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宏的聚焦解决之道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onluo Using SFBT to do my work, and do more what works.

博文

焦点解决起效的心理学机制:知觉转移 精选

已有 4118 次阅读 2016-2-13 08:46 |个人分类:焦点论坛|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焦点解决| 焦点解决

  一段时间,受不少英文文献及焦点教练Haesun老师观点的影响,开始反思焦点解决模式到底属不属于心理学范畴,也一度内心焦虑,自己思考的心理学起效机制是不是完全错了?

 

   目前的反思结果是,如果我们认为某个专家的观点是绝对正确的,必须听某某大咖的,或者看某某参考文献说的,这可能本身就违背了焦点解决创立最初的精神。所以,关键还在于把自己想说的梳理清楚了才是。

 

   基于这个出发点,这篇心得是基于2015年7月22日心得笔记的修改稿。

 

   从狭义的角度理解,现代心理学对心理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对知、情、意的研究。如果要讲到焦点的作用点,我想还是放在了上,特别是注意和知觉上。通常咨询心理学对的研究,大致包括了感觉、知觉、思维、注意、记忆、智力、自知力七个方面。在我的理解,认知疗法则多用力在“思维”上。

   

   从学习文献和结合自身体会而言,焦点解决短程治疗何以能够发挥效用?已有经典教材中大多强调了当事人知觉转移的作用(De Jong&Berg,2012;许维素,2013)。受近年来积极干预(positive intervention)起效机制研究的启发(Quoidbach&Mikolajczak,2015),在自己的思考中,SFBT的作用机制大致可以描述为:

注意-知觉-心态-行动-结果

 

   可以说,注意通常是我们启动对问题感知的第一步,能够进入人们注意领域的东西往往感知速度快、记忆深刻、情绪体验深。但由于人类的注意常常是选择性的,所以,我们对所感知的东西就可能存在自以为是的放大倾向。情人眼里出西施便是这个道理。

   此时,SFBT所唤醒的知觉转移,是由晤谈者利用发问/正向建构/赞美引导当事人选择性注意生命经验中正向的部分来实现的。通常被问题困扰的当事人,其注意特征常常是明显的负性偏向,SFBT则引导当事人平衡地去感知被自己“忽略”的正性部分,由此唤出当事人的积极情绪,进而通过确认可以实现的行动计划来增强当事人的自我控制感,最终达到当事人的自我认同。

 

      这其中,选择性注意是启动SFBT的作用源点。SFBT所谓“身后一步引导”更多地体现在我们通过轻拍当事人肩膀来协助当事人克服惯性思维导致的“盲点/盲区”,去主动注意(或者叫做觉察)那些被自己忽略的有效资源(内在资源&外在资源)。

 

     SFBT虽然强调正向积极,但在我看来,这个正向积极是基于认知天平偏向负向消极而言的。换言之,用阴阳平衡来描述的话,就是问题导致觉知中“黑”的部分被主观“放大”了,现在我们需要增加对“白”的觉知来恢复内心的平衡。从这个意义上讲,SFBT的正向积极更应该是一种个体内心觉知的平衡能力的展现。

 

      最后,尽管我们能够意识到黑白失衡,也知道要去恢复这个平衡,但正如阳明先生说的“存善去恶是格物”一样,要恢复平衡最终需要在“事上磨心”,也就是说,有效地觉知必然导引出相应的行动,即:“知行合一”,在具体行动中来调整自己完成平衡。所以,我们与当事人确认接下来的行动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就仿佛我们骑单车一样,为了保持平衡,唯有朝着前方不断地左右蹬踏方能保持平衡。这个左右踏板便如同是阴阳,每一步的蹬踏就是我们的每一步行动,我们的生命便是如此这般持续循环而已,在焦点解决的理念中,这个过程遵循的则是“有效继续、无效求变”。

      当然,焦点解决短程疗法的理论机制深受社会建构主义的影响。在社会建构理论背景下,焦点解决更多不被理解为一种心理学方法。对此,部分学者的理由是,心理学大多研究人的内在心理机制和规律,而焦点解决则关注的是对话模式(dialogue model),关注的是对话空间。在我看来,这个说法也没有错,但没有必要接受一个说法的同时一定要去否认另外一个说法,保持多元现实可能更符合后现代精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016-955855.html

上一篇:2016,相信每位学友都是自己的“焦点大咖”
下一篇:人生如同过山车:反思焦点解决三公理

4 黄永义 陆泽橼 孙学军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05: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