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科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kysdc 地球科学苑-地学科普与地质灾害

博文

七彩的地质人生——推荐孟庆仁老师的博文

已有 4001 次阅读 2012-1-11 16:05 |个人分类:实话实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人生, 科学网, 博文, 七彩, 孟庆仁

    孟庆仁老师是我的地质同行和前辈,这是我从他的博文中猜测的,他至少大我十岁。 

    我与孟老师至今未曾见过面,未曾听过他的音。但是我们在科学网相识了,而且我从心里感觉到,孟老师和我已经成为了极好的朋友,感谢科学网。

    孟老师是一位敢于直言、不人云亦云的地质学家。他对贵州平塘“藏字石”的“奇观”进行了一系列探讨,提出了与著名专家截然不一样但又是非常客观而科学的看法,发表了多篇博文。字里行间透着老一辈地质学家求真求实的精神。这方面的系列文章请大家点击如下地址: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32281&do=blog&classid=156481&view=me&from=space

    孟老师还是位很有文采的作者,发表了多篇“孟体”诗文。我不是搞文学的,不敢擅自把孟老师称为作家。但是从他多篇博文中,文采可见一斑。下面这段关于雪的文字我特别喜欢。


    想写一写雪,可是头脑一片空白,除了一个“白”字外,什么都想不起来。其实,还要想什么呢,一个“白”字就足够了。


        雪,是由“上善若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水结成的,能不白嘛;
        雪,是除却了人世间的灰尘,而净化的,能不白嘛;
        雪,是从大海的浪花上飞来的,能不白嘛;
        雪,是从冰清玉洁的苍穹洒落下来的,能不白嘛;
        雪,是由奔腾咆哮的江河激起的,能不白嘛;
        雪,是荡涤一切污秽而晶出的,能不白嘛;
        雪,是雪山、冰川未归的孩子,像仙女散花,把洁白撒向人间……


        雪就是白,白就是雪。

        茫茫虚空,浩瀚玉宇,渊乎!“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湛兮似若存”

        我不知雪是谁?我不知白是谁?

        雪和白,在我们生命之先,在我们祖宗之先

        雪呀!白呀!

        所以,我们也应该白;

        所以,我们更不应该不白!


        然而,这人世间,不“雪”不白的事

        也实在是太多了,谁能数得清,谁能说得尽呢?

        所以,才需要冬天的严厉,

        才需要冬天撒下雪来,

        让大地都白一下,

        特别是让该白而不白的地方也白一下。


        这“漫天皆白”和“野火烧不尽”具有相同的含义。

        荒草不尽,污秽不尽,烧一下和白一下起作用大体相同。

        火每年都烧,雪每年都下,除一茬,再除一茬……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32281&do=blog&id=526095


    孟老师也是一位细心而又充满爱心的长者。他写的“奶布”情怀只有爱醒着等诗文情真意切,字里行间充满了人间高尚的爱意。


    特别让我感动还有孟老师的写的祭妻悼罗全增同志有感

    最后,我想以孟老师的“我想问声太阳”作为本文的结尾:

 

        我想问声太阳

             你把我的青春,

        藏在了

        什么地方?

        是藏在汗水浸润的探槽?

        还是藏在地质调查的路上?

        是藏在烟尘弥漫的坑道?

        还是藏在机声隆隆的井场?

 

        我想问声月亮,

        你把我的亲情,

        藏在了

        什么地方?

 

        父母故去不得见面,

        夫妻分居天各一方,

        子女牵衣含泪告别,

        朋友不见失去来往。

 

        我想问声太阳,

        我想问声月亮,

        你为何总是挽着我的臂膀?

        你为何总是推着我的脊梁?

 

        今年战斗在茫茫林海,

        明年去打拼大漠沙荒。

        一年一年频频搬家,

        这儿一枪那儿一枪常换地方。

 

孟庆仁老师的博客地址: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3228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17-528029.html

上一篇:数名登山家及大面积树木离奇死亡——地质学家巧破疑案
下一篇:老鹰的巢—露宿戈壁—红柳:第五次赴新疆的经历

13 杨月琴 尤明庆 朱志敏 王涛 刘洋 刘立 吕洪波 刘继顺 杨晓虹 魏玉保 马志飞 翟自洋 魏焱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8 08: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