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进化论-刘锋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ufeng

博文

21世纪科技竞争的核心是超级智能的控制权

已有 575 次阅读 2019-8-13 20:26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作者:刘锋

这篇文章是根据《崛起的超级智能:互联网大脑如何影响科技未来》的核心观点对21世纪世界科技竞争的判断。

21世纪科技竞争的核心是超级智能的控制权

2019年5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宣布因为国家经济紧急状态,禁止企业使用被视为对国家安全造成风险的外国制造设备。同时,该命令指示美国商务部在未来150天内制定法规和计划。并且,美国商务部声明,将把华为及70个附属公司增列入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

这是近年来美国在世界各国大力推动限制华为的情况下,对华为进行的一次全面升级封锁行动,为什么美国要坚决对华为采取行动,除了表面上的理由之外,如果从21世纪科技发展的趋势和科技生态形成的特点看,这背后还有着更为深刻的原因。

2019年7月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崛起的超级智能》一书提出,在过去的50年里,互联网正在从网状的信息高速公路进化成为类脑的超级智能系统。在经过1969年互联网的诞生、1974年TCP/IP协议、1989年万维网等基础的奠定后,互联网开始加速向与大脑高度相似的方向发育。


21世纪科技竞争的核心是超级智能的控制权



上图所示,2004年社交网络为代表的类脑神经元网络,2005年云计算为代表的类中枢神经系统,2009年物联网为代表的类感觉神经系统,2012年工业互联网、工业4.0为代表的类运动神经系统,2013年大数据,2015年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驱动力,到2018年阿里大脑、腾讯大脑、360安全大脑、滴滴交通大脑等不断涌现,连同之前的谷歌大脑、百度大脑、讯飞超脑,到2019年,互联网大脑的雏形已越来越清晰。

经过50年的发展,特别是在21世纪,数十亿人类群体智慧与数百亿设备的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结构联合形成自然界前所未有的智能形式,也就是一种新超级智能的形成。

其中,人类群体智慧以云群体智能的形式成为了互联网的“右大脑”,设备的机器智能以云机器智能的形式形成了互联网“左大脑”。

互联网大脑架构的形成和超级智能的兴起,将对人类社会、产业、科技、文化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说,人类社会的科技和产业正在从人工智能时代迈向超级智能时代,21世纪国家间科技竞争的焦点就在于对基于互联网大脑的这个”超级智能”系统的控制和利用。


21世纪科技竞争的核心是超级智能的控制权



托这张示意图,我们可以发现有7个部位是重要的新战略资源,抢占这些领域的制高点将决定一个国家是否能在未来处于主动位置。

第一个新战略资源是路由和通讯线路,这个领域是互联网大脑的神经纤维部位,技术上包括路由器,4G、5G移动通讯技术,Lora,NB-IOT物联网通讯技术,光纤通讯等等,这些技术决定了互联网数据在底层的流动通道。美国棱镜计划之所以能够得到实施,与美国在这个领域的优势地位有关,但最近10年来,华为异军突起,到2018年成为世界最大的通讯公司,世界第二大智能手机公司,在5G的研发和部署上远远走在世界前列。从这一点而言,美国对华为采取打压行动证实这个领域的重要性。

第二个新战略资源是社交网络,相对于神经元网络是人类大脑最重要组织结构,社交网路在互联网大脑中也承担了神经元网络的角色。到2018年,腾讯的微信和QQ使用人数超过了10亿人,Facebook使用人数超过20亿人,其他包括阿里巴巴,今日头条、Twitter等企业也都在不同方向占据了互联网神经元网络的一部分,社交网络的重要性在于不但链接了世界范围的人,也开始链接世界范围的物和系统程序,从而实现人与人,人与物,物与物的大社交网络,谁控制了这个互联网大脑最重要的应用结构,谁就几乎控制了互联网大脑的顶层数据资源和数据流动通道。

第三个新战略资源是云计算托管服务,我们在前文介绍过,云计算的产生是互联网中枢神经系统的萌芽。它的核心特征是互联网硬件的统一,软件的统一,和数据的统一,是通过大量集中的服务器资源统一为企业,政府提供互联网业务服务,在2019年,世界范围的企业业务,政府政务业务越来越放弃独立建设云端服务,转而投向包括亚马逊云,微软云,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为代表的云计算托管服务中,而且这种趋势还在不断加速中,因此谁控制了云计算托管服务,谁也就占据了世界产业,行业和政府数据的资源池。

第四个新战略资源是卫星定位系统,这是互联网大脑的两大神经系统-感觉神经系统和运动神经系统,与现实世界进行接驳最重要的接口之一,互联网的运动神经系统包括无人机、智能汽车、云机器人、互联网感觉神经系统包括各种传感器,摄像头等,这些设备在现实世界分布在什么位置,如何顺利的到达目标位置就有着极其重要的应用价值,谁占据了这个战略资源,谁就可以掌控互联网大脑与现实世界的关系,就可以在发生冲突时通过屏蔽和误导对敌对国家产生中重大危害。从这个角度说中国建设北斗系统,俄罗斯建设GLONASS系统,欧盟建设伽利略卫星导航系统,替换和对抗美国的GPS系统,也就说明了这个领域的重要性。

第五和第六个新战略资源分别是芯片和操作系统,相对而言这两个领域的重要性已经被世界所认知,因为它们分别是驱动互联网各个组成部分能够运转的关键,其中芯片是所有联网智能设备能够激活运转的硬件核心。操作系统是智能设备能够激活运转的软件核心,在这两个领域,美国或西方公司一直占据着统治地位,从微软windows系统到谷歌安卓系统,从英特尔芯片到ARM芯片。

第七个新战略资源是智能手机,应该说智能手机本身也算是第一和第五,第六项的组合,但是智能手机本身作为目前人类进入互联网大脑最重要的入口,抢占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对于企业和国家依然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

在以上提到的七项新战略资源中,我们并没有把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和领域列入其中,这是因为对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是依赖于上述七个战略资源,可以这样说,如果一个企业或一个国家在在这七个领域本身不强,那么它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方面就会成为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无法发展壮大。

可以说这七项21世纪新战略资源的占有,将决定一个国家对基于互联网大脑的“超级智能”的控制力,目前看主要是中国和美国占据更为主动的位置,美国相对处于优势地位,但中国也在不断追赶。与美国互有胜负。

其中的第一项新战略资源互联网大脑的神经纤维部位,也就是路由与通信线路部分,无论是思科,高通,苹果等公司的存在,这个领域一直是美国的优势地位所在。

但在过去30年中,华为异军突起,2018年,据研究公司IHS Marki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华为在2017年击败了爱立信,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除此之外,华为在5G领域也占据了有利的竞争位置,华为主推的Polar码成为控制信道的编码方案。

2003年华为成立手机业务部,开始把触角拓展到移动智能手机领域,到2018年7月,华为手机发货量已突破一亿台,与苹果、三星成为世界智能手机市场第一阵营的代表。

2017年以来,华为明确了公有云战略,并在2018年6月华为云活动上,宣布推出华为云EI智能体,这说明与思科、爱立信相比, 华为已经从单纯的互联网通讯领域竞争,转向到互联网生态的全面竞争。

超过30年的发展,华为已经走出了自己的差异之路,并在一些关键领域取得领先地位,深刻体现出华为的执行力和战略前瞻性。正是这种特质使得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在互联网大脑为基础的超级智能系统弄中占据了重要的战略位置,

2019年5月16日,德国《每日镜报》刊发文章报道:经过多年审查,英国政府、德国联邦信息安全办公室及欧盟委员会等机构并没有发现华为存在明显“后门”。但美国思科设备却经常能发现这些安全漏洞,从2013年至今,已经发现了10起(“后门”事件)。

由此可见,美国限制华为并不是真正的因为华为在安全上有漏洞,而是因为华为在互联网大脑为基础的超级智能中侵占了美国的战略领地,这应该才是美国在商业上无法遏制华为,转而从政治上直接进行遏制的真正原因。

21世纪世界范围互联网大脑架构的形成和超级智能的崛起,已成为科技发展的新特点,世界各国在这个巨系统中占据什么位置,也将决定这个国家未来的科技,军事,信息,产业的势力分布格局,因此研究这个互联网大脑的未来发展趋势和以此为基础的超级智能运行规律,就成为国家间科技竞争的关键所在。


附录:

《崛起的超级智能》2019年7月由中信出版社出版。,作者,张亚勤、刘慈欣、周鸿祎、王飞跃、约翰.翰兹等专家的联合推荐。《崛起的超级智能》主要阐述了当今天人类为人工智能的兴起而兴奋,为人工智能是否超越人类而恐慌的时候,一个更为庞大、远超人类预期的智能形态正在崛起,种种迹象表明50年来,互联网正在从网状结构进化成为类脑模型,数十亿人类智慧与数百亿机器智能通过互联网大脑结构,正在形成自然界前所未有的超级智能形式。这个新的超级智能的崛起正在对人类的科技,产业、经济,军事,国家竞争产生重要而深远的影响。

21世纪科技竞争的核心是超级智能的控制权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263-1193518.html

上一篇:人类正在进入超级智能时代,论一种新超级智能的崛起
下一篇:关于未来的蝴蝶效应,《崛起的超级智能》创作有感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00:4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