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科苑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kysdc 地球科学苑-地学科普与地质灾害

博文

丹霞之路 精选

已有 6734 次阅读 2016-12-4 23:08 |个人分类:游记往事|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近300平方公里的广东韶关丹霞山风景区,有680座大小不等的山峰,其中巴寨为最高峰,海拔只有620米,其他山峰的海拔多介于几十米到四、五百米之间。如果单纯从海拔高度来考量,丹霞山景区实在算不得什么。

   然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却生生把这680座山峰雕凿成以赤壁丹崖为特色、形态各异的“石堡”、“石墙”和“石柱”等地貌景观。远近高低各不相同的“石堡”、“石墙”和“石柱”等又往往组合成簇群状峰丛或峰林,连同蜿蜒于群山之间的锦江、千变万化的云雾和郁郁葱葱的亚热带植被,构成了一幅幅雄奇险峻、秀美无比的风景,使得丹霞山成为名符其实的世界级风景名山(参见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39317&do=blog&id=978094)。

   而把丹霞山无数巨幅风景串接起来的正是今天要向大家展示的丹霞之路。

   丹霞山景区内基础设施完善、正式向游客开放的游览区面积约有20平方公里。包括西部巴寨景区在内的正式开放区有古代和现代修建的不同级别、纵横交错且有较好安全保障的道路系统。其中,难度系数较大的游览路段主要有①长老峰和别传禅寺之间的丹梯铁索、②长老峰东侧的丹霞栈道、③阳元山南侧的阳元栈道、④阳元山西侧细美寨附近的久久天梯和⑤巴寨东侧大崖壁的巴寨天梯。这几段路坡度大,向游客开放前,已经在原有的古代道路基础上进行了拓宽、加固,增加了防护措施,大大降低了危险系数,至今没有发生过大的意外。游览区内其他路段难度系数很低。丹霞山最出名的景点大多位于游览区。

别传禅寺与长老峰之间的“丹梯铁索”

长老峰东侧的丹霞栈道,栈道旁没有护栏的台阶为以前的道路

阳元山南侧的栈道

阳元山南侧的栈道

阳元山南侧的栈道

位于阳元山西侧细美寨的“九九天梯”


丹霞山西部巴寨的大崖壁

通往巴寨顶峰的“巴寨天梯”


丹霞娃娃,悠然自得地行走在巴寨天梯上


仙女散花景点

巴寨“仙女散花”景点的道路

   大丹霞内有100余座较大的山峰曾有人类居住生活的遗迹,在当地称为“寨”(开放区内的巴寨和细美寨就是两个典型的“山寨”)。这百余座山寨原多是当地百姓为躲避战乱或者土匪流寇为躲避追剿在山上倚靠断崖绝壁和大型山洞而修建的,现在均已废弃。以前通往各山寨的道路系统因年久失修,多已淹没在茂密的树林或灌木丛中,很难觅得踪迹。只有少数资深驴友、摄影爱好者和科学考察人员在当地的向导带领下才可以进入。一般游客千万不可贸然进入。

  除了100余座“山寨”,余下的500余座山峰仅有极少、极少的人光顾过。大丹霞景区著名的资深户外人士朱比特就是这极少数人之一。

照片中向远方眺望的正是朱比特


这样狭窄的山脊对于朱比特来讲如同平路,他可以轻易跑上跑下


这种黄色的植物是朱比特在丹霞山首次发现的新物种,被称为“丹霞兰”


这是朱比特在观察拍照的场景

下面几张照片为丹霞山的户外爱好者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假期攀登“睡美人”时的场景,拍摄者为香香。

   与这些“山寨路”比较,开放区内的几段保护措施严谨的“险路”实在太安全了,完全可以称为“保险路”和“平安路”,强烈推荐大家都去走一走。

  然而,丹霞山景区内还有难度和危险系数更高的绝路,是采药人为了从人迹罕至的断崖绝壁采摘野生石斛而开辟的“石斛路”。

   下面两张照片在在夏冨村公路旁向东瞭望时见到的情景,照片中几乎寸草不生的陡立崖壁吸引了我。我问当地的村民朱叔,如何才能到达这个崖壁跟前考察。朱叔说:“我几十年前进山砍柴、背木头去过那里,最近一次进去距今至少已经10来年了,许多路已经忘记了”。于是他为我找来了夏冨村的村民李志初。

   李志初是一位阅历丰富的农民,熟悉大丹霞山景区内绝大部分路线,还熟知丹霞山周边的历史和各种传说。10多年来,带领众多摄影家和考察队深入到人迹罕至的大丹霞腹地,被尊为金牌农民导游,平时人们都友好地称他为“李导”,许多摄影高手的珍贵作品都是在李导的带领下拍到的,就连丹霞山景区申报世界地质公园,也有他的一分功劳。

   11月16日,李导和朱叔在前边披荆斩棘开路,我们很快来到了屏风寨脚下。屏风寨四周被茂密的天然林木包裹着,找不到任何一个理想的拍摄位置,户外经验丰富的读者可以从下面的多张照片中判断出其险要程度。


李导在前边开路

屏风寨前向上仰望


这种带刺的植物一旦被緾上,很难摆脱


长在极薄的风化土壤上的树木


夏富村民朱云,好客开朗,很多人称他为朱叔(他有许多故事,以后再讲)


屏风寨的卫星照片

   受垂直地表的裂隙系统控制,屏风寨整体呈自西向东展布的石墙状山体,东西方向长约100m,南北方向平均宽度不足10m,四周均为数十米高的绝壁。距其西端18m和42m处被两条南北向的大型节理切割,雨水侵蚀和风化作用强烈,最西端的节理缝已经呈通透的一线天的雏形。自夏富村方向看有些像竖立的数根巨型手指。

   我们沿顺时针方向围绕屏风寨转了一周。路上发现两颗真正的野生灵芝,看到了采药人就地取材搭建的“天梯”。

两个红红的野生灵芝


左为李导,中间为朱叔

为采石斛而搭建的天梯,估计只有朱比特那样的资深驴友才有可能走过类似的道路。


   这些采药人为什么冒着巨大的风险搭建这样的天梯?难道他们采的“仙草”?

   原来他们最主要的采集目标是只在断崖绝壁上生长的野生铁皮石斛。

  天然的野生铁皮石斛生长缓慢,生长条件苛刻,药用价值极高,属国家级濒危药用植物,有多种神奇的功效。多次带我考察丹霞地貌的朱叔介绍说,假如有老人病危快断气的时候,远在外地的孩子又一时赶不回来,家里的人就上山采点野生石斛给老人喝,这样就可以多延缓两三天生命,所以当地人称野生石斛为“吊气兰”,奉其为“救命仙草”。正因为此,天然野生铁皮石斛的价格奇高。这正是“石斛人”的动力。

以后有时间再讲朱叔与野生石斛的故事。

再次强调一下:没有特别许可或任务,一般游客不要轻易进入未开发的丹霞腹地。除了好看的风景,还有更多的断崖、沟壑,也有野猪、毒蛇等可能危及人生命的动物

这张照片就在屏风寨下,一头很大的野猪刚刚睡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317-1018688.html

上一篇:曾经的辉煌——前苏联科拉超深钻井
下一篇:《地质之美》与科学网博友

38 史晓雷 蔡小宁 秦旅 彭渤 李学宽 许培扬 蒋德明 徐令予 强涛 杨正瓴 李竞 冯大诚 王从彦 鲍海飞 朱晓刚 李俊 赵克勤 吕洪波 李土荣 喻海良 秦四清 姬扬 赵建民 李颖业 刘光银 邹烨 白龙亮 晏成和 章雨旭 鲁云霞 刘继顺 陈楷翰 孟庆仁 杨峰峰 陈湘明 xlsd tuner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9 07: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