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建华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肖建华

博文

我的高考1978点滴 精选

已有 9578 次阅读 2014-6-6 15:4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1977年冬,学校搞到了77年的高考卷及标准答案,分别在数学、物理、化学课堂上专门做出讲解。老师问,如果你参加此卷考试,能得几分?全班答案几乎清一色的是:0---10分之间。

      老师一听就急了,赶紧搬出叶帅的诗:“攻城不怕坚,攻书莫谓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然后的一天就是:动员大会,定购复习资料。一套全本的复习资料是5本,每本在500页左右。一套下来是各家月收入的1/4。第二天交钱,否则就定购不上了。

      到家跟爸一说,钱就到手了。只交待了一句话:买了就好好学,考得上考不上不管,学了就行。第二天,与其他同学交谈,各家家长交待的大不相同:多数是,花了那么大钱,一定要考上;有少数家长直接的就是,反正你也考不上,钱得花,不然别人家就看不起我了。

      闲话少说,盼星星盼月亮,书在年底到手了。把书包撑大了也没全装进去,到家后,我爸看了也是一口冷叹气。自己就在那发楞,这那学得完那?全家人一声不吭的吃完晚饭。也一声不吭的睡下了。

      我想了一晚,不就是一个要求“学了就行”吗?好办,第二天一早,天一亮就起,从第一页开看。一本一本的,先后打开了第一页。从此,看书,做书后的习题,只要还能动脑就学习;不行了就睡。

      时间飞快的过去,大多数的书才看到一半,1978年的高考报名开始了。

      那时是第一次全国统考,先填报志愿。老师给出的战略是:好、中、差的学校要填全。但是,对于五花八门的专业,老师也是稀里糊涂,瞎填吧。

      填完表一交了事。学习,看书,加速,还有小半本没看呢!

      突然间,时间到了。学校安排了带队老师,车票、住宿学校包办,生活费自理。到指定考场考试。考前头一天,住下后,老师领着看了一下考场。回到住地,看书,还有1/5的页从来就没有翻开过。

      有同学说老师,住处选的不好(与考场碰到的其他学校的考生相比)。老师说:1)此地的唐代文物就是我们住地院子的八角宝塔,是文人气息的集中地;2)此招待所系武装部所办,没有闲杂人等;3)整个考试期间,不得与外校或无关人员交谈,同学之间也不许交谈,不得打听考得咋样,最好是做哑巴!

      天热,也不知几时睡着了。老师一早就叫醒了我们,吃饭(包桌AA制),进考场,谁也是一声不吭。

      走进考场的感觉就是想笑,人们都太过于紧张了,以至于行为是如此的笨拙。考试时间到了,一看卷子考题,与做过的习题难度相当,做就是了。等到做数学、物理、化学卷的最后一题的时候才感觉到,如果看完了那1/5从来就没有翻开过的页,基本上就是全能做。

      每场考试出来,老师在外面等着,什么也不问,大家一声不吭,吃饭、看书、睡觉。被叫起,吃饭,进考场,做完考卷,出来。老师领着,老一套。

      5门试终于考完了。回到住地,退房。老师领到车站,票买好一分,各自回家。大家几乎一言不发。分手了。

      在回到家门口的站下车后,我们终于忍不住的开始相互打听。多数说不会做,但是都做了。我说都做了,不知对还是不对。

      回到家,家里问:考完了?答:考完了。问:能考上吗?答:连复习资料都没看完,能考上吗?全家在一声不吭中吃饭、睡觉。

      几天后,被叫到学校,老师开始仔细的挨个打问。大的问完问小事。所有同学都说,肖坐在第一排,每次考试,监考老师走到他那就不动了,盯着他的卷子看。老师问我,是这样吗?我说不知道。我在整个考试期间就一门心事做题,脑袋高速转动,就是觉得时间不够用,连检查一遍的时间也没有。

      老师再问,你没有违反考试纪律的任何行为?我说,绝对没有。又问,这道题那道题如何如何,我说一道题也想不起来。

      老师很吃惊,那你如何做的呢?我说,当时,就象是掏尽了我吃奶的力气,只是一门心思的做出来、快点、赶紧做下一题,最后一题还没做完呢,收卷了!

      从学校回到家,家里说,考上也好,考不上也好,看你的书去吧!我就又回到原来的状态,总算是把那1/5从来就没有翻开过的页看完了,此时才发现,这部分竟然没有列入考试内容!

      此时,精神大振。我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也已经在最轻松的状态下做完全部考卷。没有任何的遗憾。

人在精神上一轻松,大半年来全部的“累”就表露无遗。我一连10多天,吃了就睡,一睡就非叫不醒。把家里人吓坏了。

突然有一天下午,我妈问我,你考上了?我答,那不可能。一会,邻居向我妈道贺,我妈答,消息不准,孩子说不可能。直到我爸急急忙忙的回到家,跟我说:你的入学通知书,考上重点大学了。3天后就得出发报道去。

我此刻才相信,考上了。

第二天,到学校办材料,老师才说道:难怪监考老师老盯着你的卷子看,那个教室里,就你一个考上了重点大学。

我的高考:一件初看之下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在一个人全身心的投入下,完成相当部分总是可能的。在没有心理负担(全力一博,夫复何求)的环境下,人的潜能所能做成的事可能连自己也不相信。

这个经验也是我后来做科研的经验。

 




高考19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419-801018.html

上一篇:量子信息论的哲学基础
下一篇:量子信息论的百家争鸣:客观性

66 骆小红 彭渤 赵美娣 徐晓 姚小鸥 周健 辛晓十 文克玲 魏金本 游文武 刘立 肖里 曹聪 武夷山 王荣林 罗教明 赵理 王春艳 李宇斌 斯幸峰 罗汉江 任国玉 陈理 吴明火 戴小华 罗帆 肖振亚 刘全慧 余党会 林中祥 陈波 欧阳林寒 麻庭光 于春水 陈敬朴 窦贤明 应行仁 韦玉程 周立刚 张云扬 杨金波 张士涛 郭战胜 陆俊茜 王善勇 黄仁勇 陈楷翰 鲍博 葛维亚 王喆 wou zhouguanghui Angewandte1 forumkx N2N2 dafwlg hkcpvli cyllcz eastHL2014 htli jjpwto biofans yunmu Majorite amoger blackrain007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06: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