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流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马雷 华侨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招生方向:科学哲学、科技与社会。

博文

沉痛悼念我的恩师郁慕镛教授 精选

已有 10965 次阅读 2016-12-7 23:34 |个人分类:心灵之约|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一月二十六号下午,我去南京鼓楼医院看望手术后的郁师。郁师因胸闷住院,多处血管堵塞,无法进行微创手术,只好选择风险更大的心脏搭桥方案。郁师躺在新住院楼七楼重症监护室,当我戴上隔离口罩,穿着无菌手术衣站在郁师面前的时候,他正紧闭双眼,张大嘴巴艰难地呼吸,喉部插着管子,无法与我交流。听护士说,手术是成功的,但有些感染,正在设法控制。我看郁师的情况,心中十分难受和不安。郁师有严重的糖尿病,本来已经骨瘦如柴,能闯过这关吗?

十二月一日下午,我飞往厦门。华大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只要一想到郁师的处境,我就十分担心,祈望郁师能够闯过这道难关。我一直关注郁师女儿“贝贝”的微信,了解最新动态。十二月六日下午,我忽然看到贝贝的微信:“父亲一路走好。天堂没有病痛。”郁师走了!我的世界好像一下塌陷,泪水夺眶而出。在我的心中,郁师不仅是我的恩师,把我引向学术的道路,也是我的精神父亲。我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给张建军老师电话,因为张老师也在密切关注郁师动态。郁师真地走了!张老师请我联络一下郁师弟子,我联络到汪意云师姐、张仲涛师兄、储金生师弟、赵珺瑛师妹等,准备帮忙操办郁师后事。但是,贝贝发了一条微信:“丧事一切从简,只在家设灵堂,设五天接受亲友悼念,不开追悼会,由学校发讣告。”我知道,这也是郁师生前嘱咐的。我预定了回宁的机票。

郁师走得很从容,因为对于这样的结果,他早就有了准备。去年春节期间,我和师兄苏向荣、师弟杜国平一道去锁金村看望郁师,郁师就提出死后捐献遗体的问题,并告诉我们已经委托南大张建军老师和从丛老师了解相关手续。郁师虽然坐在轮椅上,行动不便,但思维清晰,声音洪亮,口齿清楚,我们并没有觉得郁师有多大的危险。郁师忽然提出这个问题,肯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被郁师深深打动!他不仅是我们学术的带路人,也是我们心灵的导师。他把一生最宝贵的时光奉献给南大逻辑学的学科建设,即使是在最艰难的岁月也没有放下心中的学术信念。如今,迟暮之年,居然连自己的身体也要奉献给医疗事业,不带走一丝一毫!

今年四月十号,郁师委托女儿女婿在南京金陵大酒店举办了“郁慕镛豪哥八十老人感恩会”。感恩会头一天,郁师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可以陪护。我非常高兴,也十分感动。郁师的糖尿病已经发展到很难独立行走,基本靠轮椅了。没有人陪护是不行的。郁师把这样的任务交给我,是对我多么大的信任啊!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郁师家,时间一到,就推着轮椅,把郁师送到附近的大酒店。郁师一路上很开心,也有些不安,居然说什么“让你推轮椅,委屈你了”。其实,郁师可能不知,我就像儿子带父亲出游般高兴,这是我多年的梦想。

郁师邀请的在宁的亲友、老同事和学生早已在大酒店等候了。当郁师到来的时候,掌声和鲜花一片!郁师摆了好多桌可口的菜肴招待他的客人。那一天,郁师非常开心,在就餐之前发表了演讲,回顾了自己的一生,从童年到中年,再到老年,有霉运,也有好运,有坎坷,也有顺畅。郁师在个人经历中剖析国运与个体的密切关系,他非常希望我们的国家不走弯路,国运昌盛,人人幸福!江苏省逻辑学会会长张建军教授,南京大学哲学系的唐正东主任、周爱群书记作了即席发言,回顾郁师在南大的点点滴滴,充满感恩。那一天,郁师特别高兴,我们也被热烈的气氛所感染。但是,今天想来,这是郁师以特殊的感恩形式向我们作人生的最后话别呀!

一九九一年夏,我从安徽舒城的一个小镇来到南京大学,报考逻辑学研究生,在面试的时候,第一次见到郁师。那时的郁师风华正茂,近一米八的大个头,是标准的帅哥。他的儒雅,他的学养,他的温善,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面试结束,离开南京前,我给郁师打了一个电话,郁师问我住哪。没有想到的是,郁师很快来到我租住的旅馆房间看我。我诚惶诚恐地迎接郁师。郁师亲切地和我谈话,让我回去后看看希尔伯特和阿克曼的书。我哪里知道什么希尔伯特和阿克曼,我是一头雾水呀。

我终于收到南京大学的研究生录取通知书,是当年郁师招收的唯一的研究生。第一次去玄武湖边锁金村的郁师家里,郁师就拿出列出的师兄姐的一串名单,一一向我介绍,对自己的每个学生的情况都了如指掌,称赞不已。郁师要我向这些师兄姐学习,我在心里下定决心跟着郁师好好读书。在第一学期,郁师就单独给我开了“形式逻辑研究”课程。在文科楼的逻辑教研室,我独自面对郁师,享受着逻辑学的甘霖。郁师指定我仔细研读希尔伯特和阿克曼合著的《数理逻辑基础》和克劳斯的《形式逻辑导论》。这两本名著用现代逻辑的工具阐释传统逻辑,其明晰和透彻使我折服,令我激动。但郁师却平静地告诉我:“这两本名著中,有些地方是混乱的,甚至有错误!关于联合演算,有两种可能,一是此路不通,一是另辟蹊径。”这对我触动很大。希尔伯特是享有国际声誉的大数学家和大逻辑学家,克劳斯也是德国著名哲学家和逻辑学家,难道他们的东西也错了么?是的,郁师不仅自己发现了问题,也把怀疑和挑战权威的精神传递给我。我开始以怀疑和批判的眼光去探究名家的思想方法,也希望能够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秋去冬来,郁师提出的问题一直环绕在我的脑际,让我苦苦思索。到第一学期末,我已经对希尔伯特和阿克曼的联合演算思想形成初步看法,认为联合演算虽有问题,但并非此路不通,而是可以另辟蹊径去发展的。我与郁师交换了意见,得到有力的支持。

次年三月,一篇三万多字的论文《论联合演算对传统推论学说的系统化处理》脱稿。在这篇论文中,我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也吸收了郁师的一些启发性看法和建议。《逻辑科学》(内刊)杂志主编李志才教授热心地将该论文简纲推荐收入《逻辑科学》一九九二年一、二合期。九三年十月,该简纲被收入《南京地区高校研究生优秀论文集》。郁师又亲自将该简纲推荐到《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一九九四年第一期)发表。该简纲后来被人大复印资料《逻辑》一九九五年第五期全文转载。九三年四月,郁师指出何应灿、彭漪涟主编的《逻辑学引论》在运用联合演算的过程中也出现与克劳斯类似的错误,并要求我写一篇分析文章,以帮助该著再版时订正。我很快拿出《联合演算在系统处理传统推论学说中存在的若干问题评析》一文。郁师看后很满意,亲自把该文寄给华东师范大学何应灿、彭漪涟两教授征求意见,该文的基本观点受到何应灿、彭漪涟、冯棉等教授的赞同。何、彭两教授还热情地将该文推荐给《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一九九四年第六期)发表。九三年十一月,因着这种学术上的小小收获,我荣获南京大学第四届光华奖学金壹等奖。

九四年五月,我的八万多字的硕士学位论文《从联合演算的观点看传统名词逻辑》在郁师的指导下完成。在六月份的学位论文答辩中,以郑毓信教授为答辩主席的逻辑专家组对我的答辩表示满意,一致同意我通过论文答辩,评定论文等级为优秀,并建议授予我硕士学位。至此,郁师放我出山。

为了论文的写作,郁师耗费了大量心血。从提出问题,激发思考,到启发引导,鼓励创新,再到引介推荐,发表传播,在每一个环节上,郁师都细致入微,有的放矢。三年间,作为郁师的学生,我从各方面感受到慈父般的关怀和帮助。而且,即便在毕业之后,这种温暖的关爱也不曾停止过。逢年过节,郁师总是把我们喊到家里,请师母亲自下厨给我们烧一桌可口的饭菜。九三年郁师带我去武汉大学参加国际科学哲学和科学逻辑会议,在一次就餐之后,郁师塞给我一个自己省下的煮鸡蛋。在我武汉大学博士毕业后,郁师让出自己的一套房子让我居住,作为过渡。郁师非常希望我能够留在南大工作,从硕士毕业到博士毕业都是这样。但我一次次让郁师失望,我所怀有的愧疚之心使我一度不敢见郁师之面。但是,郁师还是谅解了我,慢慢习惯我不在南大工作的现实。郁师太爱南大了,他是多么希望自己的事业能够在南大后继有人呀。

不过,郁师也有极为得意的事情。我每次去看郁师,郁师几乎都谈到张建军教授和他的妻子从丛教授,希望我能够加强与他们的联系和合作。这两位教授是郁师慧眼识金,从河北物色引进到南京大学的。二十多年的事实证明,南京大学的逻辑学在张老师的引领和带动下蓬勃地发展起来,江苏省逻辑学会的建设也充满生机。我虽然专业兴趣主要转向科学哲学,但逻辑学也是我的研究方向之一,每次南大逻辑学博士论文评审和答辩,张老师都会请我参加,我也从中学到不少新知识,感受到逻辑学在南大的兴盛。在这样的逻辑氛围中,我也时常想起郁师交给我的继续研究联合演算的任务,在硕士论文基础上对联合演算进行拓展和完善,于二零一三年完成四十万字的著作《论联合演算》,由科学出版社出版。郁师嘱张老师为该书写序。张老师十分支持该书的写作和出版,不仅为该书作序,还就其中的某些内容提出修改意见。今天,可以告慰郁师的是,联合演算的多篇重要成果已经在国际核心期刊发表,并得到国际同行的特别关注。

感恩会之后,我写过一首打油诗,叫《恩师赞》,表达我对郁师的崇敬之情:


 金陵二十五年前,

   玄武湖畔遇郁师。
   郁师北大高才生,
   受聘南大执教痴。


   郁师才高冲云霄,
   出口文章惊天池。
   郁师文革多磨难,
   身陷囹圄探真知。

   千年国度骂妖孽,
   万世正义人心齐。
   郁师返教育后学,
   至今立言忧时事。

   自从幸入郁师门,
   常恨哲园游太迟。
   郁师引导有良方,
   三年南苑不识字。

   如今理论成体系,
   当初入门是白纸。
   郁师恩情似海深,
   郁师精神如红日。

恩师啊,您如今驾鹤西去,带着满足,带着遗憾,也留给我们无尽的思念!作为您的学生,我们将不负您的教导,在学问上敢于质疑和挑战,在为人上虚心、宽容、有爱。我们有责任把您的优秀品质传递下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为坚守和传播高尚的理念尽心尽力!郁师安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826-1019369.html

上一篇:调动时的心情
下一篇:问题哲学研究中心欢迎英才加盟

41 郑永军 武夷山 喻海良 刘立 刘建彬 王国强 沈志强 黄彬彬 姬扬 苏德辰 杨绪洪 黄永义 吴斌 张鹏举 刘强 李土荣 杨正瓴 刘博 李本先 王明明 李映德 陈理 程娟 刘福柱 杨金波 陆玲 刘钢 信忠保 伍光良 马亮 强涛 史晓雷 陈吉德 李建国 孙杨 ericmapes longshan2014 xlsd biofans neuoliver khzh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8 05: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