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何在多,斋中墨生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关燕清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

博文

半生集(037)—鸡冠刺桐 精选

已有 8239 次阅读 2016-8-16 19:04 |个人分类:尘埃何处 随笔卷|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鸡冠刺桐

/关燕清

 

八月,夏日的阳光依然猛烈,偶尔的一场夏雨会让人倍感凉爽。踱步到窗前赏雨,却察觉到实验室楼下那一棵鸡冠刺桐正生机勃勃的,在无人关注中愈加显得粗壮、恬静和优美。

 

树冠已经颇为宽大,树干古朴,弯曲旖旎,绿色的卵形的叶层层叠叠,每一张都经脉分明。每天路过她都让我侧目一番。而远远望过去,这棵鸡冠刺桐已然形成巨大的蘑菇造型,亭亭玉立,与世无争的摸样,夏日里看到她,便让我感受到绿树阴弄夏日长的古诗意境。

 

查阅资料,得知鸡冠刺桐,别名鸡冠豆、象牙红,因状似鸡冠,故名鸡冠刺桐,是落叶灌木或小乔木,花期约半年,花开时红色,是美丽的,适应性极强的庭院观赏植物。

 

这棵鸡冠刺桐是在生命科学学院新实验大楼落成那日栽下的,记得当时只有碗口粗,幼年的摸样,但是神采奕奕的,是个俊俏的树苗。我很是喜爱。虽然在华师正门四周高大的9棵大叶榕树的映衬下,鸡冠刺桐显得矮小和不起眼,但是喜爱她的我依然能感受到她每日的生长和悠然自得。

 

 时常拿这棵鸡冠刺桐,与2011年我一手建设的生物材料学实验室(目前更名为《先进健康材料实验室》)相比,因为她们年龄相仿。筹建的时候,我亲自动手和博士生一起设计了这一间拥有绿色实验区和办工区的实验室,要的就是实验室里充满生命的力量和阳光的气息,与我们所做的研究呼应。2015年初,我的另一间合成实验室《纳米医药研发实验室》在研究院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落成,同样都是绿色的实验台,绿色的实验柜,让我每次走进她都感受到生命带给我的无比的愉悦。

 

实验室目前在读博士生,硕士生共14人,还有几个本科生。除此之外,分别在近两年,一位副教授,两位讲师加入我的小组。我的课题组不算大,却也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打理起来也是破费头脑和功夫的啥。实验室目前主要做两个大方向,1、针对重大疾病的纳米药物/基因的传送;2、干细胞和组织工程。虽然不能说都做得很到位,高端和出色,但这半年正渐入柳暗花明的清境。 

 

一切活动都留下踪痕。每当看到学生的成长,都让我心中窃喜。其中第一届博士生ZB20146月毕业)刚获批了2016年度香江学者。当然,不是每个学生都那么争气,这还真不是诳语。另外,实验室目前还做不出有影响力的大文章。虽然也投过Nature子刊,审稿了一个多月,最终也没能如愿。同时,呵呵,我们也没有满屋子的SCI和高被引。。。我常和学生开玩笑,我们这样的草根实验室如果坚持下去,是不是自寻煎熬呢?

 

不管煎熬怎样,有闲暇时,我还是不忘涂鸦,这叫庭小有竹春常在,巷静无人燕自啼,呵呵。一直以为不是每个做研究的实验室都要做出惊天动地的工作,譬如NSC这一层次的。我以为那是需要优秀的传承、多年扎实的积累、以及一点很不错的运气方能达成。正如那几棵几十年树龄、高大挺拔的大叶榕,青黑色的粗壮而布满青苔的树干,初春时节它的叶子一点一点地绽放。不需要几天,就长得茂密极了,而即便她落了一地的金黄色的老叶,也一定能吸引众人踏步前来,溶化在她的殷实和饱满中。。 

 

再说这两日王宝强的故事沸沸扬扬,和他主演的《道士下山》中的场景真有得一比。然而这么狗血的故事并没有让我淡忘秦凯和何姿的幸福泪水。游泳馆内的求婚美丽得不敢多看。秦凯与何姿,一对璧人,让人艳羡。他们虽然没有亮晶晶那么多的冠军头衔,今后没有那么多五颜六色的绯闻和悉心的关注,但属于他们的恩恩爱爱和简简单单,我却看好。小景皆成画意,应让生命感到轻松。 

 

采点清香,采点宁静,某日清晨,我开始找适合自己的路。如何能做一点有用的东西?。。。在喧嚣的科学领域里,在需要立竿见影,年年有突出业绩支撑需求的高校里,我选择做一棵朴实无华的鸡冠刺桐,不蔓不枝,安安静静,慢慢地铺张与生长。正如那些抱着吉他的民谣歌手,快乐地做自己的音乐,然后为自己的梦想而努力。 

 

去看远山和流水,去读宋代诗人秦观的《纳凉》诗,其志趣性情可见一斑。诗云: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诗人的心怀如夏沐凉雨,心过清泉,万般舒坦。多少烦忧苦闷被洗涤个干净。从中品味出到清凉境,生欢喜心的深意,是我所向往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667-996835.html

上一篇:半生集(036)—故乡成了远方
下一篇:雪吟词(131)—浣溪沙 立春 贺科学网十周年

13 庄世宇 王德华 武夷山 钟炳 韩枫 鲍海飞 李东风 吉宗祥 赵美娣 史晓雷 陈学雷 彭真明 xliangg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15: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