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卷何在多,斋中墨生香。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关燕清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杜甫:《小至》)

博文

半生集(035)—好声音的启迪 精选

已有 4809 次阅读 2016-6-26 10:53 |个人分类:尘埃何处 随笔卷|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好声音的启迪

/关燕清

 

东风无力,暑热无常,又是一年中间的光景。不知不觉,在科研的路上行走已有了八年。每一年的头到尾,从如饥似渴申报基金,到夜不能寐等待放榜;从焦虑写SCI,到逐条选刊物,再到熬夜投稿,一直到最后成功发表和收获;更是从绞尽脑汁招学生,含辛茹苦培养学生,再到佯装欢心送别学生。。。周而复始的岁月里,能感受到的是无尽的责任和压力,是悠闲的岁月里所不能预见的一种“气喘吁吁”。而当我走上这条路,我知道,能做的就是抛开矜持,耐着性子只管走去

 

通常,总是要在收获季节,世界才恢复了它的鲜活灵气,走出困境劣境的人方可以长吁一口气。果真是“月下独影嗟孤苦,郁气直向寒秋吐。。。”因而常渴望一片绿荫,让我走走累了可以小憩;渴望一缕清风,偶尔轻拂我的汗脸;渴望路旁有一朵野花摇影,给我的倦眼送进一笔鲜亮之色;困顿的生命被唤醒被激活。

 

人生乐事还是有的。记得去年夏天是伴随着中国好声音度过的。第四季好声音,难得寻觅到一个唯美又沧桑,朴实又深沉的声音,那是张磊饱含磁性,平静如水,隐隐伤痛的歌声:“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在听张磊演绎的民谣《南山南》之前,我欢喜听才子李健填词的《车站》。这首《车站》,恰是张磊在晋级时候联合朱强演绎的经典。“车窗外恋人相拥,还在难舍难离,汽笛声突然响起。。。当列车飞奔下一站的爱恨离别,我仿佛看见车窗外换了季节,。。”车站》也是充满故事,充满画面感,像是演绎着一部似曾相识的怀旧的电影,丝丝无奈侵入心扉,感动也随之而生。

 

《旅行》,是张磊在决赛时候选的另一首民谣,表述了我一直渴望的一种生存场景。“阵阵晚风吹动着松涛,吹响这风铃声如天籁。。。只有青山藏在白云间,蝴蝶自由穿行在清涧,看那晚霞盛开在天边,有一群向西归鸟。谁画出这天地,又画下我和你?让我们的世界绚丽多彩,谁让我们哭泣,又给我们惊喜。。。”张磊唱得温柔而平静,悠扬的歌声发自内心。他已经完全跳出比赛和空间的束缚,而是在所有聆听者的面前认真地述说着过往。

 

无需掩饰,我推崇中国好声音。这是因为从中国好声音这一档节目,能学到很多,不仅仅是因为音乐而有的感动。正如主持人华少在总决赛中所说,“每一个为梦想努力的人都是自己人生的冠军”。为民谣专注和努力的张磊是这样,为发掘全球好声音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也是如此,而在科学网中,在科研生涯里奋勇前进的科研人更如是

 

于我而言,从中国好声音学到的至少有三点:1、选民谣这样的有特色不跟风的科研来做;2、用类似张磊的朴实无华的高级棉布一般的声音来做科研;3、专注自己的科研,以至达到一种超越比赛和业绩评估的境界。

 

首先,要选好研究方向和切入点。做科研的最初,我们总是迫不及待地去听一些大牛的报告,或是拼命地查找外文文献,试图在一个个的报告和文献的海洋中获得启发,并获得值得投入和跟风的研究方向和领域。其实,以我这些年的科研感受恰恰是,除了广泛了解外面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仔细审视自身,寻找合适自己的研究方向,找自己能做出特色的研究更为重要。

 

其次,用类似张磊的朴实无华的高级棉布一般的声音来做科研。每个人的声音有天壤之别,或是天生不能改变,然而,做科研,你可以选择一种好的声音来实施。高级棉布与肌肤接触无任何刺激,久穿对人体有益无害,卫生性能良好,柔软舒适又耐洗涤。好的声音应该是一种健康的、无副作用的科研方法和手段,不应该是急功近利,或是投机取巧的方案。好的声音应该是翔实的数据,确凿的论证,认真踏实地细致地做好,而不是三言两语,蓬头垢面,草草下结论。好的声音,应该是追求每一个数据都以高级棉布的优秀表观去一一呈现,令人久看不厌,久用不嫌。

 

最后一点,就是专注自己的科研,以至达到一种超越比赛和业绩评估的境界。惶恐不安地说,这一点我远未能做到。这些年袍袖飘飘,衣袂猎猎,一路飞跑,目前也只能说是入门未久,天地实在是辽阔无边。如张磊在决赛中的那种淡定和从容还是无法企及的,但却是我所向往的。记得学生时代研习国标舞。当时酷爱节奏布鲁斯,只因为它抑郁低沉的调子里隐藏的真挚情义,隐忍而热烈。我做科研就喜欢这个味道。日前渐从混沌中迈入新境,有不受节拍的限制,即兴发挥的欲求。。。

 

渴望有一天能在科研中感受到如下的场景:左边一片黄红相间的灿然花地,右边是青翠无边的林子,有鸟儿投林,有风唱着绕林而行。远处,三两舍屋,炊烟袅袅升起,近处,有碧绿池塘,野鸭成双。。。正如第四季好声音张磊演绎民谣的那一种从容和生动。那个时候,科研将不再是包袱和压力,可以狂奔,站定,深吸气,也可以静而纯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667-986885.html

上一篇:雪吟词(126)—行香子 写给毕业生
下一篇:半生集(036)—故乡成了远方

16 王德华 武夷山 马丽丹 刘全慧 钟炳 黄永义 庄世宇 陈小润 徐磊 王桂颖 李学宽 曾红 李颖业 shenlu yunmu zjzhaokeqi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9 11: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