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经纬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hong 东华大学纺织学院长江学者

博文

大日子 精选

已有 10047 次阅读 2018-5-17 16:57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大日子

2018517 星期四

 

今天又是五月中旬难得有的35高温日,在评委专家辛勤工作和严格评审下,五位博士生完成学位论文答辩,可以放飞了。

曼曼是聪明漂亮的山西姑娘,攻读博士期间学问做得更漂亮。从天津工大本科毕业考来时,我记得在当时不下十几位咨询学生中,她的电子邮件是思维最清晰、表达最规范的一个,加上本身学业就非常优秀,在新学期入学时很顺利进入实验室,在以后的学习中也经常被我夸奖。相比于现在很多学生写电子邮件没有基本的规范,曼曼真可以做他们的老师。在三维编织复合材料热氧老化效应及降解性质降解机理课题研究中,曼曼发现老化过程沿复合材料厚度方向分布和扩展规律,包括基体氧化收缩、纤维/基体界面失效等导致压缩性质降解机理。期间还曾从上海西南角的松江校区跑到东北角的复旦大学附近测试复合材料表面基体热氧老化所致收缩形态,真是艰辛。博士论文研究内容发表于Composite structures, Composites Part A, Mechanics of materials等期刊。尤其是发表于Mechanics of materials上的论文被我作为经典论文在组会上给学生介绍。就读时还到美国Georgia Tech访学半年,2017年圣诞节在阿拉斯加拍摄的极光照片给我很大视觉震撼。曼曼写得一手好字,真是字如其人。现在学生的一手字基本被电脑键盘毁了。唯有曼曼一手好字,让实验室学生集体写给我的新年明信片还值得一读。曼曼毕业后将回家乡的一所重点大学就职,贴心的女儿可以与父母亲距离近些、再近些。曼曼也是我常给闺女讲的学习榜样。希望曼曼在今后工作中也能保持博士期间的发展势头。预祝曼曼工作顺利、生活幸福!

小董是勤快灵巧的江苏小伙子,在每次组会上都是他讲得最多。每当其他同学没有新内容可讲时,他总能出彩。小董研究纺织结构复合材料热传导与热膨胀,这是实验室第一次开始研究复合材料热性质,是零起点,以前没有任何积累。他购买测温电偶,搭建绝热、保温箱,在自建测试装置上测试复合材料热传导过程中沿纤维方向的路径效应,勤勤恳恳地把单向、平纹机织、三维角连锁机织和三维编织复合材料热传导性质做得头头是道,实验与有限元模型相互印证揭示热传导方向性效应,同时还捎带把含空洞树脂基体、单向复合材料和平纹机织复合材料热膨胀课题做好。其实真正的好学问都是在自制的“土装置”上产出的,工作只有自己能做;光洁亮丽的现成机器大家都可以买,工作大家都能做。小董博士论文产出极高,包括在传热传质界的著名期刊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at and mass transfer上发表平纹织物热传导研究内容。学业之余,也跑到美国Georgia Tech王中林那里一年半时间做热的有点过的nano,受王中林实验室感染,整了几篇包括在Advanced materials上的论文。就读期间,还完成结婚成家之人生大事。这个博士学位读得充实而精彩,牛人一枚。

阿威是踏实勤奋的河南后生。阿威的本科论文导师老唐是我老友(老唐今天也来学校了),他没有其他新词,只是跟我讲阿威非常好、非常好。老唐当年带了N位本科生做毕业论文,基本是阿威一个人干活,其他N-1人搭顺风车毕业。阿威在入学之初给我一封情真意切的电子邮件,讲父亲送他来松江开学报到,希望他能在校园里能好好学习,真正学有所成。谨记父亲嘱咐,阿威读书一丝不苟,一声不响地完成硕士论文之后,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研究三维编织复合材料T型梁高温场横向冲击热力耦合响应与损伤,发现在室温、高温条件下不同几何尺寸T型梁在横向冲击下变形和损伤过程,通过细观结构层面数值计算模型发现编织纱性质、基体热降解对横向冲击性质的影响机理。整个研究工作简洁干练,结论明晰清爽。阿威还曾在复合材料旗舰期刊Composites science & technology (CST) 和老牌期刊Journal of composite materials上发文阐述编织复合材料T型梁在不同温度场中冲击能量吸收特征。攻博期间到美国Univ. Delaware (UDel)的邹祖炜那里待了18个月,做复合材料的人都知道老邹是谁。在那里做了树脂和复合材料剩余应力及变形、形状记忆纺织复合材料4D打印等工作,也有很好研究结果,在老邹担任主编的CST上还发表了2篇论文。阿威研究工作出色,但终生大事未见进展。这是今后努力的方向。

接下来是在攻博“长跑比赛”中被人超了一圈的两位选手:东梅和胖伟。

东梅是20093月从实验室毕业的硕士生,先到宁波材料所、后到苏州纳米所工作,后来攻读在职博士。东梅是抱着娃来报到攻读博士学位的,本身在纳米所工作就很忙,三者碰到一起,基本就是在学校里见不着人。见她一面比见校长一面难多了。东梅做碳纳米管膜材料制备和弹道侵彻性质,纺织复合材料弹道侵彻曾是实验室传统研究课题,已经被我们做透了,基本可以说没有可以进一步深入的地方。东梅做碳纳米管膜材料弹道侵彻,还做得像模像样。每次她来学校,总是被我训一通,说要抓紧点时间。其实东梅也想抓紧时间,在职生本职工作繁重,论文拖延至今也是身不由己之事。现在一切都好了,完成学位论文,可以少操一桩事情的心。论文做好,孩子带大,工作出色,三者齐全,真是人生赢家。

胖伟是屹立壮伟的湖北娃,在实验室时间颇长。硕博连读,至今修成正果。胖伟做编织复合材料结构件疲劳性质,“疲劳”课题真的要谨慎介入。实验室仅有金主席和小吴做过,后来我也不想碰“疲劳”。此后看上胖伟,是因为他的“屹立壮伟”,心想这小伙子肯定耐疲劳。结果没有想到胖伟有点“虚胖”,不耐疲劳。整个“疲劳”做下来,就连MTS这样的钢铁侠也莫名其妙坏掉(小伙子们都会说:不是我弄的,我不知道),更别说胖伟这个血肉之躯了。课题时间拖得冗长无比。体力下降之后,斗志消磨,意志消沉,一篇投稿论文写了一个学期。后来发现可能原因是胖伟与老家的姑娘结婚了,更后来是生了个大胖小子。胖伟人在实验室做“疲劳”、写论文,心早就飞到老家了。现在假设当初给胖伟做个“复合材料冲击加载”这样的瞬态效应课题,估计早就毕业了,也不至于拖延至今。“瞬态”最多只要几百微妙,“疲劳”最少需要几十小时,高下立判。所以是我害了胖伟。在此向胖伟道歉,请原谅我高估了胖伟的体力,请原谅我布置课题不慎。今后我给新生布置课题时,一定要慎之又慎,尽量做“瞬态”,不沾“疲劳”。所以,课题的方向和设计很重要啊。经此一役,胖伟功力大涨,估计在今后教学工作中会“吃一堑,长三智”。祝贺胖伟学业、家庭双丰收。

放飞五位博士生之后,我心里稍许轻松一点。

接下来,老头子可以给在读学生唠叨几句了。

带教博士生,除去提供经费、软硬件、设计课题和平时指导等常规工作,实验室文化氛围建设和学生做人做事能力培养才是真正难点所在。现在学生到实验室,那是父母亲把整个家庭的希望交给实验室,老师对学生几乎要承担无限责任,学生从进来到毕业离开这中间的几年里在身心和学业等上面不能有任何闪失,老师心理压力真是那Alexander。所以遇到课题研究没有进展的学生,心里是五味杂陈。其实,从平时实验工作的人身安全、到实验室环境的整洁有序、更到为人处事能力的培养,老师都要倾注很多心血。实验室这样大的一个群体,包括预约会议室开组会、财务报销、网页更新维护、实验室各装备的分工负责、小样品小设备采购、零部件外送加工、与其他组的联系和请教、与学校和学院各部门的事务联系、到外单位做实验的交往沟通等等事情,都分配给每一个学生,有意识地让学生们得到不同环节的锻炼。同时更要在实验室营造一个团队文化,大家相互帮助、相互讨论和相互协作。这样在不同环节锻炼下来,除研究能力之外,自己的社会交往能力、组织能力和为人处事的成熟都会有提高。各人自扫门前雪般的“独狼”学生,可能真是天才,但老头子伺候不起,敬而远之,让世外高人去指导。希望学生们不要把这些看似与自己课题无关之事当成负担,不要把这些事情看成是给老师干私活,而是要积极主动、有意识地参与其中。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研究生课题?

相比于曼曼的一手好字,在读学生是主动毁了自己本应有的写字功底,因为平时开组会和今天听答辩,我几乎没有发现同学带本子和笔写写画画。大家或在玩手机,或手托香腮在发呆,那又何苦来会场浪费一天时间呢?试想想:今后工作中,一个博士,人长得倒挺端正,字写得象鸡脚爪,多丢人?难道平时组会、今天答辩、将来工作开会时,没有任何可以记下来的吗?The palest ink is better than the best memory. 请记住今后无论到哪里,带一枝笔,带个本子或便签纸记记写写。

多年工作经验告诉我,社会上传言说“导师是老板、学生是老师免费的打工仔”之类的话,起码对于我和宝忠,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宝忠常跟我讲,假如财务政策允许把给实验室研究生的津贴给我们俩,那我们早就富裕了。其实,老师承担的工作压力和身心压力,维持实验室运行的经费压力,要进行科技创新的思维压力,要指导学生毕业的论文压力,要给学生多方面锻炼的培养压力,圈外那些站着的人能否来体会一下我们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腰痛?希望学生们充分珍惜在校时间,尽自己最大能力提高自己。青春芳华,失去才知可惜。

祝同学们事业有成,生活快乐。



导师与学生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184-1114474.html

上一篇:2017~2018 跨年
下一篇:薪火相传 锦绣纺织

16 黄仁勇 李政宁 蒋继平 冯新 张叔勇 张士宏 黄永义 李春来 赵克勤 李莉 黄旭 周浙昆 韩玉芬 杨绪洪 李帮建 刘文才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20 0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