胞浆钙振荡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jcui 胰腺腺泡细胞生理学,分子与细胞光生物学

博文

我的文学和文学批评缘及其它

已有 2726 次阅读 2008-3-15 12:16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我们这代60年代出生的人,幼时可资阅读的文学作品实在是少的可怜.关于文学作品,现在印象最深的仍然是<大刀纪>,<金光大道>,<艳阳天>,<西沙儿女>.当然后来上了高中后,从有限的生活费里省出了买<金光大道>等书的钱,"高大泉"式的人物成为是我当时的偶像.

高中分班时,没有做过多考虑,就分入了理科班.虽然当时各科平衡发展,高考时报考了农大的兽医系.尽管当年对此专业不甚了解,录取时又阴差阳错地被分入了动物生理学和生物化学专业.从此与文学职业彻底断了因缘.

后来与文学批评再沾了点边,已经是在美国新港做第一个博士后时了.当时有段时间的一个室友是英语系文学批评专业的博士生,师从著名文学批评家Harold Bloom.从此也对英国文学批评感到了浓厚的兴趣.这位室友现在已经是美国南方一所大学的英语系教授了,当然这是后话.

做了大学生物学老师后,随着岁数的增长,对文学及小说不再有浓厚的兴趣,对文学批评也不再有时间涉足.引起我对文学批评再度发生兴趣,则要归功于在网络上声名雀起的同校一个从未谋面的艺术学教授了.做为一个科学研究经费多少基本依赖于发表论文的多少和发表论文期刊的档次的职业科学家,投稿过程中同行专家对论文的评议,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大部分同行能够本着与人为善的思路,对论文的完善和提高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是日常审稿人的我,当然懂得要否定一篇论文所花费的时间与精力,往往要数倍于对论文的完全赞同和推崇.

当然试验生物学的论文不同于文学批评.这段时期在母校校讯上,读到一篇伦敦时报文学增刊(TLS)编辑,学校经典文学教授Mary Beard的一篇随笔.Beard在安排寄到TLS的文学经典方面的新书时,选择书评者的原则之一是,如果大致知道书评者的意见,则决不会将书安排给这位学者.Beard自己对他人新书的评价底线是,当见到作者本人时,能做到有足够勇气与作者对视,而不感到良心上的不安.如果书评人做不到这一点,则可能是一个不合格的书评人.

说到这里,在评审基金申请时,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上述的基本原则呢?往往是申请人花费一个月甚至几个月或若干年的积累所写成的基金申请,在评审人的办公桌上,能够给予2个小时的全时考虑,就已经非常幸运了.所以在这些方面,中国科学研究基金评审的公正性和科学性研究,来日方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029-18243.html

上一篇:科研领域: 北京师范大学细胞生物学博士生导师 崔宗杰 教授
下一篇:第七届全国钙信号和细胞功能研讨会总结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3 10: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