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凭鱼跃 沈海军的航空与纳米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沈海军 同济大学 教授Email:SHJ@tongji.edu.cn /SHJ@nuaa.edu.cn 版权所有

博文

纪念家兄沈海卫

已有 1680 次阅读 2021-1-5 14: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海卫走了

前几日,姐姐打电话过来,说是海卫走了。听后心里先是一沉,然后似乎又有一种释然的感觉。沈海卫是家兄的名字。几十年来,他一直被精神疾病、糖尿病等一大堆病症折磨,连带拖垮了母亲,拖垮了家庭,这下自己也终于解脱了。

海卫是1969年出生的,属鸡,长我两岁,享年51岁。很早的时候,就听过村里的长者讲“男怕属鸡,女怕属羊”。大意是,属鸡的男人“刨食吃”,注定生活流离;属羊(阳)的女人克夫,十羊九寡。尽管都是封建迷信,但对于海卫来说,似乎是应验的。 

二、美好的童年

记忆中,学龄前的海卫很是勤快。小小年纪就学着拔猪草、喂猪、喂鸡,扫地,甚至拉风箱煮稀饭,帮父母干些家务,经常受到爸妈夸赞。我则大多时候像个小尾巴,跟在后边“打酱油”。村子里的同龄孩童玩耍游戏的时候,海卫也常收留我跟他在一组,就像电影里“大哥罩着小弟”那样,对自己的弟弟百般照顾和护佑。

小学的时候,海卫比我高一个年级,属于班上最早戴红领巾的。记忆中,当时的小学是4.5年;有一年改了学制,后来就是5年制了。海卫和我的小学都是在3个学校辗转度过的:邻村的余下一贯制学校、本村的沈家营小学(没有5年级)和邻村的余下中心小学。然而由于不在一个年级,实际上我俩小学同时同校读书的时间只有1年。那时候的海卫学习成绩优异,左肩上不是“双杠”,就是“三道杠”,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他从学校里得到的各种奖状。而相比之下,我的奖状寥寥无几。放学后,海卫依然会带着我帮助家里父母分担各种家务,正所谓“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海卫比我年长,干活中用,自然会在各种场合得到各种表扬,令人嫉妒。

三、辗转求学

我们兄弟俩的初中都是从户县第十中学(简称“户县十中”)开始的。海卫先一年到的户县十中,我是晚一年去的。户县十中主要是高中,初中部三个年级总共只设有三个班,据说就是为周边的曹家堡、柿园等四个自然村子弟设置的。

户县十中地处南山脚下,离我们家有十来里地,比较远,因此海卫和我便成为诸多住校生中唯二的初中生。记忆中的住校宿舍很糟糕,由一间三四十平米的大瓦房教室改造而成,屋顶上正中间孤零零吊挂着一盏昏暗的15瓦灯泡,宿舍里有四条大通铺,上下两层的那种,可容纳100余号人;宿舍窗户没有玻璃,只有塑料糊的窗纸。由于住校的大多都是年长的高中生,我们哥俩的年龄最小,床铺被扔到最靠门的位置。那一年冬天真冷,凛冽的山风横扫大地,透过门缝和被子直入骨髓;偶尔起夜如厕的舍友们开关门时呼呼的寒风声,至今还在耳畔回响;而海卫则主动睡到最靠门的位置,为自己的弟弟遮风挡寒。那一年,海卫的学习成绩仍是全班名列前茅。

海卫念初三时,他和我一起转学到了光明乡天河初级中学。新到的学校离家里有五六里地,相对略近一些,但仍需住校。此次转学要感谢四娘在那里任教,走了后门的。开始我们哥俩住校晚上睡的是教室。就是“晚上在教室里拼了桌子、铺上被褥睡,清晨再收起被褥” 的那种。

就是那一年,海卫的性格开始发生了巨大变化。新的环境让他变得孤僻,学习成绩也显著下降。加上此后中考失利,更是雪上加霜,受到打击的海卫出现了焦躁和自言自语等状况。

没考上高中的海卫复读选择的是红旗中学。那一年,我们俩是一起从光明乡天河初级中学转学过去,此时都是初三年级,但不在一个班。红旗中学有高中部和初中部,教学质量很差,属于平均一年连一个大学生都考不上的那种。红旗中学离家仍有四五里地,需要住校,于是昏天黑地的中考苦读就这样开始了。

就在那一年,海卫被诊断为“精神官能症”,辍学后待在家里;而我侥幸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户县一中。 

四、接班与病情

1986年至1989年是我们这个家最艰难的几年。姐姐高考屡屡不中,父亲突然工伤住院;海卫精神疾病不时恶化,时而住院,时而回家休养(其实是没钱治病出院而非病治好了);加上我在县城读高中,家里的积蓄早已消耗殆尽,变得一贫如洗。由于海卫的“武疯子”症状频发,家里鸡犬不宁已成为常态。也就是从那时期起,我开始养成节假日不愿回那个家的习惯;这一“不回家”的“亲情冷漠”习性居然在此后延续了二十余年之久。

1989年,姐姐嫁人、我考上了大学、父亲身体恢复后退休、海卫顶替父亲工作后,这个家庭的境况才有所缓解。

上班后的前几年里,海卫的情况还不错,在药物的控制下尚能维持自己所在单位的工作。但一旦遭受刺激就会病情复发;复发后就要治疗、闹腾数年,直到家里的积蓄清零,方能有所缓和。回想起来,海卫上班后的前20年里,曾经有两件事对他打击很大。

一次是1994年父亲遭遇车祸,险些丧命。关于救治医疗、赔偿等事宜一折腾就是两年时间。由于疏于照料加上受到刺激,海卫的精神疾病突发。一时间,一个家里有两个人同时省城住院,而我刚刚大学毕业尚在外地工作,家里顿时陷入绝境……

另一次是海卫离婚。1997年,海卫病情稳定后有人说亲。由于海卫身体不好,父母也就没有过多打听女方底细就很快给海卫办了婚事。然而大家生活在一起几个月后才发现,女方竟然也有精神方面的疾病。两个精神疾病的人在一起日子自然没发过。就这样,离婚官司又打了几个月。这对海卫精神刺激不小,病情发作、治愈后再也不谈婚论嫁.......

事实上,一些较小的刺激也会让他疾病发作,这里不再列举。 

五、母亲去世

海卫疾病经常发作,父亲工伤加车祸,两人基本上在家里不再干任何家务,所有的负担就都压在了母亲身上。长期以来,海卫病情发作时的担惊受怕,昂贵的医疗费用,加上长期劳作,使母亲养成了极度节俭甚至对自己苛刻的生活习惯。2015年夏天,终于积劳成疾,母亲突发心脏病逝世。据说母亲咽气时还念念不忘说到:“我不能去,我走了这两个人(海卫和父亲)怎么活!”

母亲去世时73岁,也算古稀之年。但很长一段时间,我总是固执地将母亲的死与海卫的拖累直接关联,并心怀芥蒂。

母亲在世的时候,有一次我开玩笑对她说,“你总是偏心老大(海卫)。海卫小时学习好你夸他也就罢了;现在他平时啥活不干,像个老爷,但一旦帮你搭个手干点家务,你就高兴得不行!”

后来才明白了,世界上父母最“偏心”的,其实往往是那个“日子过得糟糕” 的孩子,因为他们希望自己所有的孩子都过得幸福。 

六、如有来生,还作兄弟

我曾记恨海卫拖垮了整个家庭,记恨他给家庭成员心理留下了沉痛,甚至认为海卫拖累死了母亲;尽管有时也自己解释:“海卫是病人,不能与精神疾病患者计较。”然而在听到海卫去世的那一刻起,竟然还是落下了伤心的眼泪。

海卫从小上学便辗转流离,遭遇着那个时期众多贫困底层家庭同样的各种无奈;谈不上对社会有贡献,也没有好好享受过美好的人生;一生无妻儿,没啥成就,甚至被人瞧不起。

依然忘不了,孩提时一起玩耍,中学时一起学习、住宿;忘不了,有一年回家时海卫兴匆匆给自己兄弟买了自认为最美味的猪头肉……

兄长,安息吧!如果有来生,我们还作兄弟。

 弟:沈海军

2021/1/5

记录亲人的点点滴滴。

【1】母亲,儿子现在很想你,你知道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961604.html

【2】长姐为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987072.html

【3】跟我12年,老婆您辛苦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23582.html

【4】女儿的历程(组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787647.html

【5】父亲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990534.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56-1265806.html

上一篇:获“宝钢教育奖”
下一篇:走近古印度飞行器维曼拿系列(十三)(科普.原创)

22 王庆浩 武夷山 史晓雷 李振乾 李斐 王汉森 张鹏举 周忠浩 宁利中 刘钢 王安良 孙冰 晏成和 杨正瓴 李学宽 王从彦 韦四江 刘全慧 贺玖成 钟定胜 杨婵 强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4 12: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