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angjin 同济大学数学系,风险管理研究所

博文

追思姜继森年兄 精选

已有 13349 次阅读 2017-3-3 00:5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姜继森

前两日,一位发小给我发来微信,传来噩耗,说姜继森已于前日下午离世。我一时惊呆了。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这么一位充满活力的人,怎么会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再次得到证实后,我才无可奈何地收拾悲哀,一下子,对继森的怀念将我淹没。


姜继森是我的年兄,虽然他比我年轻。也就是说,我们是同一年(77)考上大学的,我在数学系,他在化学系。本来不会有很深很多的交往。但大学毕业后我们都分到宿迁工作,我更是到了农村基层学校教书。当时的不如意使我有段情绪低落的时期,而继森的谦和和乐观鼓励了我,两年后我考上了研究生,又过了一年,继森也考上了研究生。后来,他总是把这个功劳算在我头上,说是我激励了他,实际上,我心里清楚,真正的勇者是他自己。


我后来出国了,在国外期间,我们失联了。又过了十多年我回国到同济,过去的同学、朋友、发小都散了,继森也不知在哪里。有一次去华东师大开会,意外地在那儿碰上了他,让我惊喜万分,原来我们又聚上海了。我们在一块聊了很长时间,我知道他在华师大当了教授,带着博士,研究尖端的纳米材料,和我一样走着学术的路,我也欣慰他家庭很幸福。他低调地说着他当下的生活,更多地,我们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很多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但他却如数家珍。后来他来同济几次,每次都会来找我聊聊。我给他的email或微信,他总会在第一时间回。我出了书,会给他寄一本,心里总希望得到他的一声称赞。他曾邀请我到他家做客,因为各种原因,我居然没有成行,现在只要一想起这件事,就会让我痛心悔恨不已。甚至就在年前我们还有一次通话,在我的生活里,他一直就在不远的地方做着他的事,只要我抬头望他,他就会回我一个微笑。然而老天怎么这么无情,不肯把这个微笑多给我留一段时间?


得到他的离讯后,我茫然地在网上搜他的名字,我忽然发现,他有更多的惊奇。我对他的了解竟然太少了!我知道他的科研做的很好,教书教得很好,却不知他的社会活动竟如此活跃,民盟负责人、政协委员、工会主席、还是一家上市材料公司的董事!一大堆奖,相信他拿到手软。他还喜欢京剧,是个相当高水平的票友。政商学全垒打,外加艺术红利,样样杰出!天哪,一个人可以有多少精力,可以做这么多事!我真心疼了,他一定是把未来的六十年的事全做完了才潇潇洒洒地走了,留给我们和他相比在混日子的人无限的遗憾!他只有享年58岁,却做了别人几辈子都做不完的事!他生命的长度虽然不太够,但其宽度和厚度却是大多数人的数倍!天妒英才!


他是罹患癌症走的,这个小年夜发病,发现时已扩散,最终无力回天,不到两个月就告不治。我是他的病友,我却比他幸运多,过去了七年还继续苟活着。正因为如此,我有诸多的不甘,为什么没早点发现?为什么没让我探病,哪怕帮上一点点?为什么,也只有为什么了!


昨天下午,我去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到了会场我有点惶惶,因为到会那么多的亲友、同事、学生和领导,黑压压的一大片我都不认识。我和他的联系只有那他永远不会再回的email和微信,我就是他生活中太不起眼的一小点。然而就是这个小点是那么深切地哀悼他,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可见他的人格魅力有多大!还好,我找到了他的夫人,表达了我的哀悼,才使我的哀思有了着落。见到了继森的遗容,我想我有很多话对他说,一时间都有点站不稳。但我相信,继森会在另一个世界对我微笑!


继森,在另一个世界里不要那么忙,那么累,好吗?一路走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46-1037187.html

上一篇:裸脑的挑战 2 —— 琴
下一篇:《淌过博物馆(第二版)》出版

18 武夷山 李颖业 雷杰 丛远新 黄秀清 鲍海飞 袁春华 陆俊茜 杨正瓴 李健 王启云 周浙昆 檀成龙 刘玉仙 赵建民 赵宇 张士伟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6 11: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