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凭鱼跃 沈海军的航空与纳米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沈海军 同济大学 教授Email:SHJ@tongji.edu.cn /SHJ@nuaa.edu.cn 版权所有

博文

日军731部队航空班机型考证(原创.科普)

已有 1493 次阅读 2021-9-16 13:49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沈海军

日军731部队,全称满洲731部队,是日本侵略军细菌战制剂工厂的代号。为掩人耳目,1932年至1945年期间,该部队曾先后叫过“加茂部队”(1933年)、“东乡部队”(1938-1939年,该取名是为了纪念石井四郎心中的偶像东乡平八郎)、“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1940年-1945年)、“满洲25202部队”(1945年5月更此名)。明面上,731部队是一个水净化部队,但实际上却干着肮脏“细菌战”的勾当。

731部队在日军战略上有重要的地位。日军所谓的"小小的哈尔滨,大大的平房",说的就是731部队。731部队归属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和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双重领导,人事配备极高。从事细菌战研究的2600余工作人员中,有一名中将和四名少将级军官,80余名校级军官,判任官和技师达300余名。为了配合细菌战制剂的试验和细菌战的实施,731专门配备有航空班和气象班,其中,航空班配备的飞机数量多达11架。

关于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到底装备了哪些机型?目前说法不一。9月8日,笔者曾撰文指出,哈尔滨侵华日军731部队罪证馆(简称罪证馆)的描述是错误的,详见文献[1]。

那么,日军731细菌部队到底装备了哪些机型呢?最近,笔者刚刚完成了《日本航空史话》书稿[2],对二战时期日本的航空工业略知一二,恰巧前天有位网友询问此事,这里,不妨给发表下自己的观点。

一、731部队航空班机型的三种观点

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装备了哪些机型?目前不同的文献来源有不同的描述。以下为三种典型的观点。

1)731罪证馆的观点

图1为罪证馆馆内的图展,其介绍为:“(731部队)航空班……拥有飞机11架,机种为吞龙轰炸机、九七1式重型轰炸机、九七2式重型轰炸机、九九双桨轻型轰炸机、九九单桨轻型轰炸机、九九式侦察机、隼式战斗机等……运输机,多数…军官乘坐”。

 

image.png

图1 罪证馆的资料介绍

2)森村诚一的著作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的著作--《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中有这样的描述[3]:“731部队第二部直辖有航空班…最多时拥有11架飞机。“包括经过改造的美国道格拉断飞机和完全不能使用的机在内”(原队人员的证词),11架飞机的组成如下:吞龙轰炸机、97式重型轰炸机、97式II型重型轰炸机、99式双引擎轻型轰炸机、99式单引擎轻型轰炸机、轰炸教练机、运输教练机、隼式战斗机、患者运输机、AT客机以及无法使用而一直放置在那里的爱国飞机等。航空班人员包括气象、通信和维修人员在内共的60人。轰炸机较多,这一点一定会引起读者的注意。这是细菌战实验和作战的需要。”

3)松本正一的证词

731部队航空班成员“松本正一在东京地方法庭的证词(节录)”[4](见https://www.doc88.com/p-362142112422.html):“我初到时全班只有八八式二型侦察轰炸机、九一式战斗机、九四式侦察机和运输伤患者的小型运输机各一架。八八式二型配有喷雾装置,用于散布肠伤寒菌。九一式战斗机比我在熊谷陆军飞行学校训练使用的九五式还要落后。这种飞机不是军部配置的,而是731部队自己从什么地方买来的。九四式是诺门坎战役结束后、我刚到这里不久由军部配置的。小型运输机包括飞行员只能乘坐三人。有一天我在驾驶时引擎突然灭火,坠地损坏,这才配备了一架九五式战斗机。以后又进了一架九七式。我和樱永主要驾驶九五式,铃木驾驶九四式…到1940年夏秋,我奉命在杭州实施了三个月的细菌作战,…队伍是使用九七式重型轰炸机和九七式单发轻型轰炸机从哈尔滨出发赴杭州…这时赴南京的731部队被称为“奈良部队”。这次出机时,航空班所有的九七式单发重型轰炸机、九七式双发重型轰炸机,包括九七式双发轻型轰炸机等也一起移到了南京。”

总结一下:

1)罪证馆的机型描述:吞龙轰炸机、九七(I式)重型轰炸机、九七2式重型轰炸机、九九双桨轻型轰炸机、九九单桨轻型轰炸机、九九式侦察机、隼式战斗机、运输机等,最少有8种机型,其中5种轰炸机,1种战斗机,1种侦察机和1种运输机

2)森村诚一的机型描述:吞龙轰炸机、97式重炸机、97式II型重炸机、99式双引擎轻型轰炸机、99式单引擎轻型轰炸机、轰炸(教练)机、运输(教练)机、患者运输机、隼式战斗机、AT客机以及无法使用而一直放置在那里的爱国飞机等。共8种机型,其中6种轰炸机、2种运输机、1种战斗机、1种客机和1种爱国号飞机

3松本正一证词的机型:八八式二型侦察轰炸机、九一式战斗机、九四式侦察机、九五式战斗机、九七式(具体型号未提及)、3座小型伤员运输机、九七式重型轰炸机、九七式单发轻型轰炸机

 二、罪行馆的机型描述是有误的

对比三种731部队航空班配备机型的描述,可以发现,罪证馆和森村诚一的观点是一致的,也就是说,罪证馆采信了森村诚一的著作《恶魔的饱食》。尽管如此,前两者和后者在机型描述上却大相径庭。譬如,松本正一证词中的“八八式二型侦察轰炸机、九一式战斗机、九四式侦察机、九五式战斗机、九七式轻型轰炸机”等5型飞机在罪证馆和森村诚一的表述中全部消失,显然是不正常的。作为731部队航空班的成员之一、战败法庭受审的战犯,松本正一法庭上的证词更具可信度。基于此,笔者认为,罪证馆图展中的机型描述是存在错误的。

为了进一步证明这一点,笔者广泛收集日本731部队航空班的机型历史遗留照片,得到了图33张。作为罪证,这3张照片在诸多731部队相关著作、文献、网文,包括罪证馆图展中均反复出现。查阅文献[5], 并经过照片对比、识别后发现,图3中三款731部队航空班的飞机分别为日本陆军的94式侦察机、 97轻型轰炸机和八八二式侦察轰炸机,见图4。这三款飞机,罪证馆图展和森村诚一著作中均未提及,但松本正一证词中却都提到了;松本正一证词的高可信度得到了进一步印证

因此,可以认定,罪证馆图展中的机型描述无疑是存有错误的。

image.png

三、到底有几种“九七”

在罪证馆、森村诚一及松本正一的731部队机型描述中,多次出现了“九七”型/式机型,具体描述如见表1。

image.png

看到表1林林种种的“九七”式,想必大部分读者已经一头雾水了。为了弄清楚日军二战时期的“九七”型飞机,首先要了解一下什么是“九七”式。

从1926年起,日本陆军开始采用日本“皇纪”年代数命名武器装备。例如:1937年出品的九七式重爆(注:重爆即重型轰炸机),其中的“九七式”表示皇纪2597年(即1937年);再比如, Ki-49百式重爆“吞龙”,其中的“百式”均指的是皇纪2600年(即1940年)。但日本海军却将皇纪2600年命名的兵器称为“零式”,譬如大家熟悉的零式战机。

知道了“九七”型的含义,再来看看1937年日本陆军都成功研制出了哪几款“九七”式飞机。

查阅“沈海军:日本航空史话”可知,当年日本陆军的“九七”式飞机有四款,即第一款:九七式单发轻型(俯冲)轰炸机;第二款:九七式单发战斗机;第三款:九七式双发重型轰炸机,分早期的I型(搭载两台950hp的发动机),和中后期的II型(换装了两台1450hp的发动机)两种。第四款:九七司侦,一款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陆军的单发双座侦察机。

表1(松本正一证词中)的“九七式双发轻型轰炸机”,笔者认为就是九七式(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因为九七式I型重轰的发动机功率仅为II型的三分之二,载弹量上要明显低于后者,故松本正一认为它是轻型轰炸机也是合理的。

松本正一证词中有这样的描述:“这时赴南京的731部队被称为‘奈良部队’。这次出机时,航空班所有的九七式单发重型轰炸机、九七式双发重型轰炸机,包括九七式双发轻型轰炸机等也一起移到了南京。”这里并列出现了三款“九七”式轰炸机,笔者认为,其中的“九七式单发重型轰炸机” 疑似记录或翻译过程中的笔误,因为单发动机的重型轰炸机是不可能的。事实上,1937年日本陆军研制的四款九七式中根本就没有“九七式单发重型轰炸机”,该处应该是“九七式单发轻型轰炸机”。而其中的“九七式双发轻型轰炸机”应该指的是“九七式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

综合表1及相关资料信息,笔者认为,731部队航空班的九七式飞机包括以下三种:1九七式单发轻型轰炸机、2)九七式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即故松本口中的“九七式双发轻型轰炸机”、3)九七式I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其中,第一款九七式轰炸机松本正一证词中多次提到;后两款罪证馆、森村诚一、松本正一均有提及。

 四、结 论

根据信息来源的可信度,综合森村诚一著作、松本正一的证词、以及笔者的著作《日本航空史话》,并结合当时的战时情况,分析后笔者认为,731部队航空班的11架飞机型号应分别为:

  1)九七式单发轻型轰炸机、2)九七式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3)九七式II型(双发)重型轰炸机,4)八八式二型侦察轰炸机、5)九一式战斗机、6)九四式侦察机、7)九五式战斗机、83座小型伤员运输机、9)基于美国道格拉DC-2改进设计,用于运输日本长官、宪兵的AT客机、10)日本民间集资购买,捐赠给日本陆军,但无法使用而一直放置的爱国号飞机,11)一款运输(教练)机。

关于1)-3)机型的确定,“三、到底有几种“九七式”机型?”一小节中已经讨论过了。关于4)-8)机型,松本正一的证词中有多次明确提到。9)和10)机型在森村诚一著作《恶魔的饱食》中有多处谈及。 关于“11)运输(教练)机”的确定,依据是森村诚一的著作--《恶魔的饱食》。

总之,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不可饶恕,但给其定罪,罪证务必要是“铁证”,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参考文献

[1] 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到底装备了哪些机型? 见: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9356&do=blog&id=1303311

[2] 沈海军:《日本航空史话》书稿撰写工作完成了!见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9356&do=blog&id=1303529 

[3] 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的著作--《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2001 http://99csw.com/book/4582/161941.htm

[4] “松本正一在东京地方法庭的证词(节录)”,见https://www.doc88.com/p-362142112422.html

[5] 沈海军 《日本航空史话》,待出版,202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1304452.html

上一篇:学生们的毕业设计--仿飞鱼飞机被《大学生》杂志报道
下一篇:一纸聘书,一分责任

2 武夷山 周少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4 05: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