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何在多,斋中墨生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关燕清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

博文

半生集(036)—故乡成了远方 精选

已有 7873 次阅读 2016-8-4 16:06 |个人分类:尘埃何处 随笔卷|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故乡成了远方

/关燕清 

 

“赫赫温风扇,炎炎夏日徂”,这次到上海正是在大暑天。下了火车后,首先感受到上海的暑热和地铁线的繁杂,还有在穗不曾遇见的比较辛苦的接驳方式。但拿着行李的我们几个不得不拖着箱子从1号线转到9号线。上海目前已经有16条地铁,地铁已经成为人们依赖的主要的交通工具,然而,很奇怪地铁里面并没有感受出上海独特的人文气氛,而是和其它城市相差无几,几乎无法察觉已经到了上海。

 

在太阳的烘烤下,在几乎不见绿荫的大街上,我们拖着行李,打着伞来到位于漕宝路上的诺宝中心,迎接我们的是穿着深黑色服装的会务组。华东理工大学的老师彬彬有礼地接待我们的到来,因为他们的得体的穿着和言行举止,这时候我感觉是到了上海。

 

紧接着,我们要落住酒店。我们选择的酒店就在会议大楼的对面,可是我们要兜一个很大的弯才能找到过马路的斑马线。于是在整一个会议的进程中,我们连续横穿马路8次之多。包括我这种平素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的人也只好百般无奈地跟着穿马路。我心里总是在想,为什么上海没有更多的天桥或是地下隧道呢,谁愿意在烈日的烘烤下走更多的路呢?

 

这次出来开会我带了组里两位年轻老师和一位研究生kkkk的哥哥DD恰巧刚在华东理工大学化学工程专业博士毕业,因为科研优秀,留校做师资博士后。简单的午饭和午休后,我们来到华东理工大学。DD在大门口等着我们。接着我们跟着这个敬业能干的年轻人参观了华东理工大学的化学工程国家联合实验室。DD很专业的一一介绍,从人才到设备,一种敬意油然而生。

 

参观完,我们的下一程就是小姑姑浦东的家。转了两趟地铁,搭上隧道一线,我们终于来到三元世博家园。这是一个很干净,人气很好的居住群。小姑姑已经做好菜在等我们。小姑姑是做菜的好手。我很希望让同到上海的同事和学生感受到上海人家的味道。这次我也做到了。小姑姑做了面拖蟹、熏鱼、毛豆子等上海地道家常菜。一桌子既是小姑姑待客的热忱,又是我对上海的儿时的回忆。小姑姑的家古色古香,有上海人传统的干净整洁,也有他们一家人的人文积淀。喜欢大厅里面的一幅字,是这样写的:“千年勋名身外影,百年荣辱镜中花”,警醒我们在科研红尘中奋斗挣扎的每一个人。

 

第二天一早便是大会报告,第一个大会报告是南京大学张全兴院士回顾了离子交换树脂发展的历程,其中也提到了我的国内硕导原华南师范大学化学系主任徐和德教授,一位60年代留学苏联获得博士学位的老教授。徐老师是我的恩师,这次去上海开十八届反应性高分子年会,其实就是因为恩师的缘故。因为我除了大学时候和研一上半学期跟着导师合成离子交换树脂,其实我目前的工作和树脂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恩师曾经是这个行当的专家学者,原任《离子交换与吸附》副主编,我对这个会议的主办刊物《离子交换与吸附》也似乎有一种莫名的情愫。

 

国内会议,有时候也有很精彩的报告。譬如中山大学以及中国科技大学的大会报告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同时,我也听到了一个关于离子交换树脂作为口服载药体系的报告,是让我比较惊喜的,也让我对离子交换树脂的未来充满了期待和幻想。

 

大会报告之后,分组会议如期到来,虽然很多专家以及他们的研究生的工作大都与我们目前的研究差异比较大,我还是让我的研究生做一个关于纳米聚苯胺与生长因子修饰构建心脏组织工程支架的报告。同时,别的小组在合成表征方面的经验也为我们下来新的纳米医药的研发提供了参考。

 

其实这么多年过去,我变得越来越生物,但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基础是化学,是材料。也从来没有忘记过恩师徐老师。希望已在天上的恩师有一天能看到我的出息,希望没有辜负他老人家对我这个关门女弟子的疼爱和期待。

 

离开上海这天,DD陪我们去了一趟城隍庙和南京路。城隍庙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头拥拥,九曲桥还是往常一般曲曲弯弯,让人充满行走的愿望和遐想。走完九曲桥,人生的曲折都走完了,但愿真是如此,希望下来的科研之路能够好走一点。。。

 

南京路,是每次我回上海较少去的地方,这次也陪组里的老师和年轻的研究生一起去了南京路。如诗如画的南京路充溢着老上海滩的味道,很多老字号的店铺让人充满怀旧和欣喜。值得一提的是南京路上的上海糕点和小吃。我们拖着行李,在南京路上找了一家老字号的店买了几块鲜肉月饼吃,小时候曾经在淮海中路上排队购买,这次也尝尝南京路上的,可惜并没有吃出小时候的那种香甜,可能是吃过的东西太多了,旧时的记忆最好吃的都已经变得平淡。我们也找到做生煎馒头的小杨生煎,买了两客,品尝起来,其实不是东西有多好吃,其实是对上海的情感让小吃变得更加有滋味,而已。

 

告别了南京路步行街,我们又乘坐地铁到了上海南站。不得不赞美上海南站的飞机候机厅一般的候车环境,是我见过为数不多的火车站。给旅行者带来一种等待的愉快和舒适。

 

回穗的列车开动了,上海留在我的梦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667-994514.html

上一篇:半生集(035)—好声音的启迪
下一篇:半生集(037)—鸡冠刺桐

19 赵美娣 李颖业 孙平 黄永义 郑永军 李景果 徐令予 武夷山 王德华 钟炳 韩玉芬 吉宗祥 汪晓军 王春艳 徐磊 韩枫 zjzhaokeqin xlianggg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09: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