余何先识之有?”

这短短的几句话,把几何学的重要性概括得十分准确。说明徐光启本人对几何学在人类科学文明发展中的中心地位的认识。事实上,西方文明,从古希腊开始,就十分重视几何学的作用,据说柏拉图讲学的学院门口贴着一个条子,上写“不懂几何的人请勿入内”。无独有偶,在文艺复兴早期,1543年出版的哥白尼的伟大著作《天体运行论》的扉页上,出版商也印上了“不懂几何的人请勿入内”。可见几何学对近代科学的重要性。因为几何学不仅为读者提供了许多几何知识,而且更重要的是提供了整套获得这些知识的逻辑和推理的方法。所以无怪乎美国科学史家韦斯特福尔在《近代科学的建构》的导言里概括说:“两个主题左右着17世纪的科学革命———柏拉图-毕达哥拉斯传统和机械论哲学。柏拉图-毕达哥拉斯传统以几何关系来看待自然界,确信宇宙是按照数学秩序原理建构的;机械论哲学则确信自然是一架巨大的机器,并寻求解释现象后面隐藏的机制。”可见,几何学,在科学革命中,是始终占有中心地位的。

徐光启还预言,百年之后,必人人习之。清末废科举之后,在学校中开设几何课,正好应验了他的预言。过了二百多年,中国人才能够体会到徐光启早已意识到的几何学对培养人的重要性,不能不悔悟“习之晚也”!

徐光启这篇《杂议》的最后一段,具有概括和总结的意义。他说:

昔人云“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吾辈言几何之学,政与此异。因反其语曰:“金针度去从君用,不把鸳鸯绣与人”,若此书者、又非止金针度与而已,直是教人开冶铁,抽线造针,又是教人植桑饲蚕,湅丝染缕,有能此者,其绣出鸳鸯,直是等闲细事。然则何故不与绣出鸳鸯?曰:能造金针者能绣鸳鸯,方便得鸳鸯者谁肯造金针?又恐不解造金针者,菟丝棘刺,聊且作鸳鸯也!其要欲使人人真能自绣鸳鸯而已。

这段话中“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出处可见于元好问(金)《论诗》“晕碧裁红点缀匀,一回拈出一回新;鸳鸯绣了从教看,莫把金针度与人。”诗人当时的意境,也许是说,好诗(鸳鸯)可以随便给人欣赏,但作诗的方法(金针),却不能传给人。到底是没法还是不愿“度与人”呢,读者可以自己理解。不过,通常总是理解为,我可以给你鱼,不能给你渔(捕鱼的方法),可以给你金子,却不能给你点金术。在小农经济的社会,自然最通常的是按照后面这种小私有的观念来理解的。

徐光启正是对以上这种通常理解的反义而言,说:“金针度去从君用,不把鸳鸯绣与人”意思是说,我要教你方法(金针),而不教你具体的技术(鸳鸯)。他把几何学比喻为最基本的基础,是做任何事业的金针。在教育思想上他是一位厚基础的学派。他不愿具体教你绣鸳鸯,意思是你基础打好了自己就必然会绣起来。如果把绣鸳鸯比作学习几何的习题,当然,教师不应当去教学生如何锈,而是要学生独立去做题。他主张,学习也是一种艰苦的劳动,学习不可能不劳而获。意思是,学会了金针,自然会绣鸳鸯。几何学是各门学科的基础,是做一切工作的金针,只有获得了金针,一切就会变为“等闲细事”。

所以徐光启的这段话,从教学的角度来说实在值得我们仔细玩味。从这篇文章所发抒的思想看来,徐光启还是一位教育思想家。

 

 

附:徐光启《几何原本杂议》原文

下学功夫,有理有事。此书为益,能令学理者祛其浮气,练其精心;学事者资其定法,发其巧思,故举世无一人不当学。闻西国古有大学,师门生常数百千人,来学者先问能通此书,乃听入。何故?欲其心思细密而已。其门下所出名士极多。

  能精此书者,无一事不可精,好学此书者,无一事不可学。

  凡他事、能作者能言之,不能作者亦能言之;独此书为用,能言者即能作者,若不能作,自是不能言。何故?言时一毫未了,向后不能措一语,何由得妄言之。以故精心此学,不无知言之助。

  凡人学问,有解得一半者,有解得十九或十一者。独几何之学,通即全通,蔽即全蔽,更无高下分数可论。

  人具上资而意理疏莽,即上资无用;人具中才而心思缜密,即中才有用;能通几何之学,缜密甚矣。故率天下之人而归于实用者,是或其所由之道也。

  此书有四不必:不必疑,不必揣,不必试,不必改。有四不可得:欲脱之不可得,欲驳之不可得,欲减之不可得,欲前后更置之不可得。有三至、三能:似至晦,实至明,故能以其明明他物之至晦;似至繁,实至简,故能以其简简他物之至繁;似至难,实至易,故能以其易易他物之至难。易生于简,简生于明,综其妙在明而已。

  此书为用至广,在此时尤所急需,余译竟,随偕同好者梓传之。利先生作序,亦最喜其亟传也,意欲公诸人人,令当世亟习焉,而习者盖寡,窃意,百年之后必人人习之,即又以为习之晚也,而谬谓余先识,余何先识之有?。

  有初览此书者,疑奥深难通,仍谓余当显其文句。余对之:度数之理,本无隐奥,至于文句,则尔日推敲再四,显明极矣。倘未及留意,望之似奥深焉,譬行重山中,四望无路,及行到彼,蹊径历然。请假旬日之功,一究其旨,即知诸篇自首迄尾,悉皆显明文句。

  几何之学,深有益于致知。明此、知向所揣摩造作,而自诡为工巧者皆非也。一也。明此、知吾所已知不若吾所未知之多,而不可算计也。二也。明此、知向所想象之理,多虚浮而不可挼也。三也。明此、知向所立言之可得而迁徙移易也。四也。

  此书有五不可学,躁心人不可学,粗心人不可学,满心人不可学,妒心人不可学,傲心人不可学。故学此者不止增才,亦德基也。

  昔人云“鸳鸯绣出从君看,不把金针度与人”,吾辈言几何之学,政与此异。因反其语曰:“金针度去从君用,不把鸳鸯绣与人”,若此书者、又非止金针度与而已,直是教人开冶铁,抽线造针,又是教人植桑饲蚕,湅丝染缕,有能此者,其绣出鸳鸯,直是等闲细事。然则何故不与绣出鸳鸯?曰:能造金针者能绣鸳鸯,方便得鸳鸯者谁肯造金针?又恐不解造金针者,菟丝棘刺,聊且作鸳鸯也!其要欲使人人真能自绣鸳鸯而已。




读书荐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72-761417.html

上一篇:八十抒怀
下一篇:建立一个自己的电子图书馆

32 陈安 尤明庆 彭思龙 应行仁 曹裕波 曹聪 庄世宇 强涛 李宇斌 董焱章 褚昭明 王国强 丁大勇 肖振亚 刘全慧 冯大诚 吉宗祥 徐传胜 刘庆宽 李小文 赵凤光 郭战胜 蒋迅 丁邦平 戴世强 Halloo ybtr3929 liyouxi anran123 crossludo yunml rosejum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7 04: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