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经纬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hong 东华大学纺织学院长江学者

博文

追思纺织材料学教育界前辈赵书经教授

已有 2962 次阅读 2020-7-29 21:51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追思纺织材料学教育界前辈赵书经教授

2020729 星期三

 

前天(727日)早上,办公室小章主任电话约我,准备今天(729日)去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看望病中的赵老师,退管会告知我们说赵老师最近病情不稳定,还是想尽早去探望老先生。谁知中午12:40小章主任来电话说赵老师一小时前去世,真是太突然了。对于一个96岁高龄的长者,病情的瞬间恶化是随时都会发生。赵老师在此高龄离我们而去,我们既感到悲伤,也觉得平静。

赵老师是一位平和、平淡、平易的长者,一如赵老师的学风扎实而不浮华,否则赵老师不会在家庭生活坎坷磨难中享得如此高寿。

赵老师是辽宁岫岩人,九三学社社员,经典的老牌海归教授。19413月至19513月的十年间,先后就读于日本新泻县高田师范学校和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纺织系。19567月起在华东纺织工学院纺织系工作近40年,至19958月退休。

我印象最深的是1984年严灏景、赵书经、杨思让、钱云青、潘宁等五人联名在《纺织学报》上发表的“织物风格的客观评价”论文、赵书经和王云祥1987年在《纺织学报》上发表的“服装穿着热湿舒适性测试与评价”论文、1989年赵老师等在《纺织学报》上发表的“兔毛的超微细胞结构的研究”论文。赵老师率先从事特种纤维应用研究,并取得了显著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对低弹涤纶长丝织物起毛起球进行研究,为制定国家标准提供依据。1983年赵老师设计和建设了“纱线条干均匀度”实验室。这些年份的专业事情,对于现在学生犹如遥远的故事一样。

赵老师是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审批的第二批博导,作为纺织材料领域的资深教授,几十年一以贯之地平易近人,是一位耕耘在教学、科研战线上的无私的“老黄牛”。赵老师的《纺织材料实验教程》是纺织专业学生必修课程,也对我这辈人的职业生涯产生了深远影响。

前面讲到赵老师的家庭生活坎坷磨难,听纺材实验室谢海娣师傅讲,大概1985年左右,赵老师的夫人在延安西路凯旋路口(凯旋路旁边当时还是通往金山卫的铁路)遭遇车祸身亡,前年赵老师的儿子又在家中病故。如此打击,对于一般人,如何承受?赵老师还是顽强地挺过来了。

201310月,纺材教研室的老同事们还给赵老师庆祝90大寿。昔日学生也来贺寿。贺寿之后没多久,赵老师的博士生俞建勇就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现在校领导里面,还有党委副书记崔运花,也是赵老师指导的博士生。

晚年的赵老师虽然只与保姆住一起,由保姆照顾生活一切事项,但纺材实验室的老同事们把赵老师当作自己的亲人一样,时常去问寒问暖,买点吃的送去,聊聊天。庄新梅老师就住纺大小区,与赵老师寓所一路之隔,真像女儿一样的热心。我每次在夏日送清凉、重阳节敬老、冬日送温暖时,与谢海娣老师和小章主任一起去看望赵老师,总会与赵老师聊聊昔日在纺材实验室在中南底楼时的往事,包括老师们年底在实验室涮火锅聚餐等事情。现在看起来不符合实验室安全规章之事,回忆起来倍感温馨。赵老师回忆起这些往事,思维异常清晰。

赵老师是原来中国纺织大学纺织二系纺材教研室、纺材实验室的元老,也是我们纺织专业的前辈教授。每当想起赵老师带有浓厚东北口音的普通话夹杂上海话,就像他还在教导我们一样。


后记:730日上午9:30西安工程大学孙润军教授来电话说姚老师亲笔写了唁电,孙教授用微信传了给我。我就不经授权,贴在这里。

姚老师至赵老师唁电_20200730093419.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184-1244169.html

上一篇:口罩材料结构与性能
下一篇:学科评估中的多维度方法

2 王安良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3 08: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