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bol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gbolu

博文

西天山第四纪—现代冰川地貌考察记 精选

已有 3063 次阅读 2017-6-18 11:32 |个人分类:地学探讨|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西天山,琼库什台,第四纪冰川,现代冰川

   二十年前我考察阿尔金断裂时在甘肃与新疆交界处徘徊了一段时间,感受到天边的寂寞和大漠的荒凉。朋友问我去过新疆与否?我只能小心翼翼地说:在新疆的东部边缘瞭望了一眼。因为我着实没有体会到置身于新疆大地那种不同的感受,这也让我一直渴望着有朝一日到新疆走上一遭。拜托地质专业之福,这个夙愿终于在五年前实现了!经过最近几年多次野外考察,我的感悟是:

   新疆最美数天山,天山最美在西边,西边最美藏绝境,绝境最美无人烟!

   五年前的春天,我以学术顾问的身份陪同地学同仁们考察了准噶尔盆地西缘晚古生代露头区,在圆满完成了野外地质考察任务后,大家经过讨论决定考察西天山。于是我们驱车经过赛里木湖向南穿山,经伊犁的伊宁继续向南然后向东,经过特克斯城直接向南边的西天山北支北侧的高山草原区挺近。那时大家只知道有喀拉峻大草原,联系的哈萨克族向导也答应我们去那里考察。可是等我们艰难地赶到向导在河谷中搭建的蒙古包时,向导遗憾地告诉我们:由于通往喀拉峻景区的道路正在施工,我们无法前往。如果大家同意,他愿意带我们去南方高山区尚未开发的琼库什台或小库石台游览。众人一听都觉得非常沮丧,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那个中年向导非常聪明,从大家的脸上读懂了内心。他大声说:“哈萨克人不会说谎,朋友听我的没错,明天咱们上山,我保证比喀拉峻好看”   其实不用他动员,既然已经到了西天山山麓,没人愿意不进山而退缩。其中有一人特别兴奋,那人就是年纪最大的我!当时我55周岁。请先看图片,再读解说:


      我趁机向大家提议:既然到达西天山,何不直接到冰斗湖里看看?要知道,山谷冰川可是天山的特色风景之一,也是地质学家应该学习和深入了解的地貌景观。恰恰是喀拉峻的不通,才给了我们考察第四纪近现代冰川地貌的机会。

       虽然有人担心山太高,但还是给了我这个顾问足够的面子。于是我们准备了足够的面包干粮和矿泉水,第二天一大早由向导带领,驱车顺着山谷向上慢慢地接近森林的深处,直到再也没有办法驱车的山谷尽头,向导带着我们步行向更陡峭山上进发。其实当时我们并不知道向导要带我们到达什么地方,而向导也担心大家对他不满。为了证明他带的地方比喀拉峻漂亮,向导一再表示跟着他走没错,向上穿过森林就看美景了。大家在目标不明和心态不定的情况下在陡峭的山坡上绕着参天的云杉慢慢地向上爬行,为了消除寂寞,有人提议让我唱首歌,我尝试了一下不成:缺氧!于是大家一边讲着笑话,一边跟随向导向上攀爬。尽管大家感觉时间漫长,但也就不足一个小时,我们就到达森林上方的林线,再穿过斑斑点点的灌木丛,就看见一望无际的高山草甸:那鲜绿鲜绿的山坡上成片地点缀着黄色的金莲花,一下子引发了欢声笑语,我们如同一群幼儿,在大自然母亲的怀抱中撒娇、玩耍

      再看那哈萨克向导:站在一块巨石之上一脸的骄傲:朋友!满意吧?





      大家欢腾着、跳跃着拍照留影,欣赏着大自然的神奇。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多数人的脸上都挂着满足的表情,而两个司机已经开始商讨下山的路径了。有一人显然不为所动,他大声提议:请大家向南看,清晰的雪山就在眼前,我们来回大约需要三四个小时,这样的机会不能错过。那个人就是我!而当时时间不到12点。由于大家从未见过现代冰川地貌,于是决定一起去考察,两个司机下山等待,而向导则在原地等我们回来。于是我们开始了第四纪--现代冰川地貌考察之旅。

   下面的照片是我们从冰川地貌外围最早的冰川堆积物终碛堤向冰斗进发过程中拍摄的(镜头一般向南),请逐一欣赏。

   山谷冰川地貌和常见的山区河流侵蚀地貌有着明显的区别:山区河谷呈现出明显的 V形,而其上游则被冰川侵蚀的U形谷所代替,在二者交界处往往有最早的冰川堆积物充填,也就是终碛堤,山谷冰川末端长时间停留在此融化而将大量的冰碛物堆积在一起。冰川退缩也是阶段性的幕式事件,有时快有时慢:快时冰碛物就少,而慢时就形成终碛堤。如果终碛堤很高而其上游因快速退缩而成空的U形谷,则可形成堰塞湖。所以在退缩过程中可以从下游向上游源头留下一个个终碛堤,也可行成多个冰川堰塞湖,直到最后一个堰塞湖冰斗湖(该终碛堤之下往往覆盖着冰斗前方侵蚀而磨光的基岩)。

   我期待着发现U形谷光滑的侧壁及其上的擦痕,由于多充满冰碛物(构成多个终碛堤和两边的侧碛堤)而未能看见。这里空气特别清新而能见度极好,那雪白的冰斗后壁看似就在眼前,可我们爬过一个终碛堤前面还有一个终碛堤,而冰斗看上还是在眼前的终碛堤后面等待着。这一度让我们沮丧:何时才能到达冰斗?

      大约经过两个小时,我们穿过不知道到底几个终碛堤,最后经过两个小的堰塞湖而到达最后一个终碛堤,翻过终碛堤终于见到了冰斗湖。这让大家异常兴奋,大家先后绕过冰斗湖而接近后壁下方散落的岩块,直接到常年积雪的下部边缘,实测海拔高度在3400—3500m   之间,大致相当于现代的雪线。

     从现有地貌和积雪来看,冰斗后壁上虽然留着没有融化的积雪,但已经没有新的冰斗产生,积雪下方也看不出有冰川冰的存在,这已经宣布了冰川的死亡。我们看到的是第四纪冰川到近现代冰川的一系列遗迹,好像这个冰川昨天刚刚消耗掉最后一块冰川冰,我们只能观赏她的仪容。假若后壁上方有足够的积雪盆地,应该还有活着的现代冰川,可惜上边面积太小

     虽然没有看到真正活着的现代山谷冰川,但毕竟观赏了这条山谷冰川从第四纪到近现代消亡过程的痕迹,也是我们向大自然学习的良好经历,我从内心也获得了满足,于是在冰斗湖后方的积雪边缘做了个头手倒立,以姿纪念。小伙子们受到感染,不但学着倒立,更是脱掉上衣光着膀子拍照留念。

   我们在冰斗湖附近大约停留了一小时,然后抓紧时间返回。在返回过程中我又时而向下时而向上反复拍摄了不少地貌照片。

    等我们返回林线附近时,远远地看见那个导游向我们招手。原来他也没去过冰斗附近,更没想到我们花费了四个多小时,而他早上只想带领我们找到好的景区而忘记带干粮和水,又渴又饿又担心,怕我们迷路出不来

      当他从我们手中接过水和面包,一口气干了一瓶矿泉水,接着双手向嘴里塞面包,眼里还噙着泪花,那是幸福的泪花啊!

       由于看到了山谷冰川地貌,我从心里特别高兴,走路也矫健如飞:人逢喜事精神爽啊!我第一个到达山谷停车处,却发现两辆越野车不在原地等待,而打电话也没有信号,谷底早已没了阳光,见一弯月牙透过树梢向我们偷笑。大家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估计司机担心我们从东侧沟谷下山而拐出去寻找我们了。鉴于大家都很疲劳了,我建议大家慢慢从里向沟外走,我在前头快走以便尽快先找到司机和车,然后回头接大家。几个小伙子担心我的身体,坚持跟着我一起快走。我告诉他们:我常年坚持长跑,没有问题,你们在后面照顾女士们。过了一会我由快走变成慢跑,他们只好作罢了。看见没了人影,于是我趁机拉紧背包,左手拿着地质锤,右手拿着户外手机,大踏步地开跑:大约跑了半小时,终于在外面找到焦急万分的司机

      天逐渐黑了,队员们坐在车上进入了梦乡。我却感到异常兴奋:多么让人高兴的一天啊!

   还是强调一下我的感受:

   新疆最美数天山,天山最美在西边,

   西边最美藏绝境,绝境最美无人烟!

趁着现在人少,赶紧去考察吧!如果你到那里看不见人群,那就一定是好地方!记住:可以取岩石标本,但别带走一草一木,也别到处扔垃圾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040-1061500.html

上一篇:赛罕乌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四纪冰川地貌

30 刁承泰 徐令予 朱志敏 杨正瓴 陈小润 高敏 苏德辰 赵克勤 余海涛 李世春 杨学祥 林中鹿 冯兆东 杨帆 周浙昆 信忠保 彭渤 姚卫建 朱晓刚 王成玉 戎可 周永胜 康建 王兴民 章雨旭 孙启良 魏焱明 樊晓英 xyxian lianghongz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6-27 2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