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雷 华侨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科学哲学、科技与社会。

博文

[转载]科学和哲学的问题域转换

已有 1653 次阅读 2018-9-9 09:39 |个人分类:学术论文|系统分类:海外观察|文章来源:转载

      古希腊的德谟克利特提出原子论,认为宇宙万物的本原是原子和虚空,原子是不可分割的物质微粒,其内部充实坚固,没有虚空,数量无限,不能为感官所感知,因为形状、位置和次序不同而相互区别。原子在虚空中运动、碰撞而形成万物和“无数世界”,世界的数目无限,大小有异,生成和毁灭的时间也不同。德谟克利特还依据他的原子论探讨灵魂的本质和构成。他认为灵魂是由精细的球形原子构成,是一种火或热的东西,能够穿透一切事物,自己运动并使他物运动。构成事物的原子群不断流射出事物的影像,它们作用于人的感官和心灵,从而产生人的感觉和思想。构成灵魂的原子分散,则生命灭亡,灵魂消失。到十七世纪,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哲学诱发了对科学问题域的思考:如何在原子论的基础上建立起物理学和化学基础理论?这种问题域的转换催生了伟大的牛顿力学和道尔顿化学原子论。

 然而,近代科学的机械论自然观引起一些哲学家的担忧,从而产生哲学问题域。首先,科学只研究一个世界,即我们所能够观察到的世界,“无数世界”的观念被丢弃了。其次,自然被看成类似于机器的装置,它是受制于物理和化学规律的被动的、僵化的体系。第三,它很难解释意识现象,无法说明有形物体如何形成无形的意识。莱布尼茨建议放弃从广延或量的角度解释事物,而从质的、能动性的角度解释事物。他由此提出单子论。单子是万物的基础,是一种客观存在的、单纯的精神实体,因而具有杂多、无形体、永恒、相互独立并有质的区别、自因等特点。单纯,就是没有部分,因而不可分;杂多,就是无限多;永恒,就是不会像自然事物那样被分解而消灭;相互独立,就是没有东西可以进入单子内部而造成其变化;质的区别,是指每个单子的知觉清晰度不同,由此造成单子的无限等级划分;自因,指单子的变化和发展原因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内部,因而成为不同于机械外力的内在的“力的中心”。

 莱布尼茨把德谟克利特的“无数世界”发展为“可能世界”,设想在现实世界(我们可观测世界)之外存在无数可能世界。组成世界的单子之间没有因果关系,而是具有预定的和谐关系。世界有不同的等级,现实世界是一切可能世界中最好的世界。在静态条件下,单子遵循连续性原则,所有单子构成一个最高级的“上帝”到具体的人,再到最低级的“原始的隐德莱希”的无限连续序列。在动态条件下,是“先定的和谐”决定了无限多的单子的变化和发展保持协调一致,保证了宇宙整体的连续性秩序和身心关系协调一致。莱布尼茨的单子论支持天赋观念,由于单子本身具有“微知觉”,灵魂的一切思想和行为都不是来自感觉,而是来自它自己内部。

 现代量子力学的发展迫使科学家将科学问题域转换为哲学问题域:物质和意识,身体和心灵,它们的本质区别是什么?究竟如何理解才能解释量子现象?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起,科学家对量子测量问题和量子纠缠感到困惑,在著名的“单电子双缝干涉实验”中,单电子通过双缝后竟然发生干涉,按照经典力学,一个电子不可能同时通过双缝发生干涉。当科学家试图通过仪器测定电子究竟通过哪条缝时,总是发现电子每次只能通过其中一条缝,这似乎表明观察者的行为改变了电子的行为。对这一反常现象,物理学家玻尔提出著名的“哥本哈根解释”:当观测行为发生时,电子在两条缝的位置都有存在的概率,但一旦电子被测量确定在某条缝的位置,它就不可能处在另一条缝的位置,就是说,电子的波函数在测量的瞬间“塌缩”到某个位置。自此,玻尔把观察者和意识引入量子力学。这一解释受到很多质疑,为了在科学理论中剔除“意识”,物理学家埃弗雷特提出多世界解释:电子穿过双缝时出现了两个叠加在一起的世界,在一个世界,电子穿过左缝,而在另一个世界,电子穿过右缝。一个世界的测量者发现电子穿过左缝,另一个世界的测量者则发现电子穿过右缝。这两个世界互相独立,平行演化。多世界解释假设所有平行世界都是和我们世界一样的现实世界,这一设想具有很大的震撼性,但因为过于离奇而不能为所有科学家接受。但是,近二十年来,更多的证据支持多世界设想。科学家在研究宇宙微波背景辐射信号时发现巨大的“冷斑”,其中是“空”的,也没有辐射信号,科学家推测这个怪异的时空可能是另一个宇宙存在的证据。有的科学家认为,多世界之间虽然相对独立演化,但并非没有任何关联。但这种关联造成何种后果,具有何种样态,则有待深入研究,也给哲学提出了新的挑战。

 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被动、僵化而没有生机,莱布尼茨的单子虽然弥补了原子的缺陷,但他把单子、物质和上帝这些异质对象置于同一系列进行哲学刻画,就如同把自然人和机器人置于同一社会序列中一样,犯了异质性同一化的错误。在量子力学视域下,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和莱布尼茨的单子论的某种综合或可避免各自的缺点,从而对推进物质和意识研究产生深远影响。设想“灵子”为物质和意识的共同基础,它具有不可观察的基础结构,是没有大小、形状、质量和位置的精神实体。所有普遍灵子都是一样的,携带“自然之光”或“智慧”,具有记录、存储和传递外在信息的能力。普遍灵子诱发了最基本的不可分割的物质微粒,物质微粒具有大小、形状、质量和位置,其运动和碰撞构成物质世界的多样性、复杂性和层次性。普遍灵子的内在信息的释放决定物质世界的连续性、完整性和秩序。无数普遍灵子弥漫在物质之中,当它们以单位信息的形式记录物质运动,则形成特殊灵子,可以存储、传递和释放信息。意识是特殊灵子流,其物质条件是形成特殊灵子流动的回路,回路越复杂,特殊灵子流越强,则意识越复杂,否则意识现象越简单,以至于不产生意识现象

 任何平行世界和其上的一切事物都有对应体,他们是真实存在的、相似的、独立演变的,但又具有类似纠缠的效应而发生某种联系。任何世界中的个体在其它每个世界都有一个对应体,对应体的跨世界同一性并非如大卫?刘易斯所认为的那样,由相似性决定,而是由对应体之间通过特殊灵子的信息交流决定的。这个世界的“我”唯一地和其它世界中的“我”进行信息交流。这个世界的“我”只是自我的一个碎片,自我具有复杂的结构,包括外感区、内感区和辨识区。外感区和内感区各由感觉区、知觉区、记忆区、处理区、显示区、操作区和身体构成,但内感区的感知区信息来自对应体。在清醒状态下,外感区域的特殊灵子流比较活跃,而在休眠或静默状态下,内感区域的特殊灵子流比较活跃。自我结构中特殊灵子的流动路径的差异形成各种意识现象,如回忆、梦、梦游和即视感等。即视感意指某一时刻突然感觉到此时此刻的场景曾经发生过。当外感区的特殊灵子携带的信息在辨识区正好与从内感区进入的携带相同信息的特殊灵子相遇,则立即产生既视感。当身体处于睡眠状态,外感区的阀门关闭,特殊灵子从对应体输入,进入辨识区后流动到记忆区,并在显示区释放,则产生梦境。当众多对应体的相同信息进入显示区,并冲开操作区的阀门,则出现梦游。这个世界中的“我”的梦不可能形成对该世界的观测,从而使得波函数“塌缩”,但是梦又是真实的意识活动,所以它只能理解为对应体世界中的“我”的信息在这个世界的显现。

 平行世界遵循五大宇宙生命法则,即对应法则、有限法则、差异法则、趋同法则,爱恨法则。对应法则是说这个世界中的“我”在其它每个世界只能有一个对应体;有限法则规定了平行世界和“我”的数目并非无限;差异法则规定了不同世界之间并非完全相同,而是保持某种张力;趋同法则规定了“我”在不同世界的选择和处境趋向同一;爱恨法则规定了自我的碎片在经历死亡而统一为精神实体后所处的状态,表征了人生的终极价值。

 对应体理论使得我们对于问题的认知和解决产生不同的推论和理解。例如,性别对应使得我们了解变性人的感觉是不同自我的性别错乱而又趋向同一造成的,因而应当理解和尊重这个群体。血缘对应使得我们理解某对夫妻的孩子的健康和寿命状况对于夫妻关系的巩固或解除的重要性。对应消失表明某个人的对应体全部死亡后,必然不再有梦、梦游或既视感,因而可能存在无梦人。思维趋同支持从技术上对梦境进行完整记录,如果能够记录到一篇严谨的论文,则我们的科研将事半功倍。事件趋同使得我们有理由相信梦具有预测和警示功能,例如同一地区的大量居民在很短时间内都做到地震的梦,则地震在该地的发生概率将大大增加,因而建立梦库是必要的。能力趋同使得我们理解为什么某个人突然具有某种未经训练就具有的某种能力,如武术、绘画等。行为趋同表明梦游可以通过差异化调整进行治疗。

 灵魂轮回使个体生命记忆以一种纵向隐秘方式保存在现实世界中,使得物质和精神同样遵从因果法则,而灵魂的复制和完善在横向上使得因意志自由而呈现的不同的人生置于一种永恒的精神模式中,使得自我的碎片趋于完整,并遵从爱恨法则。这种“十”字型格局构成我们对宇宙生命的一种完整的理解范式,从而,科学和人文在这一范式中得以相互映照,相得益彰。

 哲学和科学的每一次问题域转换都必然导致哲学和科学本身的理论突破和跃迁,问题域的发现导致思维方向和思维方式的突变,催生更为丰富、更为深刻的新的理论范式。在问题域的生成、解决和转换之中,哲学统摄和引导科学的发展,而科学则催逼新哲学的创生。

 

参考文献

   Lewis, D.1968. Counterpart Theory and Quantified Modal Logic. Journal of Philosophy 65 113–126.

      Ma, L. 2017. Many-worlds, self and dreams. Open Journal of Philosophy 7:353-376.

      Ma, L. 2018.Counterpart theory and its applications. Journal of Research in Philosophy and History 1(1):13-31.

  Rescher, N. 1991. G.W. Leibniz's Monadology: an edition for students. Pittsburgh: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

  Russell, B. 1945. A History of Western Philosophy.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inc.

  Strickland, L. 2014. Leibniz’s Monadology: A New Translation and Guide.Edinburgh University Press Ltd.

     

(本文译自Lei Ma.Problem Domain Transformation of Science and Philosophy.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 in Humanities, Arts and Literature Vol.6, Issue 9, Sep 2018, 71-7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826-1133712.html

上一篇:石船
下一篇:生命在于一呼一吸

1 伍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9 22: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