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l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enlu

博文

我国应该把握制定科技成果评价标准的主动权

已有 6163 次阅读 2016-6-15 21:18 |个人分类:科技理论|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我国应该把握制定科技成果评价标准的主动权

--对我国学术界关于影响因子等评价指标讨论的一点看法和建议

我国应该把握制定科技成果评价标准的主动权,这样才能在世界科技界拥有更多的话语权。主动权,话语权不能永远掌握在西方国家手中。我们不能永远靠西方国家的标准评价科技成果。要让西方国家利用我国制定的标准体系来评价科技创新成果。IF(SCI,SSCI,EI)等等是西方国家制定的科技评价指标体系,这种评价体系是有很多局限性的。我国科技成果评价不能总是围绕它们打转转。这样我们国家的科技人员的工作会永远被西方国家所制约,所控制。现在科学网网友或者一些高校、科研机构对影响因子(IF),SCI,SSCI,EI的认识可能存在一些问题。而且非常重视这些评价指标。我想就这些问题提出我的看法。并对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做了一些初步探讨。

我们知道:一流的企业做标准,二流的企业做品牌,三流的企业做产品。做标准的企业就是行业的标竿和领头羊,它是制定游戏规则的,只要你在这个行业,就得按该行业的标准(游戏规则)来做,所以做标准的企业是绝对的领先优势,可以通过提高门槛、提高标准来限制其他企业的准入,消弱对手的优势(例如欧洲的汽车排放标准、材料标准等)。二流企业做品牌,是指在该行业的标准之下,通过营销、加强内部管理、质量管理树立品牌,品牌优势需要长时间不断的进行品牌培育,但一旦行业标准改了就需要再次适应新的标准,属业内竞争优势(例如国内的海尔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是指通过加强产品质量的提高,获得产品的竞争优势,但保持这种优势比较困难,收到标准、其他大品牌的打压和制约。

从事于科研工作与做企业很类似。我们要把制定评价科技成果创新度大小的标准主动权从西方国家夺取过来。只有这样我们今后的科技事业发展才能不受制于人。只有这样我们在国际科技界才有真正的话语权。这是摆在我国科技情报学界、科技管理学界、科技计量学界等多个学界的一个重大问题。也是政府部门、高校、科研机构等要关心的重大问题。

我过去曾发表了《科技创新的一般均衡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对构建科技成果创新评价指标体系的初步探讨》。在这篇论文中我提出了:科技创新因子(S&T Innovation factor,STIF)又叫创新因子(Innovation factor,IF),科技创新指数(STII)又叫创新指数(II),科技创新图谱(S&T Innovation Pattern,STIP),等概念。这篇论文主要是针对美国学者E.Garfield的影响因子IF(SCI,SSCI,EI)科学评价体系提出不同看法的文章。现在又在科学网上发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92657.html ,目的是提醒和告诉我国科技工作者不要盲目崇拜和迷信影响因子(IF)这个科学评价指标。盲目崇拜和迷信这个评价指标可能会误入科研歧途。影响因子(IF)只说明杂志的影响度大小,并不反映其创新度的大小。在影响因子高的杂志发表论文的关注度是比较高,但并不表示其创新度就高。但现在一般把论文的创新性评价与在影响因子高的杂志发表挂钩,这是不对的,也是不准确的。因此,我国广大科技工作者不要被其所误导。

我对美国著名学者E.Garfield很敬重,他能搞出IF(SCI,SSCI,EI)等等,实属不简单,对推动世界科技评价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这是不能否定的。他就是因为这些研究获得D.普赖斯奖等多项国际奖。可以说他和D.普赖斯一样是我的学术前辈,是我学术的长辈。但不能因为这样,我们就不可以对其观点的不足之处提出新的建议和看法,要是这样的话,那不就导致学科不能前进和发展了。在此我要强调的是他的影响因子(IF)判断科技成果的影响度没有错,但不能用来判断科技成果的创新度的大小,尽管学术界没有这样说,但确实有人在这样做。所以搞的学术界不得安宁,误导不断,争论不休。我们国家更是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我认为还是对影响因子(IF)的作用不太了解。都认为其有不合理因素,但又找不到一个很好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争来争去,吵来吵去,没有一个结果。我认为判断科技成果创新性应该用我的科技成果创新的一般均衡理论模式。这个理论模式不仅能判断科技成果的创新度大小,而且对科技资源(经费)的配置还提供了一个理论模式。

在此我要说明的是,我的这个观点不是强调文章是不是要发在中文期刊还是外文期刊上好,而是强调不能用过去的影响因子(IF)来判断论文的创新度大小。我从来不反对SCI、SSCI、EI指标对杂志的影响力的贡献。在外文杂志上发论文可以扩大影响度,但与创新度大小无关,在中文杂志发论文和在国外杂志发论文一样,都能获得论文创新度大小的评价。关键是首先发现,首先发明,首先发表,首先公布。这对重大科技创新性成果的评价是非常有意义的。请参见:《什么是重大原始创新性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81000.html于从事于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在什么时期可以获得巨大突破。请参见《科学技术全时层次突破规律》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40611.html 。按照我们的理论,一项重大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就是前人没有的,或者前人做过没有做出来的。因此,根本没有参考文献可以参考的。但这点不是绝对的,为什么说不是绝对的呢?其实科技发展具有连续性,继承性,遗传性。思想火花的相互碰撞所产生的思维灵感,而引发的重大科学发现和重大技术发明,就是说的这点。例如,屠老师的科研成果之所以原创性强,我不认为其发明出了一种新的药物提取方法,而是将过去成熟的方法首先使用疟原虫药物的提取上。其方法达到了一个很高水平,使提取效率和纯度达到了最佳水准。并且研制出的药物拯救了很多人的生命。所以才获得国际认可,因此获得诺奖。尽管其学术成果未在CNS杂志上发表,也不代表其学术成果是低水平。遗憾的是其学术成果与学术成就长期以来在中国学术界被轻视,被打压。但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们对其研究成果现在被世界(国内和国际)科学界所重视,而感到高兴。屠老师这种现象,在中国科技界还会有很多很多。只是未被发现而已。以后还会更多地出现。如果我国不改变科技创新成果的评价标准,那么会有更多的学术成果不能获得较好的认可。因此,也不利于科技资源的导向和配置,更不利于国家科技荣誉的分配和授予。我们应有一种科学的态度来对待科学评价问题,不能感情用事,实事求是,什么是全面的科学评价标准,什么不是全面的科学评价标准,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会明白的。

  关于影响因子(IF)的讨论在我国是一个科学热点问题,但由于其是美国人搞出来的,标准是美国人制定的,因此它对我国的参考价值和意义将是不公平和垄断性的。从短期看,其可能产生一些积极影响,例如:有利于我国科研工作的国际化,促进我国科技工作与国际接轨。但从长期看,它对我国的科技发展可能会产生错误引导,我国科技工作者如果热衷于这个指标就会出现追求解决科研热点问题,对世界科技热点前沿一哄而上的局面。这就不利于我国的原始科技创新,最终可能导致我国大部分科研工作是跟踪式研究,出现很多重复性研究成果。所以,长期这样下去,就会阻碍我国科学技术事业的发展。我认为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我国的科学评价标准。这个标准就是我们现在提出的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模式。这篇文章就是探讨建立一种新的科学评价标准。并用这个标准去评价科学技术成果的创新度。

 “影响因子高的杂志发表的论文,引用率(他引率)高,这并不说明其就是一篇科学创新强的文章,因为此论文还有重复率(引他率)问题;反之,亦然。因为,科技文献创新度不仅取决于引用率(他引率)而且还取决于重复率(引他率)。文献创新度与引用率(他引率)成正比;与重复率(引他率)成反比。所以,只有通过综合均衡分析才能确定其文章的科学创新性”。这就是本人文章的主要学术观点。  

  学过经济学的人都知道阿尔弗雷德·马歇尔(Alfred Marshall,1842—1924)的供求关系“价格一般均衡理论”的重要价值和学术意义。它是经济学的一个经典理论,它奠定了经济学理论大厦的基础。现代(计量)经济学就是从这个理论发展而来。本篇博文的学术观点主要是将经典(计量)经济学的马歇尔供求关系的“价格一般均衡理论”的原理作了类比,得出的科技论文(文献)中存在供求关系的“科技成果创新一般均衡理论”。我认为,科技产品(商品)在形成过程中要经过两次无形均衡之手的调节和控制。一是科技创新的一般均衡,二是商品供求一般均衡。两者之间有一定的联系与区别。一是知识信息的供求,二是物质商品的供求。从而构成了上述均衡理论核心内容。科学技术通过创新形成知识(信息),在知识界接受一次无形之手控制与调节。一旦形成科技产品(商品)就要在经济界(市场)接受一次无形之手的控制与调节。当然,两个无形之手不是万能的,必须受政府有形之手的控制与指导。我认为这两个规律的揭示是具有同样重要意义的。我认为这个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的提出,其今后对我国乃至世界科技资源合理配置都将产生重大深远意义的影响。这种影响就像“马歇尔供求关系的价格一般均衡理论”对经济市场资源配置所产生的影响一样,具有非常的重要性。两个均衡分别在不同阶段产生作用,效果和意义同样是非常重要的。我现在想提醒大家的是,这两个均衡理论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在此我不再多说。有人可能会说你的那个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没有什么创新性,但你不要忘了,这两个均衡从形式上看没有什么区别,但从内容上看它是一个完全的创新。我想这么说你们是不会反对的吧。其实我就是想从一般均衡模式上寻找到一条科学计量学发展之道路,因为马歇尔的一般均衡理论奠定了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的基础,它改变了传统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发展模式,我想我们的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也必将对未来科学技术学(科学计量学)发展产生影响。也许是我人微言轻,我的观点到现在也未引起科学网网友和学术界的足够重视,但这不影响我表达我学术观点的决心和意志。

  这篇论文的主要学术观点已在国家核心期刊【沈律.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关于科技成果创新度的科学计量学分析.(J)科学学研究.2003(2)】、【沈律.科技创新指标体系的构建及其科学意义--基于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的应用性研究.(J)教育科学博览.2014(11)】和【沈律 科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对构建科技成果创新评价指标体系的初步探讨.(J)科研杂志.2015(10)】发表,现在我将这几篇论文的内容相结合写出这篇博文发表在科学网上,就是为了更全面地阐述我们的学术观点,今后我们还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工作。(建立和利用数据库,实证分析科技文献的创新度,将是我们的下一步工作的重点。)并将这项工作深入下去。  

  本篇博文仅供大家参考。不对之处,敬请批评指正。

  附三篇相关博文的链接:

  1.技创新一般均衡理论及其应用研究--对构建科技成果创新评价指标体系的初步探讨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92657.html

  2.《什么是重大原始创新性科学发现和技术发明》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81000.html

  3.《科学技术全时层次突破规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40611.html

美国微生物学会宣布旗下期刊不再支持影响因子



美国微生物学会(ASM)官网最新消息:ASM期刊总编和ASM领导层决定,以后将不在ASM期刊网站上公布影响因子(IFs)。影响因子评价系统过分强调高影响因子,这一决定正是为了避免为这一扭曲的系统“推波助澜”。高影响因子期刊限制刊发论文数量,创造出一种排他性的印象。而且,有些研究人员因为在高影响因子期刊上发表论文而获得了不恰当的奖励。这样的扭曲评价系统损害了科学本身,阻碍了科研工作的交流。

ASM期刊总编和ASM领导层希望,通过从ASM期刊网站上撤除影响因子,远离这一系统,远离其对期刊影响因子的过度关注。同时也希望其他期刊能够追随ASM的做法。

针对此事,ASM专门在旗下八本期刊上发表了相关社论(点击见社论原文)。

八本期刊名单:

Antimicrobial Agents and Chemotherapy

Applied and 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Clinical Microbiology Reviews

Infection and Immunity

Journal of Clinical Microbiology

mBio

mSphere

mSystem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8450-984895.html

上一篇:什么是重大原始创新性科学发现与技术发明?
下一篇:小科技,大科技,超大科技概述
收藏 分享 举报

41 姜咏江 高友鹤 徐令予 陈南晖 翟远征 王洪吉 张操 汤伯杞 冯兆东 王福涛 李侠 王启云 梁光河 包存宽 赵斌 孙颉 陈斌 王儒文 LetPub编辑 徐长庆 黄永义 杨正瓴 曾泳春 徐旭东 韩枫 韩波 檀成龙 蔡宁 林中祥 赵序茅 杜江平 史晓雷 汪晓军 姚俊强 关燕清 周熠 刘炳杰 brns loyalSciencefan sun9622 sunyang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8 15: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