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jin 同济大学数学系,风险管理研究所

博文

《淌过博物馆》背后的故事 精选

已有 4278 次阅读 2012-8-2 19:24 |个人分类:淌博物馆|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淌过博物馆 首发式

 
《淌过博物馆》的首发式热热闹闹地结束了。我也离开了北京,回到了安静而紧凑的生活。回想到7月29日那热烈的一天,我仍然会心动。对于那天的成功,我心存感激,无以为报,只能将其背后许多朋友的努力与大家分享。
 
这本书的第一功臣自然是科学网,没有科学网,就没有我的这个系列,也没有博友们的贡献将这个系列变成书。
 
我在科学网上贴这个系列时,并没有想到会要出书,只想将我的淌历和大家分享。在博友们的一再鼓励下,我才动了心思。这里,刘立博友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他在世博会期间来上海,我和刘玉仙和他见了面。当时这个系列正在进行中,而我被化疗地眉发全无,颇有点人生苦短的感受。见面时他一直鼓励我出这本书,并告诉我出书的几个关键点。后来我知道,不仅如此,他回到北京后还多方行走,帮我寻找支持。
 
这本书的出版过程充满曲折,从文字图片的编辑到投资经费的落实,一步一坎坷。由于大的读书环境的恶化,网络流行的快餐化,出版社的被市场化,迎合世俗的趋势化都使得这本书的最初评估并不看好,而且如果要彩色套印,出版经费将是黑白的好几倍。出版社的朋友告诉我,据统计现在的大学生、研究生除了教科书外基本不买书。 
 
所以要拍板出版这本书,需要极大的勇气并承担很大的风险。科学普及出版社社长苏青博友就这样以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勇担风险的精神和一捶定音:“这类书现在很少,而社会需要这样的书!”
 
科学普及出版社的编辑郑洪炜、李洁和张敬一具体负责这本书的编辑。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地审改,让我看到了她们的专业精神,也让我提高了文字水平。在第一遍审稿意见下来时,我看到了编辑对我毫不客气地批评,有的意见甚至很尖锐。但在这些中肯的意见指导下,书稿越改越好。 
 
然而这本书更大的挑战是图片。出版不是博文,图片不能任意从网上摘,而我拍的照片不够全面。图片质量也有相当高的要求。我在英的朋友闫瑛和张克威正好回国访问,他们毫不犹豫地把他们随身带着的照片硬盘全部拷给了我,让我任意选择其中博物馆的照片,只是要求不要用人像。其中还有许多他们朋友闫征和谢玢拍的杰作,他们也授权让我使用。我香港的朋友林颖之林仲文姐弟也为我寄来一大包整理的整整齐齐各博物馆的珍贵照片。这样包括我自己的照片已经基本够用了。在整理的过程中,我觉得我最熟悉的爱丁堡应该更丰满些,特别是我没有那只后来入驻苏格兰皇家博物馆的多利羊。我就请我爱丁堡的朋友周薇帮我拍几张。没想到周薇非常认真地去做这件事,带上她几乎是专业的照像机,花了很长时间等上最好的时机,帮我完成了任务,给了我最高质量的照片,那张爱丁堡城堡的照片还被选用在了封面上。 给这本书贡献照片的还有博友刘立和孟津,以及我的发小佟新。关于照片,科学网博友祖乃甡以他艺术家的眼光为此提供了非常好的建议。还有那些我素未谋面的在幕后辛勤工作的美编。正是这些朋友们的鼎力相助,才使这本书增辉无数。
 
书要有一个序。我邀请了科学网上著名的博主武夷山。武夷山老师的博文显示他知识渊博,思想深刻,有他来给我写序这本书一定会熠熠生辉。然而我却惴惴不安,我们从未见过面,谈不上任何私交,他会惜墨吗?我的顾虑很快就云消雾散了,因为武夷山老师不仅爽快地接受邀请,并且当天就把序写好给我寄来,后来很快又寄来了修改稿,动作之快,令人印象深刻。
 
出书终于蹒跚地走到尾声。出版社要为此办一个新书发布会。为了这个会,出版社上下都忙翻了天。后来他们选定在中国科技馆和科技馆合作作为科普悦读会的形式进行,并通过科学网布告,网上预约。科学网的许多博主如苏青武夷山陈安李宁魏东平吕喆吕秀齐刘立迟菲都为此专门写了博文。当然也有个马甲揪着“淌”不放,还搬出了外国人、出版局领导来给自己壮胆,自说自话地硬塞给“淌”一个贬义。我不得不把“淌”汉典上的中性的定义给了他/她,并建议他/她提高下汉语水平(应该还有逻辑水平),没想到他/她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到处无理取闹,只剩下骂大街的能耐了。后来又将攻击转到我们的新词“淌客”(汉典上当然没有,意思自然清楚“淌”+“客”),牵强附会地拉上了风马牛不相及的“堂客”的某一偏意,按他/她的逻辑,汉语中所有的同声词都是同意词,并且只有一个想要什么就是什么的意思(例如:同志、同治、统治、统制、童稚、通知),汉语启不大乱了?很多人给我发短信,让我别理他/她,更有大侠客张天翼和小侠女迟菲拔刀相助,资深顽童苏青专门写了个“吃遍欧洲”隐讽。我说没关系,我欢迎争辩,可惜他/她实在不上档次,他/她越闹丢得只是他自己的人,客观上还起到了为这本书促销的作用,还是应该谢谢他/她。严谨的组织方无法得到这位马甲的更多信息,觉得如此没有底线的人最好还是做好他/她可能来砸场的预案。不过我谅他/她没那个胆量,只会躲在马甲里放黑枪。我的朋友陈灏说对这种人最好的办法是网上“约架”,下午三点直接在朝阳门相会!笑得大家都喷饭,说最好把各路媒体都叫上来直播,那苏青不是乐得半夜都从梦中笑醒?
 
尽管当当网已经以促销价开始销售这本书,但在这个活动上,售书的痕迹淡化到几乎为零。作为活动主办方出版社和科技馆的同事们认真地策划了整个活动,我的讲稿也一再被讨论修改,几易其稿。我在开始写讲稿的时候,把听众定位在知识人群上。没想到,正值暑假,有大批淌科技馆的孩子,报名极为火爆,其中有近1/3的孩子。听到这个消息,我真傻眼了,能把这帮孩子摁在座位上,抓住一两个小时讲博物馆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却极为有意义。于是讲稿还需要修改。 特别是编辑们提出谜语太难,要做几个孩子们猜得出的来鼓励他们,苏青也贡献了一个谜语。这才有吴国胜博友说的谜语太容易的问题。但有苏青、武夷山和吴国胜等猜谜高手在,真让我左右为难。所以有最后那个很难的谜语“行万里旅程,还要读千卷古书——打一成语”谜底“路不拾遗”是很难在限时猜出的,苏青和武夷山作为嘉宾坐在台上也不便参与,所以最后公布了谜底。这里行旅程扣一个“路”,万里还要千卷扣“不拾”,这里的“拾”指“十”不是“捡”,“古书”扣“遗”。希望能回答吴国胜博友的质疑。
 
讲演的地点因为报名的人太多而从二楼的讲演厅转到了一楼科技馆最大的讲堂,但还是爆满,还有很多人没有约到而遗憾地未能参加。但我最高兴的还是在演讲会上见到了我的博友们——我的佳宾苏青、武夷山、刘立、迟菲,还有吕秀齐、李宁、苗元华、吴国胜。除了刘立,都是第一次见面。佳宾们的发言都非常精彩。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周薇在伦敦奥运期间花大价机票从爱丁堡飞来参加这个活动。专程来参加活动的朋友和长辈还有:佟新、陈灏、李建国、梁家惠。
 
演讲会进行得极为顺利,特别是孩子们听得非常认真投入,让我感到非常欣慰。会后记者还对我进行了采访。整个活动我作为主角得到了太多热烈的掌声, 但我深知,这些掌声应该属于更多的人。


博物之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46-598387.html

上一篇:《淌过博物馆》一书的引言
下一篇:[转载]执法者请勿枉法

32 刘桂锋 李伟钢 陈小润 蔣勁松 李学宽 刘旭霞 刘立 武夷山 张玉秀 肖重发 魏东平 曹聪 鲍永利 吕乃基 翟自洋 马英 赵宇 吉宗祥 郭胜锋 刘玉仙 伍新燕 陆俊茜 刘庆丰 孟津 陈国文 李宁 王春艳 黄锦芳 王英伟 anran123 FloatingRose nature2012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5-27 17: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